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70章

作者:朱之月

幽幽子手中突然展开一把折扇,上面绘着冥界的死蝶与地狱的浮世绘。

折扇轻轻挡住她淡薄透明的樱唇,带着几许调皮的说道。

西乡一阵莞尔,怪不得西行寺幽幽子能与八云紫成为好友,这两人还真是如出一撤。

她们都是性格腹黑狡黠之人,但都用不同的方式伪装自己。

八云紫是用神秘与挑逗,幽幽子则是用单纯与呆萌。

“我想幽幽子小姐你不会想要知道那是什么手段的,毕竟都是见不得人的光彩。”西乡漫步走到幽幽子的身旁,鼻尖轻嗅着她身上淡雅如樱的芬芳。。西行寺幽幽子歪了歪头,很是俏皮可爱,在若有所思了一阵后,她轻叹道:“……。看来又是紫做了什么愚蠢的事,惹得阁下生气了西乡侧过脸来,他看着幽幽子那精雕细琢的侧颜,讶然道:“…。…为什么你会这么说,我还以为你要责怪我不是好人呢。”“噗嗤——”

幽幽子忍不住笑出声来,嗔了一声道:“……哪里有人说自己不是好人的。”

顿了一下,幽幽子继续道:“……。我到觉得阁下是个好人,而且是个温柔的人。”

西乡更是被逗笑了,“……我这是被人发了好人卡,尤其是说一位恶魔是好人,更是让人发笑了。”

不过紧跟着,西乡又是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仔细想想,自己好像也不是什么纯粹的恶魔,和那些只为各种欲望与阴暗而生活的恶魔全然不同。

他手段残酷,但却也有底线,大部分时候也只是为了达到目的,甚至有的时候还是为了帮助别人,但只是行为过于自我傲慢。

不过对于自身的傲慢,西乡倒也不是特别在意,这些都是当力量达到一定程度后必然的结果。

毕竟当一个人的力量足以毁灭星宇,足以操纵一切命运之时。

他或许依然会表现的像是一个正常人那样生活,会彬彬有礼,会和普通人交流。

但想要让这样的人失去自信的傲慢,变的猥琐不堪,乃至于是用普通人的方式去思考问题,就更加不可能了。

念及此处,西乡失笑道:“……。看来我有的时候也可以称的上是好人,尤其是面对人类那些受压迫的底层群体时,我也是抱有同情的。”

西乡心下明悟,这或许就是他获得了善神之母力量的原因。

像是世界树游戏中的那些可怜可悲的底层人民们,西乡是真的抱着拯救他们,让他们过上好生活的想法去行事的。

他并不是纯粹为了自己的目的。

也正是他的这份真诚,才是引动善神之母力量的源泉。

这是属于人类的怜悯与共情,绝不属于恶魔!

沉默了一下后,西乡缓缓道:“……正如幽幽子小姐你所言,我本是抱着善意而来,但是紫却对我不信任。”

“……对我不信任也就罢了,我倒是无所谓的,毕竟信任是需要双方在相处中潜移默化,才能得到信任。”

“但是我很讨厌别人试探我,算计我,触碰我的底线,你可以将其理解成强者的傲慢。”

“……若是紫比我强,那我只能忍耐,变的更加强大后再报复回来。”

“但是她比我弱小却来试探强者,就必须受到惩戒。”

西行寺幽幽子对西乡的答案早有预料,她无奈一笑道:“………紫就是性格过于多疑,甚至有的时候刚愎自用。”

“……过去她就因为这样的性格受过苦难,但显然那些苦难没有给她带来教训。”

“我曾劝说过她有的时候要对人多加信任一些,但是她嘴上答应,心底却依然不以为意。”

“……终归是多年养成的性格,想要改变几乎是不可能,这一次她终于是栽了个大跟头,也算是自作自受。”

西乡想起八云紫对他所言的幽幽子的性格,说这位亡灵公主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西乡很赞成八云紫的话,因为西行寺幽幽子就是这样一位温柔婉约的女子,而且她相当理性,不会意气用事。

