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34章

作者:朱之月

金丝雀对魔王有着难以言喻的愤恨,那主要是她小时候的经历引起的。

况且如果把箱庭比作一个庞大的国家,那么随意行使主办者权限的魔王无疑就是一位罪犯。

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金丝雀都是一个善良的人,而且绝对不是伪善。

她并没有一丝一毫的自我追求,仅仅只是为了消灭魔王,让箱庭下层有着最基本的秩序。

在这一点上,金丝雀与白夜叉如出一撤,这也是为什么白夜叉会同意加入联盟之中,愿意和阿卡迪亚一起消灭魔王的原因。

而如今,一位魔王在下层就这样明目张胆的夺走了整个北区。

她这位阿卡迪亚联盟的创始人之一却毫无办法。

尤其是那魔王不像是暴君,这让箱庭下层面对这位魔王时首鼠两端,许多人都不愿与魔王为敌,甚至对阿卡迪亚颇有微词。

毕竟你看那魔王也没有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即使是不共戴天,那也是对上层神佛而言。

既然如此的话把这魔王交给上层神佛面对就是,我们下层人又何必去介入其中。

至于那些北区的人,反正也没出现屠杀,最多是无法离开北区。

而以箱庭北区的范围大小,也不算是失去自由嘛。

抱着这种想法的其他三区的人实在是太多,这也是阿卡迪亚大联盟被击溃后,难以再重组的原因。“窃15钩者诛,窃国者诸侯……嘿,我突然就想到了这句话。”

金丝雀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神色有些疲惫。

这些年过去,甚至有箱庭的人已经把那位魔王当做真正的北区支配者了。

“如今大圣都是回到了箱庭上层,也不知道那魔王到底给大圣许了什么好处,连大圣都不愿再与他为敌。”护法十二天、齐天大圣以及白夜叉可以说是金丝雀能够唯一倚仗的人。

但是如今这三方都失去了与魔王争斗的资本,没有了这些真正上层神佛的帮助,他们下层又拿什么和这可怕的三位数魔王去斗。

四位数与三位数的绝对差距,根本不是依靠凡人的智慧能够弥补的。

否则神也不会是神,凡人也不是凡人了。

“金丝雀你有时候就是想太多了,你应该也要学会妥协和放弃。”

“……既然那魔王无法讨伐,只要祂不做出暴君行为,就当做不知道算了。”“万一未来就有了讨伐魔王的机会了呢,你说是吧。”克洛亚。巴隆这时候反而劝说起了金丝雀。

金丝雀将手中捧着的茶杯放下,神色疲倦的道:“。……。我哪里不知道什么叫做妥协,只是有些事。……”

这样说着,金丝雀往这间屋子的门口望去。

只见在屋子的门口出现了一位身材苗条,容颜稚嫩的美丽兔耳少女。

少女的秀发与耳朵都是淡蓝色,穿着一身黑色荷叶边的迷你连衣裙,上身则是披着月牙白的洛丽塔式马甲。

短裙之下的美腿笔直纤细,裹着黑色的厚重丝袜,那绝对领域处的白皙与黑色的丝袜形成强烈对比,更显少女肌肤娇嫩。

一双玉足穿着红色的高跟样鞋,脚踝处还绑着艳丽的蝴蝶结,亭亭玉立,明眸皓齿,犹如一位尚显稚嫩的绝丽佳人。

这正是已经长大的黑兔。

月兔一族成长曲线与人类类似,只不过作为比之人类要长寿的种族,在十几岁后就会停止衰老,生长开始缓慢起来。

黑兔在西乡刚来到箱庭时已经有十岁,现在的她也已经长成一位娇俏可人的美丽少女了。

克洛亚。巴隆在见到黑兔后,他就是理解了金丝雀的意思。

金丝雀之所以对那魔王如此执念,是因为黑兔的家人与族人,还在那魔王手中。

“金丝雀大人!”

