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46章

作者:朱之月

唯一让人们惊奇的,也只不过是金翅大鹏鸟在箱庭罕见,众人也只是惊讶于这里有只神鸟罢了。

但是不知是谁,无意间窥探到了那位于金翅大鹏鸟背上的人影。

拜火教的大恶魔的面貌早就在箱庭下层传的人尽皆知。

刹那间,之前还井然有序的千之眼总部彻底乱了起来,无数人鬼哭狼嚎,疯了一样的往境界门跑去。“是魔王,是那个盘踞在北区的魔王!”

“祂、祂怎么从北区出来了,魔王难道要对东区出手了吗?”“快逃离这里,如果落入魔王的恩赐游戏里,我们就死定了!”

整个千之眼的总部瞬间就是乱了起来。

这里不但是千之眼总部,同时还是阶层支配者的所在地,自然有着无数的卫兵守护。

但在见到西乡后,没有一个人敢主动出手。

魔王并没有使用主办者权限开启恩赐游戏,他们要是主动出手,那岂不是给了魔王开战的借口。

人群骚乱0.3的狂奔,每个人都在祈祷东区的阶层支配者白夜叉大人赶紧到来。

不管白夜叉能不能打的过这魔王,白夜叉到了,他们才能有主心骨。

一道娇小的身影步履匆匆,走在一栋日式的庞大院落里。

不用任何人通报,白夜叉已经感知到了西乡的到来,她一边往西乡所在的地方赶来,一边大声喝道:“……。魔王,你要对咱的共同体做什么?”白夜叉这时候也在肝颤。

这魔王怎么跑到她的东区来了,怎么就不能好好的在你的北区待着!

不过虽然肝颤嘴颤浑身颤,两条纤细的美腿都下意识的并拢。

但作为阶层支配者与千之眼的大干部,她也得站出来给予共同体的同志们信心。“这里可是千之眼的总部,你就不怕双女神嘛,魔王!”堕落了啊,白夜叉!你怎么也需要狐假虎威了!

白夜叉嘴上呵斥,神色严厉,心中却是嘀嘀咕咕。

第一百章快换衣服吧,白夜叉!

金翅大鹏鸟落在这栋极尽奢华的日式庭院中,随即金翅大鹏鸟化为人形,露出了迦陵的人身。

西乡两脚轻轻落地,他一只手背负在身后,看着前方那个穿着浅紫色和服,有着一头银白的秀发,瞳孔如同金子一样闪闪发光的白夜叉。

他轻笑了一声道:“……双女神她们会怎么看我不知道,但是这箱庭下层的共同体是由你来管理的。”

“……若是这里出了问题,我想相比于我这位魔王,双女神恐怕更会不满白夜叉你吧。”

西乡的话语中带着几许调笑的意味,“……让我这位魔王在下层生活的这么舒服,身为阶层支配者的白夜叉你真是太失职了。”

“……就是不知道上层的那些神佛们会不会以此为借口,让你回去。”

白夜叉听到西乡的话语,她‘切’了一声,手中的折扇轻摇,神色郁闷又无可奈何。

白夜叉之所以得到上层神佛们信任,除了她将自己灵格封印以夜叉灵格降临外,也有着白夜叉对上层神佛们的保证。

她的保证无外乎就是让箱庭下层保持秩序。

但是之前闭锁世界的出现就已经是啪啪的打了白夜叉的脸,如今又有西乡这个让其头疼到无可奈何的魔王。

可以说白夜叉对神佛们的保证早就失败了。

“咦?蕾蒂西亚你这身衣服真是漂亮。”

“……过去你总是穿着那身骑士服,咱就说你多少30次了,你总是不换衣服。”

“现在这礼服裙子,才能展露你的美丽嘛。”

白夜叉不想理会西乡,她的目光看向了跟随西乡而来的蕾蒂西亚身上。

见到盛装打扮的吸血鬼公主,白夜叉就是双目一亮,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嘿嘿笑着说道。

然后她又看了看穿着一身印度式舞衣,露出自己无暇美背和纤细的蛮腰,尽显自己好身材的迦陵,白夜叉倒是对西乡颇为佩服。

这魔王调教女人方面有一手啊,而且在穿衣审美方面也颇合白夜叉的胃口。

然后白夜叉又是想到了当初自己被擒住时,西乡是怎么对待她的,她当即就是脸色一黑。

嗯,这魔王却是手段厉害,连自己都着了道。

“白夜叉大人。”

