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18章

作者:朱之月

西乡自然不会去在乎这些,箱庭自从建立到如今,这么多年来都是这么过来的,他也没兴趣去改变。

来到这座空旷的大殿后,西乡随手一招,就是从‘虚星太岁’中将迦陵招了出来。

宫殿广阔,即使是金翅大鹏鸟的体型在里面都显得很是渺小。

现出原形的迦陵趴在地上,她神色倔强,完全没有之前面对齐天大圣时的温顺。

那一双如日月交替般美丽的眸子死死的盯着西乡,羞恼与愤怒在其中盘旋不定。

那浑身尖锐的羽毛箭弩拔张,优美的鸟身做出攻击的姿态。

若不是实力不够,现在又被西乡禁锢,迦陵必然会释放日轮的金焰,与西乡拼命。“我若是你,绝对不会露出这样的情绪,反而会低眉顺眼。”

“……。你又无法逃离我手,又何必愚蠢露出这样的神情,最后吃亏痛苦只会是你自己。”西乡背负着一只手看着迦陵,他神色温和,带着淡淡的笑意。

既然是魔王,那当然要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了。

而这只金翅大鹏鸟的公主,就是西乡的战利品之一。

迦陵那水火交叠,美丽清澈的眸子里露出一抹讥讽,她冷哼一声,声音悦耳动听,但却也蕴藏着极深的愤怒:“…。…休想让我摇尾乞怜,我如今既然落入你这魔王之手,便也做好了准备。”

“你要对我做什么便随意,但想让我听话那是痴心妄想!”

迦陵一声怒喝,神色倔强高傲。

身为七天大圣中的鹏魔王,身为金翅大鹏鸟一族的公主,她是高傲的。

即使落入魔王之手,她又怎会低眉顺眼。

西乡眼中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无妨,就算你在怎样恨我,怎样不听话也是无碍。”

“…。…你本就是一个筹码,是一个诱饵,我的目的从来不是你。”

听到西乡的话,迦陵面色大变,她整只鸟挣扎起来,巨大的羽翼煽动着狂风,每一根羽毛都如利剑般竖起。

她瞪大着自己的美眸,怒视西乡,声音惶恐而急促:“……你是想要让我当做诱饵,你的目的是大圣姐?”

这样说着,迦陵挣扎更是剧烈,想要从地上爬起。

西乡只是一挥手,数道由道家符文凝固而成的锁链就是从虚空出现,一道道的锁链将迦陵的身体缠绕,将其再次束缚,压制在地面之上。

迦陵的翅膀与两足都是被绑在了一起,整个鸟身更是以一种令人羞恼的姿势趴在地上,那姿势犹如请君入瓮一样。

但是迦陵这时候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姿势几何,只是继续用力挣扎,奈何那些道教符文所化的锁链用力束紧,让其动弹不得。

“不用挣扎了,这是‘虚星太岁’的权柄。”

“…。…。我虽不是东方神群的道教中人,无法发挥‘虚星太岁’的全部力量。”

“但我研究了这东西这么多年,以其作为术式核心,也能发挥其一二成的奥妙。”

“…。'虚星太岁’本就是封印的恩赐,其是‘道教神群世界观’的一部分。”

“以这力量改造而成的束缚锁链,其约束神佛的能力甚至比之捆仙绳还要更强力。”

“……以你现在的灵格之力,又怎能挣脱。”

西乡好整以暇,他看着渐渐挣扎不动,趴在地上气喘吁吁的迦陵,又是好言相劝:“……与其想着挣脱这捆仙的锁链,不如想想自己的未来要怎么办吧。”

挣脱不开的迦陵这时候稍稍冷静了下来,她依然神态倔强桀骜,扬起自己的头颅,哼了一声道:“……。刚才却是我心中慌乱,差点着了你的道。”

“就算你拿我当诱饵,引来大圣姐又如何,大圣姐实力强大,你又能将大圣姐怎么样!”

西乡也不生气,他站在迦陵面前,颔首笑道:“……确实如你所说,那猴子实力强悍,我也对她无可奈何。”

“…。但没有关系,只要你还在这里,那猴子就不可能放弃。

“我或许无法将她怎么样,但是她也无法将我怎么样。”

“……听说你当年被阿修罗一族的皇子擒住,欲要对你行不轨之事?”

