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6章

作者:朱之月

那并不是什么遗迹,而是某种强大的术式。

“对,就是圣歼。”

“……你应该知道,这个‘圣歼’是某种能够‘扭曲天理’的术式,想必以小那月你的聪明,应该知道我建议你的方法了吧。”

西乡拿起茶杯抿了口红茶,笑眯眯的说道。

“你是想要启动‘大圣歼’,然后强行扭曲人类与魔族的意志,从而达成‘人类与魔族的和平共处’?”

南宫那月那湛蓝色的眸子瞬间瞪大,语气都是有些磕磕巴巴。

以她的聪明,哪里猜不到西乡所说的方法。

“答对了,奖励你一杯我亲手泡的红茶!”

西乡将桌子上的另一杯红茶推到南宫那也面前。

“不行,这种方法绝对不行,强行扭曲他人的意志来完成的愿望,我并不同意!”

南宫那月拒绝道,但是她自己都没发现,她的这份拒绝并不坚决。

“扭曲意志?不不不,如果‘圣歼’真的如资料所说具有‘改变天理’的能力,那么这就不是扭曲人类与魔族的意志。”

“……相反,这会成为自然的规律与真理,就像苹果会从树上掉到地上而不是天上,人必然会死亡这样的自然规律一样。”

“我们改变的不是人类的观点,而是世界的定律!”

“……这是你唯一能够使用的方法,小那月!你应该知道,你那可悲的愿望永远不可能实现的。”

“人类和魔族都尚且做不到同种族的和平共处,有着各种矛盾,更遑论是两个不同种族的和平共处了。”

西乡的话语依然不疾不徐,他知道南宫那月其实没有选择,这便是她唯一能用的方法。

“你只是一位魔女,寿命最多有一百多年,当你逝去后,若是你的契约没有完成,黑暗与罪恶将会降临这个世界。”

“……到那时,这个世界将会没有任何的生灵存在,这就是你与‘大君’所订下的契约。”

“而现在,唯一能拯救世界的方法就在眼前,你真的要为自己的自私,而杀死全世界所有的生灵吗?”

西乡以恶魔的狡诈,直接将全世界的生命与南宫那月‘自私’的想法放在同一个天平上。

并且他强行扭曲了概念,让南宫那月认为是自己杀死了所有人。

这让南宫那月根本没的选,如果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让所有生命被黑暗吞噬,那会让南宫那月的心灵崩溃。

果然,南宫那月的手指用力,将手中的纸张攥出了褶皱。

她那白嫩的手背上都是泛起了青筋,额头甚至都是流出了汗渍,可见现在的南宫那月心理斗争有多么的剧烈。

是啊,这恶魔说的对,自己的愿望根本不可能实现。

而愿望就是契约,若是契约无法完成,代价就是这个世界的毁灭。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何必还去纠结于手段,达成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南宫那月不是理想主义者,而是一位现实主义者,在这个时候,她知道自己的坚持没有意义。

魔女颓然的叹了口气,落寞的坐在椅子上道:“……你赢了,恶魔!”

“……如你所说,这是我无法拒绝的提案。”

西乡没有任何获胜的喜悦,他只是平平淡淡,用着不容拒绝的语气道:

“……从资料中就能看出,弦神岛与‘圣歼’有关,现在弦神岛的管理公社已经成为了最大的掣肘。”

“如果你继续听命于人工岛管理公社,你就无法完成自己的悲愿。”

“……放弃那所谓的监狱结界吧,你不必去听那些人类的命令,然后将人工岛管理公社全部干掉,由你来作为当权者统治这座岛屿。”

“就如同那三位真祖一样,以弦神岛为根基,建立属于你的‘魔女帝国’。”

“……我会制定这世界的律法,成为你的‘神’;而你则管理与守护这律法,做我的‘女王’!”.

第四十章 魔女之夜

南宫那月面无表情,她端起面前冒着热气的红茶,鲜润的樱唇轻轻的抿了一口,好似是在思考着西乡的建议。

魔女的脑海中各种情绪与想法来回交错变幻,最终南宫那月发现,西乡的建议或许真的是现在的她最好的选择。

弦神岛与‘圣歼’有关,这类情报只要根据人工岛管理公社的消息进行分析就可知。

尤其是现在的人工岛管理公社对南宫那月很信任,许多情报并没有隐瞒。

甚至南宫那月隐隐间猜出,弦神岛的建立就是因‘圣歼’与‘咎神该隐’的缘故。

想要实现她那不可能实现的愿望,仅从如今的情况看,‘圣歼’还真是最好的方式。

那么想要得到‘圣歼’,就自然会和弦神岛如今的管理者‘人工岛管理公社’站在对立面。

与其到时候你争我夺,还不如趁着如今对方对自己的信任,一鼓作气将其解决,然后得到弦神岛的所有权。

从而将可能的‘圣歼’存在掌握在自己手里。

西乡给予的方案虽然冷酷,但无疑是如今最好的解决方案。

能够以牺牲最小的前提下,完成自我的目的。

南宫那月并不是优柔寡断的女人,相反她的决断力很强,这亦是南宫那月最大的优点之一。

在保持着良善的同时,她又绝不会被道德与善良所束缚,这也是西乡最欣赏她的地方。

“我现在只有一个问题!”

南宫那月端正的坐在椅子上,她将手中的阳伞放在一旁,那张看似幼稚的脸上透着成熟的思虑,给人的感觉很是矛盾。

“什么问题?”

西乡稍显疑惑的问道。

“为什么你要帮我?你不是恶魔吗?作为恶魔的你,应该理所当然更想要看到这个世界被黑暗吞噬的那一幕吧!”

