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35章

作者:朱之月

箱庭黎明期那些古老的魔王先不说,在黎明期后箱庭最有名的魔王联盟,就是齐天大圣所组建的共同体。

如今就算是这位曾经的魔王之首都站在了西乡这一边,这个所谓的‘衔尾蛇’就算能召集再多的魔王,实力也就那么回事。“说吧,诗人。………你来到这里到底是为何事。”

西乡坐在王座上,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态度平和但充满威严的问道。“我代表衔尾蛇,有一事想要请求查拉图大人。”

行乐家脸上带着看似真诚,但实则令人反感的笑容说道。

“哦?想要请求我,你的态度好像稍微有些不对,就不怕我将你杀死在这里吗?”

西乡双目一眯,难以形容的威势刹那间弥漫在这间大殿里,行乐家脸上的笑容当即就是一僵。

就算是存在感稀薄的他,也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袭上心头。

他深吸口气,神色正经了许多道:“………回查拉图大人的话,既然我敢来到这里,自然是做好了死去的准备。”

西乡看了行乐家几眼,冷笑一声道:“……你本就是个死人,当然不会再惧怕死亡。”

“……不过直面我的你,依然有着足以令人称道的勇敢。”

“看在这份勇敢的份上,我允许你说出自己的诉求。”

行乐家神色一松,他轻轻呼了口气,恭谨的低下头道:”…。…衔尾蛇缺少一位如您这样不共戴天,足以让世人皆是畏惧的魔王。”

“……所以我来这里,是希望您能成为我们衔尾蛇的领袖。”

西乡玩味的看了行乐家一眼,平淡道:“………。真是打的好算盘,你们是准备在做完了一些事情后,让我来负责背负罪孽么。”

行乐家的行为简直就是恐怖分子做下了罪恶之事,然后让西乡站出来宣布对此事负责一样。

如果西乡是纯粹的魔王,他倒不在乎这些,甚至这还能增加他的名声。

但是他本就不是单纯的魔王,可没兴趣给一群魔王当名片去站台。

“。”我们衔尾蛇这一次是准备袭击‘阿卡迪亚大联盟’,这个大联盟曾经冒犯了您,这乃是十恶不赦之罪!”

“……。我们愿意为了大人您,将整个大联盟覆灭!”

行乐家一副义愤填膺的表情,铿锵有力的道。

那情绪仿佛他真是为了西乡的脸面,以大无畏的精神要为西乡去将冒犯他的组织剿灭。

对此西乡呵呵一笑,当然不信行乐家的话。

衔尾蛇想剿灭阿卡迪亚不假,但为了自己那就是笑话了。

西乡神色不耐的道:“………。说些更靠谱的话吧,诗人!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行乐家见此心下一叹,知道自己此行的第一个目的失败了。

对此他也不难过,因为这个目的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成功。

从对西乡在箱庭下层的行径上,衔尾蛇与其幕后之人就能猜测到西乡的行为准则,知道他不是一个纯粹的魔王。

他有更大的野心,自然不会给他们这些魔王站台。

调整好了情绪后,行乐家继续恭敬的道:“……是我们所求太多了,大人!”

“……。那么,我们希望在(王诺赵)袭击阿卡迪亚时,大人您能够作壁上观,不要帮助阿卡迪亚。”

西乡眉头一挑,似笑非笑的道:”………。我讨厌你话语中那带着威胁的意味。”

行乐家连忙道:“……不,我们没有任何威胁您的意思,我们是在请求您。”

“我说你在威胁那就是在威胁迎。”

可惜身为魔王的西乡可不管别人怎么想的。

行乐家一阵无语,好吧,这位查拉图斯特拉大人虽然不是纯粹的魔王,但他也是个随心所欲的魔王是没错的。

“所以,你们既然敢威胁我,那就要拿出足够有诚意的补偿来。”

“……如果补偿不够满意,我不介意现在就将你们所谓的衔尾蛇覆灭,将那个藏头露尾的家伙抓出来。”

西乡神色冰冷,杀气腾腾,他这话才是彻彻底底的威胁。

行乐家心下凛然,他知道西乡有这个能力,但正是因为对方有能力,他才真有些慌了。

他连忙低下头,恭声问道:“……不知道您需要我们怎么补偿您?大人。”

