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95章

作者:朱之月

“……为了自由与民主,我们合众国义不容辞,必须要消灭这个阻碍和平的恶魔!”

“而且我们可以让枪之恶魔去暗杀玛奇玛的同时,将电锯人也引到岛国。”

“……。枪之恶魔对我们是一把双刃剑,若是能让电锯人彻底将其杀死,对我们也是有利的。”“至于恶魔之间的战斗会造成的损失,反正是在岛国,岛国人死就死了。”说到后面,幕僚的声音变的小了起来,神色狠辣。

大统领听到幕僚的话,他眉头舒展,面带笑意道:“…。你说的对,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提议。”“……我会以大统领的名义,命令枪之恶魔前往岛国!”

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的间谍与对恶魔机构,都是收到了前往岛国,杀死玛奇玛的命令。

岛国首都一家咖啡厅,西乡坐在靠窗的位置,一位穿着女仆装,面色害羞的外国女子站在他的身旁,轻声细语道:“………。客人,这是您点的拿铁。”。

第七十二章今晚用什么姿势好,玛奇玛小姐!

穿着咖啡厅的女仆装,站在西乡身旁给他端上咖啡的少女身材纤细。

她有着一头淡紫色的短发与青碧色如大海般深邃的眼眸。

其五官与东方人不同,更显立体,皮肤也是过分的雪白,像是一个斯拉夫人。

这时的少女正满面羞怯,脸颊绯红,一双碧色的眸子不时的~看向西乡。

在被西乡发现后,她又如慌张小鹿一样迅速转过视线,两只手抓紧了女仆装-的裙摆。

看起来就像是情窦初开,见到帅气的男生害羞的小-女孩。西乡安静的看了她一眼,面带微笑道:“…。谢谢。”“不客气,如果客人您有需要,随时可以吩咐我。”

害羞的外国小姑娘雀跃的说道,那一双漂亮的眸子不易察觉的闪过些许妩媚,让其看起来清纯中透着女人的诱惑。

等到服务员扭动着那曼妙的腰肢离去,西乡才是收回视线,看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中年男人。

说是中年人,其实看起来有些苍老了,他双目无神,身材瘦削,就像是一位操劳过度,随时等待着退休的社畜。

尤其是他的脸上,看来没有任何情绪,就像是面部神经受损失去了所有表情一样。

不过西乡知道,那只是这个男人在漫长的恶魔猎人的生涯里,支付给恶魔的代价。

他的左边嘴角有缝合的伤口,双耳打着耳钉,就算是在咖啡厅里,他手上也拿着一小罐的高度酒,正在往嘴里灌。“以你的年纪在这样喝下去,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身体衰退,失去与恶魔厮杀的能力,变成真正的老人。”西乡面带和煦的微笑,他拿起那杯拿铁抿了一口后笑道。

“做恶魔猎人这一行的压力太大,如果没有能够发泄压力的方法,不用等到身体衰老,早就会精神崩溃。”“…。…年轻时我也曾热血沸腾过,但慢慢的就只喜欢酒和美女,对其他的一切没有了兴趣。”

“哦,也不对,如果说还有什么兴趣,那就是狩猎恶魔吧,看着恶魔死在自己的手上,也有呼之欲出的快乐。”“…。…。至于身体衰老,其实这也是好的,我也有些累了,想要退休。”

中老年的男子瞪着那看起来像是得了甲亢一样的眼睛,再次吨吨吨的灌下金属瓶中的高度酒。

面前的男人叫做岸边,号称最强的恶魔猎人。

这是人类中极少数的,不依靠任何的恶魔力量,就足以凭借自己优秀的技巧与能力,狩猎大部分恶魔的人。

可以说其战斗力已经站在了这个世界的人类顶端。

仿佛是察觉到了西乡的想法,岸边开口道:“……更正一下,我虽然号称最强的恶魔猎人,但那也只限在这个国家。”

“……如果把全世界所有国家都算上,我还没有那么大言不惭。”

西乡脸上的笑容不变,“………能在你这个年纪还没有死去或者换工作,依然站在狩猎恶魔前线的,就已经是非常罕见了。”

“这一点不用你夸奖我也会承认,西乡先生。”

岸边抬起那一张像是僵尸一样僵硬的脸说道。

西乡笑笑,他侧过头去看向了吧台处正在工作的那位外国少女,玩味的道:“……。既然你喜欢女人,为什么不找她?”