“……既然如此,你会选择帮我完成愿望与契约,从一开始就让我疑虑,怀疑这里面是不是有你的什么阴谋。”

“回答我的问题,不要用什么奇怪的借口,你知道我不会信的!”

南宫那月神情严厉,那一双透彻如蓝宝石的眸子紧紧的凝视着西乡。

她虽然说话的声音还是口齿不清,有些奶声奶气,但这时候的她给人的感觉极其的成熟。

“哈哈哈哈!!原来是这个问题,那我想小那月你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西乡依然是不疾不徐的样子,正是这份从容不迫,让南宫那月总是看不懂他,也总是带给南宫那月带来巨大的压力。

西乡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本书,正是之前南宫那月看过的那本《论道德的谱系》。

“这本书的内容你之前也看过,知道它具体讲的内容是什么。”

“……那么你就应该明白,为什么我们这些恶魔会被称作邪恶,为什么在许多传说里,恶魔都被当做‘恶意’的象征。”

“那是因为相比于人类而言,恶魔位于强者的位置,所以在恶魔眼中,弱小的人类是被恶魔否定的。”

“……而在人类眼中,强权的恶魔自然就会被定义为‘邪恶’!”

西乡并不介意给南宫那月讲着他的普世价值观,或者说是恶魔的价值观。

空隙的魔女心中一动,脱口而出道:“……你会一直拿着这本书,其实就是怂恿我去看。”

“……你知道我一定会对你看的书好奇,你就借这个机会传达自己,或者说是传达你们恶魔的价值观?”

想到这里,南宫那月心中震动,恶寒升起。

这个恶魔还真是可怕,从一开始就将一切都算计其中,稍有不慎你就会如落入蛛网的蝴蝶,连逃脱都逃脱不了。

西乡只是笑笑,他不置可否,并没有回答南宫那月的问题,有些事情让对方去猜就够了。

“小那月你之前说的话有一个错误,那就是我或者说是创造了我的‘大君’,其实对一个世界的毁灭并没有兴趣。”

“……对我们这样的存在而言,漫长的生命时光让我们对胜利或者是失败其实很无所谓。”

“不管是你完成了契约让我们的‘目的’失败;还是你没有完成契约,让我们亲自毁灭这个世界获得成功。”

“……对我们来说,这都会带来愉悦。”

“人类只能一时战胜恶魔,但不能永远战胜恶魔,所以失败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

“……之所以人类总是将恶魔定义为邪恶,仅仅只是我们更加的强大,位于强权的位置。”

西乡好整以暇的站起身,他慢慢走到南宫那月的身边,五根手指轻轻的摩挲着魔女那細腻粉嫩的俏脸,微笑道:

“……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帮助你的原因,我并不是为了摧毁这个世界而来,我只是为了获得快乐而来。”

“你应该知道那三位活了数千年的真祖,他们的思维方式就与人类不同,选择也与人类不同。”

“……漫长的生命让他们在寻找生命的意义,而对于我们恶魔而言,生命的意义就在于快乐!”

“‘大君’并不看好你能完成契约,那么假如我帮助你完成契约让‘大君’失败,不管是对我还是对‘大君’,我们都会心生愉悦。”

西乡一直在忽悠着南宫那月,他又不是真的活了成千上万载的岁月,本身并没有那种扭曲的心态。

他唯一的目的就是保持住与南宫那月的契约,与此同时能够得到让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比如‘圣歼’,比如‘第四真祖’!

西乡说着自己都不信的话,但是南宫那月却是信了。

有那其他三位真祖作为榜样,这让南宫那月觉得或许西乡这些恶魔,他们的真实想法就是如此,扭曲的与人类全然不同。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个时候的南宫那月觉得,自己只能相信,也必须去相信西乡。

这是唯一的完成契约与愿望的方法。

“和我前往一趟‘监狱结界’!”

南宫那月神色坚定,在有了决定后,她就是绝对的行动派。

“去做什么?”

西乡明知故问。

“其他的犯人暂且不提,如果阿夜真的如你当年所说,那才是她真正的愿望的话,我会将她放出来。”

“……道歉的话我不会对她说,因为当年我们的立场不同,但我会祈求她的帮助。”

“阿夜认识更多的魔女,如果想要完成目的,我需要更多的人手,而这也能达成阿夜的愿望。”

“……就如你所说,这既然是唯一的方法,那就由我来建立一个‘魔女的帝国’!”

雷厉风行的南宫那月,一下子就是下定了决心。

西乡用着欣赏的目光看着面前的魔女,他笑着道:“……那三位真祖的帝国被称作‘夜之帝国’。”

“……魔女的国度就叫做‘魔女之夜’吧,我觉得这个名字很合适。”

仙都木阿夜的愿望是拯救所有的魔女,这个国度的名字真是太适合了。

“随你的便,反正只是个名字而以。”

南宫那月不在意的说道.

第四十一章 焰光之宴

监狱结界,关押仙都木阿夜的牢房中。

“还真是稀客呢,那月……你怎么想起来看望妾身了?”

依然是那个简单单挑的房间,除了书桌、椅子和床外,没有任何多余的摆设。

仙都木阿夜穿着那一身深色绣有花纹的十二单和服,这时候正安安静静的跪坐在椅垫处。

她那瑰丽的火眼中带着一抹嘲讽,看着正坐在自己面前,严肃着一张稚嫩脸蛋的南宫那月笑着说道。

随即,这位魔女又是不着痕迹的望了西乡一眼,眸子中有着一抹哀怨。

明明说好只要让她在监狱结界中最多待半年的,但谁能想到西乡直接让她在这里住了三年。

仙都木阿夜以为自己被西乡给骗了,但如今她的灵魂就在西乡手上,哪怕被骗她也只能哑巴吃黄连。

“阿夜……”

穿着一身黑色洛丽塔式长裙的南宫那月,那湛蓝色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