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64章

作者:朱之月

尤其是善恶两神还是原初的两人,是宇宙最小公倍数,是神群诞生的根基。

这两位可怕的神明在明知必死的情况下留下这么多的后手是可以理解的,并不让人觉得夸张。‘那么我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与善神之母的力量产生了反应?’西乡思索之间,他的意志与那一丝善神的力量接触,然后他的意识跨越了虚空,数个世界的影像映入了他的眼中。

世界树游戏,曾经的圣王国,如今的琐罗亚斯德国中,以圣王女为首的臣民们,都在虔诚的向他祈祷,感激着西乡的赐予与慈悲。

世界树游戏所在的历史背景类似中世纪的封建王朝,底层平民的生活极其困苦,易子而食,析骸而炊的事比比皆是。

在加上世界树游戏有着各种亚人类,人类的生存环境很差,并不是大陆霸主。

又有各种魔法的存在,这让底层人民的生活达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尤其是圣王国还是不是帝国或者是王国,地理位置偏僻,国家面积狭小,其中人民生活的苦难更是可想而知。

但西乡的到来却将他们解放,西乡以绝对的力量把圣王国那些尸位素餐的贵族们全部杀了个干净,都是吊了路灯。

然后又以不死族为工具,尽可能的解放了生产力。

这让圣王国底层人民的生活得到了巨大改善,让每个人都有了饭吃。

而对于那些过去衣不遮体的底层人民而言,西乡这样的行为已经如同救苦救难的菩萨了。

自然人民认为这是西乡的仁慈与恩赐,是他的善良,从而对他虔心祈祷。

这份巨大的善也反馈给了西乡。

圣王国是最重要的给予西乡回馈的地方。

而嗜血世界,西乡让南宫那月成立魔女之国,接纳所有魔族,也相当于是给予了那些魔族一个更好的生存环境。

这对那些被人鄙视的魔族而言也是善。

在提瓦特大陆,西乡更是消灭魔神,带给璃月以和平发展,在稻妻也是拯救了渊下之民,和鸣神结婚结束战争。

对于稻妻和璃月而言,西乡依然是善,是带来和平的人。

这些善的力量最终汇聚,达到了一个分水岭。

而西乡准备拯救幻想乡的行为,则成为最后的一根稻草,突破了这个界限。

要知道西乡之前对蕾米莉亚说的其实没错,他就是突发奇想善心大发,准备拯救幻想乡,并没有抱着什么邪恶的目的。

正是这份善心,让西乡水到渠成,与善神之母的灵格得到了联系!。

第十七章超越人的思想

与善神之母的灵格取得了联系这本是好事,代表着未来西乡有一天有可能将恶神之母与善神之母的灵格融合。

如此一来,他将彻底的突破善恶二元的束缚,超越善恶伦理观。

到了那时,西乡直觉认为这或许是自己成为从未诞生过的一位数的契机。

不过善神之母灵格的位置就在箱庭,这个结果让西乡隐隐有些不安。

如果是在箱庭无法观测到的,位于虚空之外的世界,那么西乡完全可以不疾不徐的图之,一步一个脚印的完成自己的宏愿。

但是偏偏善神之母的灵格就在箱庭!

善恶两神在古老的年代因为善恶二元论而同归于尽。’…。…。但两位古老神明在默契下完成了最后的布置,这层隔绝了箱庭观测的虚空就是布置之一。’‘以善恶二元,善恶不相容的特性,善神与恶神之母绝对不可能私下商议,她们能做的就是选择相~信对方。

