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5章

作者:朱之月

“她为了拯救你,不惜背负六十万生命的罪恶也在所不惜。”

“……但是作为盟友,互为最好朋友的你,不但没看出来她真正的愿望,还将想要拯救你的她关进了监狱。”

“现在的仙都木阿夜一定很绝望很痛苦,并对你恨之入骨吧。”

“……小那月哟,你亲手毁掉了自己的友情!”

西乡在南宫那月晶莹的耳珠边发出恶魔的低语,“……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作为恶魔的我,是不可能看错她的愿望的。”

坐在西乡身旁的南宫那月神色阴晴不定。

她虽然努力压抑着内心的情绪,但那握着杂志手背上泛起的青筋,暴露了现在她内心的不平静。

她很想认为西乡的话是骗人的,但是理智上,南宫那月对他的话又深信不疑。

正如这恶魔所言,他最大的目的是看到痛苦又绝望的自己。

原来,这才是阿夜的真正愿望?原来,她一直是在为了我才做这些事。

原来,并不是阿夜背叛了我们的友谊,我才是那个背叛者?

南宫那月从未想过,小丑原来是我自己。

“先生,您要喝点什么吗?”

阿尔迪基亚航空的空姐面带微笑来到西乡身旁问道。

“给我来杯酒吧,然后给我的女儿来杯果汁就行。”

西乡亦是露出笑容,绅士的说道。

空姐有些惊讶的看了南宫那月一眼,“……原来这位小姐是您的女儿吗?您可真是年轻,先生。”

这样说着的空姐眼中流露出遗憾。

本以为能邂逅一段美好的感情,没想到这个气质斐然的男人竟然已经结婚,而且连女儿都这么大了。

“哈哈,这或许是我们家族的天赋吧。”

西乡眨了眨眼,开了个玩笑。

南宫那月难得的没有和他斗嘴,这时候的魔女已经完全陷入了自己背叛友谊的恍惚中.

第三十八章 空隙的魔女

“空隙的魔女,南宫那月!!”

阿尔迪基亚王国境内边境处,来自于战王领域的吸血鬼眼中充血,他张开自己的巨口露出锋利的獠牙,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这只吸血鬼全身上下被锁链绑缚,任由他怎样调动身上所余不多的魔力,都是无法撼动那锁链分毫。

锁链名为‘戒律之锁’,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而是出自古老的众神之手,其中还有着‘天部’改造的科技。

这个神具本是由弦神岛在某处众神遗迹中发现的,最终因为对南宫那月的信任,将其交给了南宫那月使用。

‘戒律之所’拥有着对魔力的极强腐蚀性,若是被它绑住,挣脱的几率渺茫。

吸血鬼睚眦欲裂的瞪视着前方那冷漠如人偶的少女,发出了愤怒的咆哮:“……莫非你这魔女成为了阿尔迪基亚王国的走狗!”

“……你是要与我们‘战王领域’为敌吗?”

穿着一身哥特式长裙,身材嬌小,如人偶般精致高冷的少女略显无聊的看了面前的吸血鬼一眼,她嗤笑一声道:

“……不要把自己和‘战王领域’划等号,吸血鬼,那只会让你显得更加软弱。”

“对于你这样妄图破坏和平,挑起战争的人,就算是第一真祖‘遗忘战王’知道了,也会亲自将你处决吧!”

“……至于我帮助阿尔迪基亚王国,对你这样的恐怖分子,机场见到了就要直接杀死,卫生间见到了就要把你溺死!”

“这与阿尔迪基亚王国无关,仅仅只是你的身份使然!”

吸血鬼听出了南宫那月语气中那赤@裸的杀意,他惊慌失措的喊道:“……等一下,难道你要杀死我吗?”

“……这不符合阿尔迪基亚王国的法律吧,我需要公证的审判!”

吸血鬼最强大的地方在于眷兽,而没有了眷兽的吸血鬼,其身体素质之弱在魔族里那是首屈一指。

而这只吸血鬼的眷兽早就被南宫那月消灭成了残渣。

即使眷兽只是一种魔力聚合物,不会真正的被杀死,哪怕消灭了随着时间推移也会重生。

但就算是真祖的眷兽被消灭,短时间内也无法做到重生,更遑论是一只后代吸血鬼了。

“如果这里是弦神岛,为了给人工岛管理公社一些面子,我可能还会将你关进‘监狱结界’。”

“……不过这里是在欧洲,是在阿尔迪基亚王国,我也就不需要去遵守那些条条框框。”

“要知道我可是——魔女啊!”

南宫那月用着极其冷酷的话语,为面前的吸血鬼下达了死亡的判刑。

她突然伸出自己那纤細的玉手,隔空往面前的吸血鬼的脖颈处一握。

刹那间,一只散发着极致死亡气息,燃烧着黑色火焰的手掌从虚空中浮现,握住了吸血鬼的脖颈。

“这……这是什么术式?我……我的生命力……”

吸血鬼露出了惊恐的神色,他的身体开始急速变老,本是年轻的肌膚充满了褶皱,所有的水分都是蒸发。

吸血鬼的牙齿开始变黄,头发化为了枯草,随着肌肉与神经都在衰老下退化,仅仅只是眨眼间,面前的吸血鬼就变成了一具干尸。

死去的吸血鬼尸体落在地上,并没有化为飞灰,在他那空洞如骷髅的尸体脸上,满是恐惧的神色。

吸血鬼之所以能豢养眷兽,在于吸血鬼本身存在的负之生命力。

也因为负之生命力的存在,除非是被杀死,理论上吸血鬼是不会衰老死亡的。

但是在西乡的衰老能力面前,不要说是区区吸血鬼,就算是历经亿万年久远的岩石等物质,都会在刹那间迎来衰老的形态。

“呼……”

