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23章

作者:朱之月

“小迦陵!”

看到迦陵并没有受到虐待,齐天大圣的声音也是温柔了些许。

她那一双火眼金睛皱着眉看着‘虚星太岁’以及那些道教符文,明白了怪不得她之前在这片宫殿群中寻找,却死活找不到迦陵的痕迹。

‘虚星太岁’正是模拟的‘道教神群世界观’的一部分,那是哪怕火眼金睛也看不穿的神秘。

那些封印着迦陵的符文到不棘手,只要齐天大圣愿意,随时可以一棍子把她解救。

不过这些符文本就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西乡这位魔王。

如果不打败这位魔王,根本就没有拯救迦陵的机会。

“魔王,说吧,你到底要我做什么,才会放过迦陵?”

如今的齐天大圣也已经被社会磨平了棱角,虽然心中依然桀骜,但已经不会愚蠢到不知变通。

既然武力夺不走迦陵,那就用其他方法救她。

而思来想去,齐天大圣觉得自己也只能听从这魔王的一些命令,才能将迦陵拯救了。

迦陵听到齐天大圣的话语,神色急切的道:“…。…。大圣姐你不要管我,你怎能为了我去听魔王的话!”

看着姐妹两人那愿意互相牺牲的态度,西乡玩味一笑。

他缓缓开口道:“……大圣不要着急,在说这只大鹏鸟的事前,不如先说说大圣你的事。”

“……不知大圣你想不想判出佛教?”

听到西乡的话,齐天大圣那一双火眼金睛为之一凝。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六十三章可以骑的大鹏鸟

“叛出佛教?”

齐天大圣神色凛然,她一双火眼金睛凝视着西乡,语气带着那么一丝的惊诧与迟疑。“当然,就是叛出佛教,大圣可不要告诉我你没有过这样的想法。”

西乡神态悠闲,镇定自若,他慢悠悠的走到阿尔格尔的身边蹲下,一只手轻轻抚弄着阿尔格尔那垂落的彩虹般~的秀发。

她的发丝柔顺,摸起来似是最上等的绸缎,让人握住就会没来由的联想,若是由这美丽的发丝扫过自己的身体,又会-是何等的享受。

“拿开你的脏手,超美丽的阿尔酱都要被你弄脏了。”

阿尔格尔张开自己洁白的牙齿,一口就是咬住了西乡的手腕。

如果说万圣节女王从一开始就一直在忍耐着自己那任性的性格,只为了完成大业。

齐天大圣与白夜叉经过社会毒打后,也学会了用脑子去思考问题。

这三位曾经的问题儿童都有了自己的变化。

那么唯有阿尔格尔是真的头铁,甚至无惧生死,哪怕被社会毒打的鼻青脸肿,也依然我行我素。

从这一点上来说,阿尔格尔比之其他几位问题儿童更加自我潇洒,让人钦佩。

当然,在西乡的眼中阿尔格尔就是有点傻了。

阿尔格尔的牙齿咬在自己的手腕上,不但不会让西乡感到疼痛,反而那一闪而过的软绵,让西乡心中泛起一阵旖旎。

西乡的手指一颗一颗检查把玩着阿尔格尔的牙齿,像是一只小狗一样逗弄着阿尔格尔,阿尔格尔一怒之下一口将西乡的手指咬在口中。

西乡满脸笑意,手指轻动,扫过那淡淡的柔软。

很快的,阿尔格尔就发现自己的行为不但伤害不到西乡,反而自己是被占了便宜。

但阿尔格尔又不想放弃,一时间她咬着西乡僵持在了那里。

西乡这时候不再理会阿尔格尔,他目光看向齐天大圣,从容不迫的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具体的细节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知道大圣你被佛教算计,不得不成为佛教护法,也就是那所谓的‘斗战胜佛’。”

“这看似让你融入了佛教,灵格更加强大,但实则这个灵格限制了你的自由,让大圣你失了本性。”西乡的话语回荡在这大殿之中,四周一片安静。

阿尔格尔正咬着西乡发不出声来,被吊在房梁上的白夜叉以及蜷缩在地上的迦陵,都对西乡的话语好奇。

齐天大圣眸子微眯,她也想要听听西乡有什么长篇大论。

她一屁股坐在了大殿干净的石板上,两腿盘在一起,另一只手矗着如意金箍棒,神态爽朗潇洒的大笑道:“。……。魔王,你提起这个做什么,先不说你是否真的有让我脱离佛教的能力。”

“就算你真的有,如果想要用此就胁迫我放弃迦陵,那是休得妄想!”

