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37章

作者:朱之月

“……。这样等到她在长大些,‘生命目录’的力量就能让其在地上行走了。”

说起女儿的先天性问题,春日部孝明亦是忧心忡忡。

“是因为‘闭锁世界’的缘故?”

金丝雀皱着眉头问道。

如果只是普通的先天不足,箱庭有着各种恩赐能够补充这些不足。

作为阿卡迪亚的首领,春日部孝明还是有着足够的背景资源的。

但既然春日部孝明需要拿出'生命目录’,就说明他女儿的问题,不是一般的恩赐能够解决的……0春日部孝明没有出声,只是缓缓点头。

金丝雀轻叹了口气。

春日部孝明的妻子在闭锁世界的力量下已经失去了大部分存在。

为了生下这个孩子,她将自己剩余的存在都是给予了自己的女儿,她也因此难产而死。

但就算这样,初生的春日部耀还是受到了影响,有着先天的不足。

那毕竟是人类最终试炼的力量,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解决的。

气氛稍微有些沉闷,就在这时,这间会议室的门口传来了黑兔惊喜的声音:“……孝明先生,您回来了!”

春日部孝明回过头去,见到了亭亭玉立的黑兔,他露出一抹笑容,招呼着黑兔道:“…黑兔你来了。”

这样说着的同时,春日部孝明还对着黑兔身旁的蕾蒂西亚点了点头。

蕾蒂西亚见此也是礼貌回应。

两人没有说话,倒不是春日部孝明与蕾蒂西亚有什么恩怨,而是蕾蒂西亚知道这位阿卡迪亚的首领就是这种不爱说话的木讷人。

黑兔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围着春日部孝明和他说着许多的叽叽喳喳的话语。

春日部孝明一时间招架不过来,涨红了脸,努力回应着黑兔的言语。

一旁的金丝雀也是有些好笑,这种完全不会逗女孩子开心的男人,也不知道他妻子是怎么看上他的。

没多久,阿卡迪亚的其他成员也是来到这里,不大的会议室一下子拥挤起来。

大家说说笑笑的欢迎着首领归来,气氛和谐欢快。

但就在这时,一种难以形容的压迫感突兀的降临阿卡迪亚总部。

天空之上,如雪花4.8般飘下了一片片黑色的契约。

见到这契约,在场众人都是神色大变。

“魔王来袭!”

金丝雀身上的慵懒迅速消失不见,整个人都是变的气势昂扬,浑身充满肃杀之气,一双眸子坚韧果敢。

她迅速的接过其中一张卷轴,略带颤抖的手打开了其中的魔王游戏,迅速的往纸张上看去。

她还以为这是拜火教的魔王终于是离开北区,要来剿灭他们阿卡迪亚了。

打开魔王的恩赐游戏,见到里面并不是那熟悉的拜火教圣标,金丝雀稍稍松了口气。

但是下一刻,她的神色又是凝重起来。

因为这出现的魔王标志她从未见过。

这是一个从未听说过的魔王。

不,不对,这是一个魔王联盟,因为每个人接到的魔王游戏内容全都不同!

下一瞬,一道漆黑的身影出现在阿卡迪亚总部上空,祂的六只手臂轰然拍下!。

第八十五章白夜叉,快去求查拉图斯特拉!

“白夜叉大人,箱庭整个东区都是受到了魔王的袭击!”

箱庭东区四位数外门,千之眼的下层总部,身穿女仆装的服务员匆匆忙忙的来见白夜叉,语气急促的诉说着外面的情况。

“从四位数外门到七位数外门,整个东区都是陷入了混乱中,一群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魔王正在肆虐。”

“……。有许多共同体已经覆灭,整个东区正在陷入危险之中。”

“虽然也有一些东区的强者正在与魔王为敌,甚至歼灭了一部分弱小的魔王,但是东区的整体情况依然不容乐观。”

一位位的女仆焦急万分,将如今箱庭东区的惨状告知着白夜叉。

身为东区阶层支配者的白夜叉,自然有义务去支援东区的各大共同体,一起抵御魔王。

只不过这一次突然出现的魔王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即使魔王的水平参差不齐,大部分魔王都只不过是一些堕落的凡人。