西乡带着些许好奇的神色问道。

迦陵扭过头去不看西乡,她闭上了嘴不再言语,下定决心不管西乡说什么她都不去理会。

若是他要虐待自己那便虐待吧,迦陵相信自己能够扛得住。

不过西乡的话也是引动了迦陵的思绪。

那次虽然差一点就要被辱了清白,但也正是那次事件,让她认识了齐天大圣,最后因孺慕大圣加入了‘七天大圣’这个共同体0.……

见到迦陵不理会自己,西乡也不动怒,他只是继续噙着淡淡笑意,开口道:“……据说那次齐天大圣救了你后,将阿修罗一族的皇子吊在了三途川上,自己还招待好友,一边吃喝一边看那皇子的惨状。”

“为了你她也是恶了阿修罗一族,那阿修罗王在箱庭黎明期时,乃是因陀罗,也就是如今帝释天的大敌。”

“……这位阿修罗王,是帝释天以变节灵格叛教之后,以此衍生出的‘善神之母’的另一面。”

“在那个年代,祂可也是高居二位数的全权领域者之一。”

“……即使吠陀神群分崩离析,祂的灵格与帝释天一样大降,跌落到了三位数,但也依然是箱庭有数的强者之一。”

西乡眸光闪动,缓缓诉说着古老的历史。

吠陀神群正是帝释天以拜火教为基础反转塑造的神群。

‘善恶二元论’中有一个重要的理念,那就是善必然战胜恶。

因此帝释天聪明的让自己变成了善神,占据了恶神之母的位置。

在吠陀神群诞生的同时,善恶二元也会让相对的‘恶’诞生。

吠陀神群中的恶就是阿修罗一族。

而因为吠陀神群与拜火教神群是相反的概念,因此这个阿修罗王对应的是善神之母。

善恶二元作为宇宙四大真理之一,对箱庭众神影响极深。

几乎所有的神群之主都代表着‘善’,自然也就有对应的‘恶’来保持平衡。

魔罗之于佛祖,提丰之于宙斯,古蛇之于天主。

这些恶正是这些神群之主的相反一面,都是高居二位数的存在。

只不过善恶二元中善必战胜恶的定数,让这些‘’恶’们几乎全部都是被打压或者被封印的状态。

不要看箱4.0庭有十几位二位数,但实际上这些二位数是存在于过去、现在与未来中的。

有些二位数存在于过去,有些则是位于未来。

至于现在,真正活跃的二位数其实也就那几位。

只有在灭世之后,一切陷入新的轮回时,过去、现在、未来的所有全权领域者才会共同出现在一个舞台。

要说整个箱庭神群,东方神群算是与善恶沾染最少的。

东方神群的天生神佛们遵循的是'定数因果’,到是更接近原初真理的那两位双女神。

只不过东方神群也有自己的问题,东方神群本就是一个统称,内部派系过于复杂。

道教、祖教信仰等等,也都是各种麻烦事。

迦陵不知道西乡为什么提起这些事,是想要告诉她齐天大圣为了她得罪了阿修罗一族是有什么问题么?

迦陵只是沉默的看着西乡,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这个魔王,不是也要学那阿修罗皇子一样侮辱自己吧?

想到这里,迦陵心下一凉。

打赏举报评论分享

第五十六章我就喜欢你眼中的嫌弃

迦陵眸光闪动,心中有些畏惧。

但是她却不敢表现出自己的畏惧情绪,只是用着那倔强坚韧的美眸注视着西乡,神色果敢坚毅。

只有那微微蜷缩起来的娇弱身躯,以及身上羽毛不易察觉的颤抖,还是暴露出了她内心深处的不平静。

迦陵觉得这个魔王应该不会像是那个阿修罗皇子一样要对自己做什么吧。

但是迦陵自己也不敢保证,毕竟魔王的心思没有人能够预料到。

这箱庭中的变态魔王实在是数不胜数,不要说是对女人感兴趣的魔王,就连对幼女感兴趣的魔王都不在少数。

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是处子之身,当真害怕自己被这魔王给辱了。

“因陀罗与阿修罗灵格堕落之后,融入了印度神群与佛教。”

“……在佛教里,一个成为了护法十二天,一个成为了八部天龙。”

