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3章

作者:朱之月

自己的成长重要性远大于得到圣歼。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西乡跟着南宫那月,让她不会轻易受到危险。

但如果能够在满足自身成长需要的同时,还能鼓动南宫那月,那就是一箭双雕。

要是自己保护南宫那月的安危,然后南宫那月又主动去追寻圣歼与第四真祖,西乡就能一举两得。

西乡对仙都木阿夜说的都是真话,但是他又隐瞒了真相。

这种话术对于曾以政治手段爬到权力上层的西乡而言,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仙都木阿夜眸光闪烁,她宽大的袖摆挡住自己艳若桃李的嬌颜,低声道:“……如果能够完成妾身的愿望,妾身当然愿意答应。”

“……但这只是你和妾身的契约,与那月无关啊。”

西乡挥了挥手,发动了空间制御的术式。

他带着仙都木阿夜直接来到了这座城堡的中心大殿。

书记的魔女惊讶的看着这座空旷的大殿,然后目光复杂的望向了大殿中心处,那坐在王座之上,正安静沉睡如人偶的嬌小少女。

那个少女正是南宫那月的真身。

“不必担心,因为我的存在,她不会感知我们的到来,也不会从梦中醒来。”

“……至于你的问题,我也能够回答你,很简单,我会说服南宫那月,让她与我们的步调一致,毕竟蛊惑人心正是恶魔最擅长的手段。”

让南宫那月听话?西乡有太多的手段能去‘逼迫’她了。

“如果你能做到的话,妾身当然也会同意。”

“……离开监狱结界得到自由,同时能够完成妾身的愿望,没有比这更好的承诺了。”

“那么恶魔啊,说出你的条件吧,妾身可不相信你会一无所求。”

仙都木阿夜这时候依然冷静,绝不会相信这世界有免费的午餐。

“我的条件。”

西乡摩挲着下巴,思考着自己的条件。

其实他真没什么条件,只是顺势而为。

他的目的都是为了自己,帮助仙都木阿夜只是恰好在完成的目的之中。

西乡心中一动,上下打量着仙都木阿夜,火眼黑发的美丽少女,整个身躯都是包裹在那十二单的华丽和服下。

西乡有了主意,他知道自己要是不提些要求的话,仙都木阿夜反而会不信他。

“你的实力太弱了,书记的魔女……抛弃与你签订契约的恶魔吧,与我签订契约,我会赐予你难以想象的力量。”

听着西乡那恶魔的低语,仙都木阿夜有些心动,但她表情还是平静的道:“……妾身的灵魂早已出卖给恶魔。”

“……没有任何的方法能让魔女从恶魔手中取回灵魂,否则妾身又怎会有这样的愿望。”

西乡哈哈一笑道:“……别人或许做不到,但是我却可以做到,只不过是换了个契约对象,让你的灵魂出卖给我而以。”

“……不过你的灵魂确实不在你这里,而在那恶魔手中,我需要通过你的身体,来确定那恶魔所在的异空间方位,拿回你的灵魂。”

“身体?”

仙都木阿夜怔了一下,然后她白皙的脸颊泛紅,懂得了西乡的意思。

书记的魔女很快又是镇定下心神,她露出一抹妖媚的笑容,咯咯直笑道:“……妾身突然觉得,你要比那些妾身印象中的恶魔让人安心的多。”

“为什么这样说?”

西乡有些好奇。

“因为那些恶魔只是一种程序,它们没有任何的感情,也就没有谈判的余地,但你不同,你有人性,能够交流,反而会让人感到安慰。”

“……你想夺走妾身的纯洁吗?当然可以,甚至妾身这人类的身躯能让你这样的恶魔感兴趣,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妾身的荣幸!”

“在‘失落的圣书’记载中,恶魔都是欲@望的化身,果然你才像是真正的恶魔。”

“……若是妾身能用身体让你沉沦在欲@望中,是否代表着妾身战胜了恶魔?”

西乡楞了一下,随即他就是忍俊不禁大笑道:“……哈哈,仙都木阿夜,那你可以来用你的身体试一试,能否将我俘获!”

