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60章

作者:朱之月

但是随着蕾米莉亚的小手握住,她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白皙的俏脸都是染上了红霞。

没用,一点用都没有!

哪怕是掌握命运的能力,也无法将十六夜咲夜乱掉的命运线捋顺。

就在蕾米莉亚心中尴尬,思考着要怎样保持住自己的高贵把这件事解释清楚时。

十六夜咲夜猛然抬起自己的大长腿,那精致的脚踝一脚踹在了蕾米莉亚可爱的脸蛋上。

“呜哇——”

永远鲜红的幼月感受到脸骨上的重击,整个人像是出膛的炮弹的一样飞了出去。

那娇小的身体撞碎了几道红魔馆的柱子,连续几个翻滚后才是勉强止住身形。

这样的一脚当然不会要了吸血鬼的命,但是这一脚真的很疼啊!

蕾米莉亚半撑着身体从废墟中爬起,她身上华丽的洋裙一片灰尘,半张漂亮的脸蛋都是红肿了起来。

蕾米莉亚用小手捂着自己肿了的半张脸,神色可怜,泫然欲泣,猩红色的眸子里一片水光荡漾,仿佛随时要哭出来。

见到大小姐这样的表情,十六夜咲夜一阵怜惜,她手忙脚乱的道歉,就想要过去将大小姐抱起来。

“你不要过来啊,夜~「!”

蕾米莉亚一阵惊慌,连忙抬起手制止了她。

十六夜咲夜心中一片悲伤,但是她这时候也是冷静了下来。

虽然伤到了大小姐万死不辞,但就算是赎罪也要将入侵的敌人打败后。

完美潇洒的女仆长知道自己中了入侵者的招,才会身体无法控制,对大小姐做出了伤害。

不过这种手段到底是什么,一时间不管是十六夜咲夜还是蕾米莉亚都猜不出来。

是类似傀儡的技术,亦或者是某种蛊惑的术式?

但不管是什么,十六夜咲夜这时都不敢在接近蕾米莉亚。

因为只要接近大小姐,她的内心深处就会涌现出’背叛’的念头,并且一定会付诸行动。

八云紫自从被西乡从间隙中拉出来后,她就是半倚靠在红魔馆的一片碎石中,也不理会自己的衣裙被弄脏。

这时候的八云紫相当乖巧,并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也没说任何多余的话。

她只是安静的看着西乡在戏弄着那对吸血鬼主仆。

对于西乡的能力,八云紫倒是能大体猜测出来。

对方自称为‘变节的大恶魔’,那么能力自然与背叛等有关。

只不过就算是八云紫,也无法察觉到西乡的能力到底是如何作用在他人身上的。

那绝对不是什么术式,更像是一种权能。

扣心自问,如果是自己面对这样的能力要怎么办。

八云紫想了想后发现,如果境界的力量抵御不住,那她也没有办法。

再加上刚才西乡所使用的操纵时空的力量,这让八云紫知道这恐怕也只是对方力量的冰山一角。

其虽然没有那个在虚空圣殿中的恶神带给她的难以反抗的沉重压力,甚至给人一种凡人能够战胜的错觉。

但通过试探后八云紫发现是自己想多了,那终归只是个错觉。

“你不怕死嘛,紫!”

“……。这样愚蠢的事,可不像是你这位妖怪贤者会做的。”

西乡一只手插着兜,好整以暇。

不管是面前的吸血鬼女仆还是身旁的妖怪贤者,都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警惕。

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自然有着强者应有的从容。

“咱当然怕死,但如果为了幻想乡,咱又一点都不怕死。”

八云紫依然巧笑嫣然,仿佛对自己的小心思被发现,甚至是自己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一点都不在意。“恶魔不可信!”

