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47章

作者:朱之月

白夜叉目瞪口呆,她直接跳了起来,指着西乡气呼呼的骂道:“……无耻,无耻至极。“!”看着白夜叉那跳脚的样子,黑兔面色羞赧的低下头,觉得自己对不起白夜叉。

但为了族人们,她、她觉得还是牺牲白夜叉吧。

反正白夜叉最近一直在欺负自己。

“哈哈哈哈!!既然这是万众期待,白夜叉你便听大家的意见吧。”

“…。…。怎么,白夜叉大人要背弃承诺吗?那我说不得要在这里逼迫白夜叉大人您守诺言了。”

西乡眼中含笑,看似是在开玩笑,但白夜叉不敢赌他是不是认真的。

白夜叉一把夺过蕾蒂西亚手中的盒子,大踏步的往一旁的房间走去。

有侍女颤颤巍巍的将香茗奉上,还端上来了一些点心零食。

黑兔踌躇半晌,她大着胆子鞠躬道:“……魔王大人,能不能请您释放我的族人们。”

“。…还有,还有蕾蒂西亚大人,我愿意代替蕾蒂西亚大人,为您做任何事!”

站在西乡身后的蕾蒂西亚欲言又止,但主人没发话,她也不敢多声。

如今还能见到黑兔,知道了‘阿卡迪亚’现在的情况,蕾蒂西亚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虽然‘阿卡迪亚’现在的状况很糟糕,但蕾蒂西亚也知道,有白夜叉帮衬一二,‘阿卡迪亚’的那些孩子们倒也不至于真的饿死。

西乡这时牵起蕾蒂西亚一只白皙的玉手,把玩着她那修长的手指。

蕾蒂西亚的指甲透着粉色,与她那吸血鬼的肌肤完全不同,那修的整整齐齐的指甲就像是一颗颗的珍珠,圆润美丽。

在蕾蒂西亚面红耳赤下,西乡将她的食指轻咬在嘴中,笑看着黑兔道:“…。…。我知道小黑兔你是真心实意,这是你们月兔一族的牺牲精神。”

“但可惜我不能答应,因为相比于小黑兔你,还是蕾蒂西亚对我更重要。”

嗯,确实蕾蒂西亚更重要。

要说外貌,蕾蒂西亚与黑兔倒也没多大差别,只是双方的气质不同。

黑兔太青涩了,而蕾蒂西亚更成熟。

但在其他方面,黑兔绝对比不上蕾蒂西亚。

有着全阶层支配者经验的蕾蒂西亚,她能帮西乡做的事要远远超过黑兔。

蕾蒂西亚低着头,那一张过于白皙,似是玉石一样的脸蛋有些不好意思。

倒也不是西乡这像是告白一样的话语让她心慌意乱,活了这么多年的蕾蒂西亚倒还不至于被言语弄的心乱。

主要还是西乡正咬着她的手指,无意间的暧昧触碰,让蕾蒂西亚身体发颤,有些酸软。

被西乡说自己不如蕾蒂西亚,黑兔倒是没什么抵触,甚至她觉得理所当然,自己当然是不如蕾蒂西亚大人的。

只是不能用自己换取蕾蒂西亚大人的自由,让她很是难过。

“至于你的那些族人……”

听到西乡说起自己的族人,黑兔竖起了耳朵。

“我现在确实没有什么必要的理由在囚禁他们。”

西乡最开始只是用那些月兔威胁帝释天,但如今变节灵格’到手,那些月兔也就没用了。

“不过我也没有理由将他们放掉,在我找到理由前,我只好将他们继续囚禁在手中。”

“……小黑兔你也可以放心,你的那些族人们过的很好,依然生活在月影之都里。”

“々只要你乖乖的听话,不要做什么出格的事,我就会善待你的族人们,等到我找到足够的理由,就会让你和父母团聚。”

西乡的话让黑兔连连点头,虽然黑兔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出格的事。

但她总算是看到了曙光,将自己的父母和族人们救出来的希望。

“你就别欺负小黑兔了!”