这让西乡对她好感大增。

幽幽子与八云紫在外貌上不遑多让,各有千秋,但是在性格上,这位亡灵公主要比八云紫讨喜的多。

虽然她也会狡诈腹黑,但是那些行为只会为她增添可爱,而不是让人厌恶。

“过去八云紫因为性格受到苦难,幽幽子小姐你是说她当时受伤与你认识的那次?”西乡对八云紫的人生其实并不了解,他知道也只有这么多。

“嗯,那算是其中一次,还有一次是紫率领妖怪登上月球,想要将月都攻打下来。”0…求鲜花…

“……。可惜她生性多疑,最后被月之贤者八意永琳利用了她性格多疑的部分算计,让她功亏一篑,灰溜溜的逃回了大地。”幽幽子并不介意的说着八云紫曾经的黑历史。

在话语停顿了几秒后,她又是道:“……紫还将我与她相识时候的事告诉阁下啊。”

“嗯,不过我现在更是好奇,紫说幽幽子小姐你忘记了生前之事,但是现在看来你好像没有忘记。”西乡目光望在幽幽子那清冷的容颜上,缓缓说道。

幽幽子摇了摇头螓首,噙着淡淡微笑道:“……。这一点我没有骗紫,我的确忘记了生前之事,只是偶尔的会有一些记忆片段。”“…。…那些记忆片段中都是和紫有关,想来我生前记忆最深刻的,就是与紫一起生活的日子吧。”“不过有一些事情我也骗了她,她以为我忘记了自己曾是生者,是天生的亡灵。”

……0……

“……但是其实我知道的,就在那颗西行妖下埋葬着我曾经的尸体。”“至于我为什么要骗紫,不妨阁下猜一猜?”

西行寺幽幽子眨了眨自己樱花般的美眸,巧笑倩兮的说道。

那副迷人可爱的样子,当真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西乡的目光凝视着幽幽子半晌,开口道:“……今天用餐时,幽幽子小姐却是暴露了自己的想法。”“……你的欲望越来越低,只能用暴食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你是怕哪一天自己完全失去自我,成为徘徊的亡灵,而以幽幽子小姐你控制死亡的力量,那将是一场灾难。”“……所以你不让八云紫知道自己曾记得乃是生者,假装不明白西行妖下埋葬的是自己的尸体。”“因为你是打算那一天到来前,就会主动挖开自己的坟墓,从而迎向真正的死亡。”“……。若是紫知道了这一点,她必然会提前有预警,不让你去挖自己的坟。”

幽幽子张大了自己的樱桃小口,忍不住道:“……。阁下真是太聪明了,根据只言片语就猜到了我的打算。”“……。像是您这样优秀的男子,我可是怕对您动心的。”

西行寺幽幽子撇了西乡一眼,眼中含媚,那种亡灵的冰冷中带着的媚意,就像是冬季的一缕暖风,更加令人心动。“幽幽子小姐对我动不动心不重要,但我有个问题想问你。”西乡面目一肃说道。

“哦?阁下想问什么?”

幽幽子有些好奇。

“今日幽幽子小姐你曾言,你经常在这里开宴会,载歌载舞…。…。这在自己坟头蹦迪的感觉到底如何?”

见到西乡严肃的问出这个问题,幽幽子目瞪口呆,她眨了眨自己清冷的眸子,傻傻的道:“………在自己的坟头蹦迪?”刀。

第二十八章八云紫的决定

西行寺幽幽子美眸婉转,一下子就被西乡的话语逗笑了。

她轻掩着浅淡的樱唇咯咯咯的笑着,笑的花枝乱颤,那和服下优美的娇躯上下起伏,带来令人心旌神摇的悸动。

良久,西行寺幽幽子笑声消失,她声音有着亡灵的清冷,又有着富贵人家大小姐的恬淡,柔声道:"……。查拉图阁下说的话还真是有趣。”

