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4章

作者:朱之月

‘监狱结界’,仙都木阿夜所在的牢房中,书记的魔女这时候眼角带着媚意,以鸭子坐的姿态坐在铺上,呼吸微喘。

在她身旁不远处的那一张椅子上,西乡正悠然自得的靠着椅背,用着饶有兴趣的目光看着面前正有些失神的魔女。

良久之后,仙都木阿夜的意识回到人间,她随手拿过一件如睡衣一样的衣裳盖住自己无限美好的嬌躯。

书记的魔女用她纤长的手指拢了拢自己鬓角的发丝,那瑰丽的火眼含妖带媚,注视着面前的西乡道:

“……查拉图斯特拉大人,按照约定,您什么时候放妾身离开这个监狱结界。”

西乡听到仙都木阿夜的话,他不疾不徐的道:“……不要着急,阿夜,我既然答应过你就不会食言。”

“……不过我不会经由自己的手放你出去,而是会让小那月放你出去。”

“你们之间本就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之所以为敌也只是沟通不畅的命运使然。”

“……只要把话说清楚了,以小那月的性格,她并不是那种不知悔改的人。”

“不过,还是要稍微给我一些时间,现在并不是和小那月谈论这些的时候。”

西乡略微思索了一番后又是道:“……几个月的时间吧,差不多这些时间就够了。”

“这一段时间里,你便安安静静的在这里等待着,好好的学习一些知识,同时也反思一下自己的过去。”

“……有的时候你的想法与行为过于偏激了,这可并不是一个好的习惯,我的魔女!”

仙都木阿夜这时站起身,宽松的睡衣无法完全遮掩住她雪白的肌膚,从缝隙处,还能窥见她那美好嬌躯的一隅。

魔女欠了欠身,笑容妩媚的道:“……全凭大人您的吩咐!”

表面上赞同着西乡的话,恭敬有礼,但内心中仙都木阿夜也只能感叹一声。

如今她的灵魂被西乡握在手里,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也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西乡的能力。

如果西乡是她认知中的恶魔还好,只要她不违背契约,恶魔就不会对她怎样。

但面前的这个大恶魔有着属于自己的知性,只要对方愿意,他可以随时将自己的灵魂捏碎。

生命不受控制,魔女也只能委曲求全。

但比之过去好的一点是,因为西乡拥有知性,许多事就能商量,不像是以前面对恶魔,自己必须如同机器一样,按照程序去办事。

“好了,阿夜……在你离开这座监狱前,有空闲的话我会来看你,不会让你无聊的。”

西乡摆了摆手,他也不待仙都木阿夜反应,整个人发动了空间制御术式消失在这里。

‘你哪里是有空就来看妾身,你只是来满足你的欲@望吧。’

仙都木阿夜心中腹诽了一句,但恶魔拥有欲@望反而让她稍有些安心。

甚至莫名的,仙都木阿夜还有些欣喜于自己作为女性的魅力。

那只恶魔明明是和南宫那月先签订的契约,为什么他对南宫那月没兴趣?想来是那月作为女性没有任何的魅力吧。

书记的魔女收拾着凌乱的铺面,这里她晚上还要用来睡觉,要是太脏太乱就不好了。

将被子叠好,铺单准备拿去洗洗,就在这时她突然想到了什么,黛眉紧蹙。

恶魔到底有没有生育能力?作为魔女的自己,不会怀上恶魔的孩子吧?

