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53章

作者:朱之月

“变节的恶魔说自己有信誉,这话听起来不是有些可笑吗?”自以为受到欺骗的八云紫,话语间也带上了些许的嘲讽。

哎,帝释天你不讲信誉,却是让我背了黑锅啊。

西乡心下腹诽。

“那么八云紫小姐,你是想要和我打一场吗?或者你希望现在就由你来先履行契约?”

西乡眼神玩味,他望着八云紫那丰满诱人的娇躯,略带威胁的说道。

八云紫咬牙切齿,她微微眯了眯自己的美眸,一字一字的道:“……咱不敢!”

八云紫虽然有着身为妖怪贤者的骄傲,但她亦是个很现实的人,进退自如,拿得起放得下。

如果能达成自己目的,她甚至连下跪这种事也做的出来,根本就没有节操。

虽然刚才气急攻心说出了嘲讽话语。

但对比了一下双方实力以及自己可能签订的契约,她却真不敢与这恶魔直接动手,一切还要从长计议。

“呵,聪明的选择,不愧是妖怪贤者,这话我没有嘲讽你,毕竟审时度势的人太少,你是一个聪明的大妖怪。”“…。…而我最喜欢的就是聪明人,最讨厌的就是那些看不清形势的蠢货。”

西乡笑了一声,他目光跃过八云紫,看向了脚下的这座城市,“。…这里的恶魔到是真多啊。”。

第一百一十一章欢迎来到幻想乡!

在西乡的眼中,这个世界遍布着恶魔。

这些恶魔涉及到了人类的方方面面,一切都与人类息息相关,连接到了人类自诞生以后存在的所有概念。

不管是物质还是非物质的概念,在这方世界中都能诞生出血肉之躯的恶魔。

台灯可以变成台灯恶魔,路由器可以变成路由器恶魔。

乃至于是恐惧、欢欣等等这类情绪也可以化身恶魔。

甚至是过去、现在、未来这类概念,它们都能以恶魔的姿态诞生于这个世界。

光从这些概念来说,这个世界的恶魔好像很厉害,尤其是一些类似于杀戮、核武器、反物质等等概念的恶魔。

但实际上这些恶魔就与幻想乡的妖怪一样,不能光看能力,也要看出力。

八云紫是境界的妖怪,掌握着境界之力。

但是她能与万圣节女王相提并论吗?

那万万不可能,即使两人都掌握着境界之力,但一个三位数破格,一个才勉强接近五位数,其中的差距实在是过于巨大了。

这个世界的恶魔也是如此,单纯的概念性很强,但实际实力放在箱庭,那就是最弱的存在。

相比于这些概念的恶魔,真正让人感到难以理解和恐惧的,应该是诞生了这些恶魔的地狱。

地狱的存在让这些弱小的恶魔真正做到了不死。

当恶魔从地狱死去后就会来到现世,从现世死去后又会回归地狱。

循环往复永无止境,唯一的差别就是死去的恶魔会失去过往记忆,变成一个新生个体。

只要地狱不空,那么这个世界的恶魔就永远无法被灭绝。

而形成这个地狱的根本,正是恶神之母灵格微不足道的一个小碎片。

其与世界树游戏的世界道具,嗜血的圣歼类似。

西乡思考着要不要把这小碎片收回。

这些破碎的小碎片,实际上西乡已经不需要,以恶神之母灵格的力量其会自我修复,根本不需要西乡把碎片找回。这些碎片就暂时不收回吧,等到需要时再全部回收就是。’西乡当即就有了决定。

当西乡突破了三位数冲击二位数时,所有散步在多元宇宙中恶神之母的灵格碎片会自发的被本源灵格吸引,从而汇聚成完整状态。

与此同时,西乡也明白了为什么邀请函会投入到这个世界。

八云紫得到这个邀请函算是阴差阳错。

这些恶魔不属于八云紫所在的世界,乃是天外之物。

但是因为恶神之母的力量过于崇高,哪怕仅仅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碎片,都让恶魔所在的世界冲击到了幻想乡世界。

