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2章

作者:朱之月

淡淡的问候了一声,仙都木阿夜再次转回身去,继续描绘着黛0.眉。

只是她那一双妖媚的火眼却紧盯着面前的镜子,警惕注视着位于自己身后的西乡。

“看来你在这里住的不错,还有一个豪华单间。”

西乡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仙都木阿夜的‘牢房’。

这里占地面积不小,大概有五十平米,可以算是个标准的一居室了。

里面的东西虽然摆设简单,但是床铺、桌子、椅子等等应有尽有,甚至还有着可供女子化妆的梳妆台。

除了没有自由外,在这里的仙都木阿夜也算是过着还算不错的生活。

作为南宫那月的挚友之一,南宫那月到还不至于在这方面虐待仙都木阿夜。

相比于其他监狱中的那些罪犯,仙都木阿夜的生活已经是非常的好。

谁知听到西乡的话,仙都木阿夜勾起唇角,冷笑一声道:“……若是将你关在牢房里不见天日。”

“……失去自由的你难道会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好?”

西乡思考着仙都木阿夜的话,沉吟片刻后道:“……嗯,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会发疯的想要毁掉这一切。”

“……人类不是有一句话叫做为了自由,就连生命都能抛却。”

仙都木阿夜水润的樱唇露出一个弧度,呵笑道:“……看来你这只恶魔倒也诚实,现在的妾身还能暂且忍受。”

“……但妾身不知什么时候会发疯,发疯到想要毁灭这一切。”

西乡坐在了牢房的床铺上,床铺稍显凌乱,可见仙都木阿夜根本没有想过收拾。

铺上还有着淡淡的幽香,那与仙都木阿夜身上的体香如出一撤。

“你想要毁掉这一切,就连小那月也要毁掉?”

西乡笑着问道。

“当然,将妾身关在这牢房里失去自由,妾身如果能出去,必会将南宫那月碎尸万段。”

“……妾身还要让那弦神岛坠毁,让她也陷入与妾身同样的绝望里!”

仙都木阿夜神色如同艳丽的恶鬼,恶狠狠的说道。

“这真是你的打算?”

西乡笑盈盈的问道。

“当然,这就是妾身的打算。”

仙都木阿夜冷哼一声。

“但你的这个打算,可和你与恶魔签订的契约相违背啊,或许别人不知道你与恶魔签订契约的愿望是什么,就连小那月都不知晓。”

“……但是你与恶魔的契约内容瞒不过我,仙都木阿夜!”

书记的魔女这一刻神色徒然变化,显得有些紧张,“……你在说什么,妾身的愿望就是要看到这个世界的真实!”

“……妾身要证明没有魔力的世界,才是世界的本来面貌!”

西乡缓缓的摇了摇头,语气玩味的道:“……不要自我欺骗了,仙都木阿夜,你或许的确有这样的想法,但那只是你的手段而不是目的。”

“……否则的话,为什么你会在小那月与我签订契约后,才会付诸行动使用‘暗誓书’?”

“你真正的愿望其实早就说出来过,但那月并没有注意到。”

“……你的愿望是拯救所有的魔女,尤其是纯血的魔女,你想要将这些命运悲惨的魔女的灵魂从恶魔的手中拯救。”

“而在你冥思苦想后,想到的最好方法就是创造一个没有魔力的世界,那么恶魔就不会存在,魔女也就不必在出卖灵魂!”

“……你之前使用‘暗誓书’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消灭我,然后给予南宫那月救赎。”

“这也是你为什么见到我能在那无魔的世界中依然能够显形,才会那样惊讶的原因。”

“……你真正的愿望是想要改变魔女必将成为魔女的悲惨命运,哈,你是哪里的魔法少女吗?”

书记的魔女听到西乡的话,她咬了咬贝齿,沉默不语.

第三十三章 世界的造物主

“不说话那就是承认了?”

