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39章

作者:朱之月

那需要白夜叉一点点的破解恩赐游戏,一位位的魔王讨伐过去。

但是由西乡出手就不同了。

这个在三位数领域依然是最强者之一的恶魔,只是一击就足以覆盖整个箱庭。

尤其西乡也是魔王,他根本不需要去破解别人的恩赐游戏,只要把对方拉入自己的魔王游戏就可。

这让西乡随手一击,就足以将魔王们全部消灭。

在这个箱庭,有的时候魔王的手段就是比遵纪守法的人有效率。

如今箱庭东区下层的危机解除,白夜叉自然要赶去阿卡迪亚。

四位数外门,阿卡迪亚总部。

曾经田园风趣的稻田陷入了大火之中,流淌而过的河流被蒸发成气体。

整个阿卡迪亚共同体所控制的外门附近,整个大地都是化为了焦黑,凶猛的火焰将天空都是染成了漆黑的色泽。

这片广袤的大地之上,几乎找不到任何活着的生命,曾经美丽如艺术品一样的建筑,也变成了砖厂的黑色窑砖。

“盟主,那个拜火教的魔王突然出手,我们在东区散落的棋子全部都被消灭。”

“…。…。那魔王莫不是撕毁了与我们的契约?”

汹涌澎湃的火焰之中,有一道人声询问着漆黑之影。

“魔王撕毁契约本就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况且那魔王也没有完全撕毁契约,祂只是剿灭了那些棋子炮灰,并没有影响我们。”

庞大的漆黑之影缓缓出声。

“但祂终归没有按照约定行事,这让我们的计划受诅,没有给箱庭带来足够的混乱。”

“……。我们要不要也不遵守约定?”

那道声音再次问道。

盟主呵斥了一声道:“…。…。蠢货,为了区区一只吸血鬼去得罪那拜火教的魔王。”

“……你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竟然想出这种愚蠢的事。”

“我们只用一只吸血鬼换来查拉图斯特拉的不出手,你以为是那魔王不敢出手?”

“……若是你认为你有着击溃护法十二天的力量,我到不介意把你扔到北区,让你直面那个大恶魔!”

盟主的训斥让那道声音不敢在说话。

“好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想必白夜叉是付出了什么代价,才是换来了查拉图斯特拉的出手。”

“…。…东区的混乱被解决,白夜叉必然会前来阿卡迪亚,我们现在还不是与白夜叉冲突的时候。”

“主要目的已经达成,大家便各自散去,这次的目标虽然有一半没有成功,但并不妨碍。”

“……。我们再从长计议,给这箱庭带来足够的混乱!”

随着盟主话音落下,肆虐在阿卡迪亚总部的众多身影都是消失在了那烈火之中。

当白夜叉破解了术式来到阿卡迪亚总部时,她见到的就是这一副无人生还的残酷景象。

“竟然只用了这么点时间,就将阿卡迪亚消灭了?”

白夜叉神色凝重,知道这箱庭恐怕要大变天了。

能够这么轻松覆灭阿卡迪亚,对方绝不是什么四位数的存在,最起码有三位数的神佛出手。

这其中涉及到的东西就太多了!。

第八十八章 被抽打的蕾蒂西亚

火焰熊熊,漆黑的烟雾遮蔽了天空。

脚下是一片破碎不堪的大地,所有的生命气息都在这燃烧的烈焰下化为了灰烬。

白夜叉身穿浅紫色的和服,她一双娇嫩的小手握紧折扇,穿着木屐的玉足走在这片烧焦的大地上。

她身姿窈窕曼妙,绝美动人,与这绝望的景色格格不入。

白夜叉神色凝重,步履匆匆,寻找着是否有生命的残留。

但是她所见到的,只有那被烧焦成灰烬的尸体。

阿卡迪亚作为一个四位数的共同体,其虽然不像是其他共同体那样庞大,但阿卡迪亚也相当于是一个小国。

在共同体中除了金丝雀、春日部孝明那些领导层外,还有着许多的后勤与战斗人员。

甚至共同体中的一些成员结婚生子,他们的孩子从出生开始就是共同体的~一员。

但是如今白夜叉在这里却找不到任何的-生还者。“莫非金丝雀他们都战死-了?”“………不,咱还不能下这个结论。”

“以金丝雀等人的实力,不可能这么快就战败死去,哪怕敌人有三位数的存在,金丝雀他们若是拼命,也足以抵抗一段时间。”“……。更大的可能是金丝雀他们被流放了,流放到了箱庭之外。”白夜叉轻声低语着。

