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1章

作者:朱之月

“终于准备启动‘监狱结界’的术式了?小那月。”

西乡注视着南宫那月那一张稚嫩清秀却面无表情的小脸蛋,笑着问道。

南宫那月知道自己的这些想法瞒不住面前的恶魔,她点头道:“……这是我与人工岛管理公社的约定。”

“……仙都木阿夜的行为正好给了我一个契机,就让她成为‘监狱结界’的第一个犯人吧。”

听到南宫那月的话,西乡不置可否的站起身来,对着南宫那月道:“……那就随你吧。”

南宫那月稍有些奇怪,往常这个恶魔应该会怂恿她直接去干掉人工岛管理公社,让她不必去遵守约定,让自己成为‘监狱结界’的一部分。

而那时西乡用的理由总是‘我喜欢你’‘不喜欢你失去自由’这种简直是告白般的话语。

但是今天这个恶魔见到自己真的要开启术式时,他竟然一句话都不劝了。

念及此处,南宫那月心下自嘲一笑,自己之前竟然会信了恶魔的话,可真够蠢的。

“那么一会儿见了,小那月……真是可惜了,一会儿在见到的你,将只是一个无趣的人偶。”

西乡那由火焰构成的身体再次凝聚成人形,他露出一个无聊的表情道。

让自己沉睡在‘监狱结界’中,从而让结界成为一个梦境,以此来远离现世,也让人从外界劫狱的可能性无限降低。

启动术式后的南宫那月,就只能以魔力构成的人偶之身活动,不管是西乡还是南宫那月对此心知肚明。

这一次南宫那月没有理会西乡,她走到仙都木阿夜身边蹲下,就准备带着她使用空间制御的术式。

但是见到仙都木阿夜一直沉默不语的样子,南宫那月忍不住问道:“……你刚才到底对她说了什么,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以仙都木阿夜那高傲的性格,就算是失败了她也不应该会这样不发一言的。

西乡对着南宫那月温柔一笑,然后在南宫那月竖起耳朵静听时,他开口道:“……你猜!”

南宫那月面色一僵,怒气冲冲,若不是知道打不过,她是真想把西乡给塞进墙里!

“呵呵,我其实只是告诉她,你的愿望真是可悲,想要创造一个没有魔力只要普通人的世界,所用的方式依然是‘魔术’与‘魔力’构建的术式。”

“……你不觉得这很愚蠢吗?”

西乡这时候突然说道。

南宫那月对西乡的这句话依然不信,她没有再吭声,带着仙都木阿夜离开了这里.

第三十一章 『扭曲天理』

南宫那月居住的高档公寓,西乡正坐在没有开灯的客厅里,借着电脑显示器的灯光,查看着关于这个世界的许多情报。

这些情报全部来自于弦神岛的人工岛管理公社。

自从南宫那月启动了术式,让自己彻底成为了‘监狱结界’的一部分后,人工岛管理公社已经对这位魔女有了极大的信任。

这个弦神岛的执政机构是知道南宫那月的真正愿望的。

他们知晓南宫那月的愿望与‘监狱结界’其实并没有关系,她深埋在心中的渴望是人类与魔族的平等生活。

这或许是作为纯血的魔女,从一出生就以人类之身告别人类身份的南宫那月,在童年时期经历过的苦痛所形成的悲愿。

也正是这个愿望,让人工岛管理公社对南宫那月有了绝对的信任。

因为在如今这个世界,真正能勉强做到人类与魔族平等生活的地方只有魔族特区。

魔女不能背弃誓言,代价将是自己的生命,也正因此,在人工岛管理公社看来,南宫那月一定会守护弦神岛这个魔神特区,绝不会背叛。

在得到这种信任后,南宫那月在弦神岛的权限与地位也与日俱增,能够真正的接触一些隐藏的秘密。

“这就是人类社会无聊的政治,明明是一群没有什么力量的普通人,却命令着强大的武力。”

“……嗯,当然也是这个世界武力有所极限,就算是吸血鬼真祖,也无法以一人之力对抗一个国家。”

“若是真能一人敌一国,那倒也不必再去遵守这些规定与律法。”

