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57章

作者:朱之月

她现在还能凭借祖宗基业,靠着神社吃的起饭。

平常时就算没有八云紫救济,她自己也会在后山种一些粮食。

但若是幻想乡消失,博丽神社也就不存在,她这个巫女去哪里讨饭吃?

只是很快的博丽灵梦就是放弃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做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道:"“……但就算如此,面对大结界的被侵蚀我也没办法。”

“…。…。这些还是交给紫老太婆去管吧。”

作为博丽巫女,她只会管幻想乡之内的秩序,至于其他的她才懒得去管,也没资格去管。

她就是这样得过且过,坚守自己的使命,是个相当快乐的巫女。

“但是我有办法拯救这个幻想乡,只要将它换一个地方就行了。”

“……到了那时,就算是大结界都不一定需要,而没有了大结界,就连八云紫的存在都不在重要。”

“博丽的巫女啊,你说是八云紫对你重要,还是幻想乡的大结界对你重要?”

听着西乡的话语,博丽灵梦有些奇怪,她试探性的说道:[……大结界重要?”

西乡笑着摇了摇头道:“……不,是没有大结界对你才重要!在这个神秘衰退的末法时代,大结界的维持是靠你这个巫女的性命做到的。”

“……你应该摆脱大结界,摆脱八云紫,如此一来你就能过上正常的生活,最起码能按时吃饭了。”

博丽灵梦有些疑惑的看了八云紫一眼,见到八云紫没反应她更是奇怪了。

按照博丽灵梦的了解,八云紫这时候应该早就发怒了才对。

因为西乡的话语已经涉及到了八云紫最在乎的大结界的安危。

这时候的八云紫是想发怒,她额头青筋直冒。

要不是西乡太神秘,她现在真是恨不得把他给扔进隙间里。

八云紫一下子就知道了西乡打算做什么。

他是要直接从内部把幻想乡分裂!

幻想乡之所以是幻想乡,不在于脚下的这片大地,而是住在这里面的人。

若是幻想乡里没有了人,那还叫幻想乡吗?

而以八云紫的了解,在这个神秘衰退,幻想乡的大结界难以支撑的年代,若是西乡提出’搬迁’,这幻想乡内部大部分人绝对会同意!

这恶魔是挖墙脚直接挖到了她的根啊!

这个恶魔到底要做什么(钱李的)?

八云紫心中疑惑。

这时候的博丽灵梦还真有些动心。

她只不过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巫女罢了,对于自己的性命博丽灵梦并不在意,但是能吃饱饭是她最关心的事。

如果幻想乡还存在,而自己能吃饱饭,那就是最幸福的事了吧。

对西乡来说,他就是想以幻想乡的这些人来启动高天原神群世界观。

这里的怪异之人们有着奇特的能力,若真随着幻想乡而消亡那太可惜。

而若是将这里的人全部纳入高天原神群世界观,西乡也能得到一件强大的恩赐。

实际上就算八云紫同意将幻想乡搬迁,西乡也需要去找到幻想乡中大部分人,将她们都纳入神群世界观中。

况且西乡也发现了,这幻想乡中全都是漂亮妹子,若是让她们因此消亡,不是太过可惜。

就在每个人都各有心思之时,突然的,远方飘来了一片浓密的红雾。

红雾很快就是将天空遮蔽,挡住了炽烈的阳光松。

见到这红雾,博丽灵梦猛然站了起来,抓住了一旁的御币。

这是有人来搞事了!。

第六章幻想乡的妹子很润!

今天本是个好日子,两年没开张的神社来了一位贵客,甚至就连八云紫都没有将这粒金子没收。

博丽灵梦都已经做好了接下来几天能够每天大鱼大肉,酒足饭饱的生活了。

但谁想到竟然有人这么不给面子,在这时候于幻想乡闹异变。

既然有人不给她博丽灵梦面子,那她这位博丽巫女也就不必在乎面子,要去将敌人给退治了。

还好还好,刚才偷偷的吃了许多最后存下来的口粮,现在是体力充沛。

不管是谁在搞异变,她都有信心大干一场。

“客人您便在神社稍稍等候,我去去就来,一定会将这闹异变的人解决,不让异变耽误了客人的好心情。”

