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72章

作者:朱之月

他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汉堡、可乐、薯条等等的食物,而西乡这时候正慢条斯理的'填饱’着自己的肚子。

“好久没吃这些垃圾食品了,到真是有些怀念。”

将汉堡吃下肚,用餐巾纸擦了擦嘴,西乡用吸管吸着可乐,眼神随意的从窗户处往外看去。

就在这时,马路边突然传来一声惊叫,一只怪物骤然出现在这片街道上。

那是一只像是长条一样,浑身扭曲,如同一块蠕动的肉块,长出无数只手臂,极尽扭曲丑陋的怪物。

那怪物的身体上有着三张人脸,每一张人脸的颜色都不相同,一共有绿红黄三种色彩。

而在那扭曲丑陋的人脸处,三张脸从中间裂开,露出里面密密麻麻的牙齿,流出粘稠的唾液。

这是光一看就让人SAN值狂掉的恶心之物,而西乡见到这怪物却是一阵莞尔。

“红绿灯的恶魔,这世界的规则已经被扭曲成了这样,任何的概念都能诞生出恶魔。”

西乡摇头轻笑。

街道上的人恐惧的大声喊叫,一个个慌乱的往四面八方跑去,不过看他们那有条不絮的逃跑,显然对这种情况已经习惯。

甚至在麦当劳的二层,还有许多用餐的人凑到窗户边,对着下面指指点点,又是畏惧又是兴奋的围观。

“围观还真是人类的本能行为之一,不过这是不要命了么…。…。嗯,若是抓一些恶魔圈养起来当动物围观,不知道能不能赚钱。”

西乡看着四周人群的行径,吐槽了一句。

并没有过多久,能看出这个国家,或者说是自从被恶魔入侵后,全世界各大国都有着应对措施。

很快的就有专业人员到场,将那只红绿灯恶魔轻983松杀死,一边救助伤员,一边打电话找来专业机构来清除恶魔死后的残躯。

“对魔特异科,岛国官方的应对恶魔事件的机构,不是那些民间人员。”

见到这一幕的西乡低语了一句。

西乡观察了一番这些特殊的官方人员。

有人神色冷漠,双目无神,看起来感情比较淡薄,这些应该是对魔特异科的一些资深人士。

因长久的与恶魔打交道,在加上为了对付恶魔也需要将自己出卖给恶魔,让这些人的人性渐渐丧失,犹如行尸走肉。

而一些表情丰富,或是恐惧或是兴奋的人应该是这些官方恶魔猎人的新人,他们还没有变成可怜虫。

看了几眼之后,西乡收回视线,很快的这条街道又是平静下来。

拿出手机随便的翻了翻,恶魔出现的新闻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就像是普通的人类犯罪一样常见。

也只有那些极其可怕的恶魔,造成大量人员伤亡的恶魔出现,才会成为真正的大新闻。

“普通的恶魔就相当于一般的人类犯罪,造成一定伤亡的恶魔估计就是那些对社会影响很大的案件。”

“……而至于一些会造成超过百人伤亡的恶魔事件,就相当于是恐怖袭击,这个世界真是与恶魔'和平’共处了。”

放下手机,西乡喝着可乐,咬着里面的冰块。

他将餐盘推到了一旁,具现出纸笔,开始在上面写写画画。

“首先,这个世界的规则已经被恶神之母的力量彻底扭曲,恶魔成为了常态化。”

“……虽然有人类与恶魔签订契约成为恶魔猎人剿灭恶魔,但恶魔本身是不会灭亡的,只会无限的轮回转生。”

“恶魔迄今为止出现也才几十年,暂时这个世界还没有大碍,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这个世界必然会被恶魔彻底占领,所有的人类灭亡是必然的结局。”

“…这是恶神之母的力量碎片造成的结果,涉及到全权领域者,可不是人类能够解决的。”

西乡暂时停下笔,然后直指本心,思考着自己要去怎么做。

很快的他就是得出结论,他准备拯救这个世界!

“嗯,我虽然是恶魔,但这只是我表面的身份,我或许会以恶魔的手段行事,但那是为了达成目的。”

“……但如果真让我做出吃人,或者虐待那些没有任何罪孽,甚至生活本就困苦的可怜善良的人们,这一点我是做不到的。”

西乡或许会在一些行为上造成杀戮,引来无辜的人牺牲,但这一切都是因为西乡无法改变,或者是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

比如在与一些强者战斗时,西乡就不会在乎无辜的人会不会卷入其中,他也不会圣母的为了救人而让自己受伤乃至于死亡。

但如果让西乡主动的没有目的性的去为恶,比如屠杀虐待,比如吃人杀人,去残杀那些无辜的善良之人,这一点西乡是绝对做不到的。

那是真正的恶魔才会做的行为,而西乡会有恻隐之心与不忍的情绪。

西乡拿起笔来,他思考了一番,在纸张写上了一句话-一我还是人类!