如果金丝雀他们真的被流放,那想要再回到箱庭将会十分的困难。

箱庭观测的宇宙实在是太多了,谁又知道金丝雀等人被流放到了哪里去。

尤其是被流放之人就相当于是被箱庭拒绝了一次,想要凭借自己的能力回到箱庭更加困难。

除非是由万圣节女王那样的人物亲自出手,才可能将他们找回。

万圣节女王估计也就看在金丝雀算是自己弟子的份下,可能会救她一命。

但阿卡迪亚的其他人,万圣节女王绝对不会去救。

现在的阿卡迪亚某种程度上说已经站在了女王对立面,要知道万圣节女王和西乡站在了同一条阵线上。

走在这片没有生机的大地上,良久之后,白夜叉轻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在这里好像是找不到任何的痕迹了。“真是奇怪,到底是谁要覆灭阿卡迪亚,而且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如果仅仅只是为了覆灭阿卡迪亚,根本就不需要把事情弄的这么喧嚣。”

白夜叉雪白的眉头皱紧,一时间也是有些奇怪。

最开始白夜叉还怀疑过这该不会是西乡声东击西,表面不动声色,暗地里把阿卡迪亚给干掉了吧。

阿卡迪亚表面上最大的敌人,就是西乡这位魔王。

但白夜叉仔细想了想,又觉得这不可能。

西乡来到箱庭的岁月不算太长,他绝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召集这样一只庞大的魔王集团。

而且以白夜叉对西乡的了解,如果他真的想要覆灭阿卡迪亚一定会自己直接出手,绝不会多此一举。

“看来对方的目标不仅仅是阿卡迪亚,阿卡迪亚只是这个未知魔王团体为了达成目的而必然造成的一个结果。”

白夜叉神色凝重,她的情报不足,一时间也猜不出来到底这个未知的魔王团体是要做什么。

甚至这个魔王团体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她也全然不知。

现如今她能做的,也只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尽可能的守护箱庭不陷入战乱中。

但千日防贼也太困难了。

就在白夜叉思索着,准备离开这里回到千之眼下层总部时,她突然耳朵一动,面露喜色。

这片被大火燃烧的大地之上,空间出现了扭曲,见到这一幕的白夜叉迅速用手一挥,四周燃烧着的火焰熄灭。

不过和白夜叉预想的不同,从那道境界门中出现的并不是金丝雀等人,而是一阵孩子们的啼哭声。

一位有着兔耳,身姿俏丽的女孩从那开启的境界门中冲了出来,一把抱住了白夜叉,呜咽哭泣道:“…。…。白夜叉大人!”

虽然黑兔似是少女一样灵动小巧,但萝莉体型的白夜叉个子更矮。

被黑兔这样弯下腰抱紧自己,那姿势看起来稍有些怪。

不过白夜叉也没有说什么,她神色温和的拍了拍黑兔的背脊,感受着自己的衣服被黑兔的眼泪淋湿,轻声道:“……没事了,黑兔,没事了。”

白夜叉看向了黑兔身后的那些小孩子,每一位孩子的年纪都不大,最大的也不过十岁左右。

而除了这些孩子外,阿卡迪亚的那些主要成员她一位都没有见到。

“不要哭了,黑兔,这些孩子们还在等着你照顾呢。”

白夜叉安慰着黑兔,她的言语让黑兔娇躯一颤,月兔少女连忙直起身来,用手擦着自己的眼泪。

她知道如果自己在这样失态下去,只会让孩子们更加害怕。

黑兔抽了几下琼鼻,擦了擦自己的鼻涕,对着白夜叉说了一声抱歉,连忙去安慰那些哭泣的孩子们。

等到把这些孩子安慰好,并在白夜叉的力量下得到了一块安全的地方,黑兔才是对着白夜叉鞠躬道:“…。…不好意思,白夜叉大人,让您见笑了。”

白夜叉表示自己不在意,她看了那些孩子们一眼,轻声问道:“……。阿卡迪亚只有这些孩子们留下来了吗?”

