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65章

作者:朱之月

“我现在可以给你一个选项,我能够带你前往一个不会受到神秘衰退影响的地方。”“…。…。若是你同意,你就不必在为这些事担心。”西乡噙着淡淡微笑说道。

“如果我不答应,你就用强的?”蕾米莉亚哼了一声。

“我不喜欢强迫别人进行选择,只会让对方真心诚意的同意。”“…。如果小蕾咪你不答应,那我也不会逼迫你。”

“只是你自己无所谓,就不想想芙兰的安危吗?她因为力量的缘故一直心灵无法成长,还是一个孩子。”“…。…你就忍心看着这个孩子还没有享受到世间的美好,就要面临末日的降临?”

西乡的话语让蕾米莉亚眼角抽了抽。

你这不是强迫是什么?只不过是换了个说法而以!

“呵,为什么我总觉得这是恶魔的诱惑,你在欺骗我签订什么契约?”蕾米莉亚那精致高贵的脸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

西乡闻言笑道:“。…嗯,之前也有人这么说过,然后她做了一件傻事,那么小蕾咪你要怎么选择,也准备做一件傻事吗?”蕾米莉亚傲然的抬起螓首道:“……我蕾米莉亚。斯卡雷特怎么可能会做傻事!”“……你的要求我没有拒绝的理由!”

对蕾米莉亚来说,她才懒的想那么多,至于西乡是不是骗她,蕾米莉亚也不管了。

为了芙兰,大不了就去赌一把!

有的时候她蕾米莉亚超勇的。

西乡不着痕迹的看了八云紫一眼,眼神揶揄,仿佛在说看看人家在看看你。

八云紫皮笑肉不笑,只想以手扶额。

这个吸血鬼根本就没动脑子思考好吧!

嗯,也是因为她这位妖怪贤者思考的太多,反而容易犯错0……

所以说有的时候脑子空空如也,也是有好处的。

“那么就这样吧,我会完成我的承诺,在我这边的事情解决后,帮助芙兰去掌控那份力量。”西乡点了点头说道。

芙兰朵露察觉到西乡的想法,她不开心的问道:“……大哥哥要走了吗?”

西乡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摸了摸芙兰朵露的小脑袋道:“……大哥哥还有事要去做。”“。……等我有空闲了,会来陪芙兰玩。”

芙兰朵露猩红色的眸子一亮,她抬起自己娇嫩的小手指道:“……大哥哥拉钩!”“拉钩,只要你的姐姐欢迎我,我就会来陪你玩。”西乡笑眯眯的说道。

芙兰朵露一听,立刻就是望向了自己的姐姐。

蕾米莉亚咬牙切齿的道:“。…。我这里随时欢迎!”

蕾米莉亚看了看自己几乎被毁掉一半的红魔馆,她很想说不欢迎西乡。

但想到西乡的承诺,她也只能昧着良心。

西乡站起身来,他看到一脸意犹未尽的灵梦,就是笑道:“…。反正你也和这里的主人家熟悉了。”

“……以后完全可以来蹭吃蹭喝嘛。”

博丽灵梦美眸一闪,立刻就是有了主意。

雾雨魔理沙偷偷的背起地上的麻袋,她其实早就想赶紧离开了,这一次终于有了机会。

西乡看了这个活泼开朗的魔女一眼,他笑了笑一把按住了八云紫的肩膀,下一瞬他与八云紫的身影就是消失在红魔馆中。

之前不发一言的帕秋莉。诺雷姬见到西乡离开,她虚弱的咳嗽了两声,对着雾雨魔理沙斥声道:“……偷书的小贼,把你手1.4中的书放下!”

正背着麻袋轻手轻脚想往外跑的雾雨魔理沙动作一僵,她转过头来看向帕秋莉,干笑道:“……啊哈哈,你怎么能说我是偷书,我是在借书,在借书!”

