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33章

作者:朱之月

逆回十六夜颇有些傲然的说道。

在顿了一下后,他的眼中又是闪过一抹精光,开口道:”……。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西乡笑着反问道。

“想要收养我可以,甚至我会为了你工作,只要你能答应我每年给予这家福利院足够的经费!”

逆回十六夜虽然从小就觉得生活无趣无聊,但是对于这家福利院,对于这里的弟弟妹妹们他还是很有感情的。

对逆回十六夜而言,自己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无所谓,反正在这个无聊的世界他也不在意。

只要这里的那些弟弟妹妹们生活的好就足够了。

……求鲜花。

“呵,你这怪脾气的小鬼倒是蛮善良的。”

西乡摇头轻笑一声,随即他对着逆回十六夜道:“……可惜,我对你没有兴趣,更不会收养你。”

听到西乡的话,逆回十六夜神色愕然,之前西乡的那些行为不管任谁看,好像都是对他感兴趣想要去收养。

西乡往前走了两步,拍了拍逆回十六夜的肩道:“。…不过我可以答应你,会每年给予这家福利院足够的资金。”

“…。…小鬼,记住我吧,在未来我们一定会再见的,只是那时候我们是敌是友就不一定了。”

“或许那时候我的某些行为甚至会让你反感,但是这就是人生,不同年纪所看到的,所追求的,所站在的位置总是不一样的。”

西乡的话若有深意,他越过逆回十六夜,往福利院前院走去。

逆回十六夜看着西乡的背影,嘀咕了一声:“……切,真是个怪人!”

西乡几人并没有在福利院待太久。

西乡是只对自己的两个弟弟有兴趣,万圣节女王是对所有的孩子都没什么大兴趣。

只有宙斯倒是和孩子们玩到一起,给每个孩子都是送了零食。

“院长,我们琐罗亚斯德集团同意给予福利院资金支持。”

“……这样,以后福利院孩子们的伙食费就由我们集团来支付。”

“集团会派遣一位财务人员进行福利院的伙食支出审计,伙食标准就按照国家标准进行吧。”

离开前,西乡在院长惊喜万分下,给予了她一个承诺。

院长千恩万谢,带着一群孩子们把西乡等人送上了车。

对于一家福利院来说,其他的支出都还好,孩子们的伙食支出是最重要的。

如今西乡答应解决每年伙食支出问题,福利院就足以生存下去了。

汽车上,西乡靠着柔软的椅背,喝了一杯香槟酒,开口道:“……大父神阁下,那个孩子你觉得怎么样?”

宙斯微微颔首,没有了之前在孩子们面前那副慈祥,整个人都是严肃了起来道:“………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

“……。虽然有些瑕疵,但是瑕不掩瑜,他的各方面都很不错,希望在这场人类史与神话史的竞争中,他能够走到最后吧。”

西乡没有出声。

不管逆回十六夜最后是击败了自己的宿敌还是被宿敌击败,对箱庭整个神群而言意义都是一样的。

唯一不同的是,各自神群的选择不同,最后的胜利者会让各大神群有着不同的收获。

不管是逆回十六夜还是即将出现的他的宿敌,在箱庭这张大棋盘上,都只是一颗稍显重要的棋子。

重要但又不重要。

所以西乡不会让自己成为棋子,他要去做一位执棋人。

西乡手上端着酒杯,望着车窗外如此想着了。

第七十九章西乡,男人们的榜样!

箱庭,阿卡迪亚大联盟总部。

金丝雀如往常一样坐在这有着古希腊风格建筑的二层。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犹如医生大褂一样的长衣,衣服的扣子都是解开,露出里面的针织毛衣。

