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8章

作者:朱之月

看着南宫那月那无奈的表情,仙都木阿夜掩着嘴笑出了声。

三个人在一起,倒颇有一家三口的味道。

这时,酒店的房间传来了敲门声,三人立刻收敛所有的情绪,让屋中的气氛再次变的严肃下来。

“进来!”

随着南宫那月的话音落下,门扉打开。

一位有着银色长发,蓝宝石般美丽眸子的少女正站在门口。

她身材高挑,气质高贵,脸上稍有稚嫩,看起来年龄不大。

少女莲步轻移走进屋里,用着极其标准的皇家礼仪给西乡、南宫那月还有仙都木阿夜行了个礼。

“打扰了三位的下午茶时间,真是不好意思。”

少女带着盈盈笑意,恭敬有礼的道。

“你并没有打扰到我们什么,还是直接说出自己的来意吧,拉.芙利亚.利哈瓦因公主殿下!”

西乡笑容温和的说道。

“查拉图先生,还有南宫那月小姐,你们想要调查的内容,我们已经收到了足够正确的情报。”

“……关于第四真祖的第十二号基体,名为‘妖姬之苍冰’所沉睡的地点!”

阿尔迪基亚王国的第一王女带着礼仪化的笑容说道.

第四十三章 王国第一王女

拉.芙利亚.利哈瓦因,年仅十四岁的阿尔迪基亚王国第一王女,未来的王位继承人。

阿尔迪基亚王国的王室生来就具有强大的灵力,每一位王室成员都是天生的灵媒。

许多王国的战争科技都是以王室的灵力作为模板所创造的,王室的灵力就是钥匙以及能源的供应。

凭借着王室那强大的灵力,在加上王国的魔道科学技术,阿尔迪基亚王国才能在数百年间与‘战王领域’在战争中互有胜负。

与此同时,因王室灵力的重要性,这也让利哈瓦因一族在这个国家中有着至关重要的地位。

可以说只要利哈瓦因一族不傻,这个家族将会与国同在,他们就是这个国家的代名词。

作为王国的第一王女,又有着生来远超常人的美貌,这让拉.芙利亚在王国内有着巨大的名望。

人们对这位王女津津乐道,可以说拉.芙利亚本身就是这个国家最有名的明星。

西乡坐在椅子上,用着平静的目光注视着面前这位身穿类似军装一样高贵优雅的少女。

帅气的衣裳紧贴着她妖娆的嬌躯,一头顺滑的银色长发披散在香肩上。

她五官秀气柔美,是那种女孩子最典型的瓜子脸,湛蓝的眸子如湖水般清澈。

裙摆下的一双丰腴美腿穿着长筒靴,绝对领域间的一抹白嫩,有着女孩特有的青春气息。

在加上那礼仪十足,既不让人觉得亲近,也不让人觉得生疏的优雅笑容,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少女今年才十四岁。

这个女孩过于早熟了,她所拥有的优秀才华,足以让她现在就成为出使外国的外交官。

“你们阿尔迪基亚王国得到了关于第四真祖基体的情报?”

西乡同样的姿态优雅,他穿着得体的如礼服般的黑色长衣,漆黑的眸子望向王国的第一王女,面带微笑的问道。

同时,西乡又是看了身旁的南宫那月一眼。

虽然魔女没有任何表情,但是与南宫那月一起生活五年的西乡知道,这时候的她心情一定很不爽。

自己为此努力去做了两年的事不但没成功,反而让别人成功了。

这对于心高气傲的南宫那月而言,是相当不开心的事。

不过南宫那月看得清形势,不会为了这点事就发脾气。

“是的,查拉图先生,阿尔迪基亚王国建国数百年,一直处在欧洲大陆,我们总会有自己的一些特殊情报。”

