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00章

作者:朱之月

“人类最终试炼难以跨越,拜火教的恶魔消失后,这些试炼不会消失,它们理应在未来出现,出现在人类史每一次重要的抉择之时。”

“……只不过既然拜火教的恶魔如今还存在,祂们自然也就会得到人类最终试炼的灵格。”

帝释天喝了一口酒,他砸吧了一下嘴道:“。…在宇宙尚未诞生之时,有四位'原初’的存在,祂们便是因果与善恶。”“……也就是如今的双女神和消失的善恶两神。”

“至于为什么祂们会是原初的四位,一会儿我再解释给你听。”

“……。在有了因果与善恶之后,人类与神佛也就诞生了,那时候可没有现在这么多的全权领域者,只有原初的四人。”“然后众多天生的神佛创建了箱庭,那个年代便是箱庭的黎明初期,最强大的神群只有一个,就是琐罗亚斯德教。”“……也是在箱庭创建完成的时候,最初也最凶恶的魔王,秉承着人类认知之障的天动说诞生。”

“古老的魔王过于强大,但依然在原初四人的联手下,她迎来了第一次的败北。”

“…。…。随即在祖尔宛(Zurvan),你也可以理解成’天理’或者’命运’下,善神之母战胜了恶神之母。”

“但是善神之母也在祖尔宛(Zurvan)的影响下陨落,从而出现了我们现在熟知的那些神群,箱庭才开始诞生真正的全权领域者。”帝释天看了金丝雀一眼,他说道:“……琐罗亚斯德教被称作万教之宗,十字教神群、佛教神群、印度神群等等都是和它有关。”“……天使与恶魔的概念最初是出自琐罗亚斯德教,神子所吞噬借用的密特拉,亦是琐罗亚斯德教象征七月的神。”“十字教立教之本的三位一体,最初也是借用了琐罗亚斯德教的‘七位一体神’的概念。”

“……。至于佛教和印度神群的出现就更不用说了,正是我这位曾经的大恶魔背叛了恶神之母,将[阿维斯塔]变成了梨俱吠陀]。

“如此才是有了如今的这些神群诞生。”

“……而真正影响这些神群最深的,正是善恶二元论。”

随着帝释天话音落下,金丝雀神色微变,一下子就理解了其中的意义。

仔细想来就会发现,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宗教传教所用的方法都是一个,那就是善与恶!

不管是十字教还是佛教等等宗教,它们最根本的教义就在于信我者为善,善必战胜恶,努力把自己伪装成'善’的代言人。

而在十字教、佛教等等的神话里,都必然有一个象征恶的大敌,万军之主击败了红龙,佛祖战胜了诸魔从而成佛。

这些教派的根基都在与善恶二元!

而十字教、印度教、佛教等的建立又是吸收了消失的拜火教的一部分才是发展壮大,这就代表着它们与拜火教巨大的因果。“一鲸落而万物生!”

金丝雀一下子就是想到了这句话,正是拜火教的陨落,或者说是拜火教必须陨落,才能有诸多神群出现!帝释天这时叹息道:“。…善神之母与恶神之母生来就是宇宙最小公倍数,生来就是善437与恶的两极。”

“……。她们也必然会孕育一切,以自己的生命来给万物与神群带来新生,这就是祖尔宛(Zurvan),亦是'天理’与'命运’!”金丝雀理解了善神与恶神存在的意义。

就像是东方神群有一个不存在的灵格’盘古’,祂开辟了天地但是自身也是死去孕育万物,这就是他的使命。

‘盘古’虽然不存在,但是祂又存在,因所有的这世间一切都是祂!“祖尔宛(Zurvan)。”

金丝雀喃喃低语了一句,她猛然抬起头来看向了帝释天说道:“。…那么如果善神之母与恶神之母不愿遵循这个‘天理’呢?”“……如果她们并不想遵循善恶的对立,不想互相厮杀呢?”“琐罗亚斯德教影响到了诺替斯主义,从而影响了后世神群。”

“……但是在阿黑门尼德时期还有一个说法,善神之母与恶神之母是一对孪生的姐妹,是祖尔宛(Zurvan)所生!”

“如果,我是说如果,善神与恶神其实根本就不想互相厮杀,她们不是对立而生,而是孪生姐妹。”

“……。那么她们会不会在陨落之前打破了祖尔宛(Zurvan)的命运,从而留下了突破善恶二元论的可能!”

帝释天愕然的看向金丝雀,这时候的金丝雀眼中闪烁着人类智慧的火花。

帝释天沉思片刻,自语道:“…。…你说的对,善神与恶神消失时,有一部分箱庭观测的世界也跟着她们一起消失了。”

“……神佛以为那是两位神明陨落的余威毁灭了那些个世界,但没准就是善神与恶神共同遮蔽了那些世界,让箱庭无法观测。”

“她们从而能在那里留下自己的遗产与后手!”

帝释天与金丝雀讨论之时,西乡已经是来到了箱庭北区。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二十七章现在,我是你的父亲了!

