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19章

作者:朱之月

西乡的声音变的温柔下来,但是说出的话语让迦陵心中惊悚。

她抬起自己一双日月交叠的美眸,望着西乡,有泪珠从眼角滑落。

那泪珠似是一朵朵的火苗,闪耀着淡淡的金光,美丽异常。

西乡接过她的泪珠拿在手上,泪水像是一颗颗内部燃烧着太阳之火的石头,当真美丽异常。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迦陵声音沙哑,有着哭腔柔弱,但是那份倔强让她依然高傲,不愿放下自己的尊严。

“你只要答应成为我的坐骑,老老实实为我办事,为牛为马,为奴为婢,对你的大圣姐说是你心甘情愿。”

“……没准你的大圣姐就会安心的回到上层,这不但让她不会受到佛教惩戒,也不会在下层接受‘颓废之风’的磨损。”

“如此两全其美,你觉得怎么样呢?”

西乡语气含笑,一张俊朗的面容上全都是在为迦陵着想的样子,仿佛在对她掏心掏肺。

“卑鄙无耻之极!”

迦陵怒骂一声,眼中都是恼怒。

西乡这话里的意思,不就是胁迫她么。

西乡只是笑看着她也不出声。

这就是作为魔王的好处,行事无所顾忌,完全不必在意道德453底线,也没有人会说他什么,反而觉得这是恶魔理所当然的行径。

当然缺点也有,那就是身为魔王绝对是人人喊打。

“你现在的心情有些过于激动了,说出的话太不经过大脑。”

“……我给你时间冷静一下,仔细想想我说的话。”

“现在你只是个俘虏,我为刀俎你为鱼肉,你没有别的选择。”

“……若是答应成为我的坐骑侍奉于我,你不但能活下命来,还能拯救你的大圣姐,岂不美哉?”

西乡温柔的帮迦陵顺了顺她头上的几缕坚硬的羽毛,然后站起身准备离去。

“我先去看看女王还有白夜叉,你就先在这里反思一下吧。”

“……你的大圣姐很快就会到,只不过她也不可能为了救你,做出什么太大的动静。”

“这里毕竟是下层,经不得她的折腾,她与白夜叉一样太在乎这个箱庭了,这也是大圣的弱点。”

“…至于迦楼罗王,你也不要对祂有什么念想,祂不敢招惹阿修罗王,也自然不敢招惹我。”

“金翅大鹏鸟本就种族数量稀少,若是我大发魔威将你们灭族了怎么办,迦楼罗王怎么也要为种族着想。”

西乡摆了摆手,往大殿外走去,不在理会迦陵。

这只鸟儿不但长的漂亮,而且也挺可爱的。

尤其是她那倔强嫌弃的眼神当真动人,想想她一边用嫌弃的眼神看着自己,一边被逼无奈的满足自己各种欲望,还挺带感的。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五十七章被绑住的白夜叉

等到西乡离去之后,迦陵眼中的倔强与冷傲渐渐消失,整个人都是变的柔和下来。

她那张开如利剑一般的羽毛亦是收拢,窈窕的身姿愈发动人娇媚,凸显出一道魅力的曲线。

迦陵用力煽动了一下翅膀,然后鸟足又是拽了拽,然而四周的捆仙锁链将其彻底禁锢,根本没有动弹的可能。

见此迦陵轻叹口气,只得放弃逃跑的想法,整只鸟都是蜷缩在地上,像是一只被欺负的小可怜。

就在迦陵瘫在石板上,思考着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做时,这间空旷的大殿里再次传来了清脆的脚步声。

听到这声音,迦陵神色一凛,她立刻再次竖起自己的羽毛,做出了凶狠的样子。

那日月流转的美眸亦是收敛起所有的柔弱,变的倔强果敢。

只不过当来人出现在迦陵面前时,她才发现并不是西乡返回了。

来到这里的是一个娇小秀气,看起来很是活泼可爱的小女孩。

小女孩穿着一身异域风情的服饰,长长的秀发挽起,带着一顶小巧的王冠。

那很有印度风情的衣饰布料很少,露出小女孩纤细柔软的腰肢,走动间叮当作响,那是女孩脚腕上的铃铛轻响。

看到小姑娘眼中畏惧又好奇的神情,迦陵稍稍收敛起自己的凶性,她想了想后,开口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的声音婉转动听,少了一些警惕。

