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43章

作者:朱之月

随即,卡拉将刚才发生的事都是告诉了西乡。

西乡若有所思,他的双目一下子变的深沉起来,跨越了时间长河,从那眼眸最深处,映出了当年吸血鬼灭亡时的惨状。

箱庭的大帷幕被打开,在太阳的照射下,数不清的吸血鬼哀嚎的化为干尸。

旧时代的吸血鬼们掀起了反叛的大旗,逼迫着蕾蒂西亚交出太阳主权,要对那肆虐自己族群数万年的魔星进行报复。

而在怒火与疯狂之下,蕾蒂西亚堕落为魔王,化身成了寄宿着太阳主权的龙。

恐怖的大龙喷吐着烈焰,将所有的叛徒全部杀死。

最终蕾蒂西亚在恢复理智后,将自己封印在了曾经吸血鬼的圣殿中,等待着身为魔王最后的结局到来。

不过蕾蒂西亚最终迎来的不是死亡,而是金丝雀对她的救赎。

紧跟着,西乡眸光再转,目光看向了吸血鬼的第二皇女拉米娅。

只不过当西乡目光落在拉米娅的身上时,时光陷入了混乱中,有人在时间长河上设置了恩赐的术式,干扰着窥探。

那份力量西乡很熟悉,正是不久前覆灭了阿卡迪亚的衔尾蛇集团。

这个魔王集团果然扎根在箱庭已经很久,一直在默默发展,只秘密出手过。

蕾蒂西亚的堕落,吸血鬼这个维护箱庭秩序种族的灭亡,都有祂们插手的痕迹。

西乡沉思着……0“秩序,混乱……呵,我大概了解了那群人要做什么。”

“……。真是胆大包天,祂们是想让维世期过渡到灭世期。”

“不过在灭世期时将会与黎明期一样,那是一个群魔乱舞的时代,任何神群都要面临着巨大危机。”

“………这群人到底是有怎样的把握,竟然想要让灭世期提前到来。”

西乡心中思索,一时也是弄不明白。

如今掌握着生死时空之力的西乡,直接将自己的恶魔之力跨过时间长河,从现在逆流而上,轰击在了过去。

来自恶意与衰老的力量,磨灭了衔尾蛇设下的术式,让他看清了当年发生的事。

蕾蒂西亚堕落为魔王后,衔尾蛇依然没有放过吸血鬼一族。

他们调动了箱庭‘第四大最强种’的诗人,让诗人们编纂诗歌制造谣言。

最终谣言化为了现实,吸血鬼从骑士变成了妖魔。

而蕾蒂西亚的妹妹不相信姐姐的堕落,她凭借着一己之力吸纳了所有的诅咒与谣言,化成了令人作呕的怪物。

本身这对吸血鬼族群的诅咒,会让蕾蒂西亚与卡拉,还有存活的少数吸血鬼也变成怪物的。

但拉米娅的牺牲,拯救了还活着的剩余吸血鬼们。

果然这世上最恶心的就是那些造谣的人。

西乡寻思着,觉得这里面大有文章可做。

现在的他需要忠于自己的人手。

和其他神群不同,拜火教在黎明期就消失了,并没有留下任何人能让西乡所用。

而看看其他神群,手下精兵悍将一堆。

因此西乡不管是用威胁也好,逼迫也罢,或者是施加仁慈,他都需要一批忠于自己的人为他办事。

3.9世界树的飞鼠,嗜血的南宫那月等人,都是西乡选择的对象。

西乡清楚的知道,当自己成为了二位数后,他也会与其他的全权领域者一样要面临'颓废之风’的威胁。

那个时候西乡也只能端坐于高天之上,很难再对下层出手。

届时西乡想要对外造成影响,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的代言人们。

所以他必须要让自己还能在下层随意活动时,就组建好属于自己的庞大共同体,这样自己才不是光杆司令一个。

这些人选不管是来自箱庭内部还是箱庭外部都可以。

终有一天西乡会放开屏蔽,让箱庭观测到他所经历的世界,把飞鼠那些人全部带到箱庭之中的。

只有在箱庭之中,在这神佛的乐园才有无限的可能性。

不管是不死者还是魔女,终有消亡的那一天,想要得到真正的永生,就只能得到西乡的庇佑来到箱庭。

第九十五章吸血鬼公主的顺从

(哎,突然想写电锯人,玛奇玛小姐请当我的狗!)

