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69章

作者:朱之月

那咱岂不是真的被白嫖了?

好吧,追根究底的确是自己的问题,各种小动作有点多,失了身好像的确是活该。

但没办法,谁叫他的身份是恶魔,就是让人不敢信任啊。

八云紫心中郁闷,西乡做的过火,但她也是自己理亏,在这个实力便是一切的世界,说理也没地方说去。

走进白玉楼中,这是一座纯粹的日式庭院,占地面积极广,相比于博丽灵梦所在的神社,这白玉楼完全可用壮美来形容。

只不过白玉楼中气氛阴冷毫无人气,在这里住的时间长了,普通人就算不阴气入体,估计也会心生抑郁。

毕竟这里是冥界。

西行寺幽幽子并没有带着西乡和八云紫走进屋中,而是来到一片开满樱花的园林里。

冥界中的草也带着深沉的色彩,在那园林之中,铺盖着一层薄薄的桌布。

幽幽子双膝跪坐而下,两手交叠在身前,姿态优雅,似是出身高贵的大小姐。

她美眸中闪过奇异的神色,看了看八云紫又是看了看西乡,眸子弯弯的笑道:“………紫你和查拉图阁下的关系好像很好。”“我们的关系确实很好。”

“幽幽子你哪只眼睛看到咱和他关系好了?”

西乡与八云紫异口同声,只不过说出的话语意思南辕北辙。

幽幽子笑的更开心了。

亡灵的公主拿过一旁的竹筐,里面放着古旧的酒瓶,她纤纤玉手打开酒瓶,为西乡与八云紫都是倒了一杯酒。“紫你虽然这样抱怨,但你眉角间却是没有了愁绪。”

幽幽子将酒杯递了过去,放在八云紫与西乡身前,语气恬静的说道。

那姿态当真幽深神秘,又贵不可言。“有吗?”

八云紫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她绣眉微颦,疑惑问道。

“当然有啊,以前的紫你总是皱着眉头,像是个老太太一样。”“……但你看现在你这眉头都是舒展看来,年轻了几岁了。”“嗯,大概是从七老八十变成了五六十岁吧。”

西行寺幽幽子眼中闪过狡黠,慢条斯理的说道。

这样说着,幽幽子还心疼般的用手抚着紫那纤柔的眉头。

一巴掌拍开那只在自己脸上轻抚的手,八云紫瞪了幽幽子一眼道:“…。…。你就是故意气咱吧,幽幽子!”

亡灵的公主嗔了一声,委屈的道:“…。…。哪里有气,我是实话实说,最近二十年紫一直愁眉不展,我又哪里看不出来。”

“…。…。只不过我不想多说,知道你在担忧什么,但我又没有能力帮你,说出来也只不过平增烦恼。”

西行寺幽幽子的话让八云紫心下一暖。

怪不得最近二十年来每次自己每次来白玉楼,幽幽子都要与她不醉不归,开上几天几夜的宴会。

她本以为是幽幽子性子变了,喜动不喜静了,但原来这一切都是想要让自己开心。

八云紫轻轻的揉着自己的眉头,原来自己的情绪竟然已经都流于表面,自己都没有发现。

但幽幽子现在却说她心情好了,恐怕是因为自己知道这幻想乡终于是有被拯救的可能了吧。

这样想着的八云紫不经意间瞥了西乡一眼。

虽然嘴上说着不信任,但看来自己内心早已发生变化,对这个恶魔的话语已经有了足够的信任。

谁能想到自己原来也是有被虐倾向,不被这人欺负一顿,自己就不知道去主动承认。

是过去一直身居高位,习惯了颐气指使,从而变的过于要强不知变通了吧。

八云紫心中自我审视着。

幽幽子嘴角噙着淡淡的微笑,像是绽放的樱花般似是要勾人坠入死亡的怀抱。

也就是西乡不受影响,若是一个普通人在这里,早就在幽幽子的迷人笑容下,渐渐的去与她相触,像是凋零的花朵般被埋入泥土。

西行寺幽幽子本就是死亡的化身,普通人根本就无法与她触碰,哪怕是在其身边待的(诺赵好)久一点,都会丧失寿命。

“、查拉图阁下不是这幻想乡中的人吧,是刚来到这里?”

见到八云紫沉思,幽幽子作为主人家将酒杯轻柔的递到西乡面前,轻吐幽兰的问道。

“幽幽子小姐为什么这样说?”

端起那白瓷的杯子,见到粉色的酒水,西乡将其喝到肚中,笑着问道。

酒并不炽烈,相反很是清淡,就像是那淡粉的樱花一样。

“因为像是查拉图阁下这样的人,如果早就在这幻想乡中,我不可能不与您相识。”

“………紫一定会将您带来与我认识的。”

幽幽子语气轻柔淡雅,恭维着西乡道胀。

“幽幽子小姐谬赞了。”

西乡觉得这个亡灵的少女比之八云紫更加的稳重。

不过这个念头刚起,就是见到幽幽子那深沉的神色收敛,像是个小女孩般抱怨道:“…。…。哎,我都要饿死了,为什么妖梦还没做好饭啊!”

