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22章

作者:朱之月

被封印住灵格的白夜叉,这具身体与人类没有任何两样,自然也会有着人类的各种问题。

如今被西乡这样肆虐脚心,让她痒痒不已,忍不住的笑了出来,挣扎愈发用力,这让她忍不住内心羞恼,用力去踹西乡。

可惜现在的她这点小力气和一个小孩子没什么两样,轻而易举就是雪足再次被西乡擒住。

白夜叉涨红了脸,羞涩难耐,大声骂道:“……混蛋,你在对咱做什么啊!”

“只是看白夜叉你这双美丽的脚丫像是艺术品一样精致,就忍不住想把玩了一下。”

西乡欺负了白夜叉半天,直到让白夜叉笑的岔气,几乎难以呼吸后,才是暂时放过了她。

白夜叉现在是羞涩难耐,剧烈的呼吸让她额头都是流下了汗渍。

之前被万圣节女王欺辱她虽然也羞恼,但好歹能勉强接受,毕竟她和万圣节女王也认识这么多年了。

再加上万圣节女王是个女人,白夜叉也就能自我安慰一番。

但西乡与她是第一次见面,而且还是个男人,如今这样玩弄自己,这让她羞恼之中,甚至眸子里闪过杀气。

面对白夜叉的杀意,西乡不以为意,甚至也没什么可生气的。

以白夜叉的高傲,若是她一点杀意都没有,那反而让西乡觉得奇怪了。

他笑着说道:“……白夜王,你现在是想杀掉我么~、?”

“当然,咱现在恨不得要生啖你肉!”

白夜叉磨着牙,活像是一只发怒的猫咪。

西乡好整以暇的伸过手去,露出自己的胳膊,递到了白夜叉的嘴边。“既然你是这么想的,那我现在就来给你送上门了。”

望着西乡那挑衅的神情,看着面前的胳膊,白夜叉一怒之下张开嘴,一口咬了下去。“唔……”

但是下一瞬,西乡没什么感觉,白夜叉反而发出了呜咽声,因为她根本就咬不破西乡的皮肤。

白夜叉一发狠,继续用力撕咬,直到把自己都咬的牙龈出血,也无法咬破西乡的一层皮。

西乡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抓住白夜叉雪白的秀发,让她脖颈一个后仰,另一只手拍了拍她娇嫩的脸颊,遗憾道:“……。我给你机会了,但是你不中用啊。”

望着西乡那满是笑意的眸子,感受着头皮的疼痛,白夜叉就知道西乡根本就是逗她玩呢,一气之下扭过头去,不再看他。西乡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张纸,嫌弃般的擦了擦自己胳膊上留下的白夜叉的口水,“……你果然是属狗的。”“。…不过下次不要用牙齿,这样咬我没有任何用,不如用用舌头。”面对西乡的再次挑衅,白夜叉就是不吭声。

她如今灵格被封与凡人没什么两样,面对西乡这个三位数的恶魔,能伤到他一根毫毛才是奇怪。

见到白夜叉不说话,西乡遗憾的摇了摇头。

他缓缓开口道:“……。既然你对我这么生气,不如直接取回灵格,来将我封印镇压怎么样?”听到西乡的话,白夜叉忍不住的看向了他,绣眉挑起道:“……你就这么想被咱镇压封印?”“呵,如果只是以我的六大灵格换来你与我共同封印,那怎么看对我来说都是赚的。”“……与白夜王你这样的大美人一同封印千万载,那可是人生的幸事。”

“这箱庭总有一些人的想法与其他人不同,就比如白夜王你,比如如今的齐天大圣。”“……你们对箱庭太在意了,但这对我和女王而言并不是好事。”

“若是你把我封印,那么你也会和我一同被封印,这箱庭没有你的话,对我们可是很重要的。”西乡笑容不变,一副怂恿白夜叉去取回灵格的样子。

而他的这幅神情,反而让白夜叉一时间心思拿捏不定,不知道西乡到底是什么意思。

自己的存在对箱庭许多人来说是多余的,这一点白夜叉自己也心知肚明。

但是西乡这样怂恿自己去与他同归于尽的行为,就让白夜叉变的多想了。

对于西乡曾说他可以让恶神之母回归的说法,白夜叉也只是相信一半。

假如自己真的与他同归于尽,万一西乡真能以恶神之母的力量出现在箱庭,那么她的所为同归于尽就是个笑话,反而把自己给坑了。

西乡这一出'空城计’,让白夜叉患得患失,不知道要怎么去做。

尤其是白夜叉觉得西乡在箱庭的行为与破坏,还到不了让她会去选择同归的地步。

至于西乡对自己的糟蹋和作践嘛。

她、她能忍!!