“灵梦,你帮我说几句话啊。”

雾雨魔理沙看向了之前博丽灵梦坐的地方,发现巫女竟然也不见了。

立刻的,雾雨魔理沙就是慌了起来。

见到红魔馆中的人都是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雾雨魔理沙欲哭无泪。

你们打不过那些人,就来欺负我这个普通的小姑娘吗?

西乡以空间制御的术式,带着八云紫来到了一片茂密的丛林中。

见到四周无人,八云紫嘴角含着淡淡的娇柔,吐气如兰,她洁白的玉手拢了拢自己金色的发丝,媚眼如丝道:“……查拉图阁下带咱来这里,是想要做什么?”

西乡只是笑看着八云紫,柔声到:“……紫,犯错的人都要受到惩罚。”

“……那么你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吗?”。

第十九章对八云紫的惩罚

八云紫浑身无力的瘫倒在树下。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中了西乡的招,就如同凡人醉酒,又像是中毒一样,肌肉无法发力,就连身体中的妖力亦是无法调动。

妖怪贤者身上那华美的洋服半遮半掩,雪白娇嫩的肌肤在树木斑驳的阴影下,更显立体与娇嫩……

她柔弱的靠在一颗树干上,美目中满是水润的光,楚楚可怜,娇弱的道:“……查拉图阁下,这就是所谓的惩罚嘛?”

这样说着的她还妩媚的白了西乡一眼,幽兰的香气馥郁在这宽广的森林中,仿若是来到了一片百花盛开的花园。

只不过西乡注意的到,虽然八云紫眉目含情,仿佛是在诱惑自己,但西乡依然从她那紫水晶一样清澈深邃的眸子深处,看到了羞恼。

毕竟八云紫在过去是高高在上的妖怪贤者,不管是妖怪还是人类,在她面前都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妖怪与人类,也无法杵逆她的意志。

但是如今在西乡这个男人面前,她却浑身无力,失去了一切的能力,只能如普通女人一样02在这里装可怜。

曾经八云紫也以为自己就算是在男人面前褪下衣衫,她也能心情平静。

但真到这件事发生时,她才发现自己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她的心乱了,更是慌了。

眉目传情是假,但那几缕可怜兮兮的意味却是真的。

“查拉图阁下,您这样强迫咱这小小妖怪,不觉得有些没有风度吗?”

八云紫知道自己无法反抗西乡,只能用这种柔弱可怜的方式,希望能让西乡住手。

她柔弱无骨的腰肢靠在树干上,身体弯成一个恐怕只有最专业的体操运动员才能折成的弧度。

不过这样的身体柔韧度对一位大妖怪而言并不困难。

西乡蹲在八云紫面前,看着柔弱可怜,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妖怪贤者,他轻笑道:“…。…。紫你对男人是不是不太了解?”

“…。…你这样可怜的表情很难让男人因为愧疚怜悯放手,只会让男人生出更加暴虐的想要将洁白的瓷器破坏的冲动。”

听到西乡的话,八云紫神色变的清冷,她叹了口气道:“……咱确实对男人不了解。”

“……。即使过去读过无数类似的书籍,即使曾亲眼看过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情调。”

“然而纸上得来终觉浅,光是看与实际行动的感悟差别太大。”

西乡假装惊讶的道:“……哦?我还以为紫你气质成熟雍容,对男女之间的事非常的熟悉和习惯呢。”

八云紫没好气道:“……你是怎么认为咱会对这方面熟悉的,莫非你以为咱是那私生活混乱之人?”

“……哈,虽然有妖怪以此为生,夺取人类的阳气,但咱身为妖怪贤者,又岂会做那下三滥之事。”

“那种靠身体来夺取人类阳气的妖怪,即使在妖怪中也让人不屑一顾,为了统领妖怪,咱又岂会做这些事?”

