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08章

作者:朱之月

帝释天瞥了白夜叉一眼,懒洋洋道:“……你看那魔王也没在箱庭下层作乱。”

“……至于那‘寿命限定’,这是人类现在还无法跨越的试炼,有人类与寿终正寝者臣服魔王实属正常。”

“甚至我觉得那魔王治理能力还不错,北区虽然失去了自由,但内部却也自成体系。”

“…。…从这点来说,他到比某个自称东区支配者的人好像更有支配者的样子呢。”

这样说着的帝释天还看了白夜叉一眼,脸上笑呵呵的。

白夜叉敲着桌子道:”……。不要看咱一天到晚只是在这里待着无所事事,就觉得咱不做事!”

“……。咱私下里一直在守护着箱庭呐。”

帝释天呵呵笑道:“。…原来白夜叉你也知道自己一天到晚在这里无所事事啊。”

白夜叉怒急,你这家伙就只听前面的话不听后面的话是吧。

白夜叉深吸两口气,理顺了心情,然后她神态平静的问道:“……既然你觉得那魔王没有作乱箱庭,那你何必留在下层。”

帝释天沉默片刻,叹道:”……我怕我这一走,他就真的要作乱箱庭了。”

“……他不会允许我返回天上的,因为他必须要从我这里拿到'变节’的灵格!”

“只要我敢回到上层,他一定会对北区所有的人与月兔们下杀手,可不要小觑拜火教魔王的残忍与器量。”

就在这时,在帝释天与白夜叉两人之外,传来了第三个声音:“…。…帝释天大人,‘变节’灵格对那魔王真的这么重要吗?”

帝释天与白夜叉往声音传来处望去,来人正是阿卡迪亚大联盟的军师金丝雀。

穿着一身修身长衣,有着金色短发的爽朗女子,正时正好来到'千眼’的总部,也听到了帝释天的话。

帝释天默默的看了金丝雀一眼,他再次灌了一瓶酒道:“……。这当然很重要,因为这还涉及到拜火教的第六位大恶魔'破坏’!”巾。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四十章此世最强的魔王

金丝雀的外表年龄看上去有二十岁左右,她留有一头金色的短发,看起来英姿飒爽。

眉宇间虽有几许担忧的愁绪,但总体而言,金丝雀散发着一种生机勃勃,昂然向上的气势。

金丝雀很漂亮,但却不是那种一眼就令人惊艳的美女。

她虽然气质成熟,但那张美丽的脸蛋却有一点婴儿肥,反而让人觉得有些许的可爱。

见到金丝雀的到来,帝释天与白夜叉都是对她打了个招呼。

尤其是白夜叉,在见到金丝雀后更是双目放光,露出一副痴汉的表情,这让金丝雀变的极其警惕。

“哈哈,不要那么紧张嘛,金丝雀……咱又不会吃了你!”

白夜叉大大咧咧的一笑,笑声爽快,与她那可爱的萝莉外表完全不搭。

只不过那笑声中也是轻灵欢快,让这样的白夜叉看来也有着一抹小孩子的娇憨。

白夜叉拿起一把小小的折扇,挡住自己纤薄的樱唇,就这样笑嘻嘻的看着金丝雀。

“虽然白夜叉大人这么说,但我对此依“四五三”然抱有疑问的态度!”

不管是白夜叉还是帝释天,金丝雀早就熟悉了,和他们说起话来也自然'没大没小’。

在当年对抗闭锁世界时,金丝雀也借着众神对她看好的机会,在帝释天门下学艺过。

也是那个时期,让金丝雀认识了许多箱庭有名有姓的神佛。

她是一个真正的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女人。

尤其是金丝雀很聪明,做人也很真诚,完全没有那种利用别人的心思,许多神佛都是对她感官不错。

金丝雀不着痕迹的警惕着白夜叉,坐在了帝释天的身旁。

虽说帝释天在传说中也不是什么好人,酒色财气皆沾。

但现在的帝释天却是变了很多。

白夜叉却是没变,金丝雀可不想坐在白夜叉身旁被她动手动脚。

见着金丝雀那不易察觉的警惕,白夜叉砸了咂嘴,郁闷的也只能接受。

帝释天哈哈一笑,给金丝雀倒了一杯酒道:“……金丝雀,来,尝尝他们千眼收藏的好酒!”