这部分魔王就算是稍微有点实力的共同体都能对抗,但架不住魔王的数量实在太多。

那就像是有组织有预谋,某个庞大的幕后黑手一口气将积攒下来的魔王集团投入了战场。

25“咱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

白夜叉面色凝重,她挥了挥手示意这些女仆们离去。

白夜叉一只洁白的玉手将瓷杯捏碎,面色难看至极。

这真身多事之秋。

在沉默了几秒后,白夜叉站起身来就是准备离开。

这时,在白夜叉身旁的一个娇小恶魔神色急躁,拦住了白夜叉道:“……白夜叉,这一看就是阴谋!”

“…。…这种有组织的魔王侵扰,绝对不可能是巧合发生的,这其中必然有着联系。”

白夜叉微微低垂着那雪白的眼帘,一张如花似玉的容颜染上了寒霜,她低声道:“……拉普子,你是想说这是针对咱的阴谋?”

在白夜叉身旁的小恶魔正是拉普拉斯恶魔的化身。

作为曾经的北区支配者之一,拉普拉斯恶魔在被西乡击成重伤后,就是带着自己的共同体逃离了北区,进入了西区陷入沉睡。

不过拉普拉斯恶魔本体沉睡了,但是它也分裂出了无数的分身,这些小恶魔虽然没有什么实力,但也有着拉普拉斯全知能力和智慧。

“我并不觉得这是针对白夜叉你的阴谋,但是……”

名为拉普子的小恶魔犹豫了一下,问着白夜叉道:“…。…白夜叉,你现在是准备去做什么?”

白夜叉也没有隐瞒,薄唇轻启道:“。……。咱要去阿卡迪亚的总部,这时候能帮助咱稳定局势的,只有阿卡迪亚了。”

拉普子深吸口气,缓缓道:“……。那些女仆们有一件事并不知道,所以没有告诉你。”

“……通往阿卡迪亚总部的境界门就在刚才突然失去了联系。”

“不过隔绝了这个境界门的并不是什么大术式,稍微花费一些时间就能修复。”

“……但是我想白夜叉你应该明白这是为什么。”

白夜叉闻言雪白的眉毛颤了颤,脱口而出道:“……调虎离山?”

这是白夜叉唯一能想到的原因。

而且对方还是用的阳谋。

既然拉普子说修复境界门不难,只是需要稍微花点时间,那么这就是让白夜叉做出选择。

她是选择修复境界门前往阿卡迪亚总部,还是直接去剿灭那些作乱的魔王们。

如果她选择去阿卡迪亚的总部,那么白夜叉很可能救下阿卡迪亚,但这么做就会造成箱庭东区的重大损失。

不知多少无辜之人会死在这场骚乱里。

但如果白夜叉选择去剿灭东区肆意妄为的魔王集团,阿卡迪亚会发生什么事就无人可知。

“这个幕后黑手真正的目标是阿卡迪亚!”

白夜叉又不是傻子,立刻就猜出了这个魔王集团的目标到底是谁。

拉普子深吸口气,语速很快的道:“……如今北区被魔王统治,西区与南区正百废待兴,就连阶层支配者都损失惨重。”

“……这三个区无法对东区进行帮助,现在能依靠的只有东区自己。”

“但这次未知的魔王集团是有备而来,它们的战力分配非常的合理。”

“…。…如果在阿卡迪亚大联盟尚在,或者是其他几区的阶层支配者没有出现问题时,解决东区的事情并不难。”

“但对方就是抓住了如今的漏洞,让我们陷入被动。”

“…。…对方的目标是阿卡迪亚,对白夜叉你使用的是阳谋,现如今你的选择只有去帮助阿卡迪亚还有拯救东区无辜之人两个选项。”

“我想,不管是我还是那个幕后黑手,已经猜到了你必然的选择。”

白夜叉白玉般的手握紧手中的折扇,她颓然道:“…。…作为东区的阶层支配者,咱的职责就是守护东区的秩序。”