……两位神明不愧是姐妹,想法与做法近乎完全一致。

如今最大的问题是,善神之母的灵格在箱庭里,这就相当于它可是被观测的状态。

西乡渐渐的陷入了愁绪中。

善恶两神虽然是原初的两人,但是她们也只不过是二位数,或许天生比其他的二位数位格更高。

但是这种高不代表着善恶两神能对其他的二位数进行降维打击。

如果善神之母的灵格就在箱庭内,那么很大的可能它就在某个二位数手中。

毕竟善神之母的灵格有着琐罗亚斯德教的世界观,对其他世界观的神佛是巨大的毒素。

但这种东西也绝对不会随意的放在外界,更不可能赐给凡人,因此善神之母的力量一定被某个二位数封印着。

若真是如此,那么西乡想夺回善神之母的灵格就绝对不没那么简单。

这个问题暂时不需要考虑,就算要考虑也是等我二位数后再说,以现在的实力和其他任何二位数正面对撞都是找死。’…。…还好颓废之风的存在让二位数无法出手,二位数想要出手也必须降天为人成为四位数,那对我没有威胁。’只要我不傻的跑到箱庭上层,出现在那个暂时没有颓废之风吹拂的地方,倒是不渝被别人降维打击。’。…。…。我现在最需要担心的是,我与善神之母的力量产生了联系,就代表着善神之母的力量产生了波动。

这种波动绝对不可能瞒得过全权领域者,祂们是否会以这份力量的波动发现这些无法被箱庭观测的虚空之外的世界?’西乡陷入了一阵紧张中,这种紧张已经是他很少会有的情绪,由此可知他现在面临的巨大压力。

被二位数察觉到这些虚空之外的世界西乡倒是不慌。

只要二位数无法亲自出手,其他的问题西乡都能靠自己解决。

他担心的是善恶两神阻止箱庭观测设置的这层虚空到底硬不硬,够不够结实,那些二位数有没有能力打破!

如果二位数打破了虚空,让箱庭中枢观测到了这些世界,对西乡而言那将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西乡将会失去让灵格复原的机会不说,甚至重建琐罗亚斯德神群的能力也会失去。

乃至于与万圣节女王的约定也将无法完成!

这种可能让西乡紧迫了起来。

虽然脑海中想过无数的事,不过那都是西乡在自己的意识中回想的。

这种将刹那当做永恒使用的能力,只不过是时间的一种应用,对西乡并不是什么难事。

西乡收敛心神,将自己的一部分意识留在虚空圣殿,以恶神之母的灵格观测虚空之外的宇宙。

这是西乡最后的压箱底的手段,是阻止二位数的唯一方法。

若二位数真的有能力击碎虚空,西乡就只能也以恶神之母的力量与之对峙。

西乡不敢把自身的安全压在命运,压在别人身上。

他必须要做好一切准备,去面对未来一切的可能。

这还真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撬动了善神的力量,就像是堤坝被打开了一道缝隙,西乡只要继续努力,终有一天能彻底打开堤坝,得到善神的一切。

……求鲜花0…。

但与此同时,在这份获得之中,西乡也将要面对可能出现的危机。

与其他全权领域者的争斗与争锋,恐怕才刚刚开始。

暂时除了宙斯能够确认是盟友外,剩下的所有全权领域者中,谁是盟友谁是敌人,西乡现在也难以判断。

毕竟善恶二元涉及到的神群太多!

虽然西乡神色仅仅只是变幻了一瞬就是被他压下所有情绪。

但这样的神情变幻依然让八云紫和蕾米莉亚等人发现了。

能让西乡这样的强者产生如此变化激烈的情绪,这种突如其来的压迫感,让蕾米莉亚和八云紫都是紧张了起来。

“喂,你没事吧?”

……00蕾米莉亚小心的问道。

西乡可事关妹妹的未来,蕾米莉亚现在是比之谁都更关心他。

八云紫则是皱紧眉头,想要思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能让西乡有这样强烈的情绪波动。

可惜她对西乡了解的太少,情报更少,无法靠自己的智慧分析。“大哥哥,你遇到难过的事了吗?”

芙兰朵露纯真的目光露出担忧,一只小手轻轻的抚着西乡的脸颊。

西乡已经把所有浮起思考的念头都是压在了心底,再次变成了那副从容不迫的样子。“让小芙兰你担心了,我没事。”西乡轻笑着说道。

这话蕾米莉亚和八云紫不信,但是芙兰信了。

她喜滋滋的拿起一块糕点,兴高采烈的递到了西乡的嘴边。“大哥哥吃这个,吃甜的东西会让人开心起来。”见到小萝莉那欢快的样子,西乡也是心情好了不少。

小孩子就是无忧无虑啊。

希望芙兰朵露,能永远这么快乐吧。

而像是他这个成年人,每天都要思考一堆的问题,每天都有着紧迫感,每天都要算计来算计去。

这就是成年人的苦恼吧。

不过就如同人类要超越猿猴,从而成为人一样。

西乡也要以人的身份,超越这个身份,将其当做一个过渡,达成那哲学的思想八。

第十八章 蕾米莉亚超勇的!