黑兔见到金丝雀后恭敬有礼,显得教养极好,一张惊艳秀丽的脸蛋洋溢着喜意,看到丝雀后让黑兔很是高兴。

“小黑兔快过来。”

金丝雀见到黑兔也是笑容满面,对着她招了招手。

等到黑兔走到自己面前,金丝雀才是从软椅处起身,打量着黑兔道:“。…。小黑兔又变的更漂亮了。”

黑兔羞赧一笑,不好意思的道:“……嘿嘿,哪里有。”

黑兔望着金丝雀的眼神中满是憧慕,对于拯救了自己的金丝雀,黑兔一直是当做恩人对待。

甚至在黑兔心中,金丝雀就是自己的养母。

毕竟她在十岁那年就离开了父母,一直由金丝雀抚养长大。

金丝雀神色迟疑了片刻,才是缓缓开口道:“……。这一次我去见了白夜叉。”

“……不过很抱歉,我也没有从白夜叉那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按理来说,魔王之所以抓住你的族人,是为了威胁帝释天夺回灵格。”

“……。如今帝释天战败,灵格已经被魔王夺走,祂理应不会再需要你的族人才对。”

“但是黑兔你要明白,魔王之所以是魔王,就是他们不能以常理计。”

“……可能对魔王来说,被自己俘虏的月兔,便已经是祂的所有物了吧。”

金丝雀不忍心告诉黑兔这些,但是有些话她又必须要说。

黑兔的神色有些暗淡,不过很快的她就是扬起明媚的笑脸道:“……金丝雀大人您不必这样,您愿意为了我去询问白夜叉大人,黑兔就已经很知足了。”

“也请您放心,我是不会傻的一个人前往北区去拯救自己的族人的,我知道若是我进入了北区,就再也回不来了。”

“……在没有完全的把握前,我不会这么做。”

“而且阿卡迪亚的大家养育了我,帮助了我,我又怎能这样一走了之,最起码我要偿还了这些恩情才行。”

黑兔神色果敢坚毅,作为将‘牺牲’当做追求的月兔一族,欠了恩情却不偿还,反而以自己的私事为主,这是绝对不能做的。

哪怕黑兔真的从魔王手中拯救了父母和族人,族人和父母也一定会怪罪她。

多听话的孩子啊,为什么就偏偏要那么小就遇到这样凶残的魔王呢。

金丝雀心中感慨万分。

唯一庆幸的是,黑兔的族人和父母应该并没有死,只是被魔王囚禁了。

金丝雀忍不住的抱住了黑兔,轻抚着她美丽的秀发。

搂着黑兔娇小的身体,金丝雀也是抬头望去,在门口处还站着一位身姿高挑,神色凛然的吸血鬼骑士。

蕾蒂西亚见到金丝雀目光望来,她亦是回以微笑点了下头。

两人已经是认识了许多年的好姐妹,有些话根本不必说出来,一切都在不言中。

良久之后,金丝雀放开了黑兔的身体,握着她白嫩的手,看向蕾蒂西亚道:“……蕾蒂西713亚你回来了,魔王讨伐成功了?”

美丽的吸血鬼骑士微微颔首,如妖精般美丽精致的容颜露出淡淡笑容道:“…嗯,只是个很弱的魔王,很容易就讨伐了。”

“……只是不知为什么,我最近总觉得心情不宁,所以就赶紧回来,生怕阿卡迪亚遇到什么事。”

蕾蒂西亚没有说,她那心情的不安程度,就如同当年她还作为吸血鬼公主时凯旋回归,最终见到族人灭族时的不安如出一撤。

所以在解决了那个弱小的魔王后,她连忙赶回阿卡迪亚,见到金丝雀等人都没事,她才是稍稍心安。

金丝雀这时候面色凝重道:“……你竟然也会感到心情不宁,我也同样如此,看来是真有大事发生。”

“……孝明过两天就会回来,等他回来我们在一起商讨下吧。”

这种心绪不宁就是灵格的警告,代表着杀戮、死亡与战争的到来,反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北区,西乡坐在宫殿的王座上。

金丝雀等人讨论着月兔一族,实际上只是西乡把月兔们都给忘了。

那些月兔还一直被他封印‘虚星太岁’里。

西乡这时候只是看着面前跪在地上的火龙,用着他威严平静的声音道:“……曼德拉。特尔多雷克,你来觐见我是有何事?”

