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310章

作者:朱之月

只不过现在的玛奇玛对电锯恶魔已经失去了兴趣,相比于电锯恶魔,她如今更在乎的是自己伟大的主人。“玛奇玛小姐!”

这间关押恶魔的地下室中,有着隶属于对魔特异科的恶魔猎人看守。

而在玛奇玛到来后,在场的恶魔猎人都是对着她露出了憧憬的神873情,狂热的问候着。

或许在西乡面前,玛奇玛愿意去做那一只不去思考的狗。

但是在她人面前,她依然是高高在上的支配恶魔,其他人只有成为她狗的资格。“我来看看电锯人,你们先离开这里吧。”

玛奇玛背负着双手,她身姿高挑,对着看守的恶魔猎人们温声说道。“好的,玛奇玛小姐!”

“……。电锯人就在最里面那间。”

对于玛奇玛的命令,恶魔猎人们没有任何的质疑,在告诉了玛奇玛电锯人被关押的地点后,在场所有的恶魔猎人都是离开。

西乡和战争恶魔跟着玛奇玛,很快的三人就是来到了地下室的最深处。

隔着金属大门,在牢房里正有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曲着腿坐在地上,靠着墙壁。“电次君,虽然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但上次在那废弃的工厂里也只是匆匆一别。”“……。电锯恶魔,你终归是落入了我的手中。”

玛奇玛笑容温润,先是和那少年人打了个招呼,只不过她对这个少年非常冷漠,就像是看待某个没有意义的物品。

然后她的目光看向了少年的心脏处,那里是真正的电锯恶魔的寄居之所。

“虽然我对你已经没有了多大的兴趣,但也不介意你成为我一只乖巧听话的狗。”玛奇玛继续说着,她语气顿了一下,又是加了一句:“…。…。在主人的同意下。”

我一百章我还是更喜欢母狗坐在牢房中的少年人面对玛奇玛的话语,他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靠坐在墙壁旁低垂着脑袋。