八云紫直截了当的说出了结论。

她一双紫水晶般的眸子望着西乡,嘴角勾起绵绵笑意道:“……查拉图阁下明明拥有足以强迫他人的力量,又何必多此一举。”“…。你根本不需要得到我的同意,也可以凭借绝对的实力将幻想乡整个带走。”“但是你却偏偏选择了最麻烦的方法,让咱答应你的请求。”“……这让咱不得不怀疑,这里面是否有什么阴谋。”

“々、比如你必须要咱同意才能得到某个东西,就像是这幻想乡中所有人的灵魂。”“………恶魔欺骗人类签下契约,出卖并玩弄人类的灵魂,这种故事可是屡见不鲜。”

八云紫靠在那废墟处,身姿曼妙,语气柔弱:“………。反正幻想乡再过百年就会消逝,这里面所有的怪异也会慢慢消失。”“……但那也只不过是死去而以,妖怪也好,人类也罢,终有死去的一天。”“但如果在死后还要被玩弄灵魂,那咱宁愿选择就此消亡。”八云紫的话让西乡恍然,明白了她为什么这么大胆。“看来恶魔真是没有信誉。”西乡失笑一声。

这就是作为恶魔最悲哀的地方,因恶魔的话语没有任何人相信。

谁都会怀疑你在欺骗别人签下契约,从而出卖灵魂。“所以八云紫你不怕死。”西乡肯定的说道。

“对,为了幻想乡,咱并不介意自己的这条性命。”妖怪贤者如此肯定道。

西乡思索了一番。

这类人是西乡最难以理解的。

八云紫就和白夜叉一样,都是为了守护某个东西就(钱吗好)能做到自我牺牲的人。

八云紫在意的是幻想乡,白夜叉在意的是箱庭。

这种牺牲是西乡完全无法理解的,因为在西乡看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才是他的人生准则。

自己的命才最重要,只要人活着总有机会。

西乡发现自己和八云紫还有白夜叉这类人,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生存方式。

不理解,但西乡也佩服这类为了需要守护的东西,愿意牺牲自己性命的坚定。

正因自己做不到,才会钦佩。

“你们这对狗男女要搞内讧就去其他地方!”

见到西乡和八云紫在‘亲亲我我’,根本就不在意自己,蕾米莉亚一阵恼怒。

那就像是小孩子没有得到关注,那种不在意的行为,是小孩子最无法接受的。

蕾米莉亚小手一握,一把血红色的长枪出现在她掌心中茅。

与此同时,红魔馆外的巫女带着一位普通的魔法使闯了进来。

红魔馆地下的图书馆处,一位大魔法师也在慌慌张张的往上跑。

第十一章这萝莉和我有缘!

红魔馆门口,一位身穿旗袍,身材修长的女孩子正趴在地上假装昏迷。

良久之后,红美玲偷偷的睁开自己的双目,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周,发现四周已经没人,才是松了口气从地上爬了起来。红美玲也不在意自己漂亮的旗袍沾染了泥土脏了吧唧,她慵懒的靠在红魔馆大门处的一根石柱处,小声嘀咕着:“……咲夜小姐,不是我不拦住入侵者,而是我真的肚子好饿啊。”红美玲摸着自己咕咕叫的肚子,像是在给自己找着借口。

饿肚子的人怎么可能做好自己的职责是吧?所以因为肚子饿而不小心被敌人打败,也是情有可原的。

她只是一个为了几口饭来应聘的门房老大爷,范不着和人拼命。

想必咲夜小姐知道了也会原谅她的。

今天来的那个金头发的小姑娘倒是好说,轻松就能解决。

但是那个黑头发的巫女,对方好像有被这片地域加持,想要战胜她可非常困难,那真是要拼了老命才行。

红美玲觉得现代人上班都是偷懒,那么她这个活在现代的妖怪偷一下懒也是正常的。

这样想着的红美玲靠在石柱上,又是呼呼大睡起来。

现在就等着大小姐她们解决了敌人,自己等着开饭就是了。

“灵梦,灵梦……你去哪里了,灵梦!”