西乡想了想后,笑道:“……我对阿卡迪亚里的那只吸血鬼有兴趣,你们衔尾蛇就将她抓来给我当奴隶吧!”。

第八十二章蕾蒂西亚零元购

当西乡话音落下时,一直跟随在行乐家背后的吸血鬼女仆,她的身体不易察觉的颤抖了下。

虽然她身体颤抖的幅度很小,但以西乡的感知依然是察觉到了。

西乡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仿佛对这一切都不是很在意,仅仅只是在让自己开心。

行乐家露出恍然的神情,他面带笑容的道:“……您说的是蕾蒂西亚。德克雷亚啊。”

“…。…。这位曾经的吸血鬼公主的美貌,在这众多神佛所在的箱庭也是大名鼎鼎。”

“尤其是如今吸血鬼近乎灭族,纯种的吸血鬼如凤毛麟角。”

“……一位曾经的吸血鬼公主,本应成为吸血鬼之王的美貌少女,会有无数人开大价格想要得到她吧。”

“衔尾蛇最开始是准备将她捕获,然后卖一个好价格的。”

行乐家当然对蕾蒂西亚很熟悉。

因为蕾蒂西亚之所以堕落为魔王,正是他所怂恿的,甚至蕾蒂西亚的魔王游戏都是由他所设置。

当年的吸血鬼一族在箱庭声名赫赫,被尊称为箱庭的骑士。

甚至阶层支配者制度,也是由蕾蒂西亚提起,并且在吸血鬼们的支持下建立。

宇宙之中恒星无数,太阳主权其实也是数不尽的。

但最重要的太阳主权只有那二十四道。220因为蕾蒂西亚的功绩,她被赐予了第二十五道太阳主权。

虽然在重要性上比不过万圣节女王的太阳主权,但那依然是掌控太阳的权柄。

也正是蕾蒂西亚被赐予了太阳主权,才是引动了吸血鬼内部的动乱,最终落的族灭下场。

西乡有的时候都在思考,这里面是否有某个神群的黑手在推动,就是想用太阳主权来让吸血鬼一族陷入内乱。

行乐家只能说是恰逢其会,在蕾蒂西亚心神最是崩溃的时候趁虚而入,让她堕落为了魔王。

这也是蕾蒂西亚一生最后悔的事。

西乡俯视着行乐家,似笑非笑的道:“…。…。既然你们衔尾蛇想要将蕾蒂西亚卖个好价钱,那不知道要我付出多少的价格才能得到她呢?”

出钱对西乡而言那是不可能的,他需要的是蕾蒂西亚零元购。

虽然阿卡迪亚还尚在,但西乡与衔尾蛇的代言人已经谈论起了如何出售阿卡迪亚的资产了。

没错,就算是人这个个体,对一个共同体而言也只是一份资产。

这亦是箱庭最残酷的地方,是魔王最恐怖的地方。

被魔王灭亡的共同体,就连里面的人都只是一个奴隶,是一份值钱的财产。

人权这种东西在箱庭从来都不存在,这里只有神权。

“您说笑了,查拉图大人!既然您对蕾蒂西亚。德克雷亚感兴趣,衔尾蛇自然会将她擒下交给您处置。”“……不管您是将其当做禁脔囚禁,亦或者是玩够了后送人卖掉,那都是您的决定。”行乐家彬彬有礼的说道。

“呵,我还以为你会强硬一些,那样我就可以用你们的命来当做我所支付的款项了。”西乡轻声一笑。

但这笑声却让行乐家额头流出冷汗,神色卑微讨好。

他代表衔尾蛇来此,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希望西乡不要介入衔尾蛇对阿卡迪亚的入侵中。

