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63章

作者:朱之月

“你刚才说,你有办法帮助芙兰克服疯狂,有办法让她掌握那份力量?”

蕾米莉亚猩红色的美目露出企盼的神情。

虽然她极力掩饰,但说出的话语还是不自觉的带着颤抖。

明明知道自己这样过于在意,会在谈判中落在下风,但事关妹妹的安危,让蕾米莉亚还是难以控制情绪。

如果是其他人说出这样的话,蕾米莉亚估计还不信。

但西乡已经用实际行动表现出了他的实力。

而实力,有的时候就是信任的体现。

这个人很强,最起码刚才的战斗对他而言就像是玩闹一样。

蕾米莉亚已经是带着杀意与他争锋,但不要说是占到一丝便宜了,甚至蕾米莉亚都无法碰到他的一片衣角。

尤其是对方所使用的那种力量,与她还有芙兰的力量很像,皆属于恶魔。

只不过对方的力量更加诡异崇高,完全不是蕾米莉亚能够比拟的。

如果说那个妖怪贤者八云紫实力也很强,但她的强是蕾米莉亚能够看的清楚。

甚至如果和妹妹联手拼命,甚至有机会战胜对方。

那么西乡的那份从容与游刃有余,就是蕾米莉亚不管如何思考,都找不到胜利方法的紧张。

“小芙兰的力量本质上依然是破坏,不管是所谓的'目’也好,还是看到弱点也罢。”

“……那些只不过是力量的具体表现形式,最终的结果依然是来自于破坏的权柄。”

西乡好整以暇的看着蕾米莉亚,他笑眯眯的说道:“…而好巧不巧,破坏的权柄正好在我的执掌范围内~.”

“……神秘在更高的神秘面前会失去效用,小芙兰的力量或许在你看来很是麻烦,对于我而言却很容易就能解决。”

只要以破坏的灵格赐予芙兰朵露恩赐,就能让她轻松掌握这份力量。

简单来说就是收回芙兰朵露的力量,然后再重新赐给她,这份力量就会以恩赐的形式出现。

神佛的恩赐本就受到神佛掌控,芙兰朵露自然不会在被力量迷失心智。

“至于她精神上的问题,追根究底也只是这份力量诡异和恐怖,让年幼的她无法承受从而精神失常。”

“……而精神的失常让其更加无法掌控力量,形成了恶性循环。”

“只要解决掉力量的掌握问题,这个循环就会被打破,接下来只要对她进行心理与精神上的干预,慢慢的就会让小芙兰正常。”

西乡说着自己的解决方案。

坐在西乡腿上的芙兰朵露扬起自己精致的俏脸,纯真的问道:“……大哥哥,以后芙兰就不用住地下室了吗?”

“当然,你可是这红魔馆的主人之一,想住哪里就住哪里,你的姐姐让你住在地下室中,真是狠心啊。”

西乡假模假样的感叹了一声,让蕾米莉亚额头青筋直冒。

她是真想让自己的妹妹住在地下室?那怎么可能,她可是一个好姐姐!

但是为了怕芙兰伤害到别人,也是怕芙兰受伤,她才忍痛做出这个决定。

这个男人是想要剥夺自己在芙兰心中的威严与地位!

蕾米莉亚一下子猜到了西乡的打算,但她虽然心中恨的牙痒痒,却事关芙兰的安危,她也只能忍着憋屈。

“那大哥哥,以后芙兰就可以和其他人玩了吗?”

芙兰朵露瞪大一双纯真透彻的眸子,与一般的小女孩没什么两样,用着清脆的声音说道。

“芙兰以后会交到更多的朋友,以后和朋友玩,你的姐姐就不会在阻拦你了。”

西乡温和的点头道。

蕾米莉亚手指泛白,差点将手中的茶杯捏碎。

你能不能不要每句话都带上我,还总是把我说成像是造成芙兰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一样。

“大哥哥最好了!”