“…。…。相比于整个东区的稳定,阿卡迪亚反而不重要。”

“……不过阿卡迪亚的实力不弱,这个未知的魔王集团想要覆灭阿卡迪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最后的话语就连白夜叉自己都不怎么信,说出来也是犹犹豫豫。

这个未知的魔王集团,或许在个体实力上比不过那位如今盘踞北区的魔王。

但这个集团一看就是为了这一天准备了许久,在这庞大的数量以及突然发难下,造成的损失比那位拜火教的魔王还要可怕。

“白夜叉,哪怕你选择不去支援阿卡迪亚,而是维护东区秩序,去剿灭那些四处作乱的魔王。”

“……以你现在的能力也不可能用最快的时间将事件平息,这些散落在东区的魔王们,一看就是一群无用的炮灰。”

拉普子仿佛是在为想要说的某件事提前打预防针,带动着白夜叉情绪。

“那拉普子你说咱要怎么办,咱已经不能在这里耽误时间了。”

“……咱知道,其实你是想咱去向上层求助。”

“但是最能帮助咱的齐天大圣现在已经被佛教严加看管,不可能再下界。”

“……护法十二天全部灵格受损,也不可能下界帮忙。”

“至于其他的天军,那些家伙或许会剿灭魔王,但祂们一定会顺便把整个箱庭下层给清洗一遍,那些人可不会管普通人的死活。”

“……难道你想让咱去求那个女人?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白夜457叉在原地踱着步,语气愈发烦躁,用力抓着自己柔顺的秀发。

拉普子这时图穷匕见,幽幽道:“…白夜叉,你还有一个人可以去求。”

“……那个北区的魔王一点都不像是魔王,祂甚至剿灭了北区其他的魔王作乱,维护统治的稳定和秩序。”

“这整个箱庭下层如今有着能够一口气将所有作乱魔王全部消灭的,只有祂了!”

白夜叉神色一僵,一下子就是想到了当初自己被囚禁的日子,她的嘴巴莫名的干涩起来,口中仿佛又充满了奇怪的味道。

去求那个混蛋?当初自己是被强迫的补充蛋白质,这一次可能祂就要自己主动去补充蛋白质了!

见到白夜叉的犹豫,拉普子再接再厉道:“……白夜叉你不会去求万圣节女王这我知道。”

“……现在能帮你的只有琐罗亚斯德教的恶魔,你也不用耽误时间,只要用境界门前往北区,问一句那魔王是否愿意帮忙。”

“若祂愿意帮忙最好,若是不愿意,你就直接去清剿那些作乱者,也不会耽误你多少时间。”

“……白夜叉,现在不是考虑太多的时候,想想你的职责吧!”

白夜叉狐疑的看了拉普子一眼,她现在都要怀疑你这小恶魔该不会是查拉图斯特拉派来的奸细吧!

不过白夜叉也知道,拉普子提出的建议是如今最容易解决事情的方法。

她一咬牙一跺脚,绝美的容颜露出视死如归的神色,狠声道:“……好,那咱就去北区再见一见那个混蛋!”

第八十六章西乡:那是我亲兄弟,得加钱!

白夜叉当断则断,既然有了决定,她当即就是离开了千之眼在下层的总部,利用境界门的能力往北区而去。

境界门的作用就是连接箱庭上层与下层,连接东南西北四区。

因此仅仅只是一个眨眼间,白夜叉就来到了北区四位数外门所在。

再次回到这熟悉的地域,白夜叉又是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恶寒,浑身都是泛起了鸡皮疙瘩。

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一只大手正在轻抚她娇嫩的肌肤,让她在厌恶之中又有一种让白夜叉感到恐惧的舒适感。

白夜叉深吸口气,镇定下心神。

她知道自己每在这里耽误一秒钟,都可能有箱庭东区的无辜之人死在魔王之手。

白夜叉神色一凛,那娇小的身躯化为煌煌大日,以一往无前之势,直往'沙拉曼德’共同体的主体而去。

一路之上,白夜叉遇到了诸多火龙。

不过这些火龙没有任何一个人拦住她,反而当做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