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21章

作者:朱之月

‘说的好!’白夜叉心下暗赞,阿尔格尔这帮自己分摊火力的行为让她很满意。

不过对阿尔格尔她依然恨不得咬上几口,这家伙刚才一直在那活蹦乱跳,各种用言语刺激。

每次自己挨打她就大笑,要不是被绑住估计早就鼓掌了。

这女人简直是唯恐天下不乱。

“真是嘴贱,就让我把你这张嘴抽烂,若不是你当年嘴贱,又怎么会招惹这么多神佛。”万圣节女王冷哼一声,开始抽起了阿尔格尔来解气。

阿尔格尔奋起反击,大声咒骂,不过就算怒骂,她也只是围绕着自己的漂亮,根本不在意万圣节女王这行为上的侮辱。

只能说阿尔格尔看开了,反正自己被封印变成魔物已经丢脸丢到无脸可丢。

现在的她相当的脸皮厚,反而有一种天下无敌感。

在整整抽打了两人一天一夜后,万圣节女王心情舒畅。

她不理会满脸羞怒的白夜叉还有趴在地上死皮赖脸的阿尔格尔,走回到了西乡身边坐下。

女王陛下姿势端庄,端起西乡递来的茶水喝了一口,仪态优雅秀气。

她将手中的鞭子折了几段,放在了西乡面前,瑰丽的眸子看了他一眼,仿佛在说‘你要不要去试试'.西乡有些心动,这能欺负白夜叉的机会可不多。

不过西乡暂时压下那份心动,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女王陛下,你要不要回到上层去?”西乡倒不是催促着万圣节女王赶紧走。

而是在这箱庭下层,就算是万圣节女王也要受'颓废之风’的吹拂,会出现灵格磨损的情况。0…求鲜花……0万圣节女王美眸微微的瞥了西乡一眼,语气高贵清冷的道:“………在下层短时间内不会出现问题。”箱庭下层虽然会磨损三位数的灵格,但是也不是一蹴而就的。

像是齐天大圣与万圣节女王这样的强者,没有个千年万年,想让她们的灵格直接堕落根本不可能。

只不过那被颓风之风吹拂的感觉不好受,所以大部分神佛都是尽量不在下层出现。

在顿了一下后,女王继续用着她柔美的声线道:“………你把那金翅大鹏鸟给抓住了,那只猴子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还有现在阿尔格尔也在我们手上,雅典娜那个女人很可能会来找茬。”

“若只是她们两个中的一人,你能够随意应付,但若是两人一起来,那终归是是些麻烦。”“……。我便在这里陪你等一下,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后,再返回三位数外门。”西乡闻言轻笑一声道:“…。女王陛下这是在关心我吗?”

……0万圣节女王闻言轻哼一声道:“……查拉图你也不要太过于自恋,我们只是各取所需。”“……。我怕你真出了什么问题,完不成我们的约定。”

“你把阿尔格尔抓来也就罢了,还把那只大鹏鸟也抓住,现在招惹到那只暴躁的猴子和小气的雅典娜,我们已经足够麻烦了。”

明明抓住阿尔格尔是我们一起的打算,是为了引出雅典娜背后的宙斯……。

西乡心中腹诽了一句,不过对万圣节女王把一切都怪罪自己也不着恼。

他知道这就是万圣节女王傲娇了,她不想在白夜叉面前表现的和自己太亲近的样子,要保持自己的高贵冷艳以及那份高高在上。

只能说万圣节女王与白夜叉一样,在互相面前太要面子。

而且她说的也没错,阿尔格尔还算在计划中,但抓住迦陵就是西乡的突发奇想,以至于招惹到了齐天大圣。

说到那只猴子,以她的脚程应该早就到了北区,这所以没露面,估计是在寻找机会吧。

“这个给你!”

万圣节女王素手一挥,从她的掌心间漂浮出了一道晶莹剔透的小巧晶体。

那晶体玄奥异常,蕴藏着足以摧毁星宇的力量,以及那能够背弃一切的神秘气息。

西乡神色一凛,接过这'变节’的灵格,真心实意道:“……多谢了,女王陛下。”

“不必道谢,这只是我们盟约的内容,你赶紧将这灵格吸取,恢复完整的形态。”

“……。只要你别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就好。”

万圣节女王直视着西乡,语气深沉优雅的说道。

她对西乡其实没想象中那么了解,其实还是挺怕西乡背弃诺言的。

尤其是这‘变节’灵格拥有背叛的力量,就算是中枢的誓约都能背弃,当年帝释天还以此叛出了拜火教。

得到变节灵格的西乡,万圣节女王还真怕他‘背叛’。

“这一点请放心,女王陛下。”

“……。对于你这样的盟友我可不想放弃,更不想与你为敌,我们之间的约定永远有效,那是永恒的誓约!”