写完这句话后,西乡笑了起来。

是啊,这就是人类,或许为了自己的目的自私自利,但却也不会做出那种没有意义的恶,那才是纯粹的恶魔。

“所以我才能得到善神之母的力量,我才能有机会突破善恶二元。”

西乡喃喃低语了一声,紧跟着他神色一肃,再次用纸笔写上了几个问题。

“第一:箱庭的那些全权领域者是如何发现了这些不受箱庭观测的世界。”

“第二:祂们是用什么方法将一些人从虚空之外送到这个世界中。”

“第三:这些人的实力以及他们来此的目的。”

写出三个问题后,西乡陷入思考,然后又是自问自(agab)答的写出答案。

“首先,二位数们很大的可能就是因为那道来自善神之母的力量,让祂们察觉到了这些世界的存在。”

“…。………我千万不能小看任何二位数,哪怕是陨落的恶神之母都有着这样的威能,那些还存在的二位数,就算不是原初四人,他们的能力也不是我能随意揣测的。”

“其次,正因为我不能想象到二位数的威能,祂们用某些方法将一些人透过虚空投射进来也就属于正常情况。”

“…。…。来者绝对不可能是三位数,三位数已经是在箱庭外近乎全能的存在,祂们的存在本身就会引来世界的动乱与崩塌。”

西乡笔速很快的在书写着。

这也是为什么西乡几乎不会让自己三位数灵格化身降临的原因,最多也就会借用一些三位数灵格的力量。

因为四位数与三位数,就是神与凡人的绝对分水岭。

“这个降天为人亦或者直接就是四位数的某人,会被全权领域者投放到这里,目的必然是破坏我恢复灵格的计划。”

“……那些全权领域者必然能够知晓我拜火教六大恶魔灵格有问题的情况。”

“那么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这些人知道我要如何恢复灵格吗?不对,祂们绝对不知道!”

“……。祂们如果知道的话,就直接将这颗星球毁灭,我的计划自然就失败了。”

想到这里,西乡稍稍松了口气,露出了一抹笑容。

别看他表面没什么,但直面这些二位数的存在让他还是有些担惊受怕的。

哪怕这些二位数不能亲自出手,但只要在任何一个细节上破坏了西乡的计划,就会让他无法完成升格的可能。

假如那些全权领域者知道自己恢复灵格的手段是利用世界的本源。

那么那个被投放来的四位数只要全力一击将脚下这颗星球毁掉,西乡的计划自然就失败了。

毕竟哪怕是四位数,只要出了箱庭那也是足以爆星级别的强者。

而对方没这么做,就说明他不知道自己修复灵格的方法。

“那么换位思考一下,假如我是对方,我会认为自己要怎么修复灵格呢?”

“…。…嗯,这个世界全是恶魔,对方一定会认为这是我在主动污染这个世界。”

“那么他们一定会猜测我想要修复灵格的手段,就是用’恶’来完成。”

“……。我是恶魔,那么用恶的手段摧毁人类精神与他们所在的世界,从而恢复恶魔的力量,这是合理的。”

“很好,也就是说对方反而会保护这个世界,不会让它被毁掉,这对我有利,因为他们的方向从一开始就错了。”

“……。顺着这个思路,也就猜到了对方打算,他们是要支持这个世界的主角,这个世界的正义来打败我这个恶魔的‘阴谋’啊。”

西乡慢慢的闭上了眼开始思索起来。

不管是二位数还是三位数,这些观测过无数世界的神佛们,自然会知道每个世界都有所谓的'主角'存在,也就是气运所钟之人。

而既然他们认为我是所有'恶’的幕后黑手,那么去支持所谓的主角与善,来破坏我这个恶魔的计划是最好的方法。

毕竟我现在也只是个四位数灵格,在这个世界能动用的力量并不比对方强多少。

良久之后,西乡睁开眼有了想法。

“那我就顺水推舟,将计就计,假装自己真是一切的始作俑者,去暂时支持这个世界的‘恶’。”

“…。…。等到将那个藏在这个世界的四位数找到并且消灭后,再由我来拯救这个被恶魔入侵的可怜世界。”

深吸口气,西乡神色肃穆,写下最后一句话:“……最后的问题,都有哪些全权领域者站在我的对立面。”

“……我的敌人是谁,我的朋友是谁!”

第三十二章多元宇宙的大幕拉开!