有趣嘛……西乡心中腹诽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见到西乡没吭声,幽幽子又是带着几分祈求的道:“……紫的性格就是过于多疑。”“……。若是紫之后又是犯下什么错误怠慢了您,还望您多多担待。”

西乡沉吟片刻,开口道:“……紫虽然性格有些问题,但她是个聪明的人,想来应该不会再犯错误了。”听到他的话,幽幽子心下暗叹。

西乡的话语中大体的意思就是只要八云紫不再做傻事,他自然也不会去找“零一七”八云紫的麻烦。

但如果八云紫不撞南墙不回头,现在还在算计,那么他也不会任由她胡来。

对此幽幽子倒是对西乡有了一个大体的了解。

这是一个意志坚定,认定了目标就决不放弃的人,想要用言语去改变他的思维方式近乎不可能。

见到西乡这样,幽幽子也不恼怒,只是心中盼望紫不要再去做傻事了。

她觉得西乡说的没错,以紫的聪慧应该不会在犯傻,但聪明人就是容易自以为是啊。

幽幽子心中腹诽了几句自己的好友,她抿嘴浅笑道:“……今日与查拉图先生相识,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吧。”西乡微微颔首笑道:“。…。当然,我现在与幽幽子小姐已经是朋友了。”

幽幽子神色温婉道:“……那查拉图先生就不要称呼我为幽幽子小姐,直接叫我的名字就是。”西乡自然不会拒绝,他笑着道:“……。礼尚往来,我也应该让幽幽子直呼我的名字。”“…。…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你称呼我为‘先生’,我喜欢这个称呼。”

亡灵的公主莲步轻移,走到那颗西行妖下,她仰望着这巨大的已经枯干的树木,被西乡说的笑了几声:“…。…。查拉图先生当真是有趣极了。”

“………今日查拉图先生来此,我却是匆忙之间没有多少准备,虽让妖梦准备了一席美酒佳肴招待,但总觉得还是少了一些诚意。”“查拉图先生,您愿意让小女子为您轻舞一曲吗?”

西乡哂笑道:“。…。幽幽子如此灵动美貌,显然所跳舞蹈必然动人心脾,我自然是愿意的。”

这样说着的西乡走了两步,来到那草丛见的餐布处坐下,拿起一瓶还没有喝完的酒。

西行寺幽幽子显然料到西乡不会拒绝,她手持折扇已经做好了舞蹈的起手式,声音幽幽传来:“。…。那小女子便献丑了。”

然后,这位亡灵公主似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噗嗤一笑道:“……这也算是坟头蹦迪了。”

话音落下,她已经是收敛情绪,那优美窈窕的身姿就在这枯萎的西行妖下,伴随着若有若无的和歌翩然起舞。

作为亡灵的西行寺幽幽子没有重量,她踩在青草的尖尖上,舞姿轻盈翩然,若是一只飞舞的死魂蝶,洒下美丽的磷光。

西行寺幽幽子是亡灵,这时候为了应景,是不是BGM应该来一个‘黑人抬棺’?

