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3章

作者:朱之月

也正是因为他过于认真负责,才是会在公会落魄成这个样子后,感到落寞与不甘。

飞鼠呆呆的凝望着这王座大厅,他骷髅的头骨中红光闪烁,心情起伏不定。

最终他才是遗憾的叹了口气,开始仔细打量这个大厅。

他的目光最先落在了漂浮在安兹.乌尔.恭旗帜前的一本书籍上。

那本书散发着朦胧的光,看起来很是古朴神秘。

这是一件世界级道具!

世界级道具便是整个游戏中最强大的道具,每一件世界级道具都拥有独一无二的能力。

世界级道具共有两百件中,排名最靠前的二十件,被特别称为‘二十’。

‘二十’的强大甚至拥有严重破坏游戏平衡的能力,乃至于能要求游戏官方更改游戏系统。

只要某位玩家拥有一件世界级道具,其在Yggdrasills中的知名度便会蹿升到难以想象的高度。

而面前这本漂浮在公会旗帜下的书籍,正是世界级道具之一,同时还是排名第一的世界级道具。

其名为『阿维斯塔』,理论上属于公会,但实质上这件世界级道具属于个人,也就是公会成员‘查拉图斯特拉’。

想到这位友人,飞鼠再次陷入了追忆里。

因为飞鼠性格缘故,他与公会的所有成员关系都不错。

查拉图斯特拉可以说是公会里最是有名,甚至说是Yggdrasills游戏中最是有名的玩家都不为过。

对方是安兹.乌尔.恭公会最初的九人,也即建会的基石之一。

查拉图斯特拉在现实中名字叫什么没人知道。

他做什么的也没人知道,但公会成员都能看出来,对方应该是一位很厉害的成功人士。

虽然这么说自己的朋友不好,但在飞鼠眼中,查拉图斯特拉是一个很有手腕,很有城府的人。

公会发展的许多策略,乃至于是攻陷秘境的策略都是由他以及翠玉录制定。

而且查拉图斯特拉与公会所有的成员关系也都很好。

不管是正义感十足的塔其.米,还是对‘恶’有奇怪执着的乌尔贝特,他都能从善如流。

当然相对来说,查拉图斯特拉还是和乌尔贝尔关系更亲近一些。

最初大家都是推举他当公会会长,这也让包括飞鼠在内的所有公会成员赞成。

不管是才能以及同公会成员的关系,查拉图都能做的更好。

但是管理公会各种杂事太多,查拉图斯特拉以不喜欢管这些杂事为借口,拒绝了这个提议。

不过在公会成员看来,他就是想摸鱼罢了。

查拉图斯特拉之所以在游戏中如此有名,是因为他乃是真正的世界最强,这个称号被Yggdrasills所有人公认。

Yggdrasills官方每年举办一次世界比武大会,查拉图斯特拉从第一届大会开始,共连续夺得五届世界冠军。

最后还是因为他觉得无聊,不再参加之后的大会,才有了其他世界冠军的诞生。

在所有参加大会的选手中,他甚至被冠以‘大魔王’的称呼。

Yggdrasills与大多数游戏一样,变强只有甘和刻两个选项。

唯一的公平就是在官方的比武大会上,那时候所有人属性一样,装备一样,拼的就是操作和技术。

在这样的大会里连续夺得五届世界冠军,查拉图斯特拉被称作‘世界最强’也是名副其实之事。

获得五连冠,为了奖励这位‘世界最强’,游戏官方亲自下场。

在与查拉图斯特拉进行商量后,官方亲自为他打造了这件排名第一的世界级道具——『阿维斯塔』!

这件世界级道具的能力和具体作用没有人知道,哪怕是安兹.乌尔.恭的公会成员也一样。

在得到这件世界级道具后,查拉图斯特拉就将『阿维斯塔』放在了王座之间。

按照他的说法就是,『阿维斯塔』将是公会的最后保障。

假如真有一天有玩家攻破了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来到王座之间,这件世界最强的道具一定会换来局势的逆转。

排名第一的世界级道具到底有什么作用?它的能力是什么?