穿着像是女仆服,又像是魔女服257的雾雨魔理沙在红魔馆的地下大喊着。

她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脏兮兮的,就连那一张清丽阳光的可爱脸蛋也是鼻青脸肿。

门口的那个看门的下手实在是太狠,对着她的脸来了好几记重拳,直接就是把她如花似玉的脸蛋打成了残花败柳。

这一次和往常在幻想乡玩的符卡游戏完全不一样,是真正的生死搏杀。

对于一个十几岁的'普通女孩’而言,就算雾雨魔理沙在怎么有天赋,也不可能是那种活了几百上千年的老妖怪们的对手。

如果是符卡游戏,她还能凭借着自己的奇思妙想获胜。

但是在这种抛去了游戏方面的搏杀时,雾雨魔理沙也是感到了自己与那些大妖怪们的真正差距。

不过雾雨魔理沙也不傻,她并没有去和妖怪硬碰硬,而是让博丽灵梦上前厮杀,自己就在一旁当个炮台输出。

不得不说,这种什么都不用管一直在那打炮的感觉的确很爽。

这对信仰火力就是正义的雾雨魔理沙而言,是最快乐的战斗。

只不过在'打败’了门口的看大门的守卫后。

博丽灵梦只是说了一句让她不要再参与进来这次异变,然后就是匆匆忙忙的跑进了洋馆。

生性活泼爱冒险的雾雨魔理沙怎么可能就这样回去。

她也是跟着博丽灵梦跑进了洋馆中。

但谁想到这栋奇怪的洋馆里竟然如此错综复杂,而且还有着空间的术式。

刚进入洋馆的雾雨魔理沙就是失去了博丽灵梦的踪迹。

魔理沙一番胡闯乱闯,莫名的就是来到了这座地下室。

“好、好多的魔法书!!”

当雾雨魔理沙见到洋馆地下那座巨大的,完全可以当做图书馆的书库后就是激动万分。

她随便的拿了几本书出来翻看,发现这里的书全部都是有着魔力的魔导书。

这对一位魔法使而言简直就是掉进了金库。

虽说雾雨魔理沙在魔法上天赋不高,最有天赋的就是打炮。

但这不代表着她对魔法的不喜爱。

按照贼不走空的思想,既然掉到了金库里,不把宝贝拿走岂不是对不起她雾雨魔理沙的大名。

在仔细搜寻了一番,发现这图书馆好像主人不在后,雾雨魔理沙不知从哪里翻出来了一个麻袋,一本本的将图书馆中的书扔了进去。

她也不管这些书里面的内容是什么,反正只要是有魔力的书就全带走,等回家后再分门别类就是。

正在偷书的魔理沙突然察觉到有目光在看向自己。

她神色一凛,以为是这里的主人回来了,连忙拿出了一个八卦炉一样的魔法道具,将炮口对准了前方。

能够收集这么多魔法书的人,一定是个强大的魔法使,自己不一定是对手。

所以一定要先下手为强。

雾雨魔理沙的行动比脑子转的更快,那八卦炉的炮口中已经汇聚起了强大的魔力、她虽然不会那些花里花哨的法术,但如果只是单纯的破坏,她还是很有自信的。

“等、等一下!”

那偷窥的身影连忙跳了出来,举起手(dadd)做出了投降状。

雾雨魔理沙仔细一看,发现出来的人竟然只是一个小恶魔。

能看出来对方应该没有什么实力,正在那瑟瑟发抖着。

雾雨魔理沙见此呼了口气,还好不是这里的主人。

她嘿嘿一笑,拽了拽自己脏兮兮的魔女帽,对着那小恶魔道:“……举起手来,自己去墙角蹲着,最好把自己绑起来!”

图书馆里的小恶魔看着那明晃晃的炮口威胁,她欲哭无泪,只得乖乖的走到墙角蹲下。

“那个,偷书贼,二小姐从地下室里出来了,我劝你还是和我一起跑。”

小恶魔在墙角慢慢磨蹭着,正往图书馆的大门蹭去。

“你怎么能凭空污人清白,管我叫偷书贼,我雾雨魔理沙只是在这里借几本书看,又不是不还给你!”

雾雨魔理沙想了想,她从自己破破烂烂的衣服里翻了翻,掏出了一根笔还有纸,在上面歪歪扭扭的写了一张借条。

“喏,借条我写好了,等一百年后你们就去找我,我一定会把书还给你们的!”

写完借条后,雾雨魔理沙觉得自己这借书更是正大光明了,连忙把书架上的书往麻袋里塞。

正在往图书馆门口磨蹭的小恶魔突然神色一僵,面露恐惧。

正在‘借书’的雾雨魔理沙也察觉到了不对,她脖颈僵硬,一点点的抬起头往前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