“……既然你有了决定,那就让我们开始吧!”

书记的魔女看了一眼身旁正坐在王座上沉睡的南宫那月,她难得扭捏的道:“……你莫非想要在这里,能不能回到妾身的居所?”

“不能!”

西乡毫不犹豫的拒绝,没有任何羞耻。

他是恶魔,是道德值在负数满值的存在,怎么可能会有多余的人类正向情感。

仙都木阿夜知道自己拗不过西乡,她咬了咬牙,闭目沉思片刻,纤长的手指突然在腰间一抚,那数十斤重的十二单和服就是飘然而落。

出现在西乡面前的仙都木阿夜,除了那穿着足袋的玉足外,只有一片洁白与妖艳.

第三十五章 主线任务与支线任务

“咳咳……咳咳……”

仙都木阿夜仰躺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

她美背上的嬌嫩肌膚与地面的石块相触,让她感到丝丝冷意顺着她的骨髓透入心扉。

魔女那洁白的身体上遍布着伤痕,有血迹、有青肿,看起来非常惨重。

不过这些伤势也只是看起来有些惨罢了,实际上那些伤痕连轻伤都不算,主要还是仙都木阿夜的肌膚太过于薄嫩,才会造成这样的后果。

“呕……”

仙都木阿夜撑起身体,她捂着自己的喉咙干呕了几声,又是咳嗽了两下,显得疲惫不堪很是虚弱。

用手肘撑起自己的身体,书记的魔女环目四顾,但是目视所及之处除了那冰冷的宫殿与大理石外,并没有看到恶魔的身影。

她自嘲一笑,喃喃低语道:“……妾身竟然还期待恶魔有一些绅士风度,简直就像是纯真的小女孩一样可笑。”

就这样撑着自己的身体休憩了片刻,仙都木阿夜感受着身体内部那涌动不休的咆哮魔力,神色很是复杂。

“那只恶魔果然不是什么普通的恶魔,这等近乎于无尽的魔力,就算是吸血鬼真祖恐怕也无法相比。”

仙都木阿夜的神色难堪,一时间不知道自己的选择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

那个自称为‘查拉图斯特拉’的恶魔,与她印象中的恶魔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哪怕穷尽自己的知识,也无法在历史传说中找到任何与这恶魔有关的记载。

这让仙都木阿夜都是怀疑,那只恶魔真的是这个世界的产物吗?或者说他来自更加神秘的地方。

而若他不是这世界的产物,那其真实目的又是什么,自己选择和他合作又会带来什么后果?

仙都木阿夜思索半晌也得不出结论。

唯一庆幸的是那只恶魔倒是没有欺骗她,其果然将自己的灵魂与契约夺走,让她这位魔女所签订的恶魔变成了‘查拉图斯特拉’。

仅以现在这近乎于无穷的魔力而言,书记的魔女很确定自己实力大增。

虽说她只是人类变成的魔女,不是那些吸血鬼真祖,没有眷兽来保证破坏力与魔力的出力。

但现在的仙都木阿夜在魔术的术式上已经不在有魔力不足的担心。

甚至只要给她足够时间来完成布置,仙都木阿夜都不需要特定的时间点撬动群星之力,只凭借自己就能完成‘暗誓书’。

现在唯一限制仙都木阿夜的,只是其作为魔女的孱弱身体以及精神。

毕竟她还有体力的限制,也不能一直不眠不休。

“被这只恶魔缠上,那月你的内心里其实也在惶恐不安吧。”