如果是过去的电次,是那个正在社会底层挣扎求生的他。

面对这样语气温柔,好似是拿他平等对待的玛奇玛,一定会内心激动,对玛奇玛产生强烈的渴望。

但是在来自箱庭的摩柯迦罗的欺骗下,在以电锯人的身份往来四方杀戮着恶魔们的生活下,他也已然渐渐变的麻木,甚至对人生失去了兴趣。

摩柯迦罗欺骗了他,也只不过是把他当做工具人使用。

虽然赐予了力量,但在电次化身为电锯人杀死了无数的恶魔后,那个人并没有完成与他的约定。

当然这其实也不能怪摩柯迦罗。

因为就连摩柯迦罗自己都没想到,祂竟然会在还没做什么事情的情况下,就被西乡和万圣节女王杀死,只能回归箱庭。

某种程度上说,这位来自印度神群的神明,佛教的护法神,衔尾蛇名义上的盟主也挺丢脸的。

玛奇玛看着心灰意冷,好似是失去了人生动力的电次,她纤细好看的眉毛挑了挑。

若是过去的玛奇玛见到这样的电次一定会欣喜若狂,因为这样的人是最容易被她支配的。

不管怎么说电次终归是个少年人,看似封闭的内心其实很容易将其打开。

以玛奇玛的手段,她有无数的方法让这个年轻的男人匍匐在他脚下,让他放弃自我的思考,成为一条忠诚的犬。

但那一切的前提都是玛奇玛这个支配的恶魔还对电锯恶魔感兴趣。

而在见识到了西乡,乃至于是与西乡为敌的摩柯迦罗那凡人不可力敌的伟力后。

支配恶魔对电锯恶魔的能力也是嫌弃起来。

她已经失去了对电锯恶魔的兴趣,自然的也就不会再浪费过多的时间在这个电锯人身上。

如果不是西乡的要求,玛奇玛估计早就利用武力将其强行支配,亦或者是就地杀死。

相比于这个电锯恶魔,玛奇玛现在更想做的是讨好自己的主人,企盼他赐予更多的恩赐。

就如同战争恶魔渴望的是一场难以想象的大战一样,支配恶魔最大的本能,是支配强大的生物。

越是强大的生物被其所支配,她的内心就越是愉悦,这是恶魔们所拥有的概念带来的生存准则。

见到电次只是坐在地上不言语,玛奇玛也不和他废话。

支配的恶魔面带和煦的笑容,她双手背负在身后走到了一边,乖巧的站在西乡身旁。

穿着一身女士西服的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位合格的秘书。

西乡上前一步,来到了刚才玛奇玛所在的位置。

他面容平静的看着金属围栏里被关起来的年轻人,只是一眼,其所有的资讯与过往人生,直接在西乡的脑海中回溯。

这是一个人生凄惨的少年。

他有着一个完全不能被称作是父母的父母,父亲欠债带给家庭沉重的打击,也给幼年的电次带来悲痛的童年。

电次小时候所经历的一切极尽凄惨,在忍无可忍下,失手杀掉了自己的父亲。

而这份弑杀父亲的记忆,也被他深深的埋在心底,永远也不想回忆,成为了人生最大的枷锁。

这之后,为了偿还父亲的债务,他只得成为恶魔猎人,接受债主们的任务。

但是债主们却将他压榨,每次只给任务酬金的十分之一,为的就是对他进行利用,这让电次从小到大都从来没有吃饱过一次饭。

巨额的欠款以及生活的苦难,甚至让他主动出卖过器官求活。

他活在人间,却犹如生在地狱。

如果要说他人生中唯一的一道光,可能就是与电锯恶魔的相遇与相濡以沫。

但这个人生中唯一的一道光,也在他人的算计下,为了救他的性命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这个年轻的男人还能活着,还能行动,已经是不可思议的奇迹。

他之所以活着,人生最大的目的,也只是完成与电锯恶魔的契约,‘过上幸福的日子’。

面对电次的悲惨人生,西乡却不为所动。

这世上悲惨的人太多,他还不是最悲惨的那一个。

西乡只是站在隔着铁栅栏站在电次面前,用着平和的语气道:“……。你活着的目的是为了完成与那个电锯恶魔的契约”、。”

“……但是我知道,这并不是你心中真实的愿望,对你来说幸福的生活只有一种,那就是和那个电锯恶魔在一起的日子。”

听到西乡的话,电次那几乎丧失气息的身体不易察觉的颤了颤。

西乡的话语终归还是刺入了他内心最深处的渴望,刺中了他最柔软的地方。

见此,西乡又是道:”……。我可以为你完成你的愿望,为此你要与我立下契约。”

仿佛是怕这个少年人不懂一样,西乡继续说道:“……。我可以在为你复活那电锯恶魔的同时,让你也能够活下去。”

这句话,终归是击中了电次的要害。

这个生无可恋的少年人僵硬的抬起头来,看向了西乡。

不过他的双目之中依然一片死寂,没有任何活着的明光。

只因之前的摩柯迦罗也是给予了他同样的承诺,但是那位大黑天却没有完成。

玛奇玛笑意盈盈的站在西乡的身旁,目露憧憬与痴迷的望着西乡的那完美的侧颜,像是一只摇着尾巴的狗。

只因她与自己的主人一样,最喜欢的是用语言去攻击对方内心的弱点,刺破对方的心房,然后将其利用与支配。

“I呵,看来你受到过一次欺骗,所以对我不信任了,摩柯迦罗那个家伙竟然会骗一个凡人,当真是小气。”

西乡对着那位大黑天发出了嘲笑,虽然他知道摩柯迦罗其实还不至于欺骗一个凡人,仅仅只是被他给干掉了没有机会完成契约。

西乡能够一眼看破电次的内心,作为神佛的摩柯迦罗当然也是如此,凡人在他们这些神佛面前,本就没有秘密可言。

(钱赵好)抬起一只手来,让电次那没有生机的目光跟随着自己的手指移动,西乡带着浅淡的笑容道:“……。我和摩柯迦罗不一样,祂答应你在你完成了契约时,会完成你的愿望。”

“而我,可以先完成你的愿望,然后再让你去完成契约。”

“……但是这么做的话,这份契约你就必须去完成,否则我就收回我的赐予。”

“电次君,这个结果,你接受吗?”

电次那死寂的双瞳波动了一下,从那深沉的黑暗之中似是诞生了希望的光。

他看着西乡,目露期待的张开了嘴,用着他好久没有喝水的沙哑声音激动道:“………。我愿意,不管是什么契约我都愿意!”

“……。就算是让我当你的狗都愿意,汪汪汪!”