西乡神色认真的说道巾。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六十章灵格完善,此世之恶!

变节的灵格回归己身。

『衰老』『虚弱』『变节』『恶意』『混乱』的五大恶魔之力,终于重新塑造成了它们本来的样子。

而随着五大恶魔的灵格汇聚成功,刹那之间从遥远无尽虚空中的恶神之母灵格中,传来了一道不可思议的力量。

这道不可思议的力量融入了五大灵格中,就如同五行化为阴阳一般,从这五大灵格中诞生了一个新的灵格。

那就是——『破坏』的灵格!

『破坏』是拜火教六大恶魔中最是特殊的一个恶魔。

祂没有自己的实体,没有自我的意志,这道灵格本就是恶神之母的化身。

它是恶神之母在不亲自出手的前提下,用以干涉现实的力量。

所以琐罗亚斯德教的恶魔,在有的记载中被称作七大恶魔,而有的记载中则是六位。

原因就在于『破坏』的恶魔与恶神之母本就是一体,而破坏的恶魔也被称作‘破坏灵’,是一道没有实体的灵性。

这个恶魔的力量就是单纯的破坏,又因为是与恶神之母的力量相连,祂就是此世真正的一切之恶!

这道灵格也是西乡最终的目标。

只有拥有了这道与恶神之母相连的‘破坏’灵格,西乡才能有机会得到恶神之母的全部力量。

09而想要得到破坏灵格,又需要其他灵格作为媒介,这也是之前西乡会想尽办法击败帝释天的原因所在。

本身西乡是打算和帝释天一直这样耗下去,直到千年万年后,在帝释天灵格受到足够磨损时再出手。

但万圣节女王的出现,让西乡在短短十几年内就完成了这项计划,省去了他大量的时间。

在这个自己已经暴露的箱庭中,这省去的时间相当宝贵,因此西乡对万圣节女王非常感激。

‘如今六大恶魔灵格到手,只不过除了衰老与恶意外,其他的灵格依然是不完整的状态。

‘……接下来的目标依然是将剩下的四个灵格恢复到全盛时期。’‘等到六大灵格的力量完全恢复后,就可以用阿维斯塔当做地基,以六大灵格作为地基之上的建筑,试着去继承恶神之母的力量。