“拉米娅!”

突然从西乡的嘴中听到自己妹妹的名字,蕾蒂西亚猛然抬起头来,神色慌张惊恐。

她不知道西乡是怎么知晓她妹妹的名字的,但她猜测那是西乡的某种能力。

而刚刚卡拉才亲口告诉她拉米娅没有死,如今从西乡口中听到这个名字,让蕾蒂西亚很是害怕这个魔王会对拉米娅做什么。

注意到蕾蒂西亚那慌乱的表情,西乡温声一笑道:“……不要害怕,不要着急,蕾蒂西亚。”

“……我对你的妹妹没有兴趣,也没打算对她怎么样。”

“况且你根本不知道你的妹妹拉米娅。德克雷亚现在的状态吧。”

听到西乡的话,蕾蒂西亚不由得看向了卡拉。

之前她从卡拉的口中得知了拉米娅还活着的消息,也从卡拉口中知道了如今的拉米娅情况并不好。

但拉米娅具体情况怎么不好,蕾蒂西亚还没有问,西乡就恰好到来了。

卡拉看到蕾蒂西亚那希冀的神情,她面色犹豫了半晌,还是摇了摇头,并没有把拉米娅如今的情况告诉蕾蒂西亚。

这让蕾蒂西亚一阵失30落。

“你也不必怪卡拉不告诉你,你的妹妹拉米娅如今的情况就算你知道了,你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不知道,省的让自己更加的痛苦。”

西乡蹲在蕾蒂西亚的面前,摆弄着她破碎衣衫下酥嫩的娇躯。

“我怎么可能假装不知道。”

蕾蒂西亚强忍着身体上的酸麻,不得不说西乡很有经验,他轻松的就是让蕾蒂西亚陷入了那难以自持的感受中。

“来与我这个恶魔做一个交易,定下一份契约吧,蕾蒂西亚。德克雷亚!”

西乡慢慢收回自己的手,他看着自己手指上沾染的水渍,在蕾蒂西亚的面色羞红下,食指的指肚按在了蕾蒂西亚嫩白的脸颊上。

他的手指在蕾蒂西亚的脸蛋上轻轻的画着圆,最后按住了她水润的樱唇。

西乡目光幽深,他望着面前美丽迷人的吸血鬼公主,轻声说道。

“交易……什么交易?”

蕾蒂西亚抿着唇,疑惑的问道。

“我要你全身心的服从我,不是现在这种作为我的奴隶,身体服从但心底却不服从的虚假。”

“……我要的是你从心底最深处为我着想,听从我命令的顺从。”

“不论是你的身体还是灵魂,亦或者是你的忠诚与感情,我需要的是它们的全部!”

西乡的目光深沉,他以不容拒绝的态度,说出了让蕾蒂西亚身体震颤,难以拒绝的条件:“而得到你的一切的代价,我也会支付给你。”

“……其一,你的友人金丝雀被放逐出了箱庭,我可以将她带回来,她对你有恩,与你亦是闺蜜的关系。”

“如今你可以用自己的一切来偿还这份恩情,同时也能拯救你曾经所在的共同体’阿卡迪亚’!”

西乡的话语就如恶魔的低语,刺入蕾蒂西亚的耳中。

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娇躯起伏,声音若是幽谷中的深泉,又带着一丝沙哑激动的道:“……你可以将金丝雀找回来?”

“当然,我恰好知道她被放逐到了哪里,不过我只答应你将金丝雀带回箱庭,至于阿卡迪亚的其他人,那就要由金丝雀自己去寻找了。”

这样说着的西乡,眼中露出了一抹怪异的神情。

他一直在关注着自己曾诞生的世界,那里有着逆回十六夜这个人类原典候补者的存在。

而金丝雀好巧不巧的被放逐到了那个世界,这让西乡也是恍然,这一切皆是命运,是’祖尔宛’的必然!

