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25章

作者:朱之月

“嘿,你和万圣节斗了这么多年,如今竟然屈辱的被她绑着乱抽,我要是你啊早就找个地方挖坑把自己给埋了。”

“……这活着简直就是在箱庭丢人。”

“白夜你放心,我会把你这些屈辱经历,慢慢让箱庭中人都知道的。”

“……君临箱庭的白夜王竟然会被万圣节用鞭子教训,而且还不纯洁了,这一定是个大新闻,哈哈哈哈!!”

阿尔格尔笑声欢畅。

白夜叉怒道:“……你是故意找咱的茬是不是?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阿尔格尔完全不在意,她虽然身体被拘束服绑着,但是能像是海豹那样蜷着身子慢慢的挪动。

“我好久没说过话了,当然要多说一些。”

“……嘿嘿,白夜,你有本事就咬我啊?”

阿尔格尔虽然行动缓慢,但她还是挪动到了白夜叉身旁。

她故意探过自己那绝美的俏脸,挑衅的说道。

白夜叉想也不想,张嘴就是一口咬住了阿尔格尔嫩白的脸蛋。

阿尔格尔雪雪呼痛,怒道:“……你竟然真的敢咬超美丽的阿尔酱!”

说完之后,她怒不可遏,也是一口咬住了470白夜叉。

两人都是手脚被缚无法动弹,能动的只有一张嘴,两人斗气般的在那互相撕咬,场面香艳。

黑暗虚空之中,西乡端坐在虚空神殿的王座之上。

这时候的他就是真正的恶神之母,拥有着全权领域的力量。

即使这份力量只能在这虚空中发挥,但也是西乡最后的保障。

他并不知道阿尔格尔和白夜叉的斗气,如今的西乡全部心神都是落在了手中几张新制造的邀请函上。

得到了变节灵格,让破坏灵个也诞生后,西乡与恶神之母的力量沟通的愈发畅快,也让他对恶神之母的力量有了更深的理解与掌握。

如今的他已经能够制造出更多的邀请函。

现在的西乡已经不光要为自己而行动,他还答应了万圣节女王与齐天大圣,要为她们也找到一个合适的世界。

西乡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既然答应了就绝对会去完成。

而自己经历过的世界树、嗜血以及提瓦特大陆,这三个世界并不适合万圣节女王和齐天大圣。

因此西乡要投出更多的邀请函。

“如今也只能广撒网了。”

“……这世界无限之广袤,只要找到一个合格的世界就足以,想来概率应该不会太低,难度也不会太大。”

西乡低语一声,将手中的邀请函全部投射到了虚空中,让它们化为了虚空的漂流瓶。

第六十六章我还是更喜欢万圣节女王!

当西乡的意识从无尽虚空中回归睁开双眼时,他看到的就是阿尔格尔与白夜叉互相撕咬的一幕。

两人的手脚都是被束缚住,能动的只有一张嘴,也就只好将这张嘴当做武器,啃咬着对方。

不过阿尔格尔身上穿着拘束服,这些拘束服反而成为了她的保障。

而白夜叉身上的和服已经凌乱破碎,几乎和没有一样,裸露出一大片的肌肤。

这些露出来的肌肤都成为了阿尔格尔攻击白夜叉的弱点,四处啃咬。

阿尔格尔每一口都是让白夜叉咧嘴疼痛,白皙的肌肤上更是留下一道几乎要出血的牙印。

而阿尔格尔因为拘束服的原因,只有脖子和脸露在外面,这让白夜叉能攻击的地方太少。

两人一番’厮杀’,白夜叉是一点便宜都占不到。

当看到这一幕时,西乡也是有些愕然。

紧跟着他就一阵好笑,这两个活了不知多少年的星灵,简直就和个孩子一样。

注意到西乡已经睁开了眼,正用着玩味的眼神看着自己。

白夜叉与阿尔格尔终于是停下了‘厮杀’。

阿尔格尔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显然在刚才的战斗里她占了大便宜,而白夜叉因为防具不足,受到了伤害。“怎么不继续了?”

西乡眉头一挑,笑意盈盈的说道。

白夜叉当然不愿让西乡看到自己的笑话,她冷哼一声扭过头去,砸吧了一下嘴。

嘴中仿佛还有着淡淡的苦涩感,长时间的不喝水,让她上下的薄唇都近乎黏在了一起。

感受着自己开口需要用到的力度,白夜叉脸色一黑,又是回忆起了不久前自己被西乡堵住嘴说不出话来的痛苦难受。

西乡站起身来,步履缓慢的往白夜叉走去。

见到西乡往自己走来,白夜叉浑身紧绷,肌肤上泛起一阵鸡皮疙瘩,金色高贵的眸子里露出一抹‘你不要过来啊’的淡淡恐慌感。

西乡慢慢的走到白夜叉面前蹲下身,他一只手用力的握住了白夜叉尖俏的下巴。

拇指按在白夜叉的唇上,想要掰开她的嘴,只不过白夜叉贝齿紧咬,就是不让西乡如意。

西乡眉头一挑,大手用力掐住了白夜叉的腮帮子,白夜叉一声呼痛,还是张开嘴来,发出了倒吸冷气的声音。

西乡如同一位牙医在检查着患者的牙齿情况,他掰着白夜叉的嘴上上下下的观察。

然后又是低下头去看了看干净的地面,才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不错,白夜王,!”

“。………看来你很听话,把东西都吃了下去,我还以为你会偷偷的给吐出来藏起来呢。”

“真是遗憾,这让我也没有借口再去欺辱你了。”

见到西乡那遗憾的神情,白夜叉恨的牙痒痒,她薄唇轻启,咬牙切齿道:“……你也知道这是在欺辱咱啊!”