好奇心让飞鼠忍不住的走进『阿维斯塔』。

“唔,反正今天已经是游戏最后一天了,不如就看一看这件道具的说明?”

飞鼠伸出他枯骨一样的手掌,迟疑的往『阿维斯塔』伸去。

就在他的指尖即将触碰到『阿维斯塔』时,飞鼠的身体停顿了下来。

他连忙摇了摇头,收回了手指,自言自语道:“……不行,这是查拉图付出了不知多少艰辛和努力才获得的道具。”

“……这里面凝聚的可是安兹.乌尔.恭成员的心血。”

“就算是会长,就算今天是游戏最后一天,我也不能玷污朋友间的感情!”

抱着这样的心思,飞鼠放弃了去触碰那件道具。

就在飞鼠低语时,在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低沉中又带着轻快的男性嗓音:“……真是好久不见了,飞鼠!”

飞鼠听到这个声音身体一僵,他迅速的回过头去,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尊可怖到极点的大恶魔!.

第三章 衰老的大恶魔

一尊给人以无限崇高之恐怖的恶魔出现在安兹乌尔恭的王座之间。

那尊大恶魔身披华美到极致的黑色长袍,长袍之上绣有复杂的金色条纹,将其诡秘的身躯所遮掩。

飞鼠的种族是‘死之统治者’,他的外形就是一尊骸骨。

而出现在其面前的大恶魔,其虽然也同样有着人形,但与人类也全然不同。

他的身体是由近似实质的漆黑火焰所形成,与其说是生物,不如说是漆黑之焰的拟人。

不过这才符合安兹乌尔恭成员的‘异形种族’。

飞鼠的脑海中,迅速浮现出了这位世界最强之人的资料。

作为连续五次获得世界冠军的‘大魔王’,除了最后一次获得了排名第一的世界级道具外,其他的几次冠军,也让查拉图得到了官方奖励。

比如唯一性的种族,唯一性的职业等。

飞鼠记得查拉图的种族是‘衰老之恶魔’,职业则是魔神LV.10以及人类最终试炼LV.10。

虽说人类最终试炼这个职业到底是什么,飞鼠是完全不明白。

正如其种族一样,查拉图的许多能力都和‘衰老’有关。

不过这个能力虽强但也有缺陷。

那就是对不死系种族大打折扣,毕竟死亡的生物是不应该会再衰老的,这很合理。

作为‘死之统治者’的飞鼠就是标准的不死种族,但即使如此,飞鼠也不觉得自己有任何与查拉图战斗的可能。

掌握诸多与‘衰老’有关的能力,会让人下意识的以为他是一位法师,然而实际上,查拉图是一位强悍到极致的战士。

或者说,他是物魔双修才对,先不论集团作战,仅是在单挑上,Yggdrasills中绝对没有任何人是他的对手。

五连冠世界冠军的头衔,那可不是说笑的。

稍微让人有些奇怪的是,查拉图的种族是‘衰老之恶魔’,但在分类上却不是恶魔种,而是不死种。

公会的成员曾开玩笑说,或许是Yggdrasills系统认为查拉图的能力对自己也有效。

为了不出现还没杀死对方而自己先因技能暴死的尴尬场面,才是把他归类在不死种吧。

西乡略带无奈的看着那具正在发呆的骷髅,忍不住出声道:

“……飞鼠,你也终于是老年痴呆了吗?现在的阿尔茨海默病已经开始在年轻人之间高发了?你在那想什么呢?”

