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31章

作者:朱之月

“晓牙城博士,你的儿女年纪还小,现在你认罪他们不会受到为难和审判。”

“……我想,您也不想他们年纪轻轻就留下人生的污点,让以后不管去做什么,都留有一个犯罪记录吧!”

“还有那边的雇佣兵们,你们只不过是收钱办事,若是收起武器投降,马耳他国也会对你们既往不咎。”

“……你们没必要和这两个罪犯同流合污,不是吗?”

在拉.芙利亚的一番斥责一下,那些兽人雇佣兵们都是面色动摇,手中的枪不自觉的将枪口压下。

南宫那月忍不住的看了拉.芙利亚一眼。

就算是她也得承认,这个年纪轻轻的王女真的是优秀。

这让未来想当老师的南宫那月觉得,如果自己以后的学生都能这么优秀,那就真的谢天谢地了。

“荒谬,我们的遗迹调查明明是得到过马耳他国授权,你怎么能说我们我非法开采!”

莉亚娜忍不住的怒声说道。

拉.芙利亚神色依然淡然,她檀口微张道:“……马耳他国授权你们的只是调查遗迹。”

“……但你们却隐瞒马耳他国这里遗迹中的东西竟然是第四真祖的素体。”

“对马耳他国而言,你们的行为无疑是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带到这个国家境内。”

“……现在的你们和恐怖分子无异,阿尔迪基亚王国也会和马耳他国一起承认你们恐怖分子的身份。”

“在‘圣域条约’下,就算你们在战王领域,身份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这一句话让晓牙城这个总是吊儿郎当的男人都是神色变了。

他看了看面前这个比之自己的儿子还有女儿都大不了多少的少女,忍不住的嘀咕道:“……这小女娃也太厉害了吧!”

“以后谁要是娶了她,那真是有苦头吃了。”

拉.芙利亚听到了他的话,展颜一笑道:“……谢谢您的关心,不过我想我的婚姻大事还轮不到晓牙城博士您去思考。”

西乡这时候不由自主的鼓掌道:“……精彩精彩,直接以大势压人,不费一兵一卒就把对方逼到了绝境。”

“……在政治与外教手腕上,拉.芙利亚殿下你确实有着极其可怕的天赋。”

王女殿下这时候谦虚一笑道:“……虽然查拉图先生您教导我的是,过于执着于利用规则,只会让我的思维陷入固执的盲区。”

“……但是没有办法,我并没有那种能够凭借自身实力,就可以无视一切规则与秩序的力量。”

“我能够做的,也只是利用已有的规则罢了。”

西乡摇头道:“……不,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毕竟人类终归是秩序的生物,与我们恶魔是全然不同的。”

“……虽然我并不需要你的任何帮忙,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你做的也很完美,我便答应你一件事吧,我可以帮助你们对抗战王领域。”

“我知道殿下你最担心的依然是战王领域,吸血鬼寿命悠长,对他们来说几十年前的仇恨尤在昨天。”

“……但是人类寿命短暂,几十年已经足以让人们忘记仇恨。”

“若是阿尔迪基亚王国的人民忘记仇恨,忘043记战争,在数十年后,依然留有仇恨的战王领域突然发难,那王国都有灭亡的危险。”

“……毕竟王国的首都就曾毁于战火,所以对王国而言,其实现在的和平并不是好事,处在可以控制的战争中,才对王国更加有力。”

西乡的一番高屋建瓴的话语让拉.芙利亚王女殿下肃然起敬。

“查拉图先生,您真是高瞻远瞩,就算是在王国内部,也没有几个人看到这远在数十年后的危机。”

“……他们沉浸在虚假的和平里,若有一天忘记战争,那王国就会有灭亡的危机!”

“我并不是崇尚战争,但只有保持着足够克制的局部战争,才是对王国最有利的。”

“……不知道查拉图先生有没有兴趣加入王国,我必高位以待!”

这个时候的王女殿下发出了撬墙角的邀请。

西乡闻言洒然一笑道:“……真是谢谢你的好意了,王女殿下!我只是个崇尚混乱的恶魔而以。”

“……我所能带来的,只是混乱、死亡与衰老,可不适合加入人类的政体。”

拉.芙利亚不放弃道:“……但对敌人而言,混乱、死亡与衰老是最有利的武器!”

见西乡依然笑而不语,拉.芙利亚叹了口气,语气失望:“……我还想着若是查拉图先生您加入王国,我甚至愿意让您成为我的王夫!”