西乡看着沉默不语的仙都木阿夜,他眉头一挑笑着说道。

书记的魔女看着面前这以人形出现的恶魔,一双瑰丽的火眼很是沉重。

面前的恶魔人形相当的帅气,纤长的躯体与外貌就算是仙都木阿夜也要承认,那已然是人类所能达到的极致。

尤其是对方那种魔性的气质,更是人类决然无法拥有的。

仅仅只是望上一眼,就会让人怀疑他根本不是人类这个物种。

不过仙都木阿夜可不是那种会为外表所迷的女人,她这时候脑海中各种想法浮现,最终叹了口气道:

“……没错,正如你所言,查拉图斯特拉!妾身真正的愿望从来不是什么想要见到真实的世界,那只是妾身完成愿望的手段。”

“妾身想要的,正是没有魔女悲惨命运的世界,或者说是想要清除掉你们这些恶魔的悲愿!”

仙都木阿夜知道自己现在无法在西乡面前隐瞒,因此她也是放弃了继续说谎,而是选择了实话实说。

西乡听到仙都木阿夜的话,他忍不住拍手大笑道:“……被恶魔赐予了力量的魔女,其愿望却是驱逐与杀死恶魔。”

“……嗯,也幸亏你们口中的恶魔没有自我的意识,否则这样的契约怎么会同意。”

“魔女会因契约的难度不同从而获得不同的力量,南宫那月的愿望是人与魔族的和平相处,这份愿望近乎不可能实现。”

“……因此她才得到一般魔女难以想象的力量,而仙都木阿夜你的力量,在魔女中亦是数一数二的,追根究底,是你的愿望也过于宏大啊。”

魔女的一切行为绝对不能违背自己的契约与愿望,否则惩罚将会到来。

仙都木阿夜用‘暗誓书’制造无魔的世界,正是她实现愿望的方法,因此仙都木阿夜的守护者不会阻止她。

“我知道,你现在很恨南宫那月,认为作为盟友的她背叛了你,甚至伤心她无法看穿你真正的愿望,让你开始怀疑这份感情。”

“……实际上南宫那月也并不想对你做什么,她之所以将你关在‘监狱结界’里,与你的所作所为无关,她亦是迫不得已。”

这时候的西乡简直像是在给两位闹别扭的闺蜜努力寻找沟通的桥梁一样,将这两位各自高傲的魔女内心所想都是说了出来。

沟通是非常重要的,而两位魔女的高傲,让她们忘记了沟通的手段,从而抱怨着对方不理解自己。

哪怕是夫妻都无法相互理解,更遑论作为魔女的闺蜜。

“你该不会是南宫那月派来的说客吗?”

仙都木阿夜怀疑的问道。

坐在书记魔女床铺上的西乡呵笑了一声道:“……小那月还没有那个能力能够命令我,我来此和你说这些,只是出于自我的意志。”

“……南宫那月的愿望是人类与魔族的和平共处,而在她看来,弦神岛这个魔族特区是她完成愿望最重要的基石,因此这里绝对不能出现问题。”

“这才是她之所以将你关在‘监狱结界’的原因,因她的契约,她无法看着你毁灭弦神岛,必须要出手阻止,哪怕你们是‘盟友’亦是一样。”

西乡的话语让仙都木阿夜怔了一下,她喃喃低语道:“……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为什么那月就不告诉妾身呢?”

她抱怨了一句,紧跟着她又是怒气冲冲道:“……正是你们这群恶魔,才是让我们失去选择的权力,失去了自由!”

那些主动出卖灵魂的魔女先不说,像是仙都木阿夜和南宫那月这样的纯血魔女,生来就是悲剧。

她们必须出卖灵魂,然后内心的愿望化为契约,从此以后所有的行动都会被契约所束缚,甚至一生都要付出,为了去完成契约而努力。

这也是仙都木阿夜如此在乎南宫那月的原因,只有南宫那月才能理解她的苦痛。

“哎呀,不要把我也骂进去,仙都木阿夜……我和你口中的那些恶魔可不是同类。”

西乡摊了摊手无辜的说道。

“那么你既然知道了南宫那月将你关在这里的原因,你想不想出去,想不想获得自由呢?”

