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88章

作者:朱之月

西乡则是拽了拽她那金色中透着淡粉色的秀发,明明秀发如云,发量极多。

但因为长时间的不洗头,现在帕瓦的头发就跟打结的枯草一样,摸起来很是干涩。

西乡不在说什么,拿起花洒将温热的水洒在帕瓦的身体上,并用着玛奇玛的护发等洗浴用品,帮着帕瓦清理身上的污垢。

在这个过程中,西乡的手自然抚过帕瓦身上所有隐私的部位,但帕瓦对此也不以为意。

污浊的水顺着下水道流去,很快的帕瓦身上的泥土污垢被清洗了干净,露出她天生丽质的娇嫩皮肤以及那让人惊艳的一张绝美俏脸。

可惜帕瓦那吊儿郎当的态度以及粗鲁的行为,让她少了许多女人的味道,。

除了脸长的足够好,皮肤足够细腻外,不管是身材还是行为与气质,都让人有些生不起欲望。

“行了,自己擦干身上,出来把衣服换上吧。”

“……记住怎么洗澡了吧?以后每天你都要自己洗澡,知道了吗?”

西乡随手把浴巾扔到了帕瓦的身上。

不过血之魔人接过浴巾后开始擦拭身体,他对西乡的话却是不以为意,也根本不在意。

对帕瓦而言,这时候之所以会听西乡的话,那是因为猫作为人质在他手上。

但只要西乡把猫还给她,她才懒得去按照西乡的要求做。

看到帕瓦神情敷衍,西乡更是无所谓。

反正这血之魔人最后是要交给玛奇玛的,虽说西乡有的是手段让她乖乖听话,甚至是变成奴隶。

但对西乡而言没有必要,这个恶人就由玛奇玛去当吧。

自从认识了玛奇玛后,西乡觉得她真是一个完美的背锅侠。

谁叫玛奇玛是个坏女人呢。

用手上的浴巾将自己身体上的水珠擦干,帕瓦赤着一双雪白的玉足走出了浴室,来到了客厅。

现在的她对西乡的命令还是乖巧的,拿起沙发上的衣服就是穿了起来。

一件普通的衬衫被帕瓦套在自己的娇躯上,还好她熊部比较平坦,到也没把那号码稍小的衣服撑坏。

随即帕瓦拿起一条领带,她左看右看也不会系,就囫囵吞枣一样,随便的把领带往自己的脖子上一绑。

那样子就像是准备上吊的绳子一样。

穿完了上半身后,帕瓦倒是会穿内裤,老老实实穿好内裤,她又是穿上一件七分裤与平底鞋,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

衣服的扣子她也没有好好的系,就那样邋里邋遢的,但也有一种随意洒脱的时尚感。

对此西乡也没说什么,这个血之魔人能穿上衣服就已经是长足的进步了。

稍稍打量了一番帕瓦,虽然她粗俗的举止与邋遢的打扮,让她的美貌直线下降,但也终归像是个人样543了。西乡满意的点头道:“……不错,现在你总算能正常出门了,和我去一趟第四科吧,那里有人要见你。”这样说着,在帕瓦眼巴巴的眼神下,西乡拿起了猫笼子。

并不是帕瓦不想把自己的猫抢回来,而是她其实是个很胆小的人,西乡所流露出的一丝气息,让帕瓦本能的惧怕。“知道了。”

帕瓦懒散的说了一句,语气依然抱怨:“……我还要和你去其他地方啊,你可要说话算话,到时候把猫还给我。”西乡对着她微微一笑道:“……。和你不一样,我一向一诺千金!”不再多加理会帕瓦,西乡示意她跟上,两人离开了玛奇玛的公寓。

玛奇玛的公寓离工作单位不远,很快的西乡就是带着帕瓦来到了第四科总部。

总部之中一片安静,许多人都很是沉痛,不知道是受到了什么打击。

门口的小姑娘见到西乡,她先是惊诧的看了一眼跟在西乡身后的血之恶魔,然后就是对西乡小声道:“……。玛奇玛小姐今天好像心情不好,我真是很少见到玛奇玛小姐表情这么难看呢。”她这是在提醒西乡。

至于那个血之恶魔,作为第四科的工作人员她也见怪不怪了。

玛奇玛这次是吃了大亏了吧。

西乡当然知道玛奇玛为什么会心情不好,不过他还是对着小姑娘道了声谢,带着帕瓦前往了玛奇玛的办公室。

(本章内容包含图片,点击屏幕右下角“插图”按钮查看图片。)

第六十章与玛奇玛摊牌,你不懂人心!