西乡眉头一挑,他摩挲着下巴道:“……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这事好像有的谈了。”

拉.芙利亚面露期待,这洞窟内升起了曖昧的气氛。

南宫那月终于是忍不住了,她厉声开口道:“……你们两个就不要在这里互相吹捧了,能不能先把正事干了!”

曖昧的气氛在南宫那月的喝声下消散,西乡笑了笑,他迈开脚步,往那如水晶般的冰棺处走去。

南宫那月见此慌忙道:“……喂,你在干什么,难道你没察觉到那冰棺上面的强烈诅咒吗?”

“哦?小那月你是在担心我吗?”

西乡停下脚步,神色似笑非笑。

“哈,蠢货,谁在担心你,我是怕你出现了问题影响到我!”

南宫那月冷笑一声。

“我还以为你性格口直心快,现在看来,小那月你也有傲娇的成分啊。”

西乡若有所思,然后他展露笑容道:“……不必担心,那份诅咒伤害不了我。”

“……正相反,那份诅咒正是操纵第四真祖的媒介!”

“所以醒来吧,奥萝菈.弗洛雷斯缇纳(睡美人)!”.

第四十八章 成为我的翅膀吧,奥萝拉!(求订阅,求自订)

在众人或是紧张,或是愤怒,或是警惕的注视下,西乡来到了那晶莹剔透,犹如水晶一样美丽的冰棺前。

在那冰棺之中,正安静的躺着一位美丽的睡美人。

躺在冰晶中的少女看起来年纪不大,估计也就是不到十四岁的样子。

她身材嬌小,有着一副令人找不到瑕疵的五官,她安静的躺在冰晶中,犹像是等待王子亲吻的公主。

透过那半透明的冰晶棺材,能够注意到那躺在其中闭目沉睡的少女,其肌膚上闪耀的白光过于嬌嫩柔软,似是水与蜜所酿造。

女孩穿着一身简单的吊带连衣裙,露出雪白香肩。

虽然身材平平少了一些女人味,但却又有着奇异的魔性,吸引着男性的视线。

最是令人惊奇的,是她那一头瑰丽的秀发,竟然如彩虹一般是淡淡的虹金色。

而当人站在不同的方位时,见到的她的秀发也闪烁着七彩的虹光,比之鬼斧神工的大自然绝景还要壮丽。

Dodekatos,被称作『焰光夜伯』的第四真祖的素体之一,番号为十二。

第四真祖素体的番号与实力完全无关,仅仅只是眷兽排列的顺序,而第四真祖的每一只眷兽都有着不同的能力。

唯一相同的是,那些眷兽都如灾厄一般,若是不施加控制,足以带来城市与国家灭亡级的大灾难。

看着面前这陷入沉睡的美丽人形,西乡缓缓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当他的手触碰到面前冰棺的表面时,一股极其疯狂与强烈的诅咒,顺着他的手指沿着手臂,钻入了西乡的体内。

那诅咒带着对一切生灵的怨恨与杀意,直往西乡的大脑与灵魂涌去,仿佛要将其彻底化为自己的傀儡,成为它行走大地的道具。

其名为‘原初’,虽不是最初的第四真祖,但其亦是第四真祖的灵魂之一。

为了得到第四真祖的力量,南宫那月等人在这几年间有过最详细的调查。

虽然对数千年前发生的具体事件还不甚了了,但关于第四真祖的情报,在南宫那月与仙都木阿夜的努力下,也对其有了详细的了解。

毕竟在过往千年里,第四真祖的素体多有苏醒,每一次苏醒都会引起眷兽的暴动,从而留下灾难的印记。

而这份灾难的印记在不知其真正内幕的人眼中,将其当做了‘圣歼’,从而有了‘圣歼’的传说,

第四真祖,号称没有任何血亲眷族,独自一人,不求任何支配,只是驾驭十二只灾厄化身的世界最强吸血鬼。

传说之中第四真祖是由天部与三位真祖联手创造而出,目的就是为了消灭咎神该隐。

他的出生就是被当做兵器使用。

而为了能够让第四真祖这个战略兵器听话,天部在其身体中留下了反制与控制的手段。

这也就是面前这个诅咒的原型,被称作‘原初’的‘受诅灵魂’!