蕾蒂西亚温顺的行了个礼,然后她就是站在西乡背后也不出声,神色乖巧。

这让白夜叉忍不住又看了西乡一眼。

阿卡迪亚被未知的魔王集团攻陷,蕾蒂西亚被抓走这一点白夜叉是知道的。

甚至蕾蒂西亚落在西乡手中她也不惊讶。

但是让白夜叉不可思议的是蕾蒂西亚现在的表现。

白夜叉对蕾蒂西亚可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是熟悉。

她清楚的知道这个曾经的吸血鬼公主性格什么样。

或许蕾蒂西亚成为奴隶后,为了阿卡迪亚而选择忍受一切对她的不公与虐待,但她却绝不会如现在这样听话乖顺。

在白夜叉想来,蕾蒂西亚应该是冷着一张脸,如同不会说话的人偶才对。

这让白夜叉又是看了西乡几眼,不知道这个魔王到底是许下了什么好处,竟然让蕾蒂西亚变成了这样。

“远来是客,白夜叉你就这样招待客人的吗?”

西乡不理会白夜叉的乱想,开口说道。

“虽然是客,但也可能是恶客,如果可以的话咱可真不想接待你这样的客人。”

白夜叉眯着一双美眸,笑容带着那么一丝冷淡。

她手中折扇半开,挡着自己娇艳欲滴的樱唇。

不过紧跟着白夜叉就是一甩手臂,将折扇收起,转过身道:“……跟咱过来吧,这里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

语毕,白夜叉从那木质长廊中往一间屋子走去。

长廊四周的庭院鸟语花香,水流淙淙,有漂亮的蝴蝶轻舞。

她穿着木屐,裹着白色足袋的小脚丫踩在木质走廊上,咯吱咯吱作响。

西乡目视着白夜叉的背影,看着她虽然娇小但摇曳的腰肢与翘臀,跟随着她前进。

来到一间像是居酒屋一样的房间后,白夜叉大大咧咧的往椅子上一坐,对着跟随在身边身体发颤,神色恐惧的女仆道:“……你去倒几杯茶来!”

那侍女如释重负,连忙应了一声,就是弯着腰快速后退。

在西乡这位声名鹊起的魔王面前,千之眼的侍女们都是战战兢兢。

而除了这些害怕的女仆,这间似是居酒屋一样的屋子里,也有着同样害怕的人。

已然长大,外表十五六岁的黑兔神色惶恐不安,那一张漂亮可爱的脸蛋紧张过度,两只兔耳都是颤抖不休。

黑兔穿着一身颇为暴露的女仆装,极短的裙摆下是一双蛛网黑色长袜。

甚至因为裙子过短,西乡的目光都能窥见她短裙下的胖次。

见到西乡之后,黑兔流露惊惧,脑海中不知觉的就是回想起了关于西乡的一切。

而那些回忆都不是什么好回忆。

月兔的故乡月影之都的毁灭,自己的亲人、友人以及族人的失踪。

亲眼看到这位魔王在月影之都毁灭后对阿卡迪亚大联盟的屠杀,消灭了南区与北区的阶层支配者,摧毁了大联盟的存在。

以及自己所信奉的主神帝释天,都是败在这恐怖的魔王手中,迄今都难以恢复伤势。

可以说西乡的存在在黑兔眼中就是最纯粹的魔王,也是黑兔这一生中对魔王所有的诠释。

尤其是当黑兔看着跟随在西乡身后的蕾蒂西亚后,她泫然欲泣,悲伤中却也带着几许的庆幸。

阿卡迪亚被未知魔王联盟摧毁,金丝雀大人他们失踪,蕾蒂西亚大人更是被魔王们抓走。

如今见到蕾蒂西亚还活着,黑兔当然开心。

但是看着蕾蒂西亚那低眉顺眼的服从,她就知道蕾蒂西亚已经失去了自由。

落在这可怕的魔王手中,不知道蕾蒂西亚大人要受到怎样的虐待。

想到这里,黑兔真是恨不得取而代之,让自己代替蕾蒂西亚去接受魔王的残酷惩罚,这是月兔特有的牺牲精神。

西乡打量了几眼黑兔的打扮,他眉头一挑道:“……当年那只可爱的兔子竟然变成这样涩情的兔子,穿着如此不知检点。”

“…。…。若是你的那些族人知道,不知道他们要有多失望。”

西乡话音刚落,白夜叉就是插嘴道:“……这和黑兔无关,是咱让她这样穿的。”