西乡带着帕瓦上了楼梯,来到四楼的玛奇玛办公室外。

他抬手示意了一下,让帕瓦在门口等着。

帕瓦本想说些什么,但在看到西乡又是扬起自己手中的猫笼后,她不满的撇了撇嘴,还是站在了原地,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见到她老实了下来,西乡上前两步,他也没有敲门,直接就是把门推开走了进来。

宽广的办公室中,玛奇玛正双目紧闭,两只白皙的玉手交叠在一起,下巴搭在手背上。

这时候的玛奇玛神色严谨,少了往昔的那份温和从容,多出了更加尖锐的攻击性。

在见到有人没有敲门就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后,玛奇玛纤细的眉头一皱,神色就是有着些许不满。

不过当她睁开那金色的恶魔之瞳,见到来人是西乡后,玛奇玛那不满的神色迅速收敛下去。

她的本能告诉她,西乡这个人类绝对不普通。

甚至她还有奇怪的想法,那就是自己的所有计划全部打乱,自己渐渐的失去一切的掌控力,都是西乡的原因。

虽然这个想法没有根由,但她就是这么想的。

玛奇玛看到西乡手中提着的猫笼,若有所思道:“……。那个血之恶魔的猫?”

血之恶魔的资料就是她交给西乡的,自然对那份资料知之甚详。

在见到那个猫笼,听到里面的喵喵叫声后,她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血之恶魔。

西乡嘴角含笑的点了点头,他走到玛奇玛对面拉出椅子坐下,将手中的猫笼放在了桌子上:“……是那只猫。”

“血之魔人呢?”

玛奇玛并不在意的问道。

对于那个血之魔人,玛奇玛并没有对其有太多关注。

只不过是那个魔人比较好控制,再加上她想借此知晓西乡的一些秘密,才是会派遣西乡去将那个魔人带回来。

这只是支配恶魔的本能,想要将一切都支配。

甚至玛奇玛还给那个血之魔人找到了一个适合她的,能够利用她的任务。

但是电锯恶魔的问题,让她的谋划胎死腹中。

“她就在门口等着呢,需要我让她进来吗”]?”

西乡悠闲的靠在椅背上,满脸愉悦的看着神色难看的玛奇玛,笑着说道。

玛奇玛摇了摇头,“……就让她在外面待着吧。”

西乡好整以暇的欣赏着玛奇玛那与往常不同的凝重神情,轻笑问道:“……玛奇玛小姐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

玛奇玛知道自己现在很容易被人看出来问题,因为她也没有隐瞒,直截了当的承认道:“……有一些事情超出了我的预料,现在正为此烦心。”

“是嘛,不过下次遇到烦心事时,玛奇玛小姐你不要把表情弄的这么夸张。”

“……虽说人类的确会因为某些让自己心烦意乱的事而心情烦躁,甚至会大发脾气,但这可不符合玛奇玛小姐你的人设。”

西乡眼神玩味的看着面前的支配恶魔,轻挑眉头说道。

玛奇玛疑惑的看着西乡,仿佛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见此西乡就是晒笑道:“…有些事情玛奇玛小姐你也不要在我的面前伪装,那只会让人觉得可笑。”

“……而且你没发现吗?或许你自己觉得自己模仿人类的样子很像,但是在有心人眼里,你的模仿太拙劣了。”

“人类的情感总是起伏不定的,但你却总是喜欢将人类的某一个感情扩大化。”

“……就比如你那份对人温和的态度,正常人类不会总是如此,总会有更真实的一面。”

“也比如你现在的心情暴躁,如果是一个人类遇到这种事,的确会心情不好,但绝不会像是你这样,在两种性格极端间转变。”

“……这种不协调感或许一般人发现不了,但是敏感的恶魔猎人是绝对能够发现的。”

“而他们之所以没有察觉,也不是玛奇玛小姐你扮演人类扮演的太好,仅仅只是他们是一群狗,被你支配了而以。”