相比于自己的身体,白夜叉更在意的是箱庭的安危。

西乡见到白夜叉的神色,就知道自己赌对了。

这位曾经的白夜王,她对箱庭实在是太过于在意,而这就是她的弱点。

如果白夜叉真选择同归,那西乡就绝对要完蛋。

而如今这一出’空城计’,反而会让白夜叉患得患失,胡思乱想,不敢去做。

西乡知道这时候自己应该更(吗赵的)进一步,以一种逼迫白夜叉的方式对待她。

这就会让白夜叉认为自己这是自己故意的,从而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白夜叉的种种行为几乎都在西乡预测之内,主要还是白夜叉那对箱庭的在意,让她一开始就落入了陷阱。

自己要不要破了她的身子闯?

西乡想了一下,摇了摇头。

做事要循序渐进,直接破了她身子,西乡觉得白夜叉可能会一下子发狂,从而失去理智,那就得不偿失。

但只要温水煮青蛙,一点点的让白夜叉放下矜持,就可以最终让其落入自己的陷阱中。

所以应该先从能让白夜叉勉强接受的行为做起才对。

有了想法的西乡刚要有所行动,他突然眉头一皱,往身旁看去:“、。……。大圣,既然来了就不要躲起来了。”

“……你就这么喜欢看到我欺负白夜王的样子吗?你们两个的友情还真是太廉价了。”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六十二章你是想看活春宫吗?

西乡话音落下,正被吊着的白夜叉愕然的往身旁望去。

大殿之中十分安静,只有烛火带着暗淡的光,诡异安宁。

白夜叉知道西乡绝对不会无的放矢,既然他说齐天大圣在这里,那么那只猴子就必然在。

白夜叉若有所思,想到了齐天大圣的恩赐,也就是地煞七十二变。

“大圣还不出来么?这样欺骗自己实在是没有意义。”

“……若是你还不出来,那我就只好在你面前与你的好友演一场活春宫了。”

这样说着的西乡手掌钻入了白夜叉那破碎和服的缝隙。

白夜叉神色大变,咒骂道:“……她不出来你就欺负咱算什么事啊!”

西乡望着白夜叉那一张染着红霞,百媚千娇的绝美脸蛋,笑着说道:“……白夜王你与大圣关系这么好,可以说是最好的闺蜜了。”

“……但这也只是外人眼光,我只是想看看你们是否真的这样关系要好,试一试你们姐妹感情。”

白夜叉肌肤柔嫩白皙,若是一块温玉,让人爱不释手。

白夜叉挣扎一番,反而因为挣扎时的动作,让西乡触碰的地方更多,她身体一颤连忙不敢再乱动,开口道:“……你这是想挑拨咱与大圣的关系?”

西乡微笑颔首道:“……我就是在挑拨你们的关系,若是大圣不再隐藏身形,470那我就暂时放过你。”

“……但是显然大圣好像不在乎你的名节与安危,那我也只好假装不知道,给她表演一番白夜王你失身的样子了。”

见到西乡就要解开衣服,白夜叉终于是慌了,因为她从西乡的眼中没有看到任何玩笑,而是一本正经。

“你……你是认真的?”

白夜叉心中惊骇欲绝,失声喊道。

那娇柔的声音带着些许的颤音,诉说着白夜叉如今心中的慌张。

这魔王,好像是真不准备放过自己!

在箱庭黎明期后,三位数的魔王就已经极其罕见,一般的魔王能达到四位数就顶头了。

白夜叉在下层虽然是夜叉灵格,但也有着四位数破格的实力。

因此在过往箱庭下层遇到的魔王,从来没有谁真的能把白夜叉擒住,白夜叉也没想过自己被魔王抓住的一天。

但是如今西乡本就实力强大,又有万圣节女王帮助,白夜叉终归落入了西乡这位魔王手中。

想想以往箱庭魔王犯下的那些罪不可赦的行为,白夜叉知道自己这一次可能真的是在劫难逃。

就在西乡开始脱自己衣服,趴在地上的阿尔格尔瞪大了美眸,兴奋的看着他与白夜叉时。

这大殿之中突然飞起了一只小虫子。

随即,这只小虫子身躯变化,化为了齐天大圣的模样。

十四五岁的娇小少女,一头如麦穗般散发着大地芳香的秀发。

精致俏丽的五官,以及那神色间的睥睨与怒意,其正是箱庭中的齐天大圣。

“小迦陵呢?”