曼德拉低着头,不敢让魔王看到自己眼中的愤怒与恨意,他只是恭敬的道:“……是有一位自称行乐家的人想要见您。”

行乐家。…。

西乡心中低语了一声。

他知道,这命运的大篇章就要真正开始了。

第八十一章将蕾蒂西亚抓来当奴隶

曼德拉低下头去,不敢让魔王察觉到自己一丝一毫的情绪。

Salamandra在这些年里,已经渐渐的被魔王彻底掌握。

魔王的统治不敢说是深入人心,但是魔王却凭借着自己绝对的实力,以及一种类似道家思想的黄老之术,轻松就是得到了权威。

最起码整个北区的共同体,几乎就没有什么人愿意与魔王为敌。

不过其他人或许因各种原因不愿与魔王为敌,甚至愿意匍匐在魔王脚下。

但曼德拉却不愿意。

Salamandra共同体是他的家族世代传承,如今却被魔王夺走。

最重要的是,他的妹妹珊朵拉如今在魔王的教育下,已经几乎不认他这个哥哥,完全是将魔王当做父亲看待。

这样的结果,又怎能不让曼德拉为之恐惧愤怒。

西乡自然察觉到了这只火龙内心中对自己的愤恨,但是他不以为意。

这箱庭终归是强者的世界,弱者在这里生存的土壤很少,这里是神佛们的乐园。

相比于曼德拉的情绪,西乡更感兴趣的是他说出的话。

“行乐家……”

西乡带着些许兴趣的念叨着这个名字,时间的力量让他的双目回溯,轻松的就是在阿卡夏的纪录中寻找到了这个人。

曾经让蕾蒂西亚堕落为魔王的罪魁祸首。

某种程度上说,其也算是让吸血鬼一族在箱庭被灭族,让吸血鬼从骑士变成丑陋怪物的罪人。

不过这也不能完全怪他,若不是那些吸血鬼们产生了贪恋,被仇恨控制,从而出现了内乱。

那么吸血鬼也不会被灭族,如今依然会是箱庭的骑士。

“那就让那个诗人来见我吧。”

西乡威严的说道。

“是,查拉图大人!”

曼德拉恭声应道,即使内心愤恨,但表面上他不敢露出一丝一毫。

等到曼德拉退下后,并没有过多久,就有两人来到这大殿之上。

为首一人存在感稀薄,穿着得体,外表看去就像是一位忧愁的诗人,给人一种弱不禁风之感。

这个男子没有灵格,这在箱庭近乎于是不可能的。

任何来到箱庭的人,都会被中枢观测并被赐予灵格,哪怕那个灵格弱小到如蝼蚁一般。

而完全失去了灵格之人,就代表着这个人应该已经死去。

但是这个行乐家的确没有灵格,即使存在感稀薄,他本人的精神却依然在活着。

这正是闭锁世界的能力,曾经的行乐家也只不过是闭锁世界的家畜之一,是与金丝雀同一个时代的人。

只不过他与金丝雀不同,即使人生被魔王玩弄,他也没有憎恨魔王,反而在精神扭曲之下,成为了魔王们的帮凶。

他或许是有什么自己的打算与计划,但更多的,其也只不过是一个满足自己扭曲心思的凡人。

一个彻底堕落的,没有多少价值的人类,这就是西乡对他的评价。

相比于行乐家,西乡对跟在他身后穿着女仆装的高挑少女更加的有兴趣。

少女有着一头灿烂的金发,五官柔美,肌肤如初雪般白皙。

那猩红色如宝石一样的眼睛有着难以言喻的风采,而拥有这样美貌与外表的族群,在箱庭中也算是大名鼎鼎。

那正是如今箱庭里已经非常少见的纯血吸血鬼。

吸血鬼少女穿着一身女仆装,行为一板一眼,却不会让人觉得有任何的老学究的感觉,反而富有朝气与活力。

西乡的目光落在吸血鬼女仆身上几秒后,他就是收回视线,看向了那位行乐家。“诗人,你的胆子真是足够的大,竟然敢直接进入北区”。”“……。这里可是有来无回之地,你认为进入了北区还能够离开吗?”西乡的语气相当的随意,不管这个诗人的身后站着的是谁,仅仅只是这个诗人本身,也只不过是一个一根手指就能捏死的炮灰。

作为随心所欲的魔王,西乡也不在乎其代表着谁,只要愿意他就会随时出手将其击杀。

面对西乡这位恐怖的魔王,甚至比他背后的主子还要强大恐怖的魔王。

行乐家虽然不卑不亢,但是神态亦是极其恭敬。

他行了一个大礼,毕恭毕敬的道:“。……。魔王联盟衔尾蛇的行乐家,见过琐罗亚斯德教的查拉图斯特拉大人!”“……。即使我知道来到此地有来无回,但为了觐见伟大的魔王,这是我必须并应该去做的。”西乡不置可否,所谓的魔王联盟也就吓唬吓唬箱庭下层的凡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