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42章

作者:朱之月

因为衔尾蛇把她的所有权交给了西乡。

不要说是西乡这位拜火教的大恶魔了,哪怕衔尾蛇将她的所有权给予一个弱小的人类,蕾蒂西亚都无法反抗那个人类。

这就是魔王恩赐游戏的恐怖,是箱庭中人对魔王最畏惧的地方。

主办者权限的力量来源于箱庭中枢,神佛都难以违抗,更不要说是凡人。

就在这时,牢房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蕾蒂西亚和卡拉连忙闭嘴不言。

她们知道,能够来到这牢房的只有那个大恶魔,查拉图斯特拉!。

第九十三章西乡的喂食PLAY

脚步的清脆回响声在这地下的监牢中传来。

每一个步伐都仿佛击打在蕾蒂西亚的心间,带给她一种极致的恐惧感,如同要击碎她的所有坚强。

卡拉神色微变,她连忙站起身,穿着一身女仆服的她安静的站在蕾蒂西亚的身旁。

吸血鬼女仆迅速的将自己身上衣服的褶皱抚平,低眉顺眼,迎接~着主人的到来。

身为女仆,卡拉一直严格要求着自己,认为女仆不应有任何失礼的地方,务求做到-一切皆是完美。

不管是举办茶会,煮饭、打扫、洗衣等基本家务事,乃至于是照料菜园、协助更衣等等事情都要按照主人的要求-办到。

就算主人需要其战斗,卡拉认为作为女仆,不论是作为开路先锋还是去暗杀敌人,这都是她必然的职责。

虽说在卡拉的意识中,她把女仆想象的过于伟大了。

但行乐家说的很对,她确实是一个好用的工具人,西乡对其非常满意。

自从这位蕾蒂西亚曾经的女仆长来到‘沙拉曼德’的总部后,西乡是完全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

地牢的牢门被打开,一道高大的模糊身影出现在卡拉以及蕾蒂西亚面前。

地牢很是漆黑,连一盏灯都没有。

就在这时,那漆黑之影的身后亮起了一道如同太阳一样的光辉。

那有着些许太阳特征的光线,让蕾蒂西亚与卡拉都是闷哼一声,感受到了身体的阵阵刺痛。

金翅大鹏鸟的公主迦陵一直跟在西乡身后,不需要西乡出声,她就是主动的让自己的手腕上燃烧起了日轮的金焰。

那金翅大鹏鸟的火焰照亮了地牢,一轮光晕笼罩在西乡的身影四周,带给人以一种深沉的威严。

迦陵身穿一身很有印度风情的舞衣,身上挂满了玲琅满目的饰品。

她鼻梁高挺,樱唇小巧,秀美绝伦的脸蛋上带着淡淡的高贵与傲慢。

那裸露着的美背白璧无瑕,与纤细的腰间形成一道完美弧度,展现着自己那凹凸有致的娇躯。

迦陵站在西乡身后,看了一眼被铁链绑在牢笼中的蕾蒂西亚,神色有些无趣。

她与阿卡迪亚的大部分人都认识,自然也认识蕾蒂西亚,不过双方并不是很熟悉。

对于阿卡迪亚共同体的覆灭以及蕾蒂西亚成为阶下囚,迦陵没有任何的感触。

这箱庭每时每刻都有共同体毁灭,阿卡迪亚的覆灭也不算什么新鲜事。

唯一不同的,也就是阿卡迪亚这个共同体高达四位数罢了。

如今她早已成为了魔王的仆人,见到蕾蒂西亚被抓,迦陵甚至会恶意的想到,自己这也算是有伴了。

阴暗的地牢被日轮的金焰照亮,西乡目光平静的打量着面前的蕾蒂西亚。

她神色萎靡不振,双手高高吊起,身上的衣服破碎不堪,面容憔悴,那美好的娇躯更是无法完全遮掩,露出那惊心动魄的娇嫩,这时候的蕾蒂西亚虽然身上依然能看到鞭打的伤痕,但比之之前在大殿中见到时,身上已经干净了许多。

在蕾蒂西亚的脚边放着一个桶,里面洁净的水已经染上发黑的红色,这些都是卡拉为蕾蒂西亚清洗身体留下的血迹。“这样看起来就干净多了,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总算让人有了将其品尝的欲望。”“……你做的不错,卡拉。”

西乡表扬了一番为蕾蒂西亚清洁身体的吸血鬼女仆。

虽然这个女仆也有自己的目的,但只要她足够听话,完成自己交代的任务,西乡允许她有自己的思想。

蕾蒂西亚只是低垂着头不出声,她抿了抿自己干涩的唇,静待西乡接下来的动作。

曾经的吸血鬼公主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不管西乡接下来是侵犯她纯洁的身体,还是大笑的虐待她的身躯,她都会忍耐下来。