说到最后,他还学着狗的样子叫了几声。

西乡见此一阵莞尔垄。

他还是更喜欢玛奇玛这只小母狗。

第一百零一章善与恶的真谛

西乡笑了一声,他的手指隔空在电次的心脏处轻轻一点。

刹那之间,电次只感到自己的心脏一痛,他心脏的部分就像是被手术刀精准切割一样,胸口出现了一道空洞。

正在跳动的心脏、血管、心室的肌肉一下子暴露在众人面前。

紧跟着,那连接着全身血管的心脏猛然往外一拽,所有的血管全部断裂,跃动的心脏也是离开了电次的身体,漂浮在半空中。

这个人类的少年本身早就死去了,但是电锯恶魔化为了他的心脏,才是让其再次活了过来。

如今心脏被西乡取出,电次本应死亡才对。

像是心脏这类器官,人类无法再生。

但是西乡的变节之力作用在其身上,带来的是难以想象的神迹。

电次的身体背叛了他,于无形中似是婴儿重新生长一样,在他的胸腔长出了一颗新的心脏。

与此同时,‘死亡’也背叛了他,死亡的力量远离其身,而当死亡不再后,生机迸发。

变节是让所有的生灵、物质、概念都能背叛的权柄。

而使用的方式不一定是在攻击上。

让死亡背叛就能获得新生,让衰老背叛,就能返老还童。610当然这样的威能已经超越了凡人的极限,是属于神之领域。

西乡的变节灵格虽然现在只是四位数,但那只是灵格受损的缘故,其本质上依然是三位数,自然有着神的权柄。

在他人看来,西乡将电次的心脏取出,然后给予他新的生命,看似也是不可思议。

但因为视界与位格不够,不管是玛奇玛还是跟随而来的战争恶魔,都没有发现这份力量的神秘本质。

当然西乡也没必要去解释,死而复生的能力已经是他人无法想象的神迹了。

那颗被西乡取出的心脏,在一阵血肉的扭动之下,渐渐的变城了一只头上有着电锯的可爱小猪。

小猪慢慢的睁开了双眼,用着颇为惊喜的眼神看向前方的电次。

本是绝望死寂的少年,他的双目中一下子充满了生命的气息,他面色激动,神色欢喜,用力一把抱住了面前的恶魔小猪,兴奋的喊道:“……波奇塔!”

电次手上的力量是如此的有力,仿佛生怕下一秒面前的波奇塔就会消失,而他发现这只是自己的一个梦。“电次!”

被电次抱在怀里的电锯恶魔也是发出了雀跃欣喜的声音。

任谁也不会想到,在地狱之中造成无边杀戮,让不知多少恶魔愤恨,又让不知多少恶魔崇拜的电锯恶魔,竟然有着如此充沛的感性。

电次紧紧的抱着波奇塔,热泪滚滚而下,发出呜咽的哭声。

直到这时,他看上去才像是一个仅有高中年纪的少年,多出了人性,少了恶魔的魔性。

这恐怕才是电次真实的性格。

小时候的悲惨经历让他压抑了自己的本性。

而在死去后心脏被恶魔取代,也让他被恶魔影响。

现在失去的友人失而复得,恶魔的心脏在其胸腔中消失,少年也终于流露出了属于他的真挚感情。

西乡并没有打扰两人的重逢。

而支配和战争恶魔,两人更是不懂人类的感情,她们终归是恶魔,只是在学习人类而以。

对电次的激烈情感,不管是支配恶魔还是战争恶魔都是感到无趣。

良久之后,电次和波奇塔才是分开。

电次用手握着波奇塔电锯的手柄,就如小时候猎杀恶魔那样。

他和波奇塔看向了西乡,眼中既有感激也有着恐惧。

电次深吸口气,长久的喉咙干涩在加上刚才大哭一场,让他的声音更加沙哑难听:“…。…你想要我们做什么?契约的内容又是什么?”

电次知道,让波奇塔复生他是要付出代价的,就是那个他刚刚答应的契约。

西乡也并没有逗弄这一人一恶魔的意思,直截了当的道:“……契约的内容很简单。”

“……。我会赐予你往来地狱和现实的能力,也会赐予你一部分的力量。”

“你要用电锯恶魔特殊的(cjch)能力,把这现世与地狱中所有的恶魔全部杀死!”

“……同时我会让玛奇玛帮助你,传颂电锯人的名字,让你成为人类的英雄,让你得到人类的期待与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