说到最后,齐天大圣一下子神色冷厉起来。

迦陵听到齐天大圣的话,她目光感动,鸟喙紧紧的抿着。

但是她的注意力这时候却全部放在西乡身上,做出一副侧耳倾听的样子。

西乡目光瞥了迦陵一眼,就知道这只笨鸟上当了。

他这话哪里是对齐天大圣说的,根本就是对迦陵说的。

因为西乡明白齐天大圣性格桀骜不驯,绝对受不了任何的胁迫,简单来说就是吃软不吃硬。

你想用这种方法威胁她,她宁愿与你玉碎,也绝不接受任何的妥协。

这种性格你劝说没有任何作用,那就只能曲线救国,用更委婉的方式让她接受。

“呵,就算大圣你不接受,但有的人已经意动了。”

西乡似笑非笑的说道。

“你是什么意思?”

齐天大圣眉头一皱,开始时还有些不解,但当她看到了匍匐在地上的迦陵那激动的神情后,她就是恍然大悟。

立刻的,齐天大圣喝道:“……小迦陵你不要听这魔王胡说,也不要有什么多余想法。”

“…。…。他是想要让你成为坐骑,为奴为婢,失了自由,你可不要意思动,想用这种方式换得我的自由。”

“你若这样做,我就要对你生气了!”

齐天大圣也不是傻子,哪里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妹妹是想牺牲自己,换得自己自由。

这种事大圣怎能同意。

“但是大圣姐,你已入了佛教,想要靠自己挣脱佛教束缚根本就不可能。”

“……。就算你阳奉阴违,不听灵山话语,但那群秃驴也能念起紧箍,让你不得不听从命令。”

“我怎么能看着大圣姐你此生就此沉沦,生生世世为那些秃驴所左右。”

“……。若是用我自由换取大圣姐的自由,迦陵心甘情愿!”

迦陵蜷缩在地上,神色坚毅,少有的与齐天大圣争吵起来。

她也是个性格执拗的人,认准了事情就绝对不回头。

齐天大圣与迦陵开始互相争吵,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们两人是什么仇人。

但只有知道她们关系的人才能明白,她们是想要互相牺牲。

白夜叉目光怪异的看向西乡。

这个魔王只用几句话,就让迦陵与齐天大圣这对好姐妹争吵不休。

而他利用的,正是两人的善良以及对互相对这份姐妹情的在乎。

这魔王对人心的把握相当恐怖,而魔王又有着难以撼动的武力,古往今来也没有几个魔王能与他相提并论。

哪怕是白夜叉自己,在天动说时有着比如今的西乡还要强大无数倍的实力。

但那时候的白夜叉不通人情世故,最终落的凄惨下场。

而就算是那肆虐箱庭下层万年的闭锁世界,也是行为过于乖张,以至于引动全箱庭的仇恨,败亡收场。

但这个新生的拜火教魔王不同,他做事一副魔王姿态,却又谨守底线,让人不上不下,做不出来与其拼命的想法。

而且他长袖善舞,懂得利用各方关系与情感,不但让万圣节女王站在自己一方,如今就连迦陵都好像要主动臣服魔王了。

有他这份城府的魔王没他的实力,有他实力的魔王又没有这样的城府。

这个拜火教的魔王,当真是自己生平仅见的可怕。

0……求鲜花……0白夜叉心中恶寒,愈发觉得自己逃不脱这魔王之手。

“呀呀呀——”

齐天大圣被迦陵的话气的怒发冲冠,抬起如意金箍棒往地上猛烈的砸了几下,将脚下的石板都是击碎。

她抓耳挠腮,心中气急,但又憋着一股气无法发泄。

迦陵的争论简直就像是孩子和父母的犟嘴一样,让齐天大圣生气却又不敢真的动手去打。

再加上齐天大圣并不善言辞,反而被迦陵一番话语说的无法反驳。

“魔王,你到底有什么办法让大圣姐脱离佛教,恢复自由!”