芙兰朵露一声欢呼,在蕾米莉亚痛心疾首下,她柔软的红唇亲了西乡的脸颊一下。

蕾米莉亚深吸口气,她假装自己是个瞎子,不去看妹妹和西乡的互动。

外表幼小高贵的吸血鬼低着头看着杯中的红茶,一字一字的问道:“……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蕾米莉亚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免费的午餐。

即使在许多行为与思想上她很幼稚,但这不会抵消她活过五百年岁月的悠久时光。

“我说这只不过是我善良之心发作,不需要你付出什么代价,你相信吗?”

西乡嘴角含笑,用着温和又让人信服的语气说道。

不过蕾米莉亚却是摇了摇头。

这个男人是个恶魔。

如果恶魔说不用付出代价,那可能事后要付出的代价更多。

免费的才是最贵的,这一点蕾米莉亚还是懂的。

“哎,真是的,怎么就没有人相信我是善良的呢。”

西乡摊了摊手,做出一个无奈的神情,还看了八云紫一眼。

这个妖怪贤者也对自己不信任。

善良的恶魔?这话谁信啊。’知晓西乡恶魔身份的八云紫与蕾米莉亚心中腹诽着。

见到两人的表情,西乡也就不在多说。

其实他是真的没有任何恶意,甚至还带着善心。

毕竟西乡不是纯粹的恶魔,他是一个人类,而人类就算是恶人,在心底深处也会有一份善良。

这就是人类,没有绝对的善,也没有绝对的恶。

西乡也是有怜悯之情的。

“々。好吧,既然你们不相信我的善良,那就换一个说法。”

“……我要你蕾米莉亚。斯卡雷特成为琐罗亚斯德教的信徒!”

西乡语气一正的说道。

“琐罗亚斯德教?拜火教?”

蕾米莉亚绣眉皱紧,琐罗亚斯德教在这个世界也是存在的,不过早就于千年前就消逝在历史中了。

而西乡的话也让八云紫确信,西乡果然是琐罗亚斯德教的恶魔。

只不过信仰这种事是很可怕的,就算是蕾米莉亚也是有些迟疑,不敢直接答应。

“我只是让你信仰,没有让你做什么,以此换来你妹妹的人生,从哪方面看都是赚的吧。”

“…。…。多少生活困苦的人只能依靠信仰来保持对生活的的热情,但那也只能换来精神的慰藉,却无法得到实质的回馈。”

“而你能得到实质的回馈,这本就是神的赐予,(赵吗好)亦或者说,你的妹妹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

面对西乡那颇有些咄咄逼人的话语,蕾米莉亚怒气冲冲道:“………你不需要用激将法,这件事我答应了!”