正是在‘受诅灵魂’的操纵下,第四真祖杀死了咎神该隐,这位魔族的始祖。

几千年前具体发生了什么事,这件事是不是真的,这世界上估计只有那三位真祖知晓,其终归只不过是留下的传说。

但有一点能够确定,那就是‘受诅灵魂’是的确存在的,如今西乡等人也见到了这份可怕的诅咒。

最开始时,南宫那月几人就迟疑过要如何解决掉这个诅咒。

想要饶过诅咒直接得到第四真祖的力量根本不可能。

但如果不绕过的话,这个天部为了操纵第四真祖所创造的诅咒结晶,绝对无法轻易的解决。

就算是南宫那月也没有任何的把握认为自己能够战胜诅咒的侵袭,必然会在诅咒中失去自我,成为‘受诅灵魂’的载体。

而只要有人成为‘受诅灵魂’的载体,原初就会在其身上复活,从而以‘第四真祖’的身份,操纵那灾厄的眷兽。

最后还是西乡自告奋勇,表示由他来解决这个诅咒。

南宫那月几人也没有想到,他们在发现第四真祖的第一个素体时,竟然就找到了‘受诅灵魂’。

由此可知,这个第十二号素体,本身就是‘受诅灵魂’的封印媒介!

那可怕的诅咒侵入了西乡的脑海与灵魂中,他的身体保持着触碰冰棺的姿态一动不动。

而其外在也在阵阵波动下一会儿是人类的形态,一会儿化为漆黑的火焰,让人猜测他应该是在与这诅咒对抗。

众人的目光都是望向了西乡,每一个人都在等待着结果。

就在这时,那群之前被王女殿下说服,已经放下武器的众多兽人佣兵们突然举起手中的魔导枪械,将枪口对准了西乡。

南宫那月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她面色一变,紧跟着就是勃然大怒,用着她口齿不清的嗓音斥责道:“……一群找死的家伙〃」!”

随着南宫那月的厉声大喝,只见虚空中出现了一道魔法阵,从那魔法阵中蹿出数十道金属的锁链。

这锁链正是众神的神具‘戒律之锁’,其非常的坚固难以被破坏,是南宫那月擅长的武器。

见到这些兽人佣兵想要偷袭西乡,南宫那月就觉得自己的怒火蹭蹭蹭的往上冒。

她生怕这些兽人影响到正与受诅灵魂‘战斗’的西乡,从而让西乡受到不可挽回的伤害。

数十道锁链将这些兽人的手腕捆住。

不等它们扣下扳机,戒律之锁的巨力就是搅动着这些兽人的胳膊,让它们连手臂与枪械都无法控制,扭曲成怪异的形状。

空隙的魔女可不是什么仁慈善良的人,能够闯下赫赫威名,靠的是她的杀伐果断。

当敌人露出杀意时还手下留情,那将是对自己,对同伴的背叛。

虚空再次出现十多道魔法阵,这些魔法阵出现的位置都是这些兽人的心口处。

擅长‘空间制御’术式的南宫那月可不光只能用空间的魔术赶路,她甚至能够切断空间,从而造成万物的斩断。

就算兽人的身体在魔族中数一数二,也绝对无法承受空间切断的利刃。

与此同时,拉.芙利亚和仙都木阿夜也是反应过来。

第一王女殿下手中的咒术枪闪耀起了耀眼的金光,特殊的子弹从中射出。

这把咒术枪是王国的结晶造物之一,每一把的打造都需要不菲的资源。

因此就算在阿尔迪基亚王国,这咒术枪也很是稀少,这也是第一王女的武器之一。

特殊的咒术弹足以轻松将吸血鬼的不死性都打碎,更遑论是兽人的生命力。

拉.芙利亚连开数枪,也不管那造价昂贵的咒术弹的浪费,往那些兽人佣兵击去。

仙都木阿夜和拉.芙利亚亦是配合默契,这位书记的魔女没有插手那些兽人的战斗。

和风美人眯起那一双瑰丽的火眼,露出魅惑十足又冷酷的笑容。

她的手上多出了一本魔导书,警惕的目标正是莉亚娜这个来自战王领域的吸血鬼,以及在一旁保护着自己儿女的晓牙城。

这些兽人佣兵会突然动手,要说没有莉亚娜和晓牙城的命令,仙都木阿夜是有些不信的。

但如今的莉亚娜和晓牙城却也目光茫然,仿佛也不知道那些早就投降的兽人怎么会突然偷袭。

“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