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20章

作者:朱之月

白夜叉直勾勾的盯着西乡,语气有些迟疑紧张,声音稚嫩骄美。

白夜叉虽然性格让人看起来少了一些女性的柔美,但不管是谁都要承认,她的外表是一位无可争议的美人。

“白夜叉你不多关心一下自己,反而更关心那只小鸟儿吗?”

西乡品着杯中红茶,红茶的味道芳香浓郁,这一看就不是凡间之物。

他侧过头来看向被吊在房梁上的白夜叉,有趣的问道。

白夜叉却是不在乎这些,她声音爽朗清脆,脸上还笑嘻嘻的,回答着西乡的问题:“…。…。我自己有什么可关心的,这女人又能把我怎么样。”

“相比于我自己,还是小迦陵更重要些。”

说到这里,白夜叉的眸子也是锐利沉重,凝视着西乡。

白夜叉为了能够来到箱庭下层,是(ajea)将自己真正的灵格让灵山保管,自己则是以'佛教夜叉’灵格出现在这里的。

这与降天为人是一个道理。

因此哪怕这里的白夜叉死去了,也不会对真正的白夜叉有多少影响。

而且身为天生的星灵,白夜叉也对外在的身体不是很在意。

就算万圣节女王以惨虐的手段对待她,甚至是挖心剖肺,白夜叉也不会在意。

这种对凡人而言残酷的虐待,对星灵是没有任何用的。

而如果真有人这样做,那无疑是与星灵结仇。

反正自己现在降天为人,不管万圣节女王是把自己封印还是杀死,都不会影响到真正的'白夜’。

自然白夜叉也就没心没肺,依然笑嘻嘻了。

但是相比于自己,迦陵那个孩子可没有这么好运。

西乡任何的虐待,都会落在迦陵身上,被摧残肉体与心灵。

西乡好整以暇的说道:“……白夜王你也不必担心那只大鹏鸟。”

“……。我对她很是喜欢,是想把她当做坐骑的,又怎么会虐待她。”

“当然,她太倔强了,有些手段也说不得用用,或许那位阿修罗皇子的手法,我可以借鉴一二。”

白夜叉听到西乡话语,她美眸一眯,其中闪过一丝冷冽。

阿修罗皇子当年想要对迦陵做什么,她当然也是知道的。

西乡这话语的意思就是,他不介意去辱她清白。

当年有齐天大圣把迦陵拯救,但现在就算是齐天大圣在这里,恐怕也救不了迦陵。

只不过很快的白夜叉又是叹了口气,就算自己愤怒又如何呢。

这里是箱庭,魔王或许会人人喊打,但堕落为魔王者也可以为所欲为。

迦陵身上发生的事相比于整个箱庭来说,那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了。

这里是神佛的乐园,但对凡人而言,生活在箱庭是很疲惫的。

西乡注意到了白夜叉眼中的那道冷冽,他微微一笑道:“……白夜王是否在想着取回自己灵格,然后与我同归于尽?”

白夜叉绣眉紧皱,她看着西乡,不知道为什么西乡会提起这些。

想了想后,白夜叉娇俏的嘴角勾起,笑声轻快的道:“……第一次知道你这魔王出现时,我确实有过这样的想法。”

“……但是如今我却也在犹豫了,你与‘闭锁世界’不一样,这让我有些好奇。”

这样说着的白夜叉,还用着那一双灵动的美眸看着西乡,眼中有些奇怪。

西乡的灵格是拜火教的恶魔没错。

而作为一切恶之源头的拜火教恶魔,其行为方式与思考回路绝对不应该是现在西乡这样。

真正的拜火教恶魔应该是纯粹的恶,但是西乡行为上虽然偏向恶,但是也有着足够的善意,这与他拜火教恶魔的身份不符。

这也是白夜叉会犹豫,甚至是放弃取回灵格与西乡同归于尽的原因。

因为实在是没必要,这个魔王对箱庭造成的伤害没想象中那么大。

尤其是上层神佛对西乡的那种警惕,这让白夜叉就更不愿意去和西乡同归于尽了。

她与上层的神佛关系也不好,敌人的敌人虽不能说是朋友,但她也没有为了敌人牺牲自己的觉悟。

西乡当然不会告诉白夜叉,他不是纯粹的恶魔,只是以人类之身持有恶魔灵格罢了。

尤其是为了突破善恶二元的束缚,他不能让自己变成绝对的善,也不能变成绝对的恶。

西乡神色不变,带着淡淡笑容道:“…我也不建议白夜王你取回灵格与我同归。”