西乡心中吐着槽,然后他就是发现自己的心思好像愈发灵动,有着一种快乐之感,与过去那种深沉的高高在上截然不同。

他心中思索自己的改变,慢慢有了明悟。

因为过去的他执掌恶神之母的灵格,就算身为人类原典,也无法完全抵御恶神的浸染。

所以他的行为会无限的靠近‘恶’的根源,就连思考方式也是那种带个人以沉重的压迫感的深沉。

但是在得到了善神之母的一丝力量后,这完全被恶占据的情况被打破,引动了他身为人类的活络心思。

这让他的心灵更加通畅,不在活在那极致的黑暗里。

这是好事,它不是让西乡变成了圣母,而是让他的心思更加灵动,不在如过去那样一直活在深沉的的算计里。

简单来说就是,西乡感到了让他喜欢的快乐。

念及此处,西乡连忙收敛思绪,看向了正在跳舞的幽幽子,胡思乱想有些不尊重正在舞蹈的舞者了。

幽幽子轻盈翩翩的身姿,让人很容易联想到那身轻如燕,能于掌中跳舞的赵飞燕。

这是她身为亡灵的优势,是任何活着的人都做不到的那种极致的美感。

西乡欣赏着幽幽子的舞,聆听着耳边如江南水乡女子一样轻柔的和歌。

杯中的酒不醉人,但自己已然醉了。

日上三竿,八云紫从床褥上爬起。

她捂着自己的头,酒醉的感觉并不好,但在幽幽子这里,她是难得的能够放开心神,大醉一场的地方。

掀起床褥,她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身上的衣服完好无损,并没有什么被脱过的情况。

八云紫自嘲一笑,莫名的就觉得那恶魔会在自己酒醉后侵犯自己一样0……

摇了摇头,八云紫一双洁白晶莹的玉足走在木质的地板上,她也没有穿鞋,白皙的美足踩着地板,传来咯吱咯吱的声响。

过往的八云紫是喜欢穿着白色丝袜的,但自从被西乡撕了后,她发现西乡好像有撕袜子的癖好。

从那时起,八云紫就像是赌气一样,不再穿了。

走出这间没有多少装饰物的房间,来到宽大的走廊中。

走廊无人,这占地广袤的白玉楼也只有幽幽子和妖梦两人居住。

来到玄关之处,很快的八云紫就是注意到了坐在玄关上,正手拿着一个酒瓶的西乡。

他望着庭院中的流水与落樱,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迟疑片刻,八云紫还是放慢脚步走了过去,轻声问道:“………幽幽子呢?”西乡没有回头,只是笑问道:“……你在担心她?”“幽幽子是咱最好的朋友,咱当然关心。”

“既然关心,那为什么昨天非要喝醉,而不是保护她?”西乡笑问道。

八云紫妩媚的白了西乡一眼,“……就算咱不喝醉,那就能保护幽幽子了吗?”

西乡思考了一下,摇头道:“。…不能,我要真想做什么,不管是你还是幽幽子都阻止不了我。”“…。…坐吧,你也别站着了。”西乡拍了拍自己的身旁。

八云紫也没犹豫,直接走了过去坐在了西乡身旁。

她的身上还有着宿醉的味道,不过那味道2.3不难闻,反而有着樱花的淡雅芳香。

这家伙,总觉得有了些奇怪的变化。

八云紫心中低语了一声。

“幽幽子去睡觉了,亡灵当然要白天睡觉不是吗?”西乡笑着回答了之前八云紫的问题。

坐在西乡身旁的八云紫用折扇挡着自己的半张容颜,气质雍容华贵,“……你叫幽幽子叫的可真亲密。”她这话还是带着点试探。

不过对于这些谨慎的试探西乡自然不会生气,他莞尔一笑道:“……。幽幽子的性格很好,当然讨人喜欢。”“……。相比于某个生性多疑的家伙,我更喜欢幽幽子。”八云紫撇了撇嘴,她当然知道西乡明里暗里在笑话自己。“紫,你的打算怎么样了?”西乡突然问道。八云紫深吸口气,她意志坚定,神情严肃的道:“……咱想通了,咱来帮你,竭尽所能的帮你!”

第二十九章前往幻想乡之外

西乡只是静静的望着八云紫,他没有出声,等待着八云紫接下来的话语。

她用力抿着自己水润的樱唇,紫水晶般的眸子里迷茫不在,一双搭在玄关处的洁白玉足轻轻的摇摆着。

妖怪贤者既然下定了决心,就必然会以超乎人想象的雷厉风行去付诸行动。

至于那所谓的冬眠与慵懒,都只不过是在对幻想乡的付出带来的后遗症。

八云紫深吸口气,她侧过首来与西乡四目相对,轻声问道:“…。…咱同意了你的决定,但你总要告诉咱一些确切的问题吧。”“比如?”

西乡浅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