妹妹还活着的消息带给了蕾蒂西亚强大的动力,以及有生以来最大的求生欲。

她也怀疑过卡拉告诉自己关于妹妹的消息,是不是这魔王的授意,就是为了让她忍耐一切的折磨。

但不管是不是魔王授意,得到了妹妹的消息,蕾蒂西亚都感到了身心犹如被净化般的救赎。

西乡慢慢走到蕾蒂西亚面前蹲下,一只手握住了她娇俏的下巴。

这位曾经吸血鬼的第一皇女身材高挑,肌肤紧致,那千锤百炼的身体没有一丝的赘肉。

吸血鬼的身份,又给予了她肤色一种异于常人的苍白。

虽然这份苍白让蕾蒂西亚少了一些生命的活力,但却多了一抹如同精美雕塑一样的不似凡尘的美。

西乡用力握紧蕾蒂西亚的下巴,将她的螓首抬起来与自己对视。

蕾蒂西亚猩红色的美眸中没有任何的反抗与倔强,反而充满了柔情,毫无一丝的抵抗。

那淡淡的柔美,让人恨不得将其彻底摧毁。“卡拉,东西呢。”西乡淡淡的说道。

卡拉闻言连忙蹲下身,打开了她带来的另一个竹娄,那竹娄中摆放着一瓶洁净的水,还有着一个瓷碗。

瓷碗热气蒸腾,里面是如鸡蛋羹一样红色的血块,散发着诱人的芳香。

闻到那血液的味道,蕾蒂西亚琼鼻动了动,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先喝点水吧,你如今灵格被封印,身体与普通人类也不遑多让。”

“……。长久的干渴会焚烧你的血液,现在你本就失血过多,时间长了甚至有死亡的风险。”西乡抬起右手,卡拉将水瓶放在了西乡手中。

西乡将瓶口对准了蕾蒂西亚那干涩泛白的樱唇,小口小口的给她喝着水。

清亮的水滋润着蕾蒂西亚疼痛的喉咙,但就算口渴难耐,即使四肢被缚,蕾蒂西亚喝水的姿态依然柔美娇贵。

……求鲜花00西乡喂水的姿态已经足够温柔,不过他完全没有照顾他人的经验,瓶子中的水还是过快的涌入蕾蒂西亚的咽喉。

“咳咳……咳咳……”

蕾蒂西亚吞咽的速度完全比不了水流的流速,这让她被呛了一口,发出咳嗽的声音。

而从蕾蒂西亚的苍白的嘴角边,多余的水溢出,顺着她的嘴角洒在了地上。

看着地上那呛出来的一滩水,西乡玩味的道:"……。浪费水资源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我说让你把地上的水喝干净,你会照做嘛?蕾蒂西亚。德克雷亚。”

站在一旁的卡拉低下了头,不敢去看自己曾经主人的屈辱。

蕾蒂西亚却没有任何的反抗,她只是抬起螓首看了西乡一眼,纤细的手臂扯动着束缚住她的锁链,弯下那柔软腰肢。

她绝美的容颜渐渐的接近地面,也不管地面的肮脏,就要去喝下那不小心被她呛出来的水。

就在蕾蒂西亚即将碰到地上的水时,西乡抓住了她秀美的金发,开口道:“…。…。可以了,你太过于听话,倒是让我有些不习惯。”

“…。…。我们又见面了,蕾蒂西亚小姐!只是如今的你却成为了奴隶,真是让人唏嘘啊。”

西乡感叹一声,又是接过卡拉递来的瓷碗。

“吃点东西吧,这面都是用纯洁的雌性火龙的血制成的羹。”

“……火龙虽然不是什么纯种龙,但血液对你们吸血鬼也算是大补。”

西乡用勺子舀起一块龙血冻,递到了蕾蒂西亚香艳的唇边。

蕾蒂西亚终于动容了一下,她薄唇轻启,用着略带沙哑的声音道:“……你、你杀死了沙拉曼德的那些火龙?”

西乡笑了笑道:“…。…你自己都变成这样了,竟然还关心那些火龙。”

“…。…。不过你放心,我并没有杀死她们,只是取了一点血而以,这点血对一只火龙而言不算什么。”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太凶残的恶魔,对杀戮其实没那么大兴趣,那不会给我带来任何的快乐。”

迦陵站在西乡身后闻言愤愤不平。

你还说自己不是凶残的恶魔?

只是迦陵自己都没察觉,她的内心深处有着一抹嫉妒的情绪。

为什么西乡对蕾蒂西亚就这么温柔,对自己就是用强迫的!