仙都木阿夜那瑰丽的火眼看向了正沉睡在不远处王座上的南宫那月。

那只恶魔不愧是恶魔,还真是喜欢作践人的自尊。

他之所以选择这里,就是想要打破自己心底的道德底线与枷锁,这一点仙都木阿夜心知肚明。

庆幸的是,作为魔女的她道德感虽不像恶魔那样扭曲,但也与一般人不同。

除了开始时有些不习惯乃至于不好意思,慢慢的当自己彻底沉沦后,仙都木阿夜也就不在乎了。

她雪白玉足踩在轻薄的足袋上,全身上下恐怕只有那一直穿着足袋没有脱下的莲足最是干净。

书记的魔女慢条斯理的换上十二单和服,这衣服本就复杂,正常情况下需要两个人伺候才能穿上。

就算是仙都木阿夜,想要凭借自己穿上这重达数十斤的华丽和服,也需要魔术的帮助。

只是下一瞬,仙都木阿夜就是神色大变,她不疾不徐的动作变的快速起来,在换好了十二单和服后,她匆匆离开这里。

就在仙都木阿夜刚刚离开这座城堡没多久,正安静沉睡在王座上的南宫那月睁开了她那湛蓝色的清澈眸子。

“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到这里有人进入?”

睁开眼眸的南宫那月用她那口齿不清的稚嫩声音嘀咕了一句,神色不解。

被关在‘监狱结界’内的犯人活动范围有限,除了自己的牢房外,只有在特定时间才有放风的机会。

而就算是放风,那些犯人也不能离开自己的牢房,在这监狱结界里,更决然不可能来到作为牢狱看守者所在的这座宫殿。

南宫那月快速的感知了一番,并没有在这座宫殿内察觉到活人的气息,然后她连忙闭上了双眼。

监狱结界是存在于她的梦境里,只要她苏醒,结界就会出现在外界,失去监狱的能力。

仅仅只是这几秒的清醒,南宫那月就察觉到了整个结界的动荡,因此她又是连忙闭上眼沉睡过去。

随着南宫那月再次陷入沉睡,监狱结界亦是安定下来。

南宫那月刚才只是大略的感知了一番生命气息,而并没有在自己所在的大殿中仔细逡巡。

这也让她没有发现大殿地面上残留的痕迹,也就没有发现之前这里曾有人来过。

主要是南宫那月不相信有犯人能离开牢房来到她面前,如果真是犯人的话,早就对她出手了,怎可能什么都不做。

任由南宫那月怎么想也不会想到,来到她面前的不是普通的犯人,而是与她签订契约的恶魔以及曾经的盟友。

……

黑暗之中,西乡再次暂时回归了这片孕育着他的世界里。

他坐在通天的王座上,手中把玩的是仙都木阿夜的灵魂。

魔女曾与恶魔签订的契约已经被他粉碎,将那份契约的名字改成了自己。

“和自己预想的一样,没有生命特征之物可以随自己来到这片黑暗里,就算是契约也可以。”

西乡的手指抵在下巴处思索着。

他在之前就做过实验,自己是能将没有生命的物体带到这里,这也是西乡敢于给仙都木阿夜承诺,说他能改变魔女与恶魔契约的原因。

南宫那月所在的那个世界恶魔并不是种族也不是实体,而是一种机制规则,本质上是没有生命的。

西乡其实并不知道怎么改变魔女与恶魔的契约。

但是他却通过仙都木阿夜的身体作为媒介,寻找到了她的灵魂与恶魔的契约机制所在。

然后西乡就是将契约带到了这片黑暗中。

在这个空间里,西乡的灵格乃是恶魔之母,是真正的‘全权领域者’,让群星陨落都不在话下,改变一份契约更是如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可惜了,要是能把生命体也带到这里就好了。”

西乡叹了口气感到有些遗憾。

如果真能这么做,那遇到强敌自己就直接把对方拉进自己的世界,然后凭借‘恶魔之母’的灵格将对方粉碎。

除非敌人也是‘全权领域者’,否则在这里的西乡就是无敌的。

“南宫那月之所以能来到这里,是因为我之前利用这片黑暗所制造的邀请函给了她这个权力。”

“……但现在的我拼尽全力也只能制作那么几张邀请函,而且邀请函的投放还是随机的,我也不知道那些邀请函扔到了哪个世界。”

“罢了,自己也不要总想着投机取巧,还是一步一个脚印稳定前进吧。”

“……现在的主要任务还是攫取世界的营养供自己成长,然后支线任务就是‘第四真祖’与‘大圣歼’!”

西乡就如同在玩游戏般,自己给自己发布着任务.

第三十六章 我不会怀上恶魔的孩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