她嘟起小嘴,语气娇憨,这突然的转变让西乡都是楞了一下。(本章内容包含图片,点击屏幕右下角“插图”按钮查看图片。)

第二十六章亡灵的淡漠与酒意

“幽幽子大人,饭菜已经做好,我这就端上来!”

西行寺幽幽子的话语恰到好处,她话音刚落的那一瞬间,就见到半人半灵的剑士小姐手上端着餐盘,出现在这樱花林中。

西乡见此若有所悟,这位亡灵的公主对自己的庭师所做的每一个行为所需花费的时间,都有着自己的预知啊。

身穿白绿相见剑士服的魂魄妖梦面色很是严肃,她在将手中端着的餐盘放在餐布后,很有礼貌的对着西乡和八云紫鞠了一个躬。

然后这位剑士小姐就是以自己的脚力快速离开,像是一位服务员般在樱花林与厨房间来回奔波上菜。

两地的距离不近,魂魄妖梦近乎是拼尽自己的全部速度,等到饭菜上完时,她都是有些气喘了。

将最后的一碗汤轻放在餐布上,魂魄妖梦不着痕迹的呼了口气,小心的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渍。

看来她是真的有些累了。

只不过西行寺幽幽子在看了一眼餐食后,她神色娇柔,对着魂魄妖梦撒娇道:"……妖梦,吃的东西是不是少了一些。”

“还、还少啊,幽幽子大人?”

魂魄妖梦看着餐布上的食物,结结巴巴的道。

西乡看了一眼,这餐布上有着八菜一汤,烹、煎957、炸、煮样样都有。

而且每一样还都是硬菜,想要做出来颇要一番手艺与体力。

正常而言,这些菜不要说三个人了,就算是七八个人都是够吃的。

“今日好不容易来了客人,小妖梦你当然要尽情的展现自己的手艺才行。”

“……否则只用这些东西招待贵客,岂不是丢了白玉楼的面子?”

幽幽子轻叹口气,用着非常正经的理由说道。

魂魄妖梦一听,她觉得西行寺幽幽子说的有礼,当即就是用力点头道:“……。幽幽子大人说的对,客人来访是应该多做一些。”

“……您、您再稍等片刻,妖梦这就去继续做饭!”

说完,魂魄妖梦以一种要牺牲的大无畏精神,挺胸抬头,满脸悲怆的往厨房行去。

西乡看着那半人半灵的少女离去,心中无语,忍不住的笑道:“…。…。幽幽子小姐这么喜欢欺负那个小丫头。”

西行寺幽幽子闻言,她掩嘴轻笑道:”……查拉图先生此言差矣,我可不是在欺负妖梦,而是在帮她锻炼。”

“……妖梦即是庭师也是剑士,但可惜在这白玉楼中妖梦也没有出手和锻炼剑术的机会。”

“我也就只好当一次坏人,让她锻炼自己的身体和脚力(agfe)。”

“……况且身为庭师的妖梦能有自己的工作去做,妖梦心里高兴还来不及。”

“若是她什么工作都没有,那岂不会心中抑郁难受。”

你这欺负人的借口找的真好,我觉得她是心中又痛苦又快乐才对吧。

西乡心中腹诽,总算知道了这亡灵公主与八云紫一样,都是一个坏心眼的人。“况且这些饭菜真的做少了,可是不够我们吃呢。”

西行寺幽幽子嘻嘻笑着,然后她就是让西乡见识到了这句话的意义。

亡灵的公主吃饭的速度极快,几乎和灵梦有的一拼。

这八菜一汤西乡和八云紫甚至用筷子还没吃上几口,仅仅只是每道菜尝了一遍,就是都进了幽幽子的肚子中。

看着幽幽子那平坦的小腹,一时间西乡对亡灵的胃袋产生了探索的兴趣。“亡灵还需要吃东西吗?”