就在这时,白夜叉的声音传来。

这位古老的天动说稍有些扭捏,但还是大方的走进了屋中。

她穿着西乡送来的女仆装,不过说是女仆装,倒更像是情趣装。

黑白相间的蕾丝短裙,束腰裹着她柔软纤细腰肢,两根黑色肩带挂在她雪白香肩上,露出锁骨下的一片玉肌,像是洁白的初雪。

手腕、脖子间系着像是项圈一样的装饰,短裙下一双纤瘦的腿,更是穿着纯白的丝质长袜。

看着打扮相当出色的白夜叉,西乡轻笑道:“……有没有人对白夜叉你说过,你很漂亮。”

白夜叉是那种只要做了,就相当放得开的性格,她摇曳着身姿莲步轻移往西乡走来,轻哼一声道:“……咱当然知(好好赵)道咱很漂亮,不过这话到没人和咱说过。”

淡淡的麝香从白夜叉那娇小玲珑的身躯上直入人的鼻腔,白夜叉媚眼如丝,姿态妖娆,来到西乡身边后斜着身体倚靠在他身上,痴痴笑道:“……咱与万圣节女王孰美?”

面对这问题,西乡不动声色。

他只是面色平静的喝了一口茶,“……白夜叉你与女王的美不分伯仲。”

“……只是你现在的体型实在让人生不出欲念来。”

“而且每个人的审美不同,美丽这种东西是很主观的。”

“……在我心中,女王陛下便是那唯一亘古存在于天上的太阳,温暖着人间。”

白夜叉闻言‘切’了一声,从西乡身上起来,再次坐到了他对面,脸色很冷。

白夜叉对这种问题其实不在意,但如果当问题的另一个对象是万圣节女王时,她的求胜心立刻就是涌起。

甚至她都想着要不自己干脆恢复那成年人的姿态算了,这魔王没准是喜欢更成熟的?机。

第一百零二章你们都是我心中闪耀的星星

西乡靠在身后的椅背上,姿势不是那么的端正,不过自然不会有人来说他坐姿的问题,也没有人敢这样去做。

他微微用力,拉着蕾蒂西亚的玉臂,将她纤长美丽的娇躯拽到自己身后。

蕾蒂西亚没有任何反抗,如柳枝一般柔软的腰肢半弯,一对鼓胀就这样压在西乡的肩膀上。

感受着那一份轻柔的软绵,西乡的手抓住蕾蒂西亚的手掌让她张开,望着那修长美丽的手指,他只是轻轻的摩挲着。“白夜叉,可不要忘记了我们的约定。”

西乡头也不抬,对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白夜叉缓缓说道。“咱知道了。”

白夜叉瓮声瓮气的回道。

她知道西乡所说的约定除了换上这么一身极其暴露的女仆装外,也要遵守契约前往魔王所在的地方,真给他当一段时间的女仆。“等咱把东区这边的事情稳定下来,咱就会去找你。”白夜叉如此说道。

其他人虽然不知道西乡与白夜叉两人到底有什么约定,但也不会多问。“那么正事谈完了,咱们就说说不那么重要的事。”

西乡摆正了一些自己的姿势,望着白夜叉那如太阳一般闪耀的眸子说道。“逼迫咱穿着这衣服,就是所谓的正事?”

白夜叉拽了拽自己的蕾丝短裙,裙摆实在是太短了,无意间露出她雪白的大腿以及胖次的一角。

她的胖次也是蕾丝的,看起来非常的性感。

这女人,是故意的吧。

西乡心下嘀咕。

说实话,对白夜叉的一些性格,西乡也难以把握。

她看似大大咧咧,这种女人应该很没女人味才对。

930但是她偶尔间流露的那万种风情,足以引起任何男人的渴望。

说白夜叉喜欢女人吧,那倒也对。

她总是忽悠女孩子穿着各种性感衣服,然后自己去动手动脚。

但也仅此而已了,白夜叉对女人的欲望就到这一步,再往下一步她绝不会去做。

以白夜叉的身份,她是有能力去做的。

这个白夜的星灵性格行为相当恍惚,怪不得当年被称作问题儿童,让人很难琢磨透。

唯一能确定的一点就是,白夜叉是真的对箱庭很在乎,以至于这份在乎让她被许多人利用。

“当然,能让白夜叉你穿上这样的衣服,说是有史以来第一次都不为过。”