由此两个世界出现了融合。

正常情况而言,那张邀请函应该是落在某个能匹配西乡的恶魔手中。

但因为恶魔世界与幻想乡世界融合,八云紫的存在比那未知的恶魔更适合琐罗亚斯德教的需要。

因此这张邀请函才会落在了八云紫手中。

八云紫得到了邀请函,也就间接得到了拯救幻想乡的力量,在这阴差阳错里,她也是因祸得福了。

八云紫可不知道西乡在短短时间内想了这么多,她见西乡提起那些恶魔,就是嘴角含笑的道:“……。那些恶魔不是查拉图先生您的同族么“々?”

在八云紫看来,西乡是‘变节’的恶魔,自然也是那些恶魔的同类。

对这些恶魔有基本了解的八云紫是这样认为的。

唯一的区别就是,西乡的力量过于强大,远不是这个世界那些恶魔所能相比。

“将我与这些恶魔当做同族?嗯,从广义上来说我与它们是同族,我们都是恶魔。”

“……但在更细微的地方,我与它们有着彻底的不同,那其中的不同之处就相当于是神与凡人的差别。”

西乡先是点了点头又是摇了摇头。

他也没去辩解自己和那些恶魔的差异,八云紫想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

“八云紫小姐,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作为客人的我就在这里,就不请我去你的居所做客?”

西乡将目光从山脚下的城市收回。

这些恶魔并不重要,因为现在西乡的契约者是八云紫。

不过自己有空闲时倒是可以在这个世界转转,反正西乡修复‘变节’灵格什么都不需要去做,只要在这个世界待着就好。

“不请自来的客人可是恶客。”

八云紫美眸微眯,说出的话语带着另外一层含义。

“不请自来的确是恶客,但邀请我来到这里的可是八云紫小姐你。”

“……你莫非忘记了我们之间的契约?”

西乡的语气笑眯眯的,那看似平静的话语中好似带着威胁,又好似只是随口而说。

“你……”

八云紫袖摆下的玉手握紧,心中恼怒。

被人这样威胁谁又会高兴,只是很快的八云紫又是压下心中不平的情绪。

西乡也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这种情况下妖怪贤者也不愿恶了西乡,让双方闹的不愉快。

八云紫并不是会轻易后悔的人,当初打开那张邀请函时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西乡虽然没有直接完成与她的契约,而是这样耗着,好似自己是被恶魔所欺骗。

但八云紫也没完全放弃希望,这恶魔答应自己的,或许也有几分真实。

她现在能做的,也只是走一步看一步。

只是听到西乡想要进入幻想乡,八云紫还是犹豫了。

幻想乡是她最重要的东西,其他的一切都好说,但要是涉及到幻想乡的安危,八云紫就会失去理智,失去思考的能力。

看到八云紫神色间的犹豫不决,西乡大体也能猜到八云紫的想法。

他莞尔一笑,这只妖怪却是完全没有想过双方那巨大的力量差距。

不过也可以理解,夏虫不可语冰,八云紫在这个世界或许是很有见识的妖怪。

但相比于这无垠宇宙,她又是头发长见识短了。

西乡缓缓抬起一只手道:“……八云紫小姐既然不愿,那我就只好自己开门进入了。”“。…。反正大门就在这里,与其求人不如求己!”

正犹豫不决的八云紫心下一慌,她连忙道:”……。不必了,查拉图先生乃是客人,哪里有让客人自己开门的道理。”“……。身为主人家的咱没有邀请客人,真是怠慢了!”八云紫迅速划开一道巨大的间隙,横在西乡的面前。

开玩笑,这个家伙的能力过于诡异。

不管是蓝的式神还是自己的结界都在他轻轻一指下'叛变’。

若是让他动了大结界,万一大结界也是‘叛变’,那她八云紫真是连哭都没地方哭去。

什么都好说,但唯有大结界绝对不能让他去触碰,这就是八云紫的想法。

妖怪贤者轻叹口气,为了不让西乡触碰大结界,她只得亲自打开前往幻想乡的门扉。

见着那满是怪异眼球的间隙,西乡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是迈步走了进去。

八云紫见此绣眉紧蹙,是这个恶魔太大意,还是他对自己实力的绝对自信?