“。…这个姑娘非常漂亮,难道你看不上。”

察觉到西乡的目光,那个咖啡厅的女仆服务员腼腆着脸对他也是羞涩笑了笑。

岸边没有去看那边,他只是握着酒瓶,面无表情的道:“……我只会去找那些花钱就可以随便上床的坏女人。”

“……。对于那些好女人,我可不会染指,况且那个小姑娘看上的是你又不是我这个糟老头子。”

在顿了一下后,岸边又是道:“……。不要说你看不出来,她可不是普通的女人,而是来自俄国的间谍杀手。”

“……。名字是蕾塞,曾经历过豚鼠计划的实验活下来的幸存者之一,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武器人。”

西乡搅拌着咖啡,神色依然温和的道:“。…。看来你知道的很多,就连武器人这种与一般魔人不同的‘恶魔’都了解。”

“活的长了总会了解的多一些。”

岸边不以为意的道。

“不过你可能也高看我了,我可看不出来这个女人其实是杀手,如果是的话她为什么要接触我?我只是个普通的恶魔猎人罢了。”

……求鲜花0.“……。而且我还是个连前线都没有上过的恶魔猎人。”

西乡用着一副无辜的表情说道。

“不要欺骗我这个老人家,就连我都能看出她的真实身份,更遑论与玛奇玛那么亲近的你。”

“……如果你真的如你所言只是个普通人,那应该从一开始就离玛奇玛那个坏女人远一点。”

西乡叹了口气,再次假装无辜的道:“……玛奇玛小姐温柔美丽又善良,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接触。”

“……。而且你说玛奇玛小姐是坏女人,之前又说自己只对坏女人感兴趣,原来你真正想追求的是玛奇玛小姐啊,岸边先生。”

“你是因为追求不到玛奇玛小姐而由爱生恨了吗?”

失去了表情,看似麻木的中老年人再次灌了一口酒,吐出酒气道:“……那个女人我敬谢不敏。”

“……。就算她脱光了衣服站在我面前,我也不敢多看她一眼。”

西乡面有忧色,“……原来玛奇玛小姐是这么可怕的女人,竟然连岸边先生你都避如蛇蝎。”

见到岸边站起身准备离开,西乡又是道:”……你就这么走了吗,岸边先生?”

“……这个女人可是要杀我,我现在怎么也是岛国高官中的一员吧,你就不保护我一下?”

岸边看了西乡一眼,一副颓废大叔的样子道:“……。她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恶魔猎人目标是玛奇玛以及和她亲密的你。”“。……。最多加上一个让各国好奇的电锯人,想要去研究它。”

“我虽然不知道玛奇玛用了什么方法控制了这个国家,但有一点我和世界各国的想法是一样的,那就是希望玛奇玛去死。”“……请您好自为之吧,西乡先生!你不像是被玛奇玛操控的样子,但你与她走的太近了,更像是同流合污。”岸边摇了摇头,拿着酒瓶漫步离开了咖啡厅。

只剩自己一人的西乡慢条斯理的喝着咖啡,口中自语道:”……玛奇玛你可把我害惨了。”“……因为你的缘故,我竟然要被这么多人追杀,为了补偿我,晚上让你用什么姿势好呢?”西乡陷入了沉思一。

第七十三章蕾塞,炸弹的恶魔

下午的阳光带着几许的温柔。

西乡坐在靠窗的座位上,他叫了几杯咖啡与两块蛋糕,悠闲的渡过着这个下午安静的时光。

那个叫做蕾塞的,来自俄国的暗杀人员不时的看向西乡,她脸颊绯红,眼神游移,嘴角边勾起小女孩般雀跃又怯怯的喜意。

而每次西乡看过去时,她都会移开视线,但是那动作又不快不慢能让你看清,从而让人冒出她会不会喜欢自己这样的想法。

“如果是一个正常男人或者是一个纯情少年,估计这时候已经心痒难耐了吧。”

西乡心中自语,不过很快的他就是怔了一下,失笑道:“……怎么说的我不是正常男人似的。”

对西乡而言,这只是一个下午茶的小插曲,他依然安心的坐在窗边,望着这间咖啡馆外的车水马龙。

接下来的日子估计就没有这样轻松写意了,难得的“五四三”休息时光,西乡想要多悠闲一下。

“客人,您的提拉米苏。”

身材纤细,有着外国人深刻长相的蕾塞这时来到西乡身旁,她手上端着一个餐盘,对着西乡温声道。

“提拉米苏?我没记得我点过吧。”

收回注视着窗外的视线,西乡抬起头来看向面前的这个俄国人,面带疑惑的说道。

蕾塞不敢与西乡对视,羞怯的小声道:“…。…。您确实没点,这是我送给您的,希望您能接受。”

西乡盯着对方半晌,直到少女的头低到几乎要碰到自己那本就平坦的胸后,他才是笑道:“。…谢谢!”

“不客气!”

说完,蕾塞迅速的将提拉米苏放在西乡面前,逃也似的转过身,迈着小碎步离开了这里。

以西乡的耳力,他还能听到吧台处咖啡厅老板与蕾塞的对话声:“…。…。那个小伙子长的真够帅的,蕾塞你要多加油!”