“……既然如此,那当然就是正事。”

西乡嘴角含笑,“……而不重要的就是,关于消灭了‘无名’的那个魔王集团的情报。”

西乡话音刚落,白夜叉就是不直觉的坐直了身体,脸上的媚意消失。

她手拿折扇挡住自己樱唇,美丽的眸子微微眯起。

一旁的黑兔的耳朵也是颤了颤,仔细聆听。

“那个未知的魔王团体咱查了许久也没查出来,你有他们的情报?”

这么一个恐怖分子的团体藏在下层,白夜叉当然一直在关注。

她只能猜测出这个魔王团体与上层神佛们有关,但也正因为与上层神佛有关,她才难以找到确切的消息。

“那个魔王团体在袭击‘无名’前曾经找过我。”

“……他们希望我不要插手,但我最后为了白夜叉你还是出手了。”

“为了你我甚至背弃了契约,白夜叉啊,你要怎么补偿我?”

西乡语气悠然自在。

白夜叉愤愤不平道:“……咱不是已经补偿你了,答应你的事咱不会忘记。”

“你记得就好,我就怕你不记得。”

西乡颔首说道。

这家伙说这么多话,不会就是绕圈子特意来提醒自己的吧。

白夜叉心下腹诽。

“自然的,衔尾蛇希望我不要出手,也要付出代价才行。”

“…我所要求他们付出的代价就是蕾蒂西亚!”

正把玩着蕾蒂西亚玉手的西乡这样说着,他的掌心上移,轻抚着蕾蒂西亚那如藕的玉臂。

吸血鬼公主的皮肤真好!

“哈!美色动人心,不过咱倒也能理解你。”

“…如果那个魔王集团过来要求咱,咱也会选蕾蒂西亚这个美人。”

白夜叉手中折扇挡着自己半边玉容,对着西乡露出了一抹妩媚的笑容。

西乡这时却神色一肃,义正言辞道:“。………白夜叉不要总用你那满脑子都是涩情的想法来想我。”

“……我之所以让衔尾蛇将蕾蒂西亚带给我,又怎是为了她的美色,我看上的是她那管理共同体的才能。”

“当年的蕾蒂西亚当过一段时间的全阶层支配者,这相当于掌管着整个箱庭下层,这样的经验这箱庭又几人有?”

“………。我记得当初蕾蒂西亚成为全阶层支配者,还是你给予了大力支持。”

见到西乡那正经的神色,白夜叉眨了眨自己的美眸,一时间甚至怀疑难道真是自己猜错了。

她下意识的往蕾蒂西亚看去。

蕾蒂西亚想了想,发现虽然自己被关进大牢,被西乡各种用皮鞭抽打,但好像真的没夺走过她的贞洁。

而不久前西乡还让她去帮忙管理北区。

蕾蒂西亚犹疑的点了下头,算是承认了西乡的话。

白夜叉完全傻了眼。

就连黑兔都是一阵不好意思,觉得自己可能是错(cfbd)怪了西乡这个魔王,是自己对魔王先入为主了。

只有迦陵露出冷笑。

呵,这魔王哪有这么好心,只不过是他喜欢循序渐进的游戏罢了。

他要真有这好心,不在乎美色,自己何必付出贞操!

白夜叉迟疑的看了看西乡,然后低声问道:“……。衔尾蛇就是那个魔王团体的名字?”

西乡点头。

“他们的首领是谁?”

白夜叉紧张的再次问道。

“我没见过他们的首领,一直与我联系的是行乐家,这个人你应该知道,就是当年欺骗蕾蒂西亚堕落为魔王的那个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