听到西乡的话语,玛奇玛那总是挂在嘴角边的柔和微笑渐渐消失。

她面无表情,并不是那种冷酷的冰冷,而是如不知感情为何物的平静。

玛奇玛金色的恶魔之瞳凝视着西乡,缓缓说道:“……看来你什么都知道。”

正如西乡所说,她是一个恶魔,恶魔怎么可能真的完全能理解人类的思绪和情感。

玛奇玛外在的一切表现都是她对人类的拙劣模仿。

她以为自己模仿的很像。

当然在普通人眼中她的确很像,找不到任何与人类不同的地方。

但是在西乡这样的人眼中,又或者是一些经验阅历丰富的恶魔猎人眼里,玛奇玛其实满是破绽。

最起码西乡就知道,这个国家一些最顶层的恶魔猎人即使不知道玛奇玛的真面目,但都对她极其警惕,这正是她那非人气息的缘故。

“当然,我什么都知道。”

西乡承认道。

“是‘内阁总理大臣’告诉你的?”

这是玛奇玛唯一的猜测,因为在她看来,西乡就是内阁总理大臣派来的。

而这个国家,甚至这个世界对她的能力与真实面貌最了解的,只有那个与她签订了契约的人类。

人类想要与恶魔签订契约,必须要对恶魔了解才可以。

听到玛奇玛的话,西乡笑而不语。

既然她猜错了,那就让她错下去吧。

西乡的表情让玛奇玛更是确定自己说对了。

“|果然你什么都知道,怪不得你会对我这么警惕,我所有的手段都对你无用。”

玛奇玛默默的点了下头,露出了然的神色。

既然知道她是支配的恶魔,知晓她能力的发动条件。

那么在玛奇玛看来,西乡一定会有所准备,甚至为此进行过专门的训练,就是为了防止被支配。

“你的能力之一是’背叛’吧,这样的能力确实很克制我的支配,所以那位总理大臣才会将你派来我身边?”

“……你就是他的保险栓?”

玛奇玛下意识的就想要模仿人类做出嘲讽的神情。

不过她很快(赵吗好)的就是敛住表情,因为那样模仿出来的情绪对西乡没有用良。

与此同时,玛奇玛这话语中也有着试探的意味,因为西乡的能力只是她分析出来的,并不能绝对保证。

西乡依然笑而不语,他只是换了个话题道:”……。玛奇玛小姐因为我所契约的恶魔让你本能的不安。”

“……所以你才会用与支配其他人不同的方法想来支配我。”

“你想用人类的情感将我束缚,用爱情这种人类最高级的感情将我俘获。”

“……玛奇玛小姐你的想法很好,手段也不错,但是你疏忽了最重要的一点,所以无法在我这里成功。”

玛奇玛柔软的美背往后靠了靠,她十根手指交叉在一起,疑惑道:“……我疏忽了什么?”

西乡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心,意味深长道:“……。玛奇玛小姐你不懂人心,你既然没有对我付出真心,我又怎么会以真心回应你?”

第六十一章要不要成为我的奴隶,玛奇玛?

“真心?那种东西我可没有。”

玛奇玛香肩上披着西服的外套,她背脊靠着身后的椅背,双手环在那汹涌澎湃的胸前。

一双修长笔直,被西服长裤包裹的美腿翘起,整个人的样子都显得随便了许多。

既然西乡已经知道自己的真实面目,知道自己是支配的恶魔,知道她本质上是个不懂人心的怪物,那玛奇玛也就没必要去装了。

倒不是假装人类对她这位恶魔而言觉得很累。

只是玛奇玛觉得如果自己如今若还在西乡面前装,死活不去承认自己的真实,那是平白被其小看。

这是玛奇玛自有意识以来最是难以支配的人。

因为不管她怎样编织美好的陷阱,西乡就是在她陷阱的边缘试探,仿佛下一秒就会落入陷阱中。

但是西乡却偏偏走在独木桥上,总是不会掉下去。

如今玛奇玛知道原因了,这个男果然从开始就知道自己的真实面目,知道那是陷阱,他那试探性的行为其实都是在逗自己玩。

他总是用那一只脚落入陷阱的样子,欺骗自己仿佛很快就会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