迦陵能看出来,面前的小姑娘是真的小姑娘,不是什么老妖婆在装嫩,当然她没有说白夜叉的意思。

“我叫珊朵拉。特尔多雷克。”

珊朵拉在听到迦陵的问话后,她连忙站直身体行了个礼,仪态端庄优雅,可见平常受到的礼仪教育很好。

“珊朵拉。特尔多雷克。…”

听到这个姓氏,迦陵眸子中闪过一缕精光。

迦陵当然听说过这个姓氏,这正是北区阶层支配者Salamandra领袖的姓氏。

在联想到西乡夺走了北区阶层支配者的地位,她对珊朵拉的身份就是有了几分猜测与肯定。

“你来这里是有事吗~、?”

迦陵声音柔和了下来。

在她看来,珊朵拉一定也是被魔王逼迫,只能乖乖听魔王话的可怜人,她与自己的处境一样。

既然大家同为被魔王抓来的俘虏,那就没必要敌视。

珊朵拉偷偷的看着迦陵的真身,眼中闪过惊讶与艳羡,轻声道:“……姐姐真漂亮。”

听到珊朵拉那童言的话语,迦陵也是不自觉的勾起嘴角,被小孩子夸奖自己漂亮,迦陵也是心中高兴。迦陵温柔的说道:“……珊朵拉你也很漂亮。”

迦陵当然知道珊朵拉不是人类,她的真身乃是一只有翼的东方火龙。顿了一下后,迦陵又是道:“…。你还没说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呢。”

迦陵也是心中奇怪,为什么珊朵拉也是'俘虏’就能够自由,难道是因为她年纪小没有威胁。

珊朵拉没有任何犹豫,用着她脆生生的声音道:“……是父亲大人让我给姐姐带一些吃的,也让我陪姐姐聊聊天。”“父亲大人?”

迦陵楞了一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个父亲大人是谁。

不过迦陵很快的神色微变,她试探性的问道:“……你说的父亲大人,是刚才走出去的那个人?”珊朵拉高兴的道:“……。嗯,那就是父亲大人。”

迦陵愕然不已,她怎么也没想到珊朵拉会管西乡叫父亲大人。

她记得西乡应该将Salamandra共同体大部分人都给打残了,这个小女孩应该是幸存者之一。

她管西乡叫父亲大人,那岂不是认贼作父?

不过很快的,迦陵又想到珊朵拉年纪不大,恐怕是被西乡诓骗了。

金翅大鹏鸟的公主心中愤恨,只觉得那魔王果然阴险狡诈,连个孩子都欺骗。

迦陵很想说那魔王送来的东西她不需要,但看着珊朵拉那希冀纯真的眼眸,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让珊朵拉把手中的盘子放了下来。

盘子中是一些水果,珊朵拉在听西乡说让她拿些吃的送去时,她就拿了这些自己喜欢吃的水果过来。

但珊朵拉怎么也没想到,出现在她面前的不是’人',而是这么大的一只鸟!“你的父亲大人……是个什么样的人?”迦陵犹豫了一下,还是对着珊朵拉问道。

她觉得自己应该要对魔王多一些了解才行。

虽然从一个小女孩口中套话让她有些羞愧,觉得自己和那无耻的魔王好像也没两样。“父亲大人?父亲大人是很好的人。”

珊朵拉靠近了迦陵,她跪坐在地上,神情欢快的给着迦陵讲着西乡与她在一起的事。

迦陵越听神色越怪。

因为从珊朵拉的口中,西乡是真把她当做自己的孩子来养。

虽然在教导她知识的时候很严厉,但平常的时候对珊朵拉很温柔,也从来没有打骂过。

珊朵拉口中的西乡,和迦陵印象中的魔王简直根本不是一个人。

这也太区别对待了!