博丽灵梦在面对西乡时,立刻露出了甜美的笑脸,讨好的说道。

穿着不多的巫女打了个哆嗦,却是那弥漫天际的红雾挡住了阳光,让幻想乡的温度都是下降了近十度。

尤其是这红雾里还有着魔力之毒,普通人若是沾染时间过长一定会身体出现问题。

巫女虽然贪财,但却对自己的使命一直很重视,决不允许有人在她的面前破坏幻想乡的安定和谐。

这要是人间之里的人类们都身体出现了问题,她就算有了金子却哪里买吃的?

在这个使命念头的怂恿下,博丽灵梦气势汹汹,抓住御币就是飞上了天空。

博丽巫女灵力强大,又有大结界加持,一般的妖怪绝不是她的对手。

很快的博丽灵梦就认准了方向,找到了红雾异变的起始点,整个人如同一阵风般往远方掠去。

“这幻想乡经常有异变发生吗?”

西乡看着博丽灵梦远去,他侧过头来517看向了身旁的妖怪贤者。

八云紫美眸中媚意丛生,闪烁着水润的光泽,红唇轻启,娇声笑道:“………。幻想乡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妖怪闹事。”

“妖怪可不是什么闲得住的种族,而退治妖怪解决异变正是博丽巫女的职责之一。”

听到八云紫的话,西乡微微颔首道:“……博丽巫女还真是惨,不但要被压榨生命力,还要去解决麻烦。”

“。…。紫你真是把巫女当做牛马使用。”

八云紫娇嗔不依道:“……查拉图阁下怎么能这样说,解决异变退治妖怪本就是巫女的责任。”

西乡轻笑一声道:“……但是巫女维护的其实是妖怪们的利益。”

“。…。若是没有大结界,若是没有幻想乡,博丽灵梦或许会在神秘衰退的面前失去灵力,但她也能如一个普通女孩一样快乐成长。”

“……但是紫,你却改变了她的人生与命运。”

妖怪贤者神色先是一阵迷茫,然后又是变的坚定,幽幽的道:“…。…。咱是妖怪贤者,不是人类贤者,自然要以妖怪的生存为第一准则。”

西乡神色温和道:“………所以我也并没有说你什么,彼之英雄,敌之仇寇,你是妖怪,自然要为妖怪们的利益着想。”“…。…。站在人类的视角看,你将人类圈禁在这幻想乡中,利用人类巫女的力量维持妖怪们的生存,可谓是十恶不赦。”“但是从妖怪的视角看,你维护了妖怪们的生存环境,给予了她们新生,这是你无(chab)可辩驳的功绩。”“……不管是人还是妖怪,善恶都是这样复杂,一言难以概括。”西乡背负着一只手,他晃着手中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已经凉了的茶。

茶水的味道实在很差,即使这是博丽灵梦最好的存货。

也就是那个巫女,会觉得这是好东西吧。“查拉图阁下你在怜悯巫女?”八云紫美目含笑的说道。

“恶魔为什么就不能有怜悯之心了?”西乡反问道。

他从神社主殿前的台阶上站起身来,好奇问道:“……。这退治妖怪依然要进行符卡游戏?”八云紫眸光闪动的看着西乡,这个恶魔她有些看不透。

说他是恶魔吧,但他却有着人类的怜悯。

说他是人类吧,但其思维方式绝对不是人类该有的。

“符卡游戏终归只是游戏,强大的妖怪们心情好时会遵循游戏规则。”“……。但是心情不好时,妖怪们又为什么要进行游戏呢?”八云紫轻松的回答道。

西乡点头道:“……也是,幻想乡终归没有律法。”

这里不是箱庭,箱庭有中枢作为律法,从而让恩赐游戏成为了决定性的必然。

但是幻想乡的大妖怪们也只是将符卡游戏当成了潜规则,而不是必须遵守的法律。“查拉图阁下要去看看这红雾的始作俑者?”从西乡的动作中,八云紫察觉到了他的想法。

西乡点头道:“……嗯,便去看看这制造红雾的始作俑者。”