金丝雀连连摆手道:“……酒还是算了,帝释天大人,我们还是谈一些正事吧。”

笑话,她是一杯酒就醉的体质,凡人的酒尚且不能喝,更遑论是神佛的酒了。

帝释天也没继续劝酒,他沉吟片刻后道:“……恶神之母在虚空所隔的另一片黑暗深渊里,创造了‘恶意”变节”虚弱“衰老”混乱’与’破坏’的大恶魔。”

“但是'破坏’的大恶魔与其他的大恶魔不一样,祂是恶神之母最后创造的恶魔。”

“。…。尤其不同的,'破坏’的大恶魔是唯一没有实体的大恶魔,真正的称呼应该为'破坏灵(Ganaagu.Meinougu)’。”

“这个名字本身就是恶神之母的别名之一,祂是没有自我意识的,更像是恶神之母一道化身。”

“……而想要让'破坏’的大恶魔降临,必须要拥有前五个大恶魔的灵格才可以。”

帝释天大略解释了一番’破坏’这个最特殊的恶魔。

金丝雀心中一动,立刻就是懂了帝释天的意思。

如今那盘踞在箱庭北区的恶魔,他根本就没有掌握‘破坏’的灵格。

只有在得到了‘变节’灵格后,‘破坏’的灵格才会诞生。

金丝雀念及此处,又是神色凝重的问道:”……为什么那个恶魔这么想要得到变节’的灵格?”

这也是金丝雀最奇怪的地方。

那个拜火教的恶魔,对‘变节’灵格的执念太深了。

哪怕没有这个灵格,他依然是当之无愧的此世最强的魔王,肆虐箱庭。

但就算有了‘变节’的灵格,对那个魔王的整体实力其实增强也并不多。

因为不管有没有这个灵格,魔王都最多只能在下层散布魔威,没有那能力去上层与那些全权领域者们对抗。

除非……

“这灵格难道与恶神之母可能的归来有关?”

金丝雀小心翼翼的问道。

帝释天摩挲着手中的酒杯,他仰头一饮而尽,洒脱笑道:“……这是否与恶神之母有关我不知道。”

“……但查拉图斯特拉现在是不完整的,他需要变节的灵格让自己完整,如此才能完成他的野心。”

是什么野心帝释天没说,但白夜叉与金丝雀也大概能猜到。

白夜叉勾起一抹微笑,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酒色男子道:“……该不会你是害怕恶神之母回归后惩罚你吧。”

白夜叉现在看帝释天很不爽,各种拿话语刺激他。

这种话也就是白夜叉敢说,也有资格去说,其他人面对帝释天这位天军之主,总要畏惧几分。

帝释天这时深深的看了白夜叉一眼,低声道:“……‘变节’也叫’背教’。”

“…。…。这个名字就如字面意思,是背离自己的教派之意,恶神之母为什么要创造我,为什么要创造一个必然会背教’的恶魔!”

白夜叉神色微变,“……她是故意的?哈,如果是那个女人的话,她确实可能这么做。”

白夜叉的神色有些难看,好似是回忆起了古老过去的那一幕幕。

她的第一次败北,就是被如今的双女神与善恶两神共同联手击败的,她也是箱庭少有的,与善恶两神真正交过手的人。帝释天这时提醒道:“………。而我现在可不是拜火教的恶魔,而是一位善神了!”

金丝雀抿着唇,试探问道:“…。…。恶神之母在那时候就开始思考起了‘善恶二元’的问题?”“……她是想用这个灵格,来试探善恶之间的转换?”

帝释天这个曾经的大恶魔,在一次历史转换期中成为了吠陀天帝,变成了善神之首,这个变化简直就是两极反转0………

“谁又知道母神的所思所想呢,她总是一副悲伤的样子,令人怜惜。”

帝释天拿起酒杯,这一次他没有喝酒,反而露出了追忆的神情,眼神也是从那酒色过度的样子,变的清明柔和。“既然如此,你还怀念曾经的母神,那何不直接将灵格交出。”

白夜叉用折扇挡着自己半张俏丽绝美的容颜,金色的眸子却是露出了一抹讥诮。

“这就是最大的问题,我现在是善神,我需要思考整个箱庭的安危,我是不可能将灵格交出去的。”

“……我不知道这是否会让母神回归,但我知道只要我交出灵格,让拜火教的恶再次降生,那将会是难以想象的巨变。”“拜火教与十字教、印度神群、佛教等等的牵扯太深,若是拜火教归来,那恐怕将是一次剧烈动荡的历史转换期。”“……金丝雀或许不知道,但白夜叉你也不想看到那箱庭黎明期的混乱,再次于箱庭重现吧。”白夜叉欲言又止,但最终她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箱庭黎明期,那真是一个没有秩序的混乱年代,那时候箱庭还没有分出上层下层,是真正的神人混居,更有无数魔王肆虐。

而箱庭黎明期结束的标志正是绝地通天,让神佛归于上层,让其他弱小的种族归于下层。

若真的让庞大的历史转换期再次到来,那恐怕将是一场席卷整个箱庭的灾难。

在这灾难之中,就连颓废之风都可能降临!