作为曾凭借着非凡政治手段爬上顶层的西乡,对于政客们的那一套是耳熟能详。

但西乡对此也多加鄙夷,在他看来绝对的力量才是一切,其他的一切手段只是辅助。

也就是因为这个世界的力量等级太低,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但只要力量等级再高些,那么真正的掌权者只会是那些执掌力量之人,而不是依靠人与人之间的律法来掌控世界。

现如今的世界正是处在秩序的范围内,政客们是利用秩序来控制一切。

但偏偏西乡乃是恶魔,在拜火教六大恶魔里,其中一位恶魔正是‘混乱’,所以西乡对这所谓的秩序不屑一顾。

不过也多亏了如今南宫那月的权限增大,也让西乡能够通过弦神岛的执政者们,了解到更多关于这个世界的真实情报。

“第四真祖……咎神该隐……大圣歼……”

西乡摩挲着下巴,弦神岛的情报虽多,但也并不全,尤其是许多几千年前发生的事,这里记载的也只是一些推测。

想要真正的了解到更详细的历史,这个世界恐怕只有找那三位真祖了。

“『圣歼』……有趣的东西,管理公社给小那月的情报和资料,其中有一部分也是语焉不详。”

“……看来那些人还是隐藏了一些什么啊,没关系,反正他们跑不了,找个机会把他们解决掉,就能知晓我想知道的一切了。”

西乡冷笑了一声,这个世界的人在遵循着秩序而生活,但作为域外的恶魔,西乡可不会在乎这些。

想杀就杀,想毁灭就毁灭,他就是这样的无拘无束,毕竟在Yggdrasills中,他的道德值也是负数。

若不是与南宫那月的契约让西乡能够攫取这个世界营养,以此来提供自身的成长,西乡早就不管不顾在这里闹起来了。

他的本质位于那片黑暗空间里,哪怕他在这个世界遇到了无法战胜的敌人被杀死,他也会在那片黑暗中再次复活。

真正能彻底杀死他的,恐怕只有那些达到了‘全权领域者’的存在们。

某种程度上说,南宫那月确实拯救了这个世界。

因为她的存在,暂时约束住了西乡这只恶魔的混乱。

为了能得到供自己成长的养分,西乡到也喜欢如今这样摸鱼。

只不过在摸鱼的生活里,西乡同样找到了有趣的事情。

“『圣歼』通过网络查找资料,在普通人的印象里是一种历史上残留的现象,属于古代的遗迹。”

“……但是从人工岛管理公社的情报看,『圣歼』其实是一种由咎神该隐发动的术式。”

“而这个术式的作用竟然是——『扭曲天理』!”

见到这个术式的作用,西乡升起了旺盛的好奇心。

这个术式到底是怎样扭曲此世之『理』?它的原理是什么?能够扭曲的程度与范围是多少?这一切都让西乡心痒难耐。

“虽说只要一直什么都不做,我就可以窃取这个世界的养分,但静极思动,或许也是时候让自己动起来了。”

既然对『圣歼』好奇,那么将其抢夺过来就是。

不管是作为人类时的西乡还是如今作为恶魔的西乡,他对于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都会竭尽所能将其拿到手中。

“咎神该隐太过于虚无缥缈……那么想要找到与『圣歼』有关的一切,最简单明确的目标,就是这个‘不存在’的第四真祖!”

西乡很快的就是确定了首要目标。

为了达成目的,就要一步一步来。

第四真祖,号称没有任何血亲眷族,独自一人,不追求任何支配,只是驾驭十二只灾厄化身的世界最强的吸血鬼。

在外界普通人看来,这只是一个遥远的传说,所谓第四真祖并不存在。

但人工岛管理公社的资料以及西乡曾经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他当然知道所谓的第四真祖是存在的。

其实探寻‘圣歼’与其去找第四真祖,找其他三位真祖更好。

不过那三位真祖活了几千年,有着自己的夜之帝国,手下众多,势力极广。

与任何一位真祖为敌其实就相当与一个庞大的国家为敌,西乡作为独身一人,又没有做到实力的完全碾压,直接找那三位真祖麻烦殊为不智。

但第四真祖就不一样了,没有任何血亲眷族的第四真祖也是独身一人,在单对单上西乡无所畏惧。

“这个世界的吸血鬼真祖与眷兽亦有可取之处,第四真祖的眷兽全部都是一些毁灭范围极广,适合军团大范围作战的武器。”

“……正好这些能力与我互补,那么就想办法将其夺过来吧!”