仙都木阿夜忧心忡忡。

……

“唔……”

南宫那月揉了揉自己疲惫的双眼,她从铺上坐起身来,穿着一身颜色朴素的睡衣,坐在铺上发呆。

不管怎么说南宫那月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女,有着这个年纪的女孩的一些习惯。

就比如现在,高中毕业的她正在暑假中,她也和许多这个年龄的女孩一样,在放假时不喜欢早起,每天都尽可能的睡到自然醒。

虽然除了作为学生外,她还有着另一份攻魔师的工作。

不过因为本身在这座人工岛有着很大的权限,再加上性格使然,南宫那月倒也不必太去遵循警备队的规定。

“你醒了,小那月。”

耳边传来的声音让南宫那月已经习惯,这个家中多出了一个人,成为了现在南宫那月的日常。

虽然表面上从来不说,但南宫那月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

从小无父无母独自一人的她,一直都是孤独的生活。

如今有了一个人陪伴着自己,让她那绝不对外人所言的寂寥的心,也是得到了些许的安慰。

虽然这个同居者准确的说不是人,而是一只恶魔。

西乡站起身来,将卧室的窗帘拉开。

刺目的阳光照射进卧室,让南宫那月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瞳孔都是收缩了一下,像是一只刚刚起床的小懒猫。

“有件事情我要和你说一下。”

西乡拉开窗帘后又坐回了铺边的椅子上,他翘着腿看向因为刚刚睡醒,还略显困倦的南宫那月。

“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南宫那月一听西乡这样说,她立刻就是困意消散,用着她口齿不清的声音打起精神来问道。

面对这只恶魔自己决不能有任何的松懈,否则就要被这只恶魔耍得团团转。

“不要这么警惕,这件事对你而言是一件好事。”

西乡满脸笑意的说道。

“好事?”

南宫那月对他的话并不完全信,只是秀眉微皱。

“我有一个方法可以让你完成契约,作为‘大君’所创造的恶魔,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只要你完成契约,‘大君’也会按照约定放过这个世界。”

一听西乡提起‘大君’,南宫那月的脑海中立刻就是闪过在那黑暗世界中所见到的伟大存在。

刚刚观想那位仿若汇聚一切黑暗与罪恶的存在,南宫那月就感到自己灵魂都如同要被冻结,这让她连忙摇头,努力遗忘那个身影。

“你有什么方法?”

见到西乡煞有其事的样子,南宫那月内心有些动摇,她忍不住的问道。

“这个方法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因为现在的你太弱了,小那月。”

“……即使有着契约的缘故,你拥有了远超普通魔女的力量,但力量不代表实力,想要拥有匹配的实力,你需要的是实战!”

“想要让我说出那个方法,那就先努力让自己变强,拥有足够的战斗经验吧!”

西乡笑容不变,语气轻缓的说道。

现在的南宫那月就是个理论派,面对普通的魔术师之流当然能碾压。

但面对真正的强者,南宫那月的技巧与经验,无法让她发挥出所有的实力。

“你到底想让我怎么做?”

南宫那月不客气的道。

听到西乡的话语,南宫那月就知道这只恶魔有着什么打算。

“很简单,暂时离开弦神岛,和我去欧洲!”

“……这座人工岛还是太过于安定了一些,没有足够的强者给你提供经验。”

“如果有需要的话,我更不介意你前往真祖的夜之帝国!”

西乡的建议让南宫那月有些心动.

第三十七章 南宫那月:小丑竟是我自己?

阿尔迪基亚王国是位于北欧的一个小国,采用君主立宪制。

虽然王国面积不大,但这个国家却掌握着十分发达的魔导技术,许多技术都位于世界先进水平。

尤其是阿尔迪基亚王国与第一真祖的‘战王领域’接壤,在过去曾一直与第一真祖的夜之帝国进行战争,甚至就连首都都曾被毁灭过。

而在与第一真祖的战争中,阿尔迪基亚王国亦是互有胜负,这个国家在整个欧洲都非常有名,国民骁勇善战。

由阿尔迪基亚王国最新开发的匠英系统与拟造圣剑,更是让这个国家的战力不可小觑。

阿尔迪基亚航空公司一架从弦神岛飞往王国的飞机上,西乡与南宫那月坐在头等舱中。

南宫那月穿着一身华美的哥特式洛丽塔长裙,纤細欣长的脖颈上带着一个漂亮的项圈,乌黑的秀发披散。

她五官精致柔美,在那不苟言笑时就如同一个美丽的人偶。

长裙下的一双修长美腿包裹着深黑色的丝质长袜,更为她增添了一份公主般的优雅与清冷。

这时候的南宫那月正拿着一份关于阿尔迪基亚王国的情报,情报正是出自弦神岛的人工岛管理公社。

“自从‘圣域条约’签订后,战王领域和阿尔迪基亚王国就再也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战斗。”