阿卡迪亚的存在影响到了衔尾蛇,以及衔尾蛇幕后之人接下来的目的。

衔尾蛇需要的是箱庭的混乱,由此才能让维世期加快渡过,让灭世期更快到来。

本身西乡才是最适合造成箱庭混乱的人选,衔尾蛇以及幕后之人最开始的打算是静观其变,让西乡去肆虐箱庭就是。

但衔尾蛇怎么也没想到,西乡这个魔王不按常理出牌。

他在夺走了北区支配者的权力后,就开始玩起了道家黄老之术,仿佛对这箱庭一点兴趣都没有。

面对西乡这个‘不合格’的魔王,衔尾蛇以及幕后之人没有办法,只得亲自下场。

而想要让箱庭陷入混乱,阿卡迪亚大联盟这个努力维持箱庭秩序的联盟就绝对不能存在。

或许阿卡迪亚大联盟面对西乡这位拜火教的魔王无可奈何。

但如果只是面对衔尾蛇的魔王集团,这个大联盟一定能与其抗衡,甚至是将魔王们击败。

所以衔尾蛇才准备发动闪电战,趁着阿卡迪亚没反应过来前,趁着如今大联盟被西乡击溃到近乎支离破碎时,一举将他们歼灭。

能够直接杀死最好,不能的话也要将阿卡迪亚的人赶出箱庭。

而在衔尾蛇攻(bfdj)击阿卡迪亚前,他们最担心也是最难以预测的,就是西乡的打算与行动。

魔王的心难以猜测,万一在他们衔尾蛇进攻阿卡迪亚时,这个魔王突然去帮阿卡迪亚,那他们衔尾蛇必然要受到惨重损失。

甚至衔尾蛇的魔王共同体都可能直接被覆灭。

这就是行乐家来见西乡的原因,他必须要稳住西乡。

衔尾蛇的首领下达了命令,不管付出什么,都必须要让西乡答应他们不会主动出手。

如今只要付出一个蕾蒂西亚就能稳住这个可怕的魔王,怎么看衔尾蛇都是愿意做这笔买卖的。

反正蕾蒂西亚最初也只是用来准备售卖的物品。

不过魔王的话都是放屁,所有的契约对魔王都没有作用。

衔尾蛇自然也有其他方案,防止西乡突然撕毁条约。

如果西乡知道衔尾蛇共同体的打算一定会嗤笑不已。

阿卡迪亚大联盟是处在正义的位置没有错,但是对西乡而言,那就是一群烦人的苍蝇。

虽说这个大联盟弱小,但也给西乡找过许多小麻烦,让他心情很烦。

若不是西乡有着更大的野心与谋划,早就出手把这个大联盟给彻底拍碎了。

在这一点上,西乡与万圣节女王在行为性格上很向。

他们都是那种耐得住寂寞,为了达成目的可以耐下心思去等待的人。

些许的挑衅他们都不在意,只要你不蹬鼻子上脸,不管是西乡还是万圣节女王,都有足够的器量不理会。

“毁灭阿卡迪亚对你,以及对你背后的那些人而言或许没有难度。”

“……不过我在此也提醒你们一句,白夜叉恐怕不会这么看着你们将阿卡迪亚毁去。”

西乡缓缓说道。

行乐家面带笑意的道:“……白夜叉自然也在我们的筹划中。”

“……。那位白夜的魔王确实是个麻烦,但如果只是缠住她,让她不敢去救援还是很简单的。”

西乡闻言呵笑了一声,“……白夜叉还真是可怜,谁都能来算计她几下。”

曾经最凶恶的魔王堕落成了这样,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白夜叉暴露出来的弱点太多了,她对箱庭的在意成为了其他人算计她的突破口。

若是白夜叉能放下心中感情,彻底的抛弃箱庭,她就能再次回到那无敌的心境与实力。

不过若真那样做,白夜叉也就不是白夜叉了。

总有一些人会将某些感情看的很重,永远不会放弃。

“既然如此,既然你们已经有了打算,那么就去做吧。”

“……我会在这里等待你们的好消息。”

“在最后,我也要给你们一份忠告。”

西乡俯瞰着行乐家,他身躯前探,语气威严淡然的说道。

“我洗耳恭听,查拉图大人!”

行乐家依然保持着礼仪和礼貌,恭声道。

“这个世上,胜者生而败者亡,在世事的胜负面前,生与死不过是必然的因果。”

“……我允许你离开箱庭的北区,衔尾蛇的诗人,我会在这里等待着你们将我需要的东西送过来。”

“我想,你们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吗?”

西乡那威严冷酷的话语近乎要击碎行乐家最后的存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