西乡喃喃低语一声,有了一个充足的计划。

西乡本身其实是没有什么大范围攻击能力的,哪怕是能够传染的‘衰老’,那也属于一种慢性DEBUFF,而不能一举将对方消灭。

他的能力最适合的是单打独斗,‘衰老’的能力会让一切力量都失效,而只要被他的死亡气息触碰到,任何人都会被衰老夺取生命。

就算是面对围攻,西乡也怡然不惧,他的能力足以抵消所有对他的攻击。

但与此同时,西乡却没有能够一击将一切都毁灭的绝对暴力,他的力量更接近于诡秘。

而第四真祖的眷兽却都是属于那种大范围的灾厄,在西乡看来完全能够弥补自己暂时的缺失。

有了决定后,西乡站起身来,他走到公寓的卧室看了一眼正在熟睡的南宫那月。

就算现在的南宫那月只是一具魔力构成的人偶,身体不会疲惫,但她的精神无法支撑住,因此也是需要睡眠。

望了南宫那月一眼后,西乡发动了‘空间制御’的术式,化为一片黑色的火焰消失在公寓里,前往了‘监狱结界’.

第三十二章 书记魔女的真正愿望

这里是一座古老沧桑的城堡,从外表看去很有年代感,就像是漫长的千百年时光里,这里从未住过人一样。

但即使如此,城堡看起来也并不破旧,反而显得干净整洁,就仿佛这座古堡一直在有人打扫。

‘监狱结界’并不是南宫那月发明的术式,也不是人工岛管理公社创造的。

这个古老的魔术其实在久远的过去就存在。

通过西乡对这个世界历史的了解,他发现这个世界的神话有许多倒是和他记忆中的相同。

但是那些神话并不是人类编纂的虚假故事,也不是现实真的发生的事情,而是另类的真实被人类稍加修改,变成如今的神话。

其中最是简单明了的变化,就是西乡耳熟能详的《圣经》,在这个世界却是‘失落的圣书’。

作为琐罗亚斯德教的大恶魔之一,西乡也没在这个世界发现任何与琐罗亚斯德教有关的记载。

这也就怪不得为什么作为魔术师,知识丰富的南宫那月并没有认出自己那恶神之母的灵格了。

在这个世界的神话中,冥界、地狱、炼狱等地方其实都是‘监狱结界’,古今中外许多神话里都有‘监狱结界’的影子。

而弦神岛这个监狱结界就是人工岛管理公社首先发现的。

这本是一个被遗弃的监狱结界。

人工岛管理公社将这个已经破损的监狱结界重新修缮,修改了其中的魔术构造,最后由南宫那月继承。

“要说这个世界最有趣的一点,就是现代的魔术发展远超古代。”

这是西乡非常感兴趣的地方。

除了名为‘天部’的一些核心技术外,这个世界现代的魔导技术要比古代更强,这就是一个标准的魔导文明。

就算是挖掘出的一些史前遗迹,其中的技术也不一定有现代强悍。

所以在这个世界,并不是越古老越好,反而绝大部分技术现代的才是更好的。

古老的城堡外围是一道巨大的结界,整座城堡都是位于异空间中,也就是南宫那月的梦境里。

正常情况而言,除了南宫那月自己外,没有人能这样轻松进入监狱结界,甚至连找到它的位置都不可能。

但作为与南宫那月的契约者,而且还是‘甲方’。

西乡通过与南宫那月的契约,能够轻易的来到这里,甚至都不会打扰到南宫那月的梦。

城堡内被分割出了数不清的房间,每一个房间都是一座监狱。

位于监狱里的人失去自由,只能绝望的仰望那扭曲的天空,渡过不知多久的岁月。

就在其中一个房间里,一位有着瑰丽火眼,身穿十二单和服的绝美丽人正安静的坐在一张梳妆台前。

她有着一双丹凤眼,螓首蛾眉,秀挺的鼻梁纤尘不染,略施粉黛的肌膚有着健康的粉红色。

女子只是端庄的坐在那里,就如一位画卷中的侍女,让人联想到大和抚子那温柔的身姿。

正在梳妆台前描绘着自己细眉的仙都木阿夜琼鼻微皱,她慢慢的转过身来,看向了自己身后突兀出现的恶魔。

“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