拉.芙利亚再次行了个标准的皇室礼仪,让人找不到任何的失礼之处。

在说完之后,这位王女殿下又是用着好奇的神色看着西乡。

她知道,这位查拉图斯特拉先生就是面前这位空隙的魔女所契约的恶魔。

本身这应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在这个世界里,这确实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作为恶魔竟然拥有自我的意识,还能以这样的姿态降临世界。

虽然在情报中,这个恶魔很少出手,但偶尔的几次出手,亦是能看出来他的强大。

空隙的魔女那些奇异的能力完全是来自这位恶魔,作为那诡异的衰老能力的源头,没有人知道这个恶魔到底有着怎样的力量。

拉.芙利亚本就是一个好奇心极其旺盛的少女,尤其她还处在这个好奇心最盛的年纪。

面对西乡这样本身存在就是奇迹的人,她会产生巨大的好奇心也就可以理解。

看到拉.芙利亚一直盯着西乡,南宫那月莫名的有些不开心,她冷着那张如人偶一样的精致脸蛋,出声打断了王女的目光探寻:

“……既然王女殿下你会亲自来找我们,还告知我们这件事。”

“那么就请明说吧,殿下!我们想得到这份情报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南宫那月早已不是天真的孩子,知道拉.芙利亚会亲自过来诉说,必是有事所求。

拉.芙利亚这时终于是将目光从西乡身上收回,她看向南宫那月,保持着高贵与礼貌的笑容道:“……我这次来,也是想要对空隙的魔女表达感谢。”

“……您在欧洲这段时间帮了王国不少的忙,甚至阻止了两次我国还有‘战王领域’某些阴谋家妄图再次发起战争的阴谋。”

南宫那月对拉.芙利亚的恭维不感兴趣,她面有不耐的道:“……不要在用你这种外交辞令了,拉.芙利亚.利哈瓦因!”

“……还是直接说明来意更痛快些,你所感谢的那些事本身就是我们想要做的,不是为了你们的谢礼才特意去做。”

西乡这时候笑着开口道:“……小那月,你应该要提前熟悉这样的外交辞令才行。”

他是在隐晦提醒,假如你真的入主弦神岛成为了当权者,这种事在未来一定会发生更多次。

南宫那月哼了一声没说话。

她是因为讨厌外交辞令才会这样?怎么可能,她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了。

她之所以会表现的不耐烦,只是对这个王女不爽而以。

拉.芙利亚长袖善舞,虽然年纪轻轻,却也审时度势,她不在说着那些弯弯绕绕的话,反而直言不讳道:

“……我国愿意提供情报,只有一个请求。”

“虽然最近几十年来,王国与‘战王领域’没有再发生过大规模战争,但好战必亡,忘战必危,未来是否还会发生战争没有人知道。”

“……作为对等的交换,我们可以将得到的第四真祖基体情报告诉您,要求就是未来如果我国再次与‘战王领域’发生冲突。”

“希望您们能不帮助遗忘战王,而是保持中立,当然如果能站在王国这一边,利哈瓦因家亦会表示同等的敬意!”

拉.芙利亚双手交叠在身前,她微微躬着身说道。

“平静的建议,合理的交换。”

西乡这时候开口道。

王国只提供情报而并没有直接出手介入第四真祖之事,那么他们也就没理由让自己这一方彻底站在王国这边。

而只是保持中立的承诺,到也对得起这份情报的价值。

“这便是王国方面的交换,而与我个人而言,我更希望查拉图先生您能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

拉.芙利亚对着西乡眨了眨自己的美眸,假装可怜的说道。

“王女请说。”

西乡做了个请的手势,他可不会为女人的这点小伎俩所骗。

“我个人其实对第四真祖的基体是很好奇的,所以查拉图先生,您是否可以带我一起去长长见识?”

拉.芙利亚仿佛在这一刻失去了所有的成熟,如同一个小女孩般雀跃的请求。

“可以!”

“不行!”