“敌人:印度教神群与十字教神群。”

“……盟友:希腊神群与未来可能的凯尔特神群。”

“立场不明:双女神、佛教、北欧神群与东方神群。”

西乡思索片刻,将~这些名字跃然纸上。

首先要明了自己的敌人是谁,盟友有谁,以及暂时不是盟友,但可以争取的盟友又有谁。

这是最简单的问题,但也是最直-指本源的问题。

“希腊神群自不必说,因为我拥有’人类原典’,已与人类史无法分割的宙斯必然会站在自己这一边。”

“。…而以宙斯对希腊神群的掌握,那些希腊主神以及英雄们也必然会跟随祂这位大父神。”

西乡低声自语道。

还好箱庭的宙斯与外界流传的宙斯根本不是一回事,只不过是在诗人们的扭曲后,对外界进行的误导性传言。

诗人本是拥有扭曲现实的能力,就像是作为箱庭骑士的吸血鬼们,就在诗人的扭曲下变成了怪物。

但那主要还是蕾蒂西亚堕落为魔王,在加上蕾蒂西亚只有四位数实力的原因。

而宙斯可是货真价实的二位数,是真正的全权领域者,诗人们想要扭曲一位二位数的存在那绝对不可能,一丝一毫的希望都没有。

也因此作为全能大父神的宙斯在希腊神群被所有神与英雄们爱戴,哪怕在外界传说里与父神不合的雅典娜,也对宙斯敬爱。

而那些被宙斯承认的半神孩子们,那更是将其当做亲生父亲看待,'大父神宙斯’之名绝无虚假。

宙斯对希腊神群的掌控力极高,除非那些更古老的,位于传说的灵格诞生。

比如卡俄斯、黑夜女神这类。

然而在箱庭的灵格规则下,这类传说的灵格想要诞生,那需要经历一次难以想象的历史转换期,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宙斯这里没有问题,那么必然的敌人就是十字教与印度教,这是因为祂们继承了琐罗亚斯德教的遗产原因。”

西乡再次点明自己明确的敌人。

十字教的天使、恶魔等概念,乃至于是神子诞生所参考的密特拉等,都是拜火教的东西。

也正是继承了这些遗产,这个当代最负有盛名的宗教才能快速发展,一举占据了人类史中最重要的部分之一。

如果琐罗亚斯德教复生,那么会动摇十字教的神群世界观,十字教必然会阻止与敌对。

其次便是印度教,这是比之十字教更不愿琐罗亚斯德教复生的神群。

相比于十字教只是继承部分遗产,印度神群几乎就是将琐罗亚斯德教翻版,只不过是将善恶两神换了个位置。

本身这份敌对应该由吠陀神群来继承,但古老天帝因陀罗堕为帝释天,印度神群在吠陀神群的遗体上诞生,也就继承了这份关系。

在这种情况下,西乡与印度神群不能说是不死不休,但绝对是关系难以融洽。

“至于帝释天其实反而无碍,失去了吠陀天帝之名,那个曾经的二位数也没了野心,而且现在人性大于了神性。”“……现在想想帝释天之前的战斗也是放水了,他绝对还掌握着‘吠陀神群世界观’。”

“若是之前他展开吠陀神群世界观,哪怕吠陀神群已经和拜火教一样彻底衰败,我也不可能那么轻松与其战斗,更有失败可能。”“……甚至他会被万圣节女王偷袭,然后输掉了‘变节灵格’,现在想来都是他故意的,就是为了将变节灵格还回来。”“曾经的神群之主,还掌握着神群世界观的他怎么可能这么弱!”西乡大脑中回想着帝释天的一切,刹那间就是明白了过来。

“这就是个LYB,他借着重伤的名义让自己隐于幕后,不必面对接下来的神群之争,甚至还能以此名义拒绝佛教把他当打手用。”“……那家伙重伤是真,但要说没了战斗力是假,他这是把佛教给算计了啊。”

“要说当年印度神群从内部背叛了吠陀神群,对于这种内部叛徒我不信帝释天一点都能不在意。”

“……他虽然把变节灵格还了回来,但想要偿还掉当年背叛琐罗亚斯德教的因果还差的多,以后我可以借此让他给我当打手!”西乡盘算着许多的事,把自己过去的经历都是在脑海中过了一遍。

这些观测了无数世界,一个个智慧滔天又掌握着强大力量的古老者们,全都不是易于之辈。

但这也让西乡兴奋起来,正因为前路艰难,才让他有着绝强的动力。

“嗯,哪怕是作为敌人的印度神群与十字教神群,也不能简单判定全部为敌人,毕竟这几大神群内部也是分各大派系。”“……印度神群的梵天、毗湿奴也就是现在的俱利摩与湿婆三大派,十字教神群内部的旧约与新约派。”“三位一体只是宗教概念,可不代表着祂们是完全的一个人,自然有着不同的想法。”0…求鲜花0.“……这其中或许有能利用的点。”

西乡的手指敲打着桌子,面前的纸张被他涂涂画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