“…如今帝释天的变节灵格已经被女王得到,六大恶魔即将苏生。”

“而随着六大恶魔的苏生,我所继承的恶神之母的力量也即将回归。”

“……就算白夜叉你与我同归于尽,所能封印的也只有这六大恶魔的灵格罢了,你无法阻止恶神之母的力量。”

“因此我不建议你做这些傻事。”

西乡这话当然是骗人的。

即使六大恶魔苏生,恶神之母的力量也不是那么容易回归的,恶神之母依然只能在虚空发挥自己的力量。

若是白夜叉与他共同封印,那西乡的意识就真要和白夜叉一起陷入悖论游戏中了。

但是白夜叉不知道这一点,西乡就可以忽悠她一番。

果然,白夜叉听到恶神之母的力量可能回归后,她神色微变,整个人都是沉默下来。

如果真如西乡所说,那她最后的威胁手段好像也失去了作用。

白夜叉对西乡的话也不尽然全信,恶神之母的力量哪里是那么好回归的。

但是她不敢去赌,因为赌输了她自己会被封印不说,整个箱庭估计也要完蛋。

只有她还能活动,箱庭才能被她保护。

说完这些之后,屋中陷入了安静。

这时万圣节女王噙着淡淡微笑,用着高傲的语气开口道:”。…。斐斯。雷斯,把东西拿上来!”

随着女王命令,女王的骑士恭敬上前,手上正端着一个东西。

白夜叉见到那东西神色大变,那是一条长鞭,鞭子的一头犹如马尾,看那鞭子的颜色与款式,根本不像是虐待用,更像是某种玩弄的道具。

女王纤纤玉手接过鞭子,在地上抽动了一下,然后冷傲的神情看向白夜叉,其中藏着兴奋的道:“……白夜你不是说不在乎我的虐待吗?”

“我也确实不想虐待你,那没有意思,我要做的是侮辱你的人格与尊严,让你永生难忘!”

白夜叉很想咒骂一声,但又觉得这会让自己显得软弱,她只好一声不吭,但是微微颤动的脸颊诉说了她现在心情的羞恼。

“光是羞辱白夜王可能不够,还是需要有一些观众才行。”

西乡这样说着,直接拿出一个金色的饰品,把阿尔格尔放了出来,“………我想这位魔星应该最适合成为见证人。”

白夜叉终于是慌了,只想大骂这对狗男女。

以阿尔格尔那性格,自己被羞辱的场景还不得传的人尽皆知,全箱庭都知道了!。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五十九章女王:你要不要抽她几下试试?

万圣节女王居住的宫殿之中,传来了白夜叉的惨叫声。

不过那惨叫声与其说是痛苦的哀鸣,不如说是惶恐的羞愤欲绝。

“噼啪”的声音在宫殿中传出回响,间或还能听到白夜叉娇喘的怒骂声。

但是每次白夜叉的怒骂换来的是更激烈的抽打,以及万圣节女王那高傲优雅的大笑。

宫殿之中,西乡神态悠闲的坐在桌子旁,吃着精致的点心,间或品着美味的红茶。

斐斯。雷斯在将茶水与点心送进来后,就是第一时间跑了出去。

实在是这屋中的几人来头太大了。

哪怕是如今被封印最是弱小的阿尔格尔,那也是曾经敢挑战三千神佛的魔星。

剩下的三人,一位是三位数破格的万圣节女王,一位是曾经最古老凶悍的~天动说。

而西乡亦是继承了拜火教的遗产,是君-临大地的魔王。

这屋中现在发生的一切斐斯。雷斯根本不敢去看。

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女王骑士,这要是看到白夜叉被欺负侮辱的样子,谁知道之后白夜叉会不会找机会报复呢。