西乡心中思索着未来的道路。

只要他能继承恶神之母的灵格与力量,就代表着西乡重建了琐罗亚斯德教,让自己成为全权领域者。

而在这个重建的过程中,他就可以重新编纂教义,从而不再遵循‘善恶二元’,而是将善恶混合,走出一条崭新的道路。

‘看来还是需要前往其他世界,夺取世界的存在本源来完善灵格。’…。…。同时也要寻找到一个能够满足万圣节女王需要的新世界。

西乡暗自思考着。

万圣节女王全力出手击败了帝释天,与自己这位魔王站在了一起。

某种程度上她也要接受那不共戴天的仇恨,成为魔王的帮凶了。

对方帮助了自己这么多,西乡自然也要有所回报。

虽然掌握了‘变节’的灵格后,一切的誓言都无法再束缚他。

但那只是力量,而西乡对承诺是很看重的。

帮助万圣节女王要从两个方面完成。

一个是寻找到满足其需要的新世界,从而在箱庭中重建凯尔特神群。

另一个则是要和女王一起举办‘第二次太阳主权战争’,从整个箱庭中将所有的太阳主权收回。

第一个目的倒还好说,寻找新世界只需要时间就足以,重建凯尔特神群也只要从那个新世界把人拉过来就够。

只要箱庭中枢无法观测,以万圣节女王的力量轻松就能完成。

而'第二次太阳主权战争’估计就不会那么简单了。

如今的西乡和万圣节女王都是站在了明面上,不希望他们得到所有太阳主权的神佛一定不少。

这’第二次的太阳主权战争’将会涉及到众多神佛,其中要经历的困难必然也很多。

不过就算困难再多,西乡也有把握与万圣节女王一起,得到最终的胜利。

‘到时候就算二位数不亲自出手,恐怕也会利用别人介入其中。’…。…不过自己也不必想的那么多,现在还是以恢复灵格的力量为主要目标。

‘若是第二次太阳主权战争时,自己的灵格能全部恢复,就能调动更多的恶神之母的力量,胜算也会多出几分。

西乡慢慢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眸光闪烁间就是有了决定。

屋中一片漆黑,西乡依然是在万圣节女王的卧室中。

卧室很大,分成好几个屋子,这时候的万圣节女王已经在斐斯。雷斯的伺候下,去了另一个屋子里休息。

以万圣节女王的力量,休息当然是不必要的,但箱庭许多神佛依然保持着吃喝与休息的习惯。

对这些神佛来说,这一切都是为了享受生活。

几缕烛火散发着微光,若隐若现的暗淡光辉让整座大殿显得阴暗而恐怖。

大殿之中,白夜叉依然双手被缚吊在房梁上,地板上还躺着阿尔格尔。

这时候的阿尔格尔与白夜叉都是闭着美目,呼吸平缓,看起来就像是陷入了睡眠。

而随着西乡睁开眼,白夜叉与阿尔格尔也是同时睁开了双目。

阿尔格尔只是看了西乡一眼,就是扭动着被拘束服绑住的身子翻了个身,美背对着西乡,整个人又是闭上眼眯了过去。

那种随遇而安的态度倒是让西乡颇为佩服。

而白夜叉就没这闲心了,她目光警惕的看着西乡站起身,手上端着一杯已经凉了的茶,慢慢的走到自己身边。

看着白夜叉那警惕的淡金色美眸,西乡轻笑一声,将手中的茶杯高举,递到了白夜叉水润的唇边。“要喝点水吗?都喊了两天一夜了,你估计也口渴了吧。”西乡语气温柔,像是在好心建议。

但白夜叉却觉得这是西乡鳄鱼的眼泪,他根本就是在笑话自己。

白夜叉扭过头去,不去看嘴边的茶杯,一副拒不配合的样子。

西乡莞尔一笑,他突然一把抱住了白夜叉纤细柔嫩的腰肢。

白夜叉的和服早470就在女王的抽打下支离破碎,抱着白夜叉的蜂腰,感受到那份温润的触感,西乡亦是心中泛起涟漪。

随即,西乡将茶杯硬塞进了白夜叉的檀口中,喂着她喝下已经冷掉的红茶。“呜呜。……”

白夜叉挣扎一番,但是她发现随着自己挣扎,那些茶水反而溅了出来,让她一阵咳嗽。

没办法之下,白夜叉只得放弃,咕噜咕噜的将西乡强喂的茶水喝了下去。

夜叉的身体也是肉体凡胎,被万圣节女王欺负了两天,白夜叉其实早就口干舌燥了。

如今冰凉的茶水被她吞咽到肚子中,倒是让白夜叉一阵舒畅。

只是感受着西乡那在自己身上乱游的双手,她如远山般朦胧秀丽的黛眉一蹙,嘴角勾起一抹妖冶的笑:“……小哥,你要对咱做什么?你该不会对咱现在这样的体型有兴趣吧?”浑身鸡皮疙瘩泛起,心中一片恶寒,让白夜叉只想挣扎一番。

但是她又怕自己的挣扎让西乡更兴奋,只能强行忍耐着,希望用言语让他放弃。

西乡看了白夜叉那绝美娇俏的脸蛋一眼,笑道:“……金丝雀身边跟着的那个死神,就是一个喜欢小女孩的变态。”“……他能够去喜欢,我为什么不能呢?”

西乡缓慢的蹲下身来,一把握住了白夜叉弧度完美的白皙脚踝。

白夜叉哑口无言,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U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六十一章要不要破了白夜叉的身?

白夜叉身上的和服破破烂烂的,雪白的肌肤在大殿昏暗的烛火下更显白皙细腻。

西乡蹲在白夜叉的面前,看着被吊起在房梁上的白夜叉和服下摆中那一双纤细笔直的美腿,一把抓住了她皓白纤细的脚踝。

白夜叉心中恶寒不已,尤其是被西乡眼睛注视,更是有一种自己的肌肤在被蛇舔舐一样的怪异感,让她下意识的扭动娇躯。

西乡就这样蹲在白夜叉面前,抬起头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白夜叉那一双在黑暗中闪耀淡金色光彩的美丽眸子看似镇定,但隐藏在那一双眼眸中也有一丝慌乱。

哪怕她隐藏的很好,但依然被西乡注意到了。

褪下白夜叉两足上的足袋,露出她一双精致小巧的玉足。

玉足纤细不堪一握,足趾如同豆蔻,指甲不染尘埃,透着淡淡的粉色。

白夜叉强装镇定,她望着西乡,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小哥,你到底要……”

话还没有说完,白夜叉就是神色大变,整个人都是挣扎了起来,却是西乡在挠她的脚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