西乡突然以恶魔那循循善诱的语气问道。

“你想要做什么?妾身可不会轻易的听令于你。”

仙都木阿夜警惕起来,在知道了南宫那月也是不由自主后,她对南宫那月的怨恨也是散去。

这时候见到西乡的誘惑,她总觉得这只恶魔有什么阴谋诡计。

如果这只恶魔是想对南宫那月不利的话,她宁愿被关在这‘监狱结界’中,也不想背叛盟友。

“不要露出这样危险的神情,仙都木阿夜……我确实有自己的目的,但是不管对你还是对南宫那月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西乡这时候也不在隐瞒,他知道有的时候人就是要坦诚一些,“……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大圣歼』!”

“咎神该隐的‘圣歼’?你为什么对那个感兴趣,‘圣歼’不是那位魔族始祖残留在这个世界的力量所造成的破坏性遗迹吗?”

仙都木阿夜略有些不解,不知道为什么西乡会对‘圣歼’这种现象有兴趣。

这个时代研究‘圣歼’的人很少,毕竟只是一种现象。

甚至在外界,许多人还认为‘圣歼’是由第四真祖引起的,但仙都木阿夜知道,所谓的圣歼其实和该隐有关。

西乡眉头一挑,笑的欢快道:“……就连你这位LCO的首领都不知道‘圣歼’的真面目,这就有趣了啊。”

“圣歼的真面目?”

这时候仙都木阿夜也是升起了好奇心,她坐在梳妆台前的椅子上,身体微微前倾,露出了探究的神情。

西乡也没有隐瞒,告诉了仙都木阿夜关于‘圣歼’的真面目。

“『扭曲天理』的术式,原来圣歼竟然是一个术式,而且还有这样不可思议的威能。”

仙都木阿夜那宽大的和服袖摆挡着自己的樱唇,神色有些惊讶。

某种程度上说,她之前所用的‘暗誓书’的能力和‘圣歼’很像。

不过暗誓书的能力更像是弱化般的圣歼,而且还必须开启结界才能在结界内改变法则。

但圣歼则不同,它竟然能够真的扭曲天理,从世界的底层规则上将其改变。

那就不是所谓的结界能够相比的了,因为被改变后的法则将会成为新的真理。

除非再次发动圣歼,否则这个真理让所有人都要遵守,直到时间的尽头。

仙都木阿夜终于知道了西乡的目的,如果圣歼真的有此威能,估计不管是谁都会对其感兴趣吧。

可以说谁得到了圣歼、掌握了圣歼,自己就真的成为了世界的主宰,如同造物主一般.

第三十四章 你想夺走妾身的纯洁吗?

“怎么样,是不是对圣歼有了兴趣……圣歼也可以实现你和南宫那月的愿望。”

“……只要直接将天理扭曲,人类就能和魔族和平共处,只要将天理扭曲,魔女就将不复存在!”

西乡图穷匕见,用着仙都木阿夜无法拒绝的话语劝诱着她。

仙都木阿夜确实是心动了,但她还是有着警惕,“……用圣歼扭曲天理,你就不怕妾身的愿望让你也消失吗?”

西乡哑然失笑道:“……我说过,我与你印象中的恶魔不一样。”

仙都木阿夜玉手紧握,她深吸口气再次问道:“……最后一个问题,这与将妾身救出这个监狱结界又有什么关系?”

“问得好!”

西乡抚掌而笑,“……其实很简单,因为契约的关系,我也与南宫那月绑定,无法自由行动。”

“……所以我需要让南宫那月与我的步调一致,这样我们的目的就是相同的。”

“不论是她要去追寻圣歼,还是她那无法完成的愿望,在其行动中都必然有着外界的阻碍。”

“……光凭她一人是无法面对那些困难的,因此她需要盟友,而你恰好是她最合适的盟友!”

“不管是为了最后的目的,还是你们互相应有的理解,你们两位关系密切的魔女,就应该站在同一条战线!”

“……我放你出去,只是为了给南宫那月增加人手。”

这些话当然是西乡忽悠人的。

他可不会被南宫那月绑定,他有着绝对的自由。

不过相比于圣歼,西乡更在意的是南宫那月不要出事。

他要让双方契约还在,只有这样他才能源源不断攫取世界的营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