西乡话音落下,飞鼠也终于是回过神来。

那具第一印象给人以恐惧感的骸骨,这时候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显得很憨的道:“……啊啊,抱歉抱歉,刚才我在想事有些走神了。”

再次听到西乡那熟悉的声音以及调侃的话语,让飞鼠一时间有种错觉,仿佛回到了安兹乌尔恭大家还在的时候。

那时候欢声笑语总是充斥在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中,每天大家一起做任务,一起提升等级,一起发展公会。

那段时候亦是飞鼠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

只是,那样的时光再也不会到来了。

不过这时候飞鼠也是有些心虚,他不知道西乡是不是看到了他刚才正要偷偷去拿那本『阿维斯塔』的小动作。

西乡这时候并没有理会飞鼠,实际上他上线的时候注意到了飞鼠的小动作,不过他并不怎么在意。

认识差不多也有十二年的朋友,西乡对飞鼠还是很了解的。

说白了飞鼠就是一个老好人,又任劳任怨,而且极其重视感情,最喜欢当和事佬。

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个性格,安兹乌尔恭的成员才是将其推举为会长。

虽说最开始大家是想让西乡他来当会长的,但西乡觉得当会长烦心事太多,要解决的琐碎事情也太多。

因此他才是拒绝成为会长,而是推举了任劳任怨的飞鼠。

西乡那如火焰结晶一样的漆黑眸子扫视着四周,王座之间的一切都是映入他的眼帘。

作为安兹乌尔恭的创会基石之一,在这游戏里奋战了近十二年的西乡,他对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没有任何的陌生感。

这里的一切他都很熟悉,因为这座大坟墓本就是他和公会的成员们,一砖一瓦建设起来的。

他环目四顾,视线扫过悬挂在北面墙上最中心处的安兹乌尔恭会旗,扫过环绕着会旗的代表四十二人的独属旗帜。

扫过那金银为色调的奢华地毯,扫过矗立在这王座之厅中的罗马石柱,扫过天花板上的七彩吊灯。

然后,西乡的视线落在大厅的角落中。

在那里正俏立着一位纯白的美丽恶魔。

她穿着华美如丝绸的白色礼服,礼服包裹着她山川起伏一样的曼妙嬌躯。

恶魔的五官精致柔美,面露浅浅微笑,犹如一尊维纳斯女神,乌黑发亮的秀发长及腰际,闪烁着金色的虹膜与椭圆的瞳孔异于常人。

若不是其头顶有着两根如山羊一样的恶魔之角,以及在其腰际两侧延伸而出的黑色天使翅膀,认谁都会将其当做是一位无可挑剔的绝世美女。

不,她就是一位绝世的尤物,是人类想象中完美的[email protected]惑众生的恶魔。

雅儿贝德,是西乡在游戏里关系最好的翠玉录所创建的NPC,职务为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守护者总管。

在现实世界那个近似‘赛博朋克’的社会,许多人都是麻木的生活着,喜欢历史与神话的人已经很少。

而翠玉录恰恰是神话爱好者,对世界诸多神话皆有涉猎。

拥有同样爱好的西乡,自然和他成为了关系要好的朋友。

西乡的视线从雅儿贝德身上收回,一具没有灵魂的NPC实在没什么好看的。

就算在美丽那也只是一尊雕塑,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娃娃。

最后,西乡的目光落在了飞鼠身上。

他那兜帽下的漆黑之焰波动了一下,好似是在露出笑容,声音沉稳又清朗的道:“……有一段时间没见了,飞鼠。”

“……在游戏关服前我上来看看,果然就算所有人都走了,你依然会在这里守护着大家所创造的一切。”

“从这一点来说,当初推举你为会长,可能是这公会中的所有人最正确的一个决定。”

那一刻,飞鼠心情激颤,委屈与伤感袭上心头,让他几乎要痛哭出声。

遗憾的是,他现在是在游戏里,这具骷髅的身体并没有眼泪。

但即使如此,他也为西乡的话语而感动、感激。

飞鼠擦了擦自己没有泪痕的骷髅脸,声音发颤,用着哭腔道:

“……谢谢你,查拉图,能听到你这句话,我就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值得了。”.

第四章 匍匐在我的面前,雅儿贝德!

“多大的人了,不会因为这么几句话就让你感动的哭了出来吧,飞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