“……若是你的方法真的有效,我便主动臣服,心甘情愿,一辈子被你骑在身下又如何!”

“我性格就是如此,你想威胁我听从你命令成为坐骑那是休想,哪怕被你打杀虐待我也不会松口。”

“……但如果你能救大圣姐,我便真心为你着想,侍奉于你,为奴为婢在所不辞!”

迦陵眼神犀利,语气带着激动,一字一字的说道。

0她对西乡这位魔王当然也不全信,所以要让西乡有所表示,她才甘心臣服。

“当年帝释天以变节的灵格背叛拜火教,成为了因陀罗。”

“……如今变节的灵格就在我手,只要我将这个灵格借给大圣,她便可以将此力量用来叛离佛教!”

西乡缓缓的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迦陵眸子一亮,这确实是好方法,恶神之母所创造的变节之力,足以让任何人背离自己所属的宗教。

但是这也有一个问题。

“大圣姐和琐罗亚斯德教并没有关系,她又如何使用变节的力量!”

迦陵一下子就注意到了西乡话语中的破绽。

“小迦陵你很聪明,说到了最关键的地方。”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难事,我拥有部分恶神之母的力量,足以屏蔽箱庭的观测。”

“只要找到一个存在齐天大圣的传说,并且不被箱庭观测的世界,就可以主动改变历史。”

“……从而让那个世界的齐天大圣融入琐罗亚斯德教世界观里,当其被箱庭观测时,这部分世界观也会被中枢认定。”

“如此一来,大圣便有了使用琐罗亚斯德教灵格的能力,她便可以借用这个灵格的力量,挣脱出佛教的束缚。”

“……而我也不会借用琐罗亚斯德教的世界观来限制她,因大圣也可以用变节的力量同时背离拜火教。”

西乡的手指这时在阿尔格尔娇嫩的脸蛋上蹭了蹭指头上残留的口水,笑着说道。

“你们若是不信我,也可以去询问一番万圣节女王,她曾亲眼见证过我这隔绝中枢观测的能力。”

“……。这也是我和女王合作的基础。”

西乡神色镇静而自信。

恶神之母留下的这以虚空隔绝箱庭观测的能力,西乡愈发觉得它的好用。

恶神之母不愧是箱庭最重要的创造者之一,没有人比她更了解箱庭中枢!

迦陵这时就如西乡所想,她彻底心动了!巾。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六十四章我们现在是一家人!

齐天大圣见到迦陵的神色,就知道她已然动心。

大圣那一张俏丽的容颜神色难看,火眼金睛中满是焦急,她低喝一声道:“……迦陵,莫要听这魔王的话语。”

“…先不论他所说真假,哪怕他说的是真的,我又怎能让你以一生为代价,就为了这所谓的自由!”

齐天大圣重情重义,当年只是与迦陵初识,就为了她不惜得罪阿修罗一族。

对于自己那些兄弟姐妹们,她亦是掏心掏肺。

当年大圣反天的壮举,得到不知多少妖怪支持,由这就能看出她的人格魅力。

如今大圣与迦陵关系更是如同亲姐妹,哪怕是自己选择牺牲,她也不愿迦陵失去人生。

只不过迦陵亦是性格倔强,那一张日月交叠的美丽眼眸就这样与大圣对视,神色果决,不愿往后退上一步。

“大圣姐,其他的先不说,我如今落入魔王之手,就算大圣姐想要救我,恐怕也力有未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