黑兔点了点头又是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阿卡迪亚还有没有其他人在。”

“……。在敌人来袭的时候,金丝雀大人就是使用了一个恩赐,将我还有这些孩子们藏进了一个密闭的空间里。”

“金丝雀大人说让我们藏在那里,由他们去迎敌,白夜叉大人,金丝雀大人、孝明大人还有蕾蒂西亚大人他们,他们怎么样了?”黑兔眼中带着希冀看向白夜叉,希望能从白夜叉这里得到好消息。

只不过看着白夜叉那凝重的神色,黑兔眼中的光又是暗淡下去。

白夜叉见此连忙道:“……黑兔你也不要着急,金丝雀他们也不一定是死去了,更大的可能是被放逐到了箱庭外。”同时白夜叉估计,那些偷袭阿卡迪亚的魔王集团并不是没有能力消灭黑兔以及这些孩子。

魔王们必然能够发现他们。

只不过只剩下黑兔与小孩的阿卡迪亚就相当于不存在了,再加上那时候西乡正好出手,剿灭了东区所有作乱的魔王。

袭击阿卡迪亚的魔王集团很可能是怕西乡插手这件事,所以也没好好收尾就是离开。

从这一点上来说,阿卡迪亚还要感谢西乡才行,若是没有他的话,恐怕阿卡迪亚连一个孩子都留不下来。……求鲜花0……

但这样的结果并不能安慰到黑兔,她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语气动容的道:“…。…白夜叉大人,您说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才是给大家带来了不幸。”“十岁那年,就在族人们为我庆生时,魔王出现将我的父母还有族人抓走。”

“………。金丝雀大人收养了我,把我当做女儿抚养,但是现在阿卡迪亚的大家又是受到魔王的侵袭,大家为了保护我,为了保护我……

说着说着,黑兔再也忍不住,再次哭泣出声。

确实,黑兔的一生几乎就是被魔王给毁掉的。

亲生父母、族人、养母还有照顾她的人,全部都被魔王毁掉了。“这和你没关系,黑兔…。…”

白夜叉性格大大咧咧,她并不怎么擅长安慰人,一时间手忙脚乱。

“黑兔,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如今阿卡迪亚旗帜被夺,根据箱庭中枢的规则,很快阿卡迪亚就会变成‘无名’的共同体。”“…。…咱建议你和这些孩子一起加入千之眼,咱还是能照顾你们一下的。”

白夜叉虽然没有什么趁人之危的想法,但想着若是黑兔加入'千之眼,以后自己就是她的上司了。

到时候自己不是能随便欺负她,想到这里白夜叉心底'嘿嘿’一笑。

谁知黑兔用力摇头道:“……谢谢白夜叉大人的好意,但是如今阿卡迪亚只是旗帜被夺,没有完全覆灭。”

“…。只要我和这些孩子们还在,阿卡迪亚就有重生的希望,但如果我们加入'千之眼’,阿卡迪亚就真的没了。”

“我不能这么做,孩子们也不会同意的,他们想要在这里等待着父母的回来,我也想等着金丝雀大人他们回来。”

“………。在没有金丝雀大人的现在,就由我来守护最后的阿卡迪亚!”

见到黑兔那坚定的神情,白夜叉想要再劝说,最终还是放弃了。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咱也不逼迫你。”

“…。…。不过阿卡迪亚这个名字很快就无法再念出,你们也不可能在生活在四位数外门,只能前往七位数外门。”

“作为阶层支配者,咱能给予你们一些帮助,但也仅仅只是一些帮助,咱要平等的对待所有共同体,不可能一直照顾你们。”

“……当然若是黑兔你有什么东西与咱交换的话,那还是没问题的。”

说到最后,白夜叉狡黠一笑。

黑兔却完全没听出来白夜叉的蠢蠢欲动,只是感激着白夜叉的帮助。

与此同时,在箱庭的某个地域,吸血鬼女仆正手持着皮鞭,用力抽打着面前那气质高贵,但神态凄惨痛苦的美丽女骑士。

“蕾蒂西亚。德克雷亚,让你停下来了吗,赶紧往前走!”

‘啪”啪’的皮鞭声不时传来,蕾蒂西亚两只手与精致的脚踝处,都是戴着金属的镣铐。

她衣衫褴褛,赤着一双雪足,身上全都是被抽打的伤痕,血流满身。

但即使如此,蕾蒂西亚也强忍痛苦不吭一声,那望着面前女仆的猩红美眸中,流露出抱歉以及后悔愧疚的难过神色。

看着她那愧疚的神情,吸血鬼女仆更加愤怒,那抽打的力气更大了八。

第八十九章魔王对吸血鬼公主的偏好

“咳咳……咳咳……”

蕾蒂西亚跪在满是石子的地上,呼吸的不适让她咳嗽出声。

伤痕累累的娇躯上满是红色的血痕,那雪白娇嫩的肌肤几乎都是被这暗红的色彩所浸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