长衣的下摆垂落在地面上,在夕阳的暖光照射下,窈窕的娇躯透着一股慵懒的风情。

金丝雀并不是那种让人看上一眼就为之惊艳的美女,但是她五官端正,十分耐看。

尤其是一头利落的短发,让金丝雀看上去就如同女强人一样英姿飒爽,而不是如一般女性那样娇弱。

金丝雀颇有些懒散的靠在一张摇椅上,双手捧着一个杯子,杯子里是冒着热气的香茗。

她神色温和,透过一旁的窗户看向外面,耳中还能听到孩子们玩闹的声音。

每当听到孩子们的欢声笑语,她都会不自觉的露出一抹笑意。

阿卡迪亚的总部面积并不大,相比于其他区的阶层支配者而言,阿卡迪亚的面积可以用狭小来形容。

主要是以金丝雀和春日部“五九三”孝明为首的几位领导阶层并不喜欢占地面积太大的地方,那让他们觉得有些失了温馨。

“金丝雀,你现在的样子简直就和老太太一样。”

在金丝雀的背后,穿着燕尾服的俊美男子眯着双眼,他摘下自己头上的绅士帽,打趣的说道。

其正是阿卡迪亚的创始人之一,曾经的魔王,但是在被金丝雀击败后就臣服金丝雀,来自南美洲的一位不知名神灵。

克洛亚。巴隆虽然总是一副不正经的样子,但那望着金丝雀的目光中,隐隐的有着憧憬。

这个曾经号称最爱幼女,甚至打造了幼女后宫的魔王,现在已经彻底的抛弃了自己的性X,只迷恋金丝雀一人。

金丝雀当然知道克洛亚。巴隆喜欢自己,不过金丝雀不会回应这份感情。

因为她对克洛亚。巴隆实在是没兴趣,在她看来,这位燕尾服魔王是一个自己值得信赖的好战友,或许也算是一只忠犬?

除此以外就没有别的了。

克洛亚。巴隆当然也知道金丝雀不会回应自己的感情,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更加深深的迷恋金丝雀。

“克洛亚。巴隆先生,你是不是皮痒痒了?”

金丝雀斜眼瞥了这位燕尾服魔王一眼,声调懒洋洋的,那一双漂亮的眸子里亦是闪过一道灵动的光。

“啊哈哈,金丝雀你是想打我一顿吗?对此我倒是不介意,如果你能用你那漂亮的脚丫踩上我几脚,我反而会更加高兴的。”

克洛亚。巴隆呵呵一笑,说着非常不要脸的话。

金丝雀懒得搭理他,她知道这个神灵就是个嘴上口花花,实际上什么都不敢做的变态。

不过其人虽然变态,但却也值得信任,最起码金丝雀对他也算是掏心掏肺,从来没有瞒过他什么事。

“孝明去哪里了?”

克洛亚。巴隆看了看四周,没有见到春日部孝明的影子,就是疑惑问道。

“孝明离开了箱庭,去了外界看望他的女儿去了,算算时间,他也应该快回来了。”

金丝雀随口说道。

上层神佛们可以随意出入箱庭,不过下层的人就没有这样的好运了。

作为凡人,想要出入箱庭需要拥有特殊的能力,也有许多人在离开箱庭后就再也回不来。

而春日部孝明正是少有的拥有能够离开箱庭手段的人。

不过就算是春日部孝明,离开了箱庭后想要再主动回来,也要颇费一番手脚。

克洛亚。巴隆闻言感叹道:“……孝明的女儿也有好几岁了吧。”

“……他做的很正确,箱庭看似美好,但这里太过于危险,让女儿成长在外界也是好的。”

“尤其是如今阿卡迪亚大联盟面临的困境,若是他的女儿在这里,那反而会很麻烦。”

克洛亚。巴隆的话让金丝雀也是陷入了追忆里。

金丝雀是出生在闭锁世界所在的西区的,春日部孝明的妻子也是西区的人。

那位女士亦是阿卡迪亚大联盟的一员,更是击败闭锁世界的重要人员之一。

不过那位女士因为在闭锁世界里生活的太久,存在早就稀薄,在为春日部孝明生下了孩子不久后,就是存在消失逝去了。

每每想到友人的逝去,金丝雀都会感到一阵难言的悲伤。

“现在哪里还有什么阿卡迪亚大联盟啊,大联盟早就分崩离析了,现在只有'阿卡迪亚共同体’。”