帝释天的话也明白无误的告诉了白夜叉和金丝雀。

他哪怕对拜火教愧疚,但作为善神之首的他,也无法将灵格归还,因为他已经预测到了归还4.0的后果,‘善”制止了其行为。帝释天无奈一笑:“……当你懂的越多,那也就会面对更多的束缚,这就是佛教的‘障’。”

“……如果我预测不到‘恶’的回归会对箱庭造成的影响,如果我不懂拜火教的情况,那我反而能够归还灵格。”金丝雀轻轻叹了口气。

如果帝释天什么都不懂,没有那么多的知识与智慧,那么哪怕他归还灵格造成了箱庭动乱,那也和帝释天无关,因为那是无心之恶'.但正是因为帝释天懂的太多,他什么都知道,反而被'善’给囚禁了。

金丝雀这时也想到了自己。

得到'人类之智’的她,不也是因为懂的太多了,反而没有了那份决断,没有了无所畏惧的心。

也同时她现在思考与行为必须要分'善恶’了。

这就是‘智慧与知识之毒’啊。

“善恶二元,真是简单又复杂的东西。”金丝雀感叹一声。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四十一章魔王再临

“金丝雀,阿卡迪亚大联盟怎么样了?”

白夜叉一根葱嫩的手指敲打着桌子,她一双金色的瞳孔看向金丝雀,语气关切的问道。

当年阿卡迪亚大联盟的建立,白夜叉也是出了大力的。

因她知道这样的联盟存在,对箱庭下层有着巨大的好处,所以当初在建立联盟时,她一直都是在支持金丝雀。

在这箱庭下层,白夜叉本就地位超然,许多人都是对她很尊敬。

但在对抗魔王的那场战役里,白夜叉却做了‘逃兵'没有出手,以至于让阿卡迪亚大联盟损失惨重。

这让白夜叉相当惭愧,即使这与白夜叉并无关系,是上层神佛对她的束缚,但白夜叉依然是感到不好意思。

听到白夜叉提起阿卡迪亚大联盟,金丝雀苦笑了一下,说道:“……白夜叉大人,如今'avalon'覆灭。”

“……Salamandra被魔王掌控,而拉普拉斯恶魔重伤陷入沉睡,共同体虽然离开了北区前往了西区,但如今也是群龙无首。”

这样说着的金09丝雀还看了一眼这千眼总部中的一些服务生,那些小巧的女性恶魔都是拉普拉斯的分体。

看了一眼这些小恶魔后,金丝雀继续道:“…龙角鹫狮子终归个个联盟共同体,现在内部也已经有了不同的声音。”

“……甚至整个箱庭下层对是否讨伐魔王都存在异议,主要就是那魔王实在是难以形容,他除了封闭了北区外,也没做什么太出格的事。”

说到这里,金丝雀也是有些迟疑。

过往箱庭出现过无数的魔王,哪一位魔王不是给箱庭下层带来灾难,即使在弱小的魔王,也是一个个肆无忌惮。

而这位拜火教的魔王不同,他的确也将北区彻底封锁,只进不出。

但金丝雀也对北区现在的内部进行过了解,那位魔王并没有对北区进行什么屠杀之类的事情,甚至他还掌控着Salamandra进行治理。

那魔王哪里像是魔王,简直就像是一位真正的阶层支配者。

最开始金丝雀还以为北区沦陷后会变的极其惨烈。

比如大地飘满了腐烂腐朽的污秽之物,那是'盖亚假说’的力量。

比如众生的寿命被剥夺,所有人都变成短命的种族,那是'寿命限定’的力量。

比如北区人民都是心生恶意,互相残杀,那是'绝对恶’的力量。

当年的闭锁世界就是这么做的,那位魔王就是夺走了所有人的存在。

但这位拜火教的魔王不同,他根本没有将‘人类最终试炼’的力量威压在众生头上。

白夜叉轻摇折扇,她苦恼的抓了抓自己秀美柔软的白发,也是略带无奈的道:“……。对于箱庭下层不愿讨伐魔王的意愿,咱也是能理解的。”

白夜叉在下层这么多年,当然也懂人性。

箱庭众生之所以恐惧厌恶魔王,是因为魔王带给了他们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