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67章

作者:朱之月

“……她家房子挺大的,想来不缺我这一张嘴,而且还有女仆照顾,不比在这穷酸神社舒服。”西乡思索着,煞有其事的说道。

博丽灵梦立刻变了脸,握住了西乡的手,讨好的道:"……查拉(acdh)图先生您这就想错了。”“……那洋馆虽大,但是却在雾之湖中间,一天到晚都阴阴冷冷的。”“而且洋馆内部更是一点阳光都不见,在里面住久了容易得风湿病。”“……您看那里面住的人,不是吸血鬼就是魔女。”

“那吸血鬼白天出不了门,风湿病很严重的,那魔女更是个药罐子,也不知道哪天就嗝屁一命呜呼了。”“……。那地方风水不好,真的不能住人。”

“在看我这神社,虽然简陋了些,但空气清新,阳光明媚,这才是人住的地方啊!”博丽灵梦像是推销员一样,努力的推销着自家神社的好处。

笑话,这可是金主爸爸,怎么能放走!

自己每个月的茶水钱还有那几天吃肉的钱,都要靠金主爸爸接济的,怎么能把爸爸放走!

感受着博丽灵梦那冰凉嫩滑的小手,这小巫女好像没有什么男女之别。

主要还是可能除了人间之里,这里的男性太少的原因吧。西乡假装摸了摸肚子道:“……我有点饿了。”

博丽灵梦想着仓库里不多的菜,她一咬牙道:“。…您稍等,我去给您做饭!”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一顿饭套不住金主爸爸!

没多久,神社炊烟淼淼。

这里自然没有现代的炊具,只能用木柴烧火。

灵梦不一会就做了一道小菜回来,味道很清淡,主要是巫女习惯了这样清淡的吃饭,更是不舍得放调料。

西乡其实不用吃饭,他吃的慢条斯理。

博丽灵梦吃饭的速度简直是秋风扫落叶,她是生怕自己吃慢了,东西都被西乡给抢了。就在这时,远方天空传来了一道爽朗的女孩子声音:“……灵梦,我来找你玩啦!”听到那声音,博丽灵梦皱了皱眉,嘀咕道:“……她怎么又来了,不会是来蹭饭的吧!”西乡对这声音倒也不陌生,正是那天见到的小魔法使。“我和她认识没多久,又不熟。”

“……她脸皮比我还厚,蹭吃蹭喝从来不在乎的。”

博丽灵梦一阵郁闷。

原来你也知道自己没脸没皮啊。

西乡心中吐槽。

虽然吐槽着雾雨魔理沙,不过博丽灵梦还是站起了身欢迎了一下。

毕竟她也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正是青春灵动的时期,可不是上了年纪的老年人。

即使觉得雾雨魔理沙总来蹭饭让她不爽,自己已经够穷了。

但这个年纪的女孩,还是希望有自己的朋友的。

而这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爽朗女孩,算是灵梦少有的朋友了。“查拉图阁下你就知道在这里欺负小灵梦。”“……你可是答应咱,要陪咱去一趟冥界的。”

西乡的背后有一道诡异的隙间张开,八云紫上半身子露在隙间外面,带着白色蕾丝手套的玉手托着自己的香腮,浅笑盈盈。

她眉目含情,紫水晶般的眸子里尽是情深,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她是个恋爱中的少女。

“答应你的事不会食言,这就陪你去……不过一起去冥界,这说法可不好听,像是去殉情一样。”西乡头往后一靠,靠在了八云紫一片软绵之上。

妖怪贤者适应性很强,对此也不恼了,反而一双玉手轻柔的抱着西乡的头,深情款款,满面羞意的道:“…。若是查拉图阁下愿意和咱殉情,咱可是求之不得。”你是巴不得我去送死才对。

西乡腹诽一声。

第二十二章亡灵的公主

“灵梦,我又来看你了!”