“……况且区区人类,还不至于让咱以身体诱惑。”

西乡温和笑道:“……紫你这份看不起人类的态度,实在是太傲慢了。”

八云紫嘲讽一笑:“…相比于查拉图阁下您,咱觉得咱和傲慢还是不沾边的。”

对此西乡没有任何反驳。

他的确是个傲慢的人,这无可争议。

“您真的要逼迫咱做这些吗?这可和您的身份不符。”

八云紫再次希望能用言语打消西乡的想法。

“我有什么身份?”

“您可是传说中的大恶魔。”

八云紫奉承的说道。

实际上西乡到底是谁,八云紫自己也不知晓。

西乡倒是承认自己乃是‘变节的大恶魔’,但除此之外他就没有说过自己的任何事。

其与琐罗亚斯德教有关,也只能从其言语中分析出来。

但琐罗亚斯德教真的能留存这样的大恶魔在世吗?

对此八云紫是怀疑的。

还有就是在那虚空圣殿里见到的恐怖存在,若那真的是恶神之母,又让人有些无法理解。

毕竟拥有如此力量的恶神之母与其麾下恶魔,祂们若是尚在,那么琐罗亚斯德教为什么会消亡。

要知道哪怕是在这个末法时代,十字教、佛教等依然兴盛。

只能说八云紫并不了解箱庭的存在,因为人类史与神话史的互相观测。

在过去那巨大的历史转换期里,琐罗亚斯德教经历了灭亡,以至于在数不尽的世界中,这个教派都是消失了。

“既然紫你也知道我是恶魔,那就应该对恶魔的伎俩有所了解。”

“……你之前不就在猜测我想让你签订契约,是为了让你出卖灵魂。”

“这可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好人没有好报,我对你,对幻想乡本是抱着善意而来,没有任何的恶意,但你却不接受。”

“……那么看来我也只能对你以恶魔的手段,让你相信我的身份了。”

“狡诈与欺骗是恶魔的手段之一,那是贪婪,而色欲亦是恶魔的本性。”

妖怪贤者靠在树干上,她能够感受到西乡身上散发而出的魔性。

八云紫神色紧张,足弓紧绷。

那一只玉足洁白秀美,足弓弓起美丽的弧度。

十根足趾若是豆蔻般精巧浑圆。

趾甲透着天然的红润,只是那僵硬的样子诉说着主人的紧张。

西乡若是在面对着艺术品一样欣赏着。

八云紫羞赧不已,她柔声道:“…。…。咱现在相信了查拉图阁下您的话。”

西乡呵笑一声:“……你啊,就是高高在上的太久了,这种人几乎都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既然说要惩罚你,那就一定会惩罚你。”

“就如同我说过的话,承诺永远有效。”

八云紫轻咬着唇道:“。…那能换种惩罚方式吗?”

西乡点头道:“……可以。”

八云紫美目一亮,小心问道:“……。那换种方式是500什么?”

西乡对着妖怪贤者深深的看了一眼道:“。…。这幻想乡中妖怪众多,等我把她们都召集起来,把你扒光了打一顿,这件事就算惩罚了。”

“你敢!”

八云紫心下一惊,怒声道。

“我又有什么不敢?”

西乡对八云紫的生气并不在乎,他手指勾起她尖俏圆润的下巴道:“……你要不是试试我敢不敢?”

他连白夜叉都敢炮制,就不要说区区一个八云紫。

“咱……”

八云紫张了张嘴,她嗫嚅半晌还是放弃了。

因为她知道这个恶魔绝对敢。

八云紫沉默下来,幽幽的道:“……。咱这次认栽了,查拉图阁下你若是想惩罚咱,那就来吧。”

“……只要你真的能拯救幻想乡,咱听之任之。”

西乡点头道:“……我会拯救这个幻想乡,不过这一次因为你的怀疑让我很生气,所以你需要再付出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

八云紫有不好的预感。

西乡捧着她两只雪足,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笑着道:“……我这人比较懒,你主动一点,别让我浪费体力。”

“你……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