哦,也不对,最起码西乡面对她时,并没有让她去做喝地上的水这种侮辱性极强的行为,还算是给予了她尊重。

嗯,主要是齐天大圣还在,西乡也不会对迦陵太过分,省的惹恼了那只猴子。

有背景就是好,迦陵虽然失了身,但那是她为了自己的大圣姐自愿的,而她的尊严都还在零。

第九十四章将他们带到箱庭

听到西乡说这碗里的血羹并不是拿火龙们的命换来,仅仅只是火龙放出的血,蕾蒂西亚心下稍安。

她知道以西乡这位大恶魔的身份,范不着为了这点小事就欺骗她。

蕾蒂西亚被束缚双手,身子难以动弹,她只是微微张开红唇,小口小口的吃着西乡用勺子递来的血羹。

身为吸血鬼,血液就是这个种族最重要的能量来源。

随着这些火龙的鲜血咽下肚去,蕾蒂西亚那些被敷上了药的肌肤,留下的伤痕也是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眨眼之间,她就从那濒死的样子恢复了活力。

吃下了食物喝下了水,蕾蒂西亚的精神也是恢复了许多,她抬起头来,那一双猩红色的眸子温润如水,没有任何抗拒的意味。

她只是柔声道:“…。…魔王大人,您要怎样对待我?”

西乡的手落在蕾蒂西亚嫩白的双肩处,拇指能够感受到她精致如竹的锁骨与细嫩的肌肤。

蕾蒂西亚感受“一八七”着西乡拇指在自己香肩上的触碰,淡淡的不适感让她下意识的扭动了几下娇躯。

她白皙的脸蛋泛起红晕,娇艳迷人,紧紧的咬着牙不吭一声。

“我还以为你会取回魔王的身份,以魔王的恩赐游戏来解决现在面临的难题。”

“…。…。却没想到你宁愿当一个奴隶,也不愿去当魔王。”

西乡的手如同有着魔力,离开了蕾蒂西亚的双肩,落在了她娇柔的身上。

曾经的吸血鬼公主抿着唇,努力克制身上的那份泛起鸡皮疙瘩的不安,她眼中如有水润的温柔,轻声道:“…。我已经犯过一次错,就绝对不会再犯第二次,这一次即使是死亡,我也不要再堕落为魔王!”

蕾蒂西亚眼中虽然满是柔意,但那话语中的坚定却让人动容。

“或许你不愿意堕落为魔王,但你的魔王游戏也只不过是由他人编纂。”

“……。若是有人以此为媒介,也能逼迫着你成为魔王。”

蕾蒂西亚轻咬着牙沉默着,神色有些黯然。

因为西乡说的没错,她的魔王游戏只是被金丝雀暂时停止,如今就连金丝雀都不见了。

若是有人借题发挥,就算蕾蒂西亚不愿意也会失去自我的意识,化身为魔王。

“我喜欢你这样的眼神,以后见到我时就要露出这样的柔情蜜意。”

“…。…哪怕那是假的,是你演出来的,也要给我一直演下去,明白了嘛,蕾蒂西亚!”

西乡收回那在蕾蒂西亚身上肆虐的手,掌心轻抚着她柔美的脸蛋。

蕾蒂西亚垂下螓首,轻柔的道:“……是,主人。”

西乡眨了眨眼,他略有些讶然的看向了侍立在了一旁的女仆卡拉,开口问道:“……你对她做了什么,让她这么听话?”

西乡可是还记着第一次见到蕾蒂西亚时的场景。

那时候蕾蒂西亚刚刚救下了逃脱的黑兔,面对西乡这位魔王所表现出的坚定与决然,绝对无愧于吸血鬼骑士之名。

那是哪怕自己丢掉性命,也决不妥协的正义与美丽。

但是如今,这个曾经如此坚定的吸血鬼,竟然这样乖巧听话,西乡可不觉得那是因为恐惧的缘故,更不可能是她变成了奴隶。

的确,蕾蒂西亚现在是奴隶。

但是在西乡看来,以蕾蒂西亚的性格她或许不会反抗,但也绝不会露出任何的情绪与脸色,会让自己活成一个纯粹的人偶。

那只是一个听话的,没有自我意识的人偶。

但是现在的蕾蒂西亚不同,她保持着自己的意志,却变的这样温顺,这让西乡都是惊诧这位吸血鬼女仆为此做了什么。

高挑丰腴,有着端庄美貌的吸血鬼女仆欠了欠身道:“……我只是做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主人!”

西乡眉头一皱,说道:“把详细的经过告诉我,不要有任何的隐瞒。”

卡拉犹豫了一下,垂下了头:“……是,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