阿卡迪亚虽然过去给自己舔了一些乱,但总体而言也没让西乡有任何的损失。

但衔尾蛇这个魔王集团背后很可能涉及到一些神群的目的,这些才是需要担忧的。

而衔尾蛇既然将阿卡迪亚当做眼中钉耳中刺,那西乡就正好可以将金丝雀带回箱庭,去给祂们添堵。

魔王与反魔王的游戏本就不是西乡所在意的,他在意的是在未来成为全权领域者后,与其他神群的博弈。

因此西乡需要未雨绸缪,趁着自己可以随意在箱庭下层活动时,把一切都准备好。

仅仅只是这个理由,就让蕾蒂西亚足够答应了。

如果只是牺牲自己就能拯救阿卡迪亚,拯救曾经的同志们,她心甘情愿。

而西乡的第二个承诺,更是让蕾蒂西亚恨不得现在就归顺魔王。

“其二,我可以拯救你的妹妹拉米娅。德克雷亚。”

“……不过想要拯救你的妹妹比较麻烦,那需要诗人的力量,所以你需要稍稍等待。”

西乡伸出两根手指,对着蕾蒂西亚缓缓说道。

既然吸血鬼一族是因为诗人的谣言而变成了妖魔,蕾蒂西亚的妹妹是被谣言所诅咒。

那么只要再次利用诗人的力量辟谣,就可以将这份诅咒清除。

卡拉神色微变,而西乡仿佛早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般,轻笑着道:“…。卡拉,你之所以会跟随在行乐家的身边,就是因为他答应了你,会去救拉米娅。德克雷亚吧。”

吸血鬼女仆微微躬身,语带颤音的道:“……回主人的话,行乐家是这样答应我的。”

“……。他的寿命已经不多,他答应我只要我为677他做事,在他临死前会将自己作为诗人最后的力量,用来拯救拉米娅大人。”吸血鬼一族是被衔尾蛇在背后使计而灭亡。

那是因为作为箱庭骑士的吸血鬼一直在维护箱庭的秩序,这是衔尾蛇与其背后之人不愿看到的。

吸血鬼一族就如同阿卡迪亚一样成为了拦路石。

而现在吸血鬼一族已经只剩下大小猫两三只,所以那份对吸血鬼的谣言与诅咒已经不重要了。

这也是行乐家敢于答应卡拉的原因。

“他的寿命虽然已经不长,但凭借着'闭锁世界’的力量,其依然能苟活千年。”

“……不过没有关系,我乃是掌握衰老,掌管寿命的大恶魔,我完全可以让他的寿命在最短的时间内寿终正寝。”“嗯,这就算是我给予你的第三个承诺吧,当年你被行乐家蛊惑堕落为魔王,如今我可以为你报仇!”西乡的左手伸出三根手指,面带淡然的笑意。

之前他还能和行乐家说说笑笑,肯定着对方将蕾蒂西亚送来,而转眼他就将其卖掉,这就是恶魔!

蕾蒂西亚神色有些激荡,她没有回答西乡,但是西乡已然知晓了她的答案。

因为吸血鬼公主檀口微张,轻轻的咬住了西乡那按在她艳丽樱唇上的手指。

这是她顺服的意志。

第九十六章蕾蒂西亚是个人才

指肚之上感受到的是一阵令人心旌神摇的绵软。

西乡的手指转了几圈,蕾蒂西亚双手被缚跪在地上,仰着头望着西乡的眸子里若有春意绵绵。

蕾蒂西亚美眸柔情似水,动作温柔,吐出的气息若是令人着迷的麝香。

西乡收回手来,他凝望着自己的指肚,上面还有着淡淡的咬痕。

他轻轻的舔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嘴中萦绕的是柔软的芳香以及淡淡的血腥味。

西乡站起身,他俯视着低眉顺从的蕾蒂西亚,沉吟了片刻后道:“………蕾蒂西亚,你应该有领导共同体的经验吧。”

蕾蒂西亚不解其意,不过还是耐心温柔的回道:“……在我还是吸血鬼一族的公主时,就已经帮父王与母后解决一些政务上的事。”

“……而在阿卡迪亚时,若是金丝雀懒得管理,也是由我来帮忙的。”

箱庭的共同体就是一个国家,小型组织的共同体还好,只要管几个人就行。

而到了阶层支配者这个级别,那要管理的面积,甚至要超过数个行星表面积大小。

在这种情况下,管理型的人才在箱庭就有了用武之地。

以西乡的能力,他当然能够轻松的管理一个庞大的国家型共同体。

不过他精力有限,没有时间一直把注意力放在这些共同体上。

西乡现在也没有什么可信的人,虽说用各种手段强迫了许多人效忠自己。

因为利益的关系,倒是不必担心他们的背叛,但这些人想要统筹一切事宜,帮西乡管理共同体就做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