顿了一下,他侧过头来看向八云紫那精致绝美的侧脸,说道:“……紫你既然早就心中有了决定,为何还这样犹犹豫豫。”妖怪贤者轻叹口气道:“……。有的时候回答是很容易的事,但是要付出的代价却可能要用未来一生去偿还。”

“……。这对咱而言太沉重了,咱又哪敢轻易点头。”

与迅速前往红雾异变所在地的博丽灵梦不同,西乡与八云紫闲庭散步般的走下博丽神社所在的山峰,顺着一条小道往西北方行去。

“但不管你点不点头,对结果而言都是不变的。”

“……你是幻想乡的创造者,但紫你却不是幻想乡的统率者,这里的妖怪可不会听你的话。”

西乡平静的说道。

“所以查拉图阁下你才想要走遍幻想乡,是为了说服她们跟着你走?”

八云紫绝美的容颜露出了然的神情。

“既然幻想乡中的其他妖怪不听你的话,那就算你同意了又有什么用,当然是要大部分人都同意了,这件事才算是定下。”

西乡点头说道。

“咱在五百年前就已经察觉到了神秘的衰退,有了幻想乡的计划,直到一百多年前遇到初代的博丽巫女,才是将计划实行。”

八云紫突然说着自己过往的事情,语气轻缓,“不愧是贤者,在五百年前就看到了未来。”

这句话是西乡真心实意的赞叹。

“可惜咱没有预料到的是,神秘衰退的会如此之快,又有奇怪的恶魔出现,夺走了妖怪最后的存在希望。”

“……按照咱的预测,幻想乡最起码还有几百年的时间可以考虑未来,但谁想到现在只有不到一百年的时间了。”

八云紫面露忧愁,她为了妖怪的生存确实是殚精竭虑。

西乡当然不会说那些恶魔的出现其实也和他有关,是他的原因才让幻想乡只有百年不到的寿命。

他只是道:“……所以你才不敢轻易回答,因为如果我骗了你,那幻想乡当即就要灭亡。”

“…。而如果你不同意,最起码幻想乡还能苟延残喘百年时光。”

八云紫玉手轻点着自己的樱唇,浅笑道:“……。这就是咱最开始的打算。”

“……百年时光虽短,但如果看开了,那也是人的一生。”

“若是真的没有办法,那咱就快快乐乐的过完最后的百年时光,每天召开宴会,聚集三五好友热热闹闹,岂不也是痛快。”

顿了一下,八云紫突然问道:“……查拉图阁下为什么对幻想乡这么感兴趣,这里有什么吸引你的地方。”

西乡眉头一挑回道:”…。你就当我是如面对那博丽巫女一样,对你们这些妖怪产生了怜悯吧。”

西乡是个实诚的人,但他不会告诉八云紫,他对这里感兴趣是因为西乡发现这里的姑娘们很润!

若这里都是男的,他才懒得管幻想乡死活。

作为恶魔的西乡从来都能直视自己的想法和欲望。

“怜悯嘛?”

这话八云紫不信,但是信不信也无所谓了。

“查拉图阁下所言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等有空时我给你讲。”

“亡灵能在那样的世界生存吗?”

“当然没有问题。”

八云紫清丽妩媚的眸子一转,妖娆笑道:“…。…那咱要将一位朋友介绍给你认识了。”

一座奢华的洋馆之中,永远鲜红的幼月望着窗外被红雾遮蔽的天空,她威严满满的道:“……。咲夜,你跟在我身边有多久了?”

站在幼月身后的女仆长低眉垂首,恭敬的回道:“……大小姐,咲夜跟随在您身边已经十年了。”

“原来才十年啊,我还以为都过了一百年了呢。”

娇小威严的吸血鬼喃喃低语着。

“我一直想要将你变成吸血鬼,让你永远陪伴着我。”

“……但是看来不用了,神秘衰退的太快,再过百年,就算是我也会渐渐的失去一切的力量。”

“而在刚才,命运却告诉了我,一切或许又有了转机!”

蕾米莉亚。斯卡雷特昂起自己娇俏的下巴傲然说道。

她端起灌满了鲜血的红茶品了一口,鲜红的血液将她单薄的红唇映衬的更加艳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