西乡和南宫那月同时说道。

南宫那月看了西乡一眼,语速加快的道:“……王女殿下身份高贵,若是出了什么情况,我们就不好对王国交代了。”

西乡不以为意道:“……这是拉.芙利亚自己要求的,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就算出了事那也是她自作自受。”

拉.芙利亚这时忙道:“……虽然查拉图先生您说的话不好听,但就如您所说,所有的事情都将由我一人承担。”

看到拉.芙利亚这样说,南宫那月也就由她去了。

她又不是拉.芙利亚的老妈子,哪会管她是否真的会遇到危险,刚才只是下意识的拒绝罢了。

这就是南宫那月的性格,强势到唯我独尊,除了自己亲近的人,对外人她是绝不会有任何关心的.

第四十四章 第十二号妖精的灵柩

(这书也快上架了,上架后我尽量多更新。)

(实在是被家里事弄的没时间码字,真是不好意思。)

在地中海近中心处有一座岛屿名为‘戈佐’,这座岛屿属于欧洲马耳他国的一部分,以观光闻名。

与此同时,这座岛屿上也有着众多遗迹,吸引着全世界各地的游客来参观。

岛屿四处可见地下坟墓遗迹环状的石阵,看起来就像是著名的巨石阵。

但这座岛屿的石阵经过调查,竟然是来自于人类史上最古老,源自新石器时代以前。

种种奇迹般的景象,让人们疑惑那个年代到底是如何建造这样的遗迹,它的作用是否是用来当做祭祀某种神明?

……

戈佐岛上,一只调查团队正在挖掘着某个遗迹。

兽人的安保队员在四处来回逡巡,警惕着可能遇到的危险。

一位年约四十,皮肤黝黑,完全没在乎自己外表的邋里邋遢男子正坐在营地篝火旁,自己烤着一根香肠。

“晓牙城博士,您不去遗迹的挖掘处盯着吗?若是那些挖掘人员不小心破坏了遗迹内的东西,那可是人类文明的大损失!”

一位身材高挑的白人女性,她穿着一身调查用的,如同研究员一样的白色长袍正缓慢走来。

白人女性的肌膚看起来相比于一般人要更苍白一些,少有血色,只要是对魔族有过了解的人就知道,这正是一般吸血鬼的象征。

不过这样外表的吸血鬼一般都是来自第一真祖的‘战王领域’,也是人们熟知的最传统吸血鬼。

至于第二与第三真祖,他们的后裔们有着其他特征。

“哦,是莉亚娜.卡尔雅纳伯爵小姐,放心吧,那些挖掘人员可不是哪里雇来的农夫,而是专业的考古人员。”

“……他们的挖掘技术完全没问题,我们只要在这里等着就好。”

名为晓牙城的四十岁男士毫不在意的说道,那副看似不靠谱的样子,让莉亚娜眉头微微一皱。

不过就算对面前之人那吊儿郎当的态度稍有不满,但莉亚娜也并没有说什么。

不管对方表现的如何,但其曾经经历过的诸多传奇事迹却是真实无二的。

正因为其事迹真实,才会受到自己的邀请,来参与这次的考古挖掘行动。

晓牙城,是一位走遍世界各地的考古学家,尤其对‘圣歼’有着深厚的研究。

他也是现今唯一一位记载的,曾前往‘死都’而活着归来之人。

不知道其在‘死都’经历了什么,其虽然还是人类,但某种程度上说获得了超越普通吸血鬼的不死性,因此被称作‘冥府归人’。

对莉亚娜而言,对方性格如何是什么德行她不在意,只要能完成这次的考古工作,那么一切都可以接受。

为了这次考古,卡尔雅纳家族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决不容有任何闪失。

“对了,说来我那可爱的女儿现在好像也在附近旅游呢,与我那闺女也有好长时间没见了吧,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我这个父亲。”

“……唔,果然还是见一面比较好,就将她叫到这里吧。”

晓牙城好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碎碎念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