西乡离开了迦陵所在的宫殿,正在往万圣节女王在这里的居所走去。

白夜叉这时候也被万圣节女王带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之前从迦陵处出来时,西乡就是见到了珊朵拉,然后他就让珊朵拉去陪陪迦陵聊聊天,并且给她带些吃的套套近乎。

以迦陵的性格,一味的用强没有任何意义,想要让她心灵出现破绽,那就需要在强迫下用一些柔和的手段。

不过这种柔和的手段由西乡来做效果稍微差了点,但如果由珊朵拉这个心灵纯真的小孩子来做,效果就非常的好。

“、I小鸟儿你终归是逃不出我的掌心的。”

西乡轻笑一声,来到了万圣节女王的居所外。

斐斯。雷斯这时候(吗李好)正守候在宫殿的大门处,在见到西乡后她连忙行了个骑士礼:”……查拉图大人!”

西乡对着斐斯。雷斯微微颔首,走进了女王的宫殿。

这世界上能够不通告就走进万圣节女王居所的,恐怕也只有西乡一人了壮。

在饶过几间屋子后,西乡来到了万圣节女王的卧室。

这装饰华丽的卧室与过去没有什么两样,要说唯一的变化,就是在卧室中心的房梁上,多出了一道绳索。

身穿浅紫色和服的白夜叉这时候双手被捆在一起,两臂高举被绳子绑在房梁上。

被吊住的白夜叉身上的和服在地心引力下微微下坠,露出她雪白如竹的锁骨以及一抹些微的荷包。

白夜叉精致绝美的五官带着郁闷的神情,气质灵动冷冽,神色羞恼的瞪着万圣节女王。

而随着西乡到来,万圣节女王与白夜叉的目光都是望向了他。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五十八章让我们一起羞辱白夜叉!

西乡走进万圣节女王的居所,目光下意识的落在了白夜叉的身上。

她双手被缚高高吊起,浅紫色的华美和服微微垂落。

而西乡的目光就如同被吸引一样,注视着白夜叉如竹的锁骨以及那半露的白皙。

白夜叉被西乡的目光注视,只觉得浑身恶寒,好似有蚂蚁在爬,让她非常的不舒服,在西乡进来后,白夜叉脸上那郁闷羞恼的神情也是收敛,整个人又是再次变成那一副大大咧咧,爽朗轻快,仿佛对一切都不在意的样子。

西乡见此心下玩味。

白夜叉能在万圣节女王面前露出羞怒神情,但是在自己这个‘外人'面前,就收敛了自己心底真实的想法。

这两人的关系还真是复杂有趣,可谓是相爱相杀。

而另一边的万圣节女王却是仪态端庄优雅。

她坐在巴洛克风格的奢华座椅上,穿着金红色镶有华美花纹的礼服。

礼服修身,腰间的束带紧束着女王柔软纤细的腰身,更显她身姿曼妙,贵不可言。

万圣节女王戴着一顶华丽的王冠,金色的发丝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垂在椅背上。

那一双如红宝石般秀美的眸子里满是高傲与冷酷,顾盼间睥睨众生,又有着一种清冷的贵气。

她一直似笑非笑的看着白夜叉,优雅的品着杯中红茶,那眼神就像是看着某个逃不出自己掌心的小动物,满是愉悦。

被万圣节女王这样的眼神注视,白夜叉是相当难受,再加上西乡那灼灼目光,让白夜叉笑容尴尬,金色的眸子里亦是闪过一抹恼怒。

“查拉图你回来了,坐!”

万圣节女王的目光从白夜叉身上收回,她美目瞥了西乡一眼,脸上傲慢的神情稍有收敛,语气也温和了许多。

这样说着,女王的470柔荑端起一旁的茶壶,在茶杯里为西乡倒了一杯热气蒸腾的红茶。

皓白的手腕推移,将那杯茶放在了自己的对面。

斐斯。雷斯这时也是跟着西乡一起进来这间卧的,她连忙上前为西乡推出椅子,恭谨的伺候着西乡坐下。

西乡接过万圣节女王递来的红茶,手指无意间触碰到了她葱葱玉指,肌肤水润光泽,娇嫩温婉。

西乡看了万圣节女王一眼,对方好似是没有注意到刚才那无意间的触碰,神色不变,依然端庄清冷。

“小迦陵呢?”

见到西乡坐下后与万圣节女王都是不说话,两人只是对坐着喝茶。

反而是被吊起来的白夜叉忍不住了,开口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