面对自己境界之力打开的隙间,对方竟然连考虑都不考虑,这胆子也太大了。

摇了摇头,八云紫不在多想,她也不愿自己去试探这个恶魔,那太过于危险,她不敢过分招惹。

反正幻想乡里和自己同样强大甚至更强的人也不是没有,要不自己去忽悠她们?

嗯,有几个和自己有仇的,倒是可以忽悠她们去试(李钱赵)试。

作为贤者,自然要以智慧为武器,直接动手可不符合贤者的定义。“蓝,先和咱回幻想乡吧。”

八云紫手再一挥,两道隙间将她与八云蓝吞噬。

西乡对八云紫的隙间没有任何惊奇之处,这其实就是一种另类的境界门,箱庭里到处都是。

而箱庭里的境界门都是出自万圣节女王之手。

走进隙间,西乡下一瞬就是来到了一座日式的和屋中。

屋子的卧室不大,前面摆放着一张榻榻米,上面是凌乱的床铺。

小屋中间还有着一张矮桌,和一些基本的家具,屋子非常的简朴。

除此之外,这屋中最引人注意的,反而是那弥漫在鼻腔间淡淡的馨香,那与八云紫的体香是同样的味道。

由此就可知道,这间不大的小卧室,是八云紫的闺房。

西乡的面前再次出现隙间,八云紫与她的式神从中款款走出。

妖怪贤者眼角含笑,她手握着一把西式的扇子,声音娇媚轻柔的道:“。…。欢迎来到咱的八云之家克!”“………也欢迎来到幻想乡,变节的大恶魔查拉图斯特拉!”

第一章少女八云紫

简洁的小屋稍显凌乱,满是馨香的榻榻米上是一团随意被揉起来的被子。

被褥还带着温度,诉说着这里不久前曾有一位海棠春睡的美人。

八云紫的眸子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自己刚刚起床的床铺,因为急着和蓝去检查大结界,却是忘了收拾。

谁又能想到只是检查个大结界,在回来时会有‘客人’到访呢。

虽然八云紫并不介意被人看到自己日常生活中的那份随意,但当着一个陌生人的面露出自己的隐私,八云紫也是略有些尴尬。

不过这点小事难不倒智慧的妖怪贤者。

“蓝,今天你又偷懒了,怎么连屋子都没有收拾。”

八云紫那慵懒妩媚的眸子先是瞪了一眼自己的式神,然后对着西乡露出了一个歉意的微笑:“……不好意思,怠慢了查拉图先生。”

“蓝是咱的式神,家里的打扫一直都是她做的。”

“……只可惜咱这主人管教不严,式神总是偷懒。”

八云紫巧笑倩兮,她直起自己的娇躯,慵懒的抻了个懒腰,露出那迷人的曲线以及凹凸玲珑满是媚意的丰满。

那就像是初春绽放的一朵玫瑰花,充满了艳丽却又带着伤人的刺。

“刚刚不小心弄脏了衣服,还请客人见谅,先让咱去收拾清洗一番。”

八云紫语中带着抱歉意味的说道。

“无妨,八云紫小姐便先去清理一番吧。”

西乡做了个'请’的手势,他笑容630温和,仿佛真是信了八云紫的所有话。

不过自从八云紫得到那张邀请函后,西乡就通过邀请函观察了八云紫很久。

要说她的式神偷懒那都是骗人的,名为八云蓝的九尾狐可谓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

八云紫这是把自己的尴尬全都怪在了八云蓝的身上,以此来缓解现在的情形。

“称呼咱八云紫小姐就太陌生了,远来是客,查拉图阁下直接称呼咱为‘紫’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