西乡端起一旁的樱花酒浅浅的品着,在见识到幽幽子的大胃口后,他也就没去和她抢食。

亡灵就算是西乡也是第一次见到,颇有些好奇。

吃完了东西,幽幽子再次变的优雅起来,她拿起一方干净的手帕,轻轻的擦拭着自己的唇角。

“若是妖梦在这里,我一定会说亡灵当然是需要吃东西的,然后告诉她我饿了,让小妖梦再去多做一些。”西行寺幽幽子煞有其事的说着欺负妖梦的话语,西乡却是假装听不到。“不过既然小妖梦不在这里,那我也就如实相告。”

“………亡灵当然是不需要进食的,甚至亡灵在各种欲望与触感上的感觉都很低。”“亡灵本就是死人,情感淡薄,更是没有多余的欲望。”

“……所以亡灵必须要有一些执着的事情去做,如此才能坚定精神,让自己证明在活着。”“若是有一天亡灵真的失去了所有的兴趣,那便如行尸走肉,是真正的死了。”

西行寺幽幽子浅笑的说道,语气非常平静,一点都没有自己这种没有活着的感觉的悲伤。

或许她其实根本就不是很懂悲伤的情感了吧。“幽幽子……。”

反而是一旁的八云紫神色伤感,她的双手用力搂住了幽幽子的香肩,将螓首埋在她的肩膀处。“紫你可不要伤心,我又不是真的对一切都没了兴趣,你看我不是还很喜欢吃嘛。”西行寺幽幽子反过来安慰了八云紫两句。

西乡思索半晌,理解了亡灵的生存境况,他缓缓开口道:”………。这到不是什么麻烦的事,解决起来很轻松。”“如何解决?”

幽幽子还没出声,反而是八云紫迅速问道。

“幽幽子小姐面临的境况其实就是失去欲望,只要为她带来欲望,那这种漠然的情况就自然会消失,从而拥有更强烈的情感特征O西乡随意的说道。

这个男人是一个恶魔,恶魔应该就拥有玩弄欲望的手段。…。…。八云紫眸光闪烁,心中想着。

但妖怪贤者还是犹豫,不敢轻易的去请求西乡帮助。

主要是西乡对自己做的那些事让八云紫有些害怕,害怕这个恶魔把类似手段用在幽幽子身上。

妖怪贤者虽然喜欢口不择言,说一些暧昧的话语,但这不代表着她真的愿意去做。

反而是西行寺幽幽子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她催促着八云紫喝酒,心中有事的八云紫,迷迷糊糊的就是喝了很多。

过了一段时间,筋疲力尽的庭师又是端上来了更多的饭菜。

在西乡的注视下,这完全够开一场小型宴会的食物,都是进了西行寺幽幽子的胃口中。

这一次幽幽子没有再欺负妖梦,终于是让她停止了做饭的行为。

只是还不待妖梦松口气,幽幽子的一句话让可怜的庭师再次脸色惨白:“…。…午饭吃完了,再过两个小时就是晚餐了呢。”

魂魄妖梦听到这句话后,更像是亡灵一样行尸走肉的离开。

这一顿宴会从中午直接吃到了晚上。

西乡和幽幽子也没说什么重要的事,两人言笑晏晏,谈着天南海北的小事,更像是新认识的朋友间的随意聊天。

幽幽子虽然之前把妖梦吓的脸色惨白,但真到了晚上她却没让妖梦再去做饭,仅仅只是拿来美酒,继续喝酒助兴。

等到冥界的时间晚上十点多时,八云紫终于是喝多了,幽幽子让妖梦将她搬走,送到了白玉楼的客房中。

冥界的月带着清冷与深沉,更是有着一种阴冷的诡异。

在那令人灵魂都仿佛要颤动的月光下,西乡望着前方因为酒的刺激而脸颊酡红,渐渐有了活人气息的亡灵公主,轻笑着问道:“。……。紫已经被你灌醉了,幽幽子小姐又有什么想对我说,又不想让她听到的话?”

幽幽子樱色的美眸醉醺醺的,她那冰冷孤寂的亡灵之瞳带上了些许灵动的媚意,亦是柔声道:“…。…还是叫查拉图阁下发现了,紫在和我喝酒时从不会用妖力驱逐身体中的酒意,我对她什么时候会喝醉很是了解。”

第二十七章坟头蹦迪幽幽子

冥界的月光过于冰冷,洒在人的身上只会感到莫名的寒意。

这里却也不是正常人类能够长久生活的地方。

也只有像是西行寺幽幽子这样的亡灵,亦或者是魂魄妖梦那样的半灵,才能在这地方长时间生活。

月光之下,那些粉色的樱花都是泛起了莹莹的诡异光芒,尤其是那颗枯萎巨大的西行妖,更是在夜晚中带来无尽的恐怖。

但就在这样阴森的环境里,亡灵的公主在樱树下翘首而立,她皮肤苍白没有血色,若是透明一般。

那绝美清冷的容颜在些许酒意的微醺下,更加美艳动人。

她盈盈樱色的眸子凝视着西乡,带着几许好奇和温婉,用着她如幽谷空兰一样的美妙嗓音道:“……我能看出来紫很惧怕你,不知阁下又是用什么方法让紫这样惧怕和听话的?”“为什么想要知道~这个?”

西乡欣赏着西行寺幽幽子那无可挑剔的容颜以及那在宽大和服下不显的曼妙身材,奇怪问道。“如果我知道了方法,以后就能让紫也对我-乖乖听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