面容爽朗的咖啡店老板对着蕾塞握了握拳。

蕾塞偷偷的往西乡这里望了一眼,不好意思的小声道:"………。我会加油的,老板!”

西乡并没有往吧台看去,他注意到那送来的提拉米苏蛋糕的下面有一张小纸条。

纸条上写着一会儿下班后少女想要和他在某个地方见面的请求。

而那个地点西乡记得附近好像就有不少的情人旅馆。

“这可真是男人无法拒绝的诱惑。”

西乡哂笑一声。

他将纸条收了起来。

西乡继续在这里坐着,不时的有客人在咖啡馆中进出。

直到傍晚时分,西乡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他站起身来结账准备离开。

在离开咖啡馆前,他特意看了蕾塞一眼,简单的眼神中好似传达着自己的意思。

蕾塞双目一亮,惊喜道:“。…谢谢老板!”等到西乡离开了咖啡厅,老板就是催促着蕾塞道:“。…。他都走了,你还不赶紧追上去!”“……。今天我给你放个假,收拾的工作我来做吧!”老板的语气揶揄,带着几许笑意。

说完,她连忙洗了洗手,然后就是小跑着离开了这里。

咖啡馆的大门被关上,老板看了一眼吧台后面的东西,摇头无奈道:“……哎,这孩子连东西都忘了带。”“…。…。平常一副腼腆害羞的样子,但追起男孩子到真是勇敢。”

西乡在离开咖啡厅后,就按照纸条上的地址来到了一个无人的公园处。

并没有让他等多久,身后就是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跑步声,还有少女气喘吁吁的呼吸声。“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腼腆的声音让西乡转过身来。

在他面前站着的,正是那身材纤细,有着一头淡紫色短发,如大海般深邃美眸的俄国少女。

这时候她因为跑步的原因额头上流着香汗。

几缕发丝黏在脸颊处,泛着淡淡红晕的俏脸以及微微张开的檀口,让她看起来更是有着淡淡的诱惑。

刚刚跑步运动完的身体上有着淡淡的馨香,见到西乡望过来,女孩连忙低下了头,露出一抹窃喜的笑。“这样演戏会不会很累,蕾塞小姐?”

西乡并没有和这个俄国人将戏剧演下去的乐趣,他只是微笑着直接点明了她的名字。

蕾塞楞了一下,她讶然的抬起头来看向西乡。

在见到西乡平静的神情后,她脸上的害羞与腼腆也是渐渐的消失不见。“原来你什么都知道了。”

蕾塞依然一副小家碧玉的样子,但是比之不久前却是少了那份慌张,多了一份稳重。“是岸边告诉你的?”

作为岛国最强的恶魔猎人,来自俄国官方的蕾塞自然知道岸边的身份。

尤其和她这位只会做一些阴暗之事的杀手不同,岸边身为恶魔猎人,他的情报也不是什么秘密。

西乡笑而不语,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至于她是怎么猜测的,并不关西乡的事。

“既然知道了我是谁,你也应该知道了我是来杀你的。”

“。…。…。为什么不跑?反而要在这里等我?”

蕾塞神色稍有些疑惑,她不明白西乡为什么要做这种蠢事。

蕾塞只是自我考虑的道:”…。…你将这里的情况告诉了玛奇玛,等着她来救你?”

“……。如果是的话,那真是太好了,我正愁找不到机会接触到玛奇玛。”

“无法接触到她,我就无法完成上面交给我的任务。”

西乡注视着面前这位长相有着东方美感的俄国人,笑问道:“。…你就这么自信,相信自己能够杀掉玛奇玛?”

蕾塞却是摇了摇头道:“……我的本能告诉我,那个女人不是那么好杀的,甚至我自身都可能有危险。”

“……。但既然是上面吩咐的任务,我也不得不去完成。”

西乡闻言点头道:“……。从小作为试验品的你,确实是会听从命令,但看你的样子,我却觉得你没有完全被洗脑才对。”

“想要用这种方法让我动摇?如果是的话,那我只能说你有些想当然了。”

“…。…。对于如今的生活我已经习惯,虽然有的时候很遗憾想要去改变,但绝对不是现在。”

“很抱歉,这是上面的要求,要我杀掉玛奇玛以及和她有关的一切。”

“……。即使我和你无冤无仇,也只能在这里将你杀掉,要怪就怪你应该在知道了我的身份后,0.1第一时间逃跑才对。”

蕾塞的脸上依然带着几许腼腆的笑容,她的手却是放在了自己脖颈间项圈的拉环处。

西乡这时问道:“……为什么不在咖啡厅里动手?如果我真的跑了的话,你可就失去机会了。”

蕾塞没有隐瞒,她轻柔的回答着西乡的问题:“……那家咖啡店的老板对我很好,我也是真的在那里工作。”

“。…如果在咖啡厅里发生冲突,老板有很大可能会出现生命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