南宫那月轻吐口气。

就算是见过了无数次这样的情景,她依然为这份能力感到一丝惊惧。

不过这份衰老的能力确实好用,在这个能力面前,没有任何的生灵敢于说自己不死。

在欧洲的三年多时间里,南宫那月也用这个能力杀死了不知道多少的敌人。

南宫那月虽然心底里有着善良,但她从来不是什么慈悲之人。

作为魔女的她当断则断,可以毫不犹豫的将敌人杀死,绝不会有任何的犹豫和迟疑。

解决了面前的吸血鬼,南宫那月小手往虚空一抓,在她的手掌间出现了一把镶有蕾丝荷叶边的阳伞。

魔女将阳伞搭在自己纤細的肩头上,直接发动了空间制御的术式离开了现场。

这三年多的时间里,除了偶尔的回去大学上课,南宫那月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欧洲。

她追捕着那些犯下大罪的魔族,然后残酷的将对方杀死,绝不留任何的情面。

也正是这份果决与强大,让她渐渐的有了‘空隙的魔女’之名。

整个欧洲的魔族在提起这位魔女时都会为之惊恐,生怕这个擅长空间制御术式的魔女出现在自己身边。

也是在这残酷的殺戮中,她彻底的掌握了自己所有的能力,并培养出了独属于自己的战斗技巧。

现在的南宫那月除了那几位真祖外,她有自信面对这世界上的任何一位强敌。

如果将作为魔女的她当做人类,那么南宫那月已经是人类的最强者之一。

南宫那月的空间制御术式跨越范围极广。

本身空间制御术式能够使用的范围就在于使用着的魔力出力。

拥有着西乡为其提供无限的魔力,南宫那月每一次的空间制御术式都能达到自己使用的最远距离。

仅仅只是几秒之后,空隙的魔女就是离开了阿尔迪基亚王国的边境,来到了王国首都一座奢华的酒店房间中。

西乡正坐在窗户边,手上拿着一本书悠然的看书。

察觉到术式的魔力后,他放下书本露出淡淡的笑容道:“……你回来了,小那月。”

南宫那月见到西乡后,那高冷的神情再也绷不住,怒气冲冲的道:“……你三年前说要告诉我完成契约的方法。”

“……我信了你的话来到欧洲与各种魔族厮杀。”

“但你却一拖再拖,整整拖了三年,今天你又要用什么理由,还是你根本就是在忽悠我!”

南宫那月现在气的不行,她觉得自己被这只恶魔整整骗了三年时间。

而她也信了对方三年.

第三十九章 我是你的神,你是我的女王!

(最近沉迷老头环,追着菈妮老婆跑……)

“稍安勿躁,小那月。”

西乡的态度依然是不紧不慢,仿佛对他而言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过于着急的事,做事就要保持优雅。

他将手中的书放下,站起身来笑着安慰了怒气冲冲的南宫那月几句。

魔女的视线落在西乡手中的书上,那本书的名字叫做《论道德的谱系》。

这本书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书籍,最起码南宫那月没有查到过。

她也曾翻过这本书的内容,其大体内容就是一本将善恶、好坏等传统道德价值取向批判的书籍。

整本书都有一种超人的哲学思想,判定人有强弱之区别。

因此强者价值取向就有好坏之分,弱者则有善恶之分。

强者否认弱,因此认定其为坏;弱者惧怕强权,因此定义为邪恶。

某种程度上说,这种道德与价值观相当的残酷。

“说实话,我也没预料到会把事情拖了三年之久。”

西乡慢条斯理的用酒店的茶具为自己和南宫那月泡了杯红茶,将两杯茶放在了茶几上。

最开始西乡是准备在这个世界速战速决的,毕竟他还要回到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中,不能在这个世界久待。

但是西乡发现,世界之间的时间速率完全不同。

当他本身在一个世界时,竟然可以凭借着一种‘相对论’的概念,来影响到时间的流速。

这种效果可能来自于‘恶神之母’的灵格,也可能来自于世界本身的规律。

暂时西乡没有一个具体的结论,但从结果上而言对他是有利的。

就比如他在这个世界三年时间,但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那里所经历的时间却是极短。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能够保证自己攫取到最大的营养,那最好的策略就是尽可能在这个世界久待。

反正只要契约存在,他就可以源源不断的得到养分滋润。

也正是发现了这一点后,西乡也就不着急了起来,开始慢慢的玩他的养成游戏。

况且西乡其实更喜欢南宫那月所在的这个世界。

曾经的西乡就是生活在现代科技的世界里,他已经习惯了现代科技的方便。

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如今所在的是一个剑与魔法的世界,相比于打发无聊时间的能力,还是现代的科技世界更美妙。

唯一对不起的就是仙都木阿夜了,西乡答应她在几个月内将其从‘监狱结界’中放出。

但最终西乡诓了她整整三年时间,不过对此西乡也并不惭愧,恶魔本就是欺骗的代言人。

“来,小那月读读这份资料。”

西乡将一份早就整理好的资料递了过去。

南宫那月一把夺过西乡说中的纸张,气势强硬。

她在扫了一眼那几张纸上写的内容后,黛眉一蹙道:“……圣歼?”

这份资料她是看过的,就在弦神岛对她开放了资料库时。

也是在这个资料库里,南宫那月知道了所谓的‘圣歼’与外界传言的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