穿着一身邋里邋遢,像是女仆装又像是女巫服的雾雨魔理沙大大咧咧的喊道。

她有着一头灿烂的金发,不过可能是不怎么打理,那头金发看起来乱糟糟的。

雾雨魔理沙外表看去年龄和灵梦差不多,都是十四五岁~的年纪。

只不过相比于灵梦给人的那副懒散态度,雾雨魔理沙总是洋溢着青春的笑脸,一看就是活泼好-动的女孩。

雾雨魔理沙从很有女巫特色的扫帚下跳了下来,裙摆下的一双纤细小腿穿着白色的短袜-与黑色的皮鞋。

博丽灵梦怕她弄脏了自己刚刚打扫的神社,因此从台阶上下来‘迎接’她。

博丽灵梦与雾雨魔理沙也不是很熟悉,在一起前往红魔馆前,两人也仅仅只是在幻想乡见过几次面的关系。

不过自从那次一起前往红魔馆后,两人的关系突飞猛进,即使灵梦不承认,但也是将其当做了自己难得的朋友。

灵梦看了看正午的阳光,叹了口气道:“……魔理沙,你根本就是看着时间过来蹭饭的吧。”

雾雨魔理沙大大咧咧的一笑,完全没有惭愧,爽朗的道:“……我自己做饭不好吃嘛,还是灵梦你的手艺好!”

博丽灵梦闻言白了她一眼道:“……那不是我手艺好,是我这里有肉!”

前一段时间西乡扔给灵梦的那块小金子虽然分量不大,但也是一笔不小的钱财了。

如果只是灵梦自己,完全能让她吃好喝好一个月。

可惜的是这笔钱她不但要赡养西乡这位金主爸爸,每次魔理沙过来蹭饭还会给她准备一份吃食。

因此没多久博丽灵梦又是变成了贫穷巫女。

她虽然贪财,而且总是给人一种很小气的样子,嘴巴还不饶人。

但灵梦实际上是个很大方的人,朋友来访绝对不会真的去节省。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她这里有货,穷的时候那就是想大方也做不到。

“嘿嘿!我一个人在魔法森林里只能吃蘑菇,好久没吃到肉了。”

魔理沙舔着脸说道,然后她摘下自己脖子上挂着的像是肚兜一样的白布,上面捧着一大把蘑菇,献宝道:“……而且我也不占灵梦你的便宜,我带来了好多蘑菇,这些蘑菇我都试过,没有毒的!”

“我们可以煮蘑菇、炒蘑菇、炸蘑菇,都挺好吃的!”

见到魔理沙带来的那一大兜子蘑菇,灵梦一阵无语。

好吧,其实蘑菇也挺好吃的,或许魔理沙在森林里住只能吃蘑菇腻歪了。

但对灵梦而言蘑菇也是个不错的菜肴。

不过灵梦还是提醒魔理沙道:“……。我这里可没你想吃的那些,我已经没钱了!”

博丽灵梦摊了摊手,诉说着自己贫穷的事实。

魔理沙楞了一下,就是急道:“…。…。我爸爸呢!”

博丽灵梦瞪大了眼睛看着魔理沙道:“……你真管他叫爸爸啊!”

灵梦知道魔理沙口中喊的爸爸是'西乡’,那是西乡忽悠她喊的。

灵梦本以为那只是玩笑,没想到魔理沙却当真了。

“嘿嘿,我爸早死了,喊一声爸爸就能吃好喝好,不亏嘛!”

魔理沙擦了擦自己秀挺的鼻梁,嘿嘿笑道。

灵梦无话可说,您这是极限一换一啊!

不过她也对魔理沙有一些了解,雾雨家在人间之里还是有点资产的。

不过雾雨魔理沙的父母确实去世的早,雾雨家也只是她的一些亲戚。

再加上她又对魔法感兴趣,一个人孤僻的住在魔法森林,她的家里人也懒得管。

如果她父母尚在,又怎么可能真让她这么做。

“你'爸爸’他不就在……”

灵梦转过头来,刚想把西乡指给魔理沙,却发现自己刚才坐着的台阶处,西乡已经不见了。

“咦?人呢?估计是被紫老太婆带走了吧。”

灵梦想了想,也只能这么解释,“……他不见了,看来我们中午只能凑合吃了。”

魔法使小姐摇了摇手,她一点都不失望,不介意道:“……没关系,反正能填饱肚子就行,吃什么其实我无所谓的。”

“……当然要能吃好的我还是不想吃蘑菇!”

魔理沙那总是让人开朗快乐的情绪,让灵梦也是被感染,不自觉的露出笑容。

性格恬静甚至懒散的她,与魔理沙这样风风火火的人却能成为朋友,这可能就是性格的互补吧。

这时,灵梦注意到魔理沙那本是精致的脸蛋上一片青一片肿的,就是关心道:”……你没事吧?”