“……xxxX',算了,那个名字念不出来,咱也不想去反驳中枢的秩序,‘无名’的共同体现在什么都没有。”

“他们只能在七位数外门生存,但即使如此,吃饭喝水都是困难,‘无名’中又有许多孩子,黑兔无法只能过来求咱,咱又怎能不答应。”

听着白夜叉的话,西乡耸肩道:“……白夜叉你这话怎么仿佛是在埋怨我一样,‘无名’会变成这样,可和我没有关系。”

“…。我记得你630与’无名’共同体感情不错吧,小兔子既然来求你,你不帮忙就算了,还逼迫人家穿成这样。”

“没想到白夜叉你也是个势利眼的人,曾经’无名’是四位数的共同体,你就舔着脸去加入人家联盟。”

“……现在人家落魄成了七位数,你就落井下石。”

白夜叉嘿嘿一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道:“……。这话就说的难听了,咱是东区的阶层支配者要一视同仁。”

“……咱的确能帮助小黑兔,但如果咱什么都没要求就帮了,其他的共同体会怎么看?咱必须要一碗水端平。”

“所以咱让小黑兔穿上这样的衣服,咱给她资源,这叫等价交换!”

白夜叉振振有词。

黑兔在一旁用力点头,她觉得白夜叉说的很有道理。

西乡失笑,这小兔子太单纯的,被白夜叉拿捏着死死的。

西乡眼中闪过几许玩味以及遇到同类的愉悦,他觉得自己和白夜叉倒是相性不错,都这么不要脸。

“这一次过来,我是给白夜叉你送礼来的。”

西乡拍了拍手,蕾蒂西亚连忙上前,手上端着一个盒子。

“哈哈哈,远来是客嘛,哪里还需要客人跑这么远给咱送礼……嗯?你这礼物?”

白夜叉额头跳了跳,看着蕾蒂西亚打开了那个盒子。

盒子里面是一套女仆装,和黑兔现在穿的那一套差不多,同样的暴露。

“白夜叉大人是不是忘了之前的约定?现在就请白夜叉大人您换上这身衣服吧。”西乡特意在’大人’两个字上念的很重。

他脸上带着淡淡笑意。

你把黑兔拿捏死死的,我也把你拿捏的死死的啊,白夜叉!。

第一百零一章吾与万圣节女王孰美?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白夜叉心中憋闷,看着西乡那一张浅笑的脸,恨不得直接把他的脸给撕烂!

不过内心里一遍遍的问候着西乡,但是表面上白夜叉还是一副笑嘻嘻的爽朗大度的模样。

她眼神漂移,左顾右盼,试探着道:“……咱答应的承诺当然不会食言,不过能不能换个时间?”

白夜叉看了看四周,这间像是居酒屋一样的房间里跪坐着一排低着头不敢言语,对魔王畏惧的侍女。

就连拉普拉斯恶魔分裂出的拉普子,现在也是掩耳盗铃,跟那些侍女们坐在一起,就怕被魔王发现。

除此之外还有黑兔、蕾蒂西亚与迦陵在一旁,若真当着魔王的面被他逼迫穿上这衣服,她白夜叉哪还有颜面再见箱庭父老。

若是私下里也就罢了,反正自己早就被这魔王扒光过,更是被他逼迫着做各种羞耻之事,破罐子破摔也就无所谓。

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白夜叉还是要点脸的。

“呵,白夜叉大人身为阶层支配者便要以身作则,做人要讲信用。”

“……所谓的阶层支配者就是信用的体现,若你都不讲信用,又怎能让东区的所有共同体服众?”“况且就连小黑兔都企盼着你换上这漂亮的女仆装。”

西乡慢悠悠的说道,他话音刚落,一双双的目光看向了黑兔。

黑兔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就要摇头摆手。

黑兔又不是傻子,怎能看不出白夜叉的不情愿。

虽说自己被白夜叉穿着这情涩服装让她羞赧,但心地善良的黑兔,还是不希望白夜叉受到魔王胁迫。

这时,西乡脸带笑意的道:“……月影之都的那些月兔虽然被我囚禁了起来,但我也没对他们做什么过分的事。”“……。看来,也是时候让那些月兔们过上几天悲惨的日子,就是不知道要有多少可怜的月兔牺牲了。”

西乡话音落下,黑兔脸色大变,她用力的对着白夜叉鞠躬,铿锵有力的道:“……还请身为阶层支配者的白夜叉大人遵守诺言,以身作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