实际上蕾米莉亚与八云紫的想法一样,都在怀疑这是不是恶魔的手段,欺骗她签下契约之类的。

不过与八云紫不同的是,蕾米莉亚果断选择答应,而不像是八云紫那样迟疑的还想要去试探。

倒不是八云紫对幻想乡的关心比不了蕾米莉亚对妹妹的关心。

仅仅只是八云紫生性多疑,考虑太多。

反而蕾米莉亚是那种一根筋的人,即使五百年的智慧告诉她这里面可能有问题,但她依然不去思考太多,纯凭感觉选择。

一旁的十六夜咲夜和帕秋莉欲言又止,觉得蕾米莉亚答应的太快了。

但蕾米莉亚的决定,两人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沉默以对良。

就在西乡正准备说些什么时,他突然神色一变。

‘这是……善神之母的力量?只不过这力量来源的地方?!’西乡心中猛然一惊。

第十六章善神之母的灵格

那一道突如其来的善神之力,让西乡体内的恶魔之力一下子暴躁了起来。

恶魔的力量就仿佛见到什么宿敌,一下子变的难以控制。

甚至就连西乡的灵格都在暴动着。

那道善神的力量仅仅只是一丝,从量上来说并不是很强。

但即使如此,西乡的这个‘变节灵格’的力量甚至都难以将其压制,差一点让力量失控。

只因那道力量虽然细微,但本质过于崇高,与恶神之母的力量别无二致。

再加上莫名的感到的一种熟悉感,才是让西乡断定这一道力量正是善神之母。

善神之母的力量来的过于突然,让西乡一时间有些急促没有反应过来,让力量暴动。

不过在西乡冷静下来后,他还是凭借自己的意志操纵着变节的灵格,将这道力量压制了下来。

这道善神之母的力量虽然有着二位数的崇高,但因为没有自我的意志以及量太小,依然让西乡能将其暂时压制。

‘不过,并不是我以变节的灵格将其压制了,仅仅只是因为我是人类,本质上是有着善良的人,才能将这道善神的力量暂时掌控O西乡来自恶魔的知识本能,让他发现了问题。

如果西乡是一个纯粹的恶魔,这道善神之母的力量若是突然出现,那就如同火上浇油,会瞬间与变节灵格的力量争斗。

两者必须要分出一个胜负,绝对没有197和平共处的可能。

哪怕这道力量很渺小,但其依然是善神之母,哪怕西乡能够将其剿灭,也一定会受伤。

而若是让善神之母的力量把变节的灵格击败,那更是让这个本就受创不轻的灵格,有着完全崩溃的危险。

恶魔绝不可能掌握善神的力量,也不可能压制善神的力量。

善神的力量也不会允许被压制,只会选择殊死反抗。

这就是善恶二元论,双方是彻底的相反面。

两者之间的碰撞就像是物质与反物质,必然要以一方的终结为结局。

只不过西乡不是纯粹的恶魔,他本质上是人类,并不需要遵循善恶二元,恶魔仅仅只是西乡的力量与手段,不代表他彻底堕落了。

也正是这一点,让西乡将那道善神的力量留在了体内,并且与变节灵格能够和睦相处。

‘怪不得人类如此重要,哪怕是二位数的神佛们,也要用公平竞争的方式与人类史争斗,而不是用纯粹的掠夺。’……。人类与神明互相观测,而拥有无限可能性的人类,是唯一能突破神明善恶二元的!’虽然西乡之前就有过这样的猜测,但这道善神之母力量的平静,肯(dbeg)定了西乡的猜测。

在西乡得到恶神之母的灵格时,他就有过一个疑问。

既然恶神之母与六大恶魔的灵格被保存了下来,哪怕是受到了重创,那么善神之母与其麾下的六大天使呢?

过去的西乡一直在寻找着善神之母的灵格与六大天使的灵格到底在哪。

只不过西乡哪怕以恶神之母的力量搜遍自己掌握的虚空也没有找到。

乃至于西乡去往箱庭,也没有找到。

甚至西乡还猜测过,既然恶神之母通过后手将恶神与六大恶魔的灵格留给了他。

会不会善神之母也将灵格与六大天使的力量留给另一个人。

然后那个人就像是常见的故事里一样,成为自己一生的宿敌之类的。

但最终西乡否定了这个想法。

从善恶两神最后的决定与选择来看,她们其实并不想互相争斗,但是善恶二元逼迫着这对姐妹相残。

所以善神与恶神之母应该不会把力量分别留给两人。

就算让其他人继承了自己的力量,最终的结果也只不过是善恶继续相杀,从而进入一个无止境的轮回。

善恶两神绝对不可能犯这种错误。

既然善恶两神的目的是跨越善恶二元论,必然善恶的力量要由一个人继承掌握才可以。

只不过善神的力量隐藏的太深,让西乡无法发现。

但是现在,他察觉到了善神之母的力量,而这个力量的来源西乡也太熟悉,那正是箱庭!

善神之母的灵格果然还在箱庭中,恶神之母的灵格则离开了箱庭。

………这是善恶两神最后的默契,两位母神各自进行选择,从而将未来希望的可能最大化。一个在箱庭之外,一个在箱庭之内,寻找着可能的继承人。’……。最终是恶神之母先找到了我,所以由我继承了恶神之母的力量。那么善神就不再需要新的继承者,祂也将我当做了继承人。’西乡思索着大略的情况,全权领域者的力量不可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