金丝雀唏嘘不已,自己奋斗一生的大联盟,没想到终归有一天会解体。

本就是为了对抗魔王而组成的大联盟,最终却被魔王击溃,这也算是联盟的宿命吧。

看到金丝雀的唏嘘,克洛亚。巴隆安慰她道:“……金丝雀你也不必太伤心。”

“……。最起码那个魔王比之闭锁世界要有底线的多。”

“虽然北区的人失去了自由,但从里面传来的消息看,那个魔王也没有什么残暴的举动。”

“。…甚至听说有北区的魔王想要倚仗拜火教大恶魔的威势作威作福,反而被那魔王给杀死了许多。”

金丝雀不满意的说道:“……我哪里会因为这种事伤心,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吧!”

见到金丝雀依然性格活跃,没有任何被打击的意思,克洛亚。巴隆也是放下了心。

金丝雀虽然也喜欢用智谋去进行算计,但她本质上依然是个活泼的少女,属于那种会给大家带来快乐的人。

“正是那个魔王做事有底线,我现在才能这样悠闲自在,否则早就行动起来,想办法去与魔王争斗了。”

“……哪怕明知不敌,但也不能任由魔王胡来……”

“哎,你还记不记得孝明曾经帮过的一个叫维拉。札。伊格尼法特斯的恶魔少女,她一直就在北区,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想到自己曾经认识的人如今陷入魔王的地域无法离开,金丝雀也是有些愁绪。

“维拉。札,伊格尼法特斯?啊,我记得那是个相当漂亮可爱的女孩,没准现在就被魔王充斥在后宫之中了吧。”

克洛亚。巴隆笑眯眯的说道。

“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金丝雀瞪了这个燕尾服魔王一眼。

克洛亚。巴隆耸了耸肩,表示爱莫能助,他就是这样的性格。

不过想了想后,克洛亚。巴隆还是道:“……我记得维拉。札。伊格尼法特斯好像是被万圣节女王召唤来箱庭的。”

“……。她怎么也和女王有些因缘,想必以那位魔王和女王的关系,应该不会将那个恶魔少女怎么样。”

金丝雀摇了摇头道:“………。希望如此吧。”

克洛亚。巴隆这时又道:“……其实相比于维拉,还是白夜叉现在的状态并不妙。”

白夜叉从北区回到东区也有一段日子了,不过自从回到东区后,白夜叉一直关着自己不见人。

不过以金丝雀与白夜叉的关系,她倒是见到了白夜叉一面。

毕竟阿卡迪亚大联盟这个讨伐魔王的组织,不可能缺了东区支配者。

克洛亚。巴隆也是和金丝雀一起去见了白夜叉一面,自然也注意到了白夜叉的状态。

他神秘兮兮的小声道:”。…。白夜叉那天一直在喝酒,但是在酒后见到牛奶时,神色就是变了,简直就是要随时吐出来。”

“。…金丝雀,你说她是不是……”

金丝雀连忙抬起手制止2.0了克洛亚。巴隆,低声道:“……慎言!”

只不过这样说着,金丝雀的脸色也是有些泛红。

她虽然是个黄花大闺女,但知识丰富,是绝对的老司机级别的人物,自然知道克洛亚。巴隆想说什么。

看来白夜叉在被魔王俘虏那一段日子是真的过的凄惨,也不知道到底喝下了多少圣水。

克洛亚。巴隆啧啧摇头道:“……那魔王还真是厉害,完全是把白夜叉玩弄在股掌之间。”

“……。即使白夜叉变成了这样,她都能强忍下来没有取回灵格,看来那魔王是此道高手,对人心把握相当微妙。”

这样说着的燕尾服魔王脸上露出了钦佩的神情。

不管怎么说,仅仅作为男性而言,那位大魔王值得钦佩。

想想自己当年身为魔王时,也只敢去袭击一般的共同体,抓捕那些弱小的凡人小姑娘。

但看看人家大魔王,都能把白夜王给炮制了,什么叫差距,这就是差距啊!。

第八十章大命诗篇的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