齐天大圣刚一出现,就是对着西乡劈头盖脸的问道。

西乡愕然一下,失笑道:“……大圣就只想着自己的妹妹,对白夜叉就这样不管不顾么?”

见到西乡还在挑拨自己和齐天大圣的关系,白夜叉就是忍不住的瞪了他一眼。

谁知齐天大圣用力挠了挠自己的头,开口道:“……这个家伙被抓到实属活该,她的事我才懒得去管。”

白夜叉闻言愕然不已,整个人有些懵。

西乡则是哈哈大笑,用力的拍着手。

“哈哈哈哈,白夜叉你真是搞笑,果然是丑到没人要啊!”

和西乡一起大笑的还有趴在地上的阿尔格尔,因为被拘束服绑住,她无法乱动,最后却是笑的肚子疼在那咳嗽不已。

“什么叫你懒得去管,你就这样看着咱被欺凌吗?”

白夜叉大叫冤枉。

齐天大圣摇了摇头,一双冷冽的翡翠眸子凝视着西乡,对着白夜叉道:“………这是你和万圣节女王之间的事。”

“你们两人间的事我也不好插手。”

“……你的事可以稍后在说,但是小迦陵被这个魔王抓住,她的事情才更重要。”

白夜叉那绝美娇俏的脸蛋上一阵郁闷,不过她的确不是被西乡抓到的,而是被万圣节女王抓到的。

而白夜叉与万圣节女王之间的恩恩怨怨,确实轮不到外人出手。

至于西乡,他也没过多介入万圣节女王与白夜叉之间的故事。

或者说白夜叉与万圣节女王之间的事西乡只是想了一遍,但还没实施。

“魔王,小迦陵被你抓到哪里去了。”

齐天大圣面色沉重,她握紧手中的如意金箍棒,一双冷冽的眸子(ajea)将西乡盯的死死的。

“大圣稍安勿躁,也不要动怒。”

“……就算你想凭实力把那只小鸟儿夺回去,你也应该明白你是做不到的。”

“况且那只小鸟儿自己不小心介入到了我的恩赐游戏里,然后失手被擒。”

“……于情于理她都是我的所有物,亦或者大圣你也可以展开自己的恩赐游戏,就以那只大鹏鸟为游戏赌注如何?”

西乡好整以暇,面对齐天大圣的质问他一点都不在意。

齐天大圣抿了抿唇,露出尖锐的牙齿,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发怒的母老虎,极其的凶残。

不过很快的齐天大圣又是收敛了情绪,强压下心中暴躁,努力保持冷静。

展开恩赐游戏?齐天大圣很明白,就算自己展开了恩赐游戏,她也对西乡无可奈何。

智慧类的恩赐游戏齐天大圣并不擅长,而继承了拜火教知识的西乡必然能够轻松破解。

至于武力类的恩赐游戏,她又无法突破‘阿维斯塔’的虚空,战胜不了西乡。

就算是曾大闹天宫的她,这时候也手足无措,不知要如何是好。

“大圣你既然冷静了下来,那咱们有些事情就可以谈谈了。”

西乡看到齐天大圣不在发怒,他就是微笑的说道。

这只猴子的脾气并不好,之前西乡之所以把迦陵带到北区,就是为了让齐天大圣追来的过程中,能够冷静下心神。

只有她冷静下来,双方才能交谈。

西乡随手一挥,‘模拟创星图。虚星太岁’再现。

伴随着数不清的道教符咒,那被'捆仙锁’束缚住的金翅大鹏鸟,亦是出现在了这座大殿里。

正趴在地上蜷缩身体的迦陵这时候正在休息,突然发现自己被放了出来,她猛然睁开自己日月交叠的美丽双眸。

当迦陵看到出现在自己身前的齐天大圣后,迦陵一下子激动了起来,用着她清脆的声音泪眼汪汪的喊道:“……大圣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