白夜叉或许奈何不了西乡和万圣节女王,但报复她一个小骑士还是很轻松的。

这个问题儿童任性的很,这种事是绝对做的出来的。

以防万一,最好的方法就是远离这里,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西乡将手中红茶的杯子放下,饶有兴趣的往白夜叉望去。

这时候的白夜叉依然是被绑在房梁上,身上的和服几乎变成了布条。

在那撕扯开的衣服间,能看到她雪白娇嫩的肌肤上满是纵横的红痕。

万圣节女王的鞭子抽打在她身上没有留下任何伤口,留下的只有这些屈辱的痕迹。

正如万圣节女王所说,她没兴趣去用疼痛来刺激白夜叉,那对星灵而言没有意义。

她用的方法就是作践白夜叉的尊严,羞辱她的人格。

而显然万圣节女王成功了。

白夜叉平常虽然表现的性格豪爽,大大咧咧,一副不拘小节的样子。

但作为古老的天动说,白夜叉有着他人难以言明的高傲。

尤其是和万圣节女王,两人相爱相杀这么多年,就是一对欢喜冤家,都将双方当做了人生最大的敌人。

以往的白夜叉害怕丢脸,就是怕被万圣节女王知道从而被嘲笑。

而如今这将她侮辱的还是万圣节女王本身,这让白夜叉羞愤欲绝,恨不得找个地缝把自己埋进去。

白夜叉娇小的身躯发颤,虽然外表看着年幼,但体态曲线优美,窈窕秀丽,有着难以言喻的动人妖娆。

这时候的她呼吸急促,一双笔直的美腿紧绷,压抑着那内心中的羞愤与奇异的感觉。

万圣节女王则是好整以暇手持长鞭,冷冽清傲的美眸凝视着白夜叉,神色亦是难掩激动与兴奋。

多少年了,她终于有机会把白夜叉抓到好好的抽打一番。

过去的万圣节女王为了完成自己的大业,只能顾全大局,许多事都是强忍着,不敢太过于跳脱。

她虽然号称三位数破格,但真正统治箱庭的乃是二位数全权领域者。

万圣节女王很清楚,自己在这箱庭依然是'弱者’。

既然是弱者,那就要遵守规则,不遵守规则的下场就是阿尔格尔。

但女王性格本就是那种唯我独尊,不愿吃亏的人,这么一直强忍着差点就憋出病来。

而西乡的出现几乎让她跨过了过程直达最后的终点,她已经不用再去委曲求全,可以任性胡闹了。

现在的她终于能够恢复本性,随心所欲,那种念头通达的愉悦,是凡人根本难以理解的。

万圣节女王握着长鞭,穿着金红色礼服的娇躯婀娜多姿,端庄优雅。

她就这样站在白夜叉面前,以一种高高在上的眼神俯视着白夜叉。

不时的还用自己纤细的手划过白夜叉身上的伤痕,让白夜叉娇躯更加颤抖不已。

“哈哈哈!!打的好,万圣节女王你继续啊,不要停,阿尔酱现在实在是太开心了!”

躺在地上被拘束服捆住的阿尔格尔大笑出声,她一头如彩虹般秀丽的长发垂落披散。

拘束服上的带子将她捆绑束缚,更显她腰肢如柳,双腿纤细。

她就像是一只趴在地上的海豹,虽然动不了只能扭动,但神色间的兴奋却和万圣节女王如出一撤。

“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

万圣节女王冷哼一声,手中的鞭子抽打过去,一下子甩在了阿尔格尔那美丽异常,充斥着魔性之美的绝美容颜上。

阿尔格尔下意识的一闭眼,然后就是感到火辣辣的疼痛,那如玉的肌肤上也和白夜叉一样,留下了道道红痕。

阿尔格尔怒声道:“……阿尔酱超美丽的!你这丑女人是嫉妒阿尔酱的美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