西乡脸上笑意不变的道:“……。怎么,白夜王又想到了‘悖论’游戏?”

“……你也真是堕落了,也只会这同归于尽的一招,不过我到不介意你和我展开一场'悖论游戏’。”

“就像我之前说的,这个箱庭没有你,对我和女王来说会更欢喜。”

西乡明白自己就是要强硬的对待白夜叉,做出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反而能让白夜叉患得患失,什么都不敢去做。

果然,听到西乡的话后,白夜叉一时间也不知道西乡是不是在虚张声势。

但是她可不敢赌,赌赢了到还好,但若是赌输了,那不但自己的小命要没有了,就连这个箱庭恐怕也将再没有人守护。

看到白夜叉的表情,西乡也是心下感叹,这个曾经的最凶魔王,如今真是被自己吃的死死的。

人在有了羁绊之后就容易有弱点,尤其是当在意的东西过于弱小时,那就是原罪。

所以西乡不会让自己有太多关系亲密的朋友或者是情人,就算有,那也得是万圣节女王这种级别的强者。

因为这种级别的强者不但不会成为你的软肋,反而会成为你的助力。

“你到底把咱抓住要做什么?该不会就是对咱产生了想法吧?”

白夜叉死死的盯着西乡,眉头微颦,话语中带着些许迟疑。

“如果我要说是呢?”

西乡玩味的说道。

白夜叉神情一窒,闷声闷气的道:“……哈,那魔王你已经成功了,咱现在在你面前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你要做什么咱也阻止不了你。”

“落入魔王之手咱也做好了准备,咱也不至于会因此大惊小怪!”

“……但若你想看到咱委屈求饶的样子,那就是想多了。”

白夜叉可不是普通女人,她不会哭天喊地的请求宽恕,只会愤怒的默默承受。

“呵,白夜王此言差矣,把你抓来的又不是我,而是女王陛下。”

“……所以你应该去问女王陛下她想对你做什么,而不是问我。”

“不过也不用去问,你我都知道她的想法,女王陛下也就是想要侮辱你罢了。”

西乡表示自己不背这个黑锅,他只是抓了阿尔格尔还有迦陵,可没有对白夜叉有想法。

白夜叉是万圣节女王抓来的!

白夜叉怔了一下,才是突然想到自己好像还真不是这魔王抓来的,而是万圣节女王动的手。

只不过这魔王一直以欺辱自己为乐,让她差点忘记了自己真正的‘仇人’。

“你对我做的这些事,都是那女人授意,就是为了看到咱被侮辱的样子?”

白夜叉试探性的问道。

如果是万圣节女王,她真的会这么做!

西乡笑而不语。

这是白夜王你自己的猜测,我可什么都没说,也没承认。

你要是把一切都推到万圣节女王身上,那是你想法,可和我无关。

想来以万圣节女王与白夜叉之间的恩恩怨怨,她应该不介意背这口锅。

自己只要不动声色的占便宜就好。

见到西乡不出声,白夜叉以为自己猜对了。

果然自己的仇人名单第一位,还得是那个女人!

这时,趴在地上的阿尔格尔突然说道:“、……你将我抓到这里,是为了等着雅典娜那个女人吧?”

西乡有些意外的看了阿尔格尔一眼。

这个魔星其实也不傻,有许多事都看的明白。

不过她不傻归不傻,但太过于头铁,明知自己的行为不妥,也完全不介意的去做。

这种人西乡不好评价。

“阿尔格尔你猜的没错,我之所以将你抓过来,目的就是雅典娜。”

西乡点头承认说道。

阿尔格尔那魔性的眸子一亮,兴奋的道:“……哈,你要将那个讨厌的女人也抓来吗?”

“……你要是将她抓过来,超美丽的阿尔酱什么都可以去做。”

“就算是让我学着白夜也没问题。”

她话音落下,白夜叉就是郁闷的看了她一眼,你要做什么就去做,提我干什么。

西乡莞尔一笑道:“……。阿尔格尔你(好了的)现在本就是我的俘虏,我想要做什么难道还需要你同意吗?”

阿尔格尔一双美眸闪耀着淡淡的水光,媚眼如丝的道:“……但是我可以主动啊。”

西乡哑然失笑,这个魔星行为处事还真是足够的魔性,就连他都有些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可惜我又不是你,还不至于四处得罪人。’……我和雅典娜又无冤无仇的,怎么会去做这种傻事。托’西乡心中腹诽不已,觉得阿尔格尔不愧是曾经的问题儿童,做事从来不管后果的。

当年她叫嚣着与三千神佛为敌,真是勇的可以。

再说了西乡就算和雅典南有仇,那位战争女神又哪是能俘虏的。

打败她或许没问题,但擒下对方难度太高。

雅典娜又不像是阿尔格尔和白夜叉,一个被封印失去了力量,一个只有四位数的夜叉灵格,抓起来轻松写意。

西乡不再理会白夜叉和阿尔格尔,往宫殿内部走去。

相比于这两人,西乡还是更喜欢万圣节女王,那才是自己的坚定盟友。

第六十七章万圣节女王:都听你的!

万圣节女王的卧室之中,西乡与女王相对而坐,两人中间白色玉石的桌面上,摆放着一副国际象棋。

万圣节女王穿着一身淡金色的礼服纱裙,一头华美的金色秀发高挽,戴着一副精美华丽的王冠。

她一双娇小玲珑的耳坠上点缀着红宝石般艳丽的耳环,五官绝美,仙姿佚貌,红玉般的眸子里映衬着高贵与端庄。

礼服的薄纱罩在她窈窕曼妙,似是无限妖娆美好的娇躯上,晶莹剔透的肌肤在薄纱下更显白皙如玉,泛着淡淡的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