“……不过因为阿尔迪基亚王国军民与战王领域的世仇,这两个国家在边境地带偶有摩擦,但整体而言还是很和平的。”

南宫那月轻声念着阿尔迪基亚王国情报中的一些内容,然后她湛蓝色的眸子就是用狐疑的眼神望向西乡。

不管从哪方面看,阿尔迪基亚王国与战王领域现在都算是处在和平中,这只恶魔突然要到那里去,不会是想挑起战争吧?

“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西乡放下手中的杂志,他侧过头来对着南宫那月微微一笑道:“……北美和众国崇尚人类至上主义,国家内没有任何的魔族存在。”

“……与和众国相邻的,位于中南美洲的混沌皇女的夜之帝国又过于封闭和神秘,几乎很少与外界交流。”

“这就造成了美洲地区过于平和的环境。”

“……但是欧洲不同,欧洲人类与魔族混居,各种矛盾尖锐,恐怖分子也比比皆是。”

“这样复杂的地方,最适合让你对魔族与人类的生活方式与不可调和的矛盾进行观测。”

“……你的愿望是人类与魔族的和平共处,若是对这两个种族的矛盾没有详细的了解,你的愿望永远也不会实现。”

“而阿尔迪基亚王国与战王领域虽然表面上和平,但两个国家内都有那种好战主义者。”

“……他们一定会使用一切方法来扩大人类与魔族的矛盾,以此来达到战争的目的。”

“小那月你完全可以将这些人当做目标来锻炼自己的实力。”

“……在锻炼自己实力的同时,你还能解决这些好战分子,给世界带来和平,何乐而不为呢?”

西乡的话看似很在理,但是南宫那月实在是无法相信他的话。

主要是一只恶魔在喊着世界和平,这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见到南宫那月那不信任的表情,西乡并没有多说什么,他这时突然换了个话题道:

“……你知道被你关进监狱结界的仙都木阿夜真正的愿望是什么吗?”

南宫那月心中警惕,她疑惑的看了西乡一眼问道:“……你为什么突然提起阿夜?”

对于将仙都木阿夜关进‘监狱结界’,作为她好友与盟友的南宫那月最是伤心。

但是这是她不得不去做的事,如果不将对方关进监狱里,一次失败的仙都木阿夜一定会卷土重来。

南宫那月不敢保证她能一直阻止仙都木阿夜的计划,而对方的计划必将造成弦神岛的毁灭。

“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个事实的真相,然后看着你惊愕的眼神以及痛苦的难过与伤心。”

西乡对着南宫那月露出了一个恶意满满的笑容,不过南宫那月并不知道,这其实是西乡的激将法。

“你一定以为仙都木阿夜的愿望是‘验证这个世界的真实,见到那无有魔力的世界吧?’”

西乡循循善诱说道。

“有什么不对吗?”

南宫那月心中一突,但她还是表情不变,假装云淡风轻的道。

“当然不对,就如你用‘看守监狱结界’这个愿望欺骗他人,来隐藏自己‘人类与魔族和平共存’的愿望一样。”

“……仙都木阿夜也只是在用这种方法,来掩盖自己真正的愿望。”

“那个书记魔女的真正愿望,其实是‘拯救所有的魔女’,尤其是想要拯救你,南宫那月!”

“……她想要创造无魔的世界,其实是拯救魔女,消灭恶魔所想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