“你们迦楼罗一族与阿修罗一族虽然同为八部天龙之一。”

“……但是当年你被阿修罗族皇子擒下,差点受到侮辱,而迦楼罗王却根本不去救你。”

“因为迦楼罗不愿为了你去得罪阿修罗,即使你是祂的孩子。”

西乡蹲下身来,他一只手落在了迦陵头上那只角的宝珠上。

宝珠入手温润,带着淡淡09的清凉之感,闪耀着淡淡光华,若是拿到人间,绝对是世上仅有一颗的稀世珍宝。

而被西乡的手触碰到自己角上的宝珠,迦陵娇躯一颤,她巨大的金翅大鹏的身躯都是抖动起来。

那一双被'捆仙锁'束缚住的鸟爪来回交叠轻颤,从鸟喙中传出了一丝细微的娇喘。

西乡怔了一下,然后就是恍然。

这颗宝珠应该是金翅大鹏鸟身体器官的一部分,就如人的耳朵、鼻子之类的一样。

同时这宝珠,竟然还是金翅大鹏鸟敏感的地方。

明白这一点后,西乡更是兴致大增,把玩着那一只犹如琉璃水晶,又像是金刚钻石一样美丽的角。

迦陵羞愤的瞪了西乡一眼,她闭上美目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巨大的鸟身匍匐在地,一双利爪紧扣,差点将大殿的石砖都是抓出裂痕来。

面对西乡对迦楼罗一族的嘲笑,迦陵很想反驳,但是她却找不到可以反驳的点。

因为西乡是实话实说。

作为迦楼罗一族的公主,迦陵的身份地位与阿修罗族皇子本应是对等的。

当年她被阿修罗族皇子抓住,迦楼罗王却根本不管她,事后也没有任何报复的心思,将这件事直接就是给大事化小了。

从这就能看出,迦楼罗王确实不敢招惹阿修罗王。

“阿修罗王在吠陀神群尚在时,是与因陀罗也不遑多让的恶神。”

“…。…。如今就算灵格堕落,与帝释天一样拿了佛教与印度神群的灵格,但实力依然不能小觑。”

“其力量与齐天大圣也在伯仲之间。”

“……齐天大圣为了救你让阿修罗一族丢大了脸,阿修罗王又怎会当做看不到。”

“你以为齐天大圣皈依佛教后,为什么还会失去自由,那阿修罗王必然在其中作梗。”

“……神佛之间的关系要比你想象中复杂的多,与人类的肮脏也没有多少差别。”

“过去你可以说自己年轻,不懂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如今你也已经长大,难道还能不懂吗?”

西乡语气蛊惑,他神色温柔的把弄着迦陵身上的羽毛。

齐天大圣会以'斗战胜佛’的身份被禁锢在上层失去自由,这其中涉及的东西非常复杂,阿修罗王的作用仅占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但是西乡不介意让阿修罗王背锅,让迦陵觉得齐天大圣之所以失去自由,都是阿修罗王在暗地里使坏。

那么追根究底,就都是她迦陵的错,才是害的她的大圣姐变成如今这样。

西乡能看出迦陵性格骄傲,知道她并不怎么了解神群间那些复杂关系。

况且她一个四位数,依然还处在凡人的领域,也没那资格去了解这些。

被西乡一番话语蛊惑之后,迦陵心中动容。

她慌乱的开始思考,莫非大圣姐会失去自由囚禁,真的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阿修罗王是曾经吠陀神群中与因陀罗并列的全权领域者,这在箱庭不是什么秘密。

就与如今的帝释天一样,即使灵格堕落,但在佛教内部,阿修罗王与帝释天的位格依然很高。

所以西乡的这番话也不算瞎说,反而有理有据,让迦陵胡思乱想。

“当年齐天大圣为了救你失去自由,如今她为了救你,很可能就要违背佛教的意思,一直处在下界中。”

“……。那时她不但会恶了佛教,没准就会有神佛来擒拿她,更因为长久处在下界灵格磨损,还可能有陨落的危机。”

“你的大圣姐对你如此掏心掏肺的好,难道你就能没有良心,甘愿看她受到佛教惩戒,甚至还可能陨落?”

“……若你真这么想,我可能还会高看你一眼,邀请你堕天,与我一起成为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