酒足饭饱。

不过说是酒足饭饱,真正在那大快朵颐的只有博丽灵梦和雾雨魔理沙。

两个平常生活困苦的小姑娘一边鄙夷着资本家的奢侈,一边努力的填饱着自己的肚子。

一个巫女一个魔女几乎就没有说话,只希望用最短的时间多吃点。

如果能一顿饭吃三顿的食量,然后之后不用再吃那就更好了。

至于西乡、蕾米莉亚和八云紫,自然对享受美食没什么兴趣,他们每个人都在想着自己的事。

等到用餐时间结束,蕾米莉亚抬起自己纤细的小手,拿起洁白的手帕擦了擦自己沾染了食物的唇瓣。

在将手帕放下后,她略带紧张的看向西乡,低声问道:“……你什么时候帮助芙兰解决她的问题?”

思索着善神之母的西乡抬起头来看向蕾米莉亚,轻笑道:“……不要着急,小蕾咪。”

听到西乡的称呼,威严满满的吸血鬼大小姐一阵不满。

但为了芙兰,她忍了!

“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到时机“九八三”到了,我会帮助她解决问题的。”

西乡语气平稳的说道。

现在的他是'变节’的化身,并不执掌破坏的权柄。

至于现在切换化身西乡又不愿意去做,那会让好不容易与这个世界建立联系的变节灵格断档。

这对恢复灵格很不利。

不过西乡的这幅态度在蕾米莉亚看来就是敷衍。

她猛然站起身来,纤细的小手一拍桌子,怒气冲冲的道:“……你在玩我?”

在蕾米莉亚看来,西乡的回答根本就是在忽悠她。

西乡惊讶的道:“…。…怎么能这么说,小蕾咪!”

“……我哪里玩你了,你看我既没有对你动手动脚,也没有想对你用强的,怎么能说我在'玩’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

蕾米莉亚面色通红,她知道西乡是故意曲解那个'玩’的意思。

但是见着西乡那我懂的神情,她越是解释就觉得越是乱七八糟。

蕾米莉亚满脸涨红的坐回了椅子上,露出一对洁白尖锐的吸血鬼利齿。

若不是知道自己不是西乡的对手,一定过去把他的血给吸干!

好吧,以自己的食量,想要把西乡的血给吸干有点难。

想到这里,蕾米莉亚一阵颓然。

但是现在她真的很生气!

西乡的语气依然温和富有让人信任的魅力,他安慰道:“…。…。安心,我并不会在这方面骗你。”“……。我又没让你付出什么代价,又没让你提前给我什么好处,我又何必多此一举的骗你?”蕾米莉亚想了想好像的确如此,西乡也没要求她做什么,而是不求回报’好心’的帮助芙兰。

除非这人脑子有病,要不的确没有骗她的必要。“顺便,我再给你一个免费的福利怎么样?”

西乡笑眯眯的说道,那种从容不迫,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在蕾米莉亚看来很臭屁。“什么免费的福利?”

不过蕾米莉亚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这个被大结界笼罩的幻想乡,只有最多一百年的历史了。”

“……外界神秘在百年前就开始消退,在千禧年后达到了一个新的速度。”

“小蕾咪,你之所以来到幻想乡,不也是因为神秘衰退让你受到了污染,不得不来这里苟延残喘。”西乡的话语很不好听,让一旁总是巧笑倩兮的八云紫那清丽的眸子微微一凝。

蕾米莉亚很不喜欢‘苟延残喘’这个形容,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西乡的形容也没有问题。

她就是为了躲避外界的污染才来到这里,只是蕾米莉亚也没想到,哪怕是这个幻想乡,竟然也已经走入了末日的倒计时。

但不管怎么说,在这里她好歹还有百年的时间去思考与面对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