魔理沙大大咧咧的一笑道:“……。我这是去红魔馆借书时,不小心受的伤。”

“……这点小伤不碍事,只要不让我和那吸血鬼玩游戏什么都好。”

0……求鲜花0…

说到‘玩游戏',魔理沙打了个哆嗦,天不怕地不怕的她也有些发憷。

那个小吸血鬼,是真能把她玩坏!

灵梦见此也就没说什么,毕竟魔理沙这‘借书’的手段确实不怎么光彩。

红魔馆那些人也下手有分寸,没对她怎么样,这种事就轮不到她这个巫女去管了。

灵梦和魔理沙,两人说说笑笑的就去做饭了。

就在博丽神社准备午饭时,西乡与八云紫来到了一片寂静荒芜之地。

这里的荒芜并不是什么都没有,而是那种诡秘沉静的气氛,让人很容易喘不过来气。

四周晦暗的景色与没有任何生灵的迹象,更是让人毛骨悚然。

这里是冥界,属于幻想乡的冥界。

在八云紫创建大结界建立幻想乡时,也将那一片地域的冥界纳入了幻想乡之中。

脚下的土地漆黑,道路两旁生长着不同于阳世的植被。

这里没有绿色的植物,只有深紫与幽蓝的色彩。

最是能带来温柔的,就是冥界中种植的数不尽的樱花。

但樱花是象征死亡之花,那粉色的花蕊只会带个人更加深沉的窒息感。

一路往前走去,偶尔能见到一些漂浮的亡灵,随着渐渐深入,四周更是飘起了惨白的雾气。

西乡和八云紫很快的就是来到了长长的,长长的白玉阶梯前。

站在这山脚的阶梯处,已经能够眺望到山顶上一座错落有致的庭院。

而最引人瞩目的,是山顶处一颗巨大的冥樱之树。

这颗树虽然没有开花,但是其枯干与华盖比之那庭院还要广袤,甚至给人一种遮蔽了整个冥界的感觉。

西乡能够感觉到,这颗被封印的冥樱之树很强大。

虽然它好像一生都没有诞生过自我意识,但其比之一旁的妖怪贤者还要强。

如果仅从位格而言,这颗枯萎的樱花树达到了五位数,若是在幻想乡外其能盛放开来,足以覆灭一个小国!

白玉楼的庭院之中,身穿丧服,散发着幽暗死亡气息,面容苍白绝美的亡灵公主幽幽一叹道:“……紫带陌生人过来了啊。”

随即,那深邃复杂的声音渐渐敛去,亡灵公主脸上的沉思不见,又是变的呆呆萌萌起来二。

第二十三章 西行寺幽幽子

巨大的樱树高耸入云,吸引着一切人的视线。

任何来到冥界的人,首先映入眼帘以及引起好奇的,必然是那枯萎的,尽乎是要笼罩整个冥界的樱树。

八云紫那水晶般剔透,又有着神秘深沉的美眸凝视着那颗樱树,神思复杂。

她玉手握住一把折扇,轻轻的点缀在自己那凄美红唇上,发出了一声叹息:“……那是西行妖。”

西乡只是看了一眼正在回忆过往的妖怪贤者,他没有出声,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语。

“樱花有象征死亡的寓意,而这个岛国的人又对樱花般的死亡有着极致的崇拜。”

“……在这种崇拜下,樱花与死亡的概念最终汇聚成为这颗不可思议的妖树。”

“它秉承死亡而生,聚集了这个岛国有史以来所有的对死亡的追逐。”

“……。若其真"二九七”的化为妖怪,那必然是超乎想象的大妖,就算是咱,也绝对不敢面对那极致的死亡气息。”

八云紫的眸子闪过几缕对往昔的回忆,柔声道:“……如果这个大妖怪真的诞生出自我意识的话,那必然是这样的结果。”

“……。但是在千年前,有一位法师发现了这颗樱树,也注意到了其可怕之处,以及其必然会给人类带来的灾难。”

“这位法师很是慈悲,不愿看到生灵涂炭,所以他想要将这颗妖怪树在诞生前就将其封印。”

“……法师使用了无数的方法,但都于事无补,最终他想到了一个残忍但一定有效的方式。”

“既然这颗妖怪的樱树还没有诞生自我的意识,那么只要将其意识替代就可以了。”

“…。…。但想要替代妖树的意识并不容易,需要的条件很苛刻,光是需要有着与这妖树类似的死亡气息这一点,就已经排除绝大部分人。”

“法师最后选择的方法,是让自己尚未出生的孩子沾染这妖怪树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