“看来不是我所经历的几个世界箱庭观测不到,而是恶神之母,甚至可能是原初的两人共同切断了那几个世界与箱庭的联系。”

西乡这时来到了北区四位数外门。

Salamandra作为北区的阶层支配者,其本身就是一个超大型共同体,在箱庭人们的眼中,这个共同体就是一个国家。

以箱庭的面积,即使是任何的一个区域,都远过整个地球数千倍的大小。

Salamandra作为统治北区的支配者,哪怕是其实质统治的区域,也会超乎箱庭外普通人的想象。

西乡来到Salamandra的总部之处,直奔那座恢弘庞大的宫殿。

夺走了星海龙王的阶层支配者的权限,就相当于夺走了Salamandra存在的根基。

除非这个共同体愿意自我解散,否则就只能臣服西乡。

整个北区现在人心惶惶,西乡前来北区的速度并不快,甚至根本没有用境界门,而是一路欣赏箱庭美景,一边往北区赶来。

自然的前线战败的消息早就传遍了北区,整个北区的人民都是愁云惨淡。

一些动作快的人想要收拾行李逃离这里,但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开启境界门。

拥有了支配者权力的西乡直接关闭了整个北区的境界门,这里超过百亿的居民可都是自己的‘人质’,当然不会让他们跑了。

而有的离其他区更近的北区之民想要不经过境界门,直接用步行方式离开这里,却发现整个北区的外围,都是刮起了‘衰老之风’。

任何经过这‘风’的人都会被夺走寿命,一般人又怎能抵得过三位数神佛的权柄。

西乡一路慢慢行来,也在思考着诸多问题。

现在的西乡已经坐实了自己所经历的‘世界树“嗜血“提瓦特’这些世界根本不在箱庭观测范围内。

很可能在很久远之前,这几个世界也是被箱庭观测的,但是善恶两神却强行将这些世界分割,让它们远离了箱庭观测。

在西乡想来,两位神明应该是为了躲避其他神佛的注视。

毕竟箱庭的观测范围,就是那些古老者的视线范围。

同时西乡也确定了如今所处的大概时间。

或许其他人难以找到西乡真正诞生的那个世界。

但是西乡自己却很容易就能通过箱庭找到。

西乡因此也确定了,自己真正诞生的那个世界,离他诞生大概还有两百年。

因此理论上来说他现在应该还没出生。

不过箱庭就是这样的地方,它是第三观测宇宙,自己从所在世界的未来抵达箱庭所在时间轴的过去并不是什么惊讶的事情。

“我在刚刚出生在这个世界时,就获得了恶神之母的灵格,然后穿越到了世界树的世界~、。”

“……。现在想来应该不是我这具身体的父母,在实验中失败了让我肉身死亡,而是恶神之母的灵格作祟。”

“恶神之母的灵格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让我躲开箱庭诸多神佛的视线,从而有安全的发展空间。”

神佛们或许无法找到原典的位置,但是恶神之母的气息祂们太熟悉了。

如果西乡出生之后没有'死亡’又穿越,必然会被箱庭的神佛们观测到。

那时候的西乡过于弱小,却有着恶神之母的灵格,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当时刚出生的西乡怎么可能保得住灵格。

恶神之母因此将他带到了无法被箱庭观测的世界,从而给了西乡一个成长的机会,继承拜火教一切的机会。

现在西乡唯一疑惑的就是,为什么恶神之母会选择他?因为他是特殊的?还是只是随机的?

这个问题西乡也没有多想,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退路。

如今的他就是拜火教的大恶魔,是未来必然会重振拜火教荣光,成为宗主的'查拉图斯特拉’!

思索之间西乡来到了Salamandra的总部,进入那座富丽堂皇的巨大宫殿里。

有Salamandra的成员仇恨魔王,想要对他发动袭击,但西乡也只不过随手一挥,就将这些人化为了灰灰。

他神色傲慢,睥睨的注视着Salamandra的众多火龙们,用着冷漠的声音道:“……管理好自己的眼神,注意自己的行为,如果再敢有冒犯,我就夺走你们的旗帜,将你们的小主人斩杀在你们面前。”

“若还想这Salamandra的共同体存在,还想北区的人民能够安稳生活,那便记住我的话。”

“…。…。曾作为北区支配者的你们,便为了曾庇护的子民们好好的考虑一下吧。”

魔王的威胁没有人敢不当真,见西乡将整个北区以衰老之风封闭起来,就知道这位魔王是绝对会痛下杀手的凶残之人。

还好的是,西乡不是闭锁世界',他不会夺取自己子民的存在,最多是将他们幽禁在北区,让他们无法离开罢了。

西乡是以衰老的大恶魔'灵格封闭了整个北区的,同时‘寿命限定’的能力夺取了这个区域所有人的寿命所有权。

只要西乡愿意,他一个念头就能决定北区所有人的生死,让他们寿命告终。

甚至西乡还可以夺走一个人的寿命送给另一个人。

可想而知,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无数的狗腿子愿意为西乡这位魔王效力。

尤其是人类,必然会比其他的长寿种更愿意臣服西乡,因为人类的寿命实在是太短了。

‘寿命限定’,本就是人类难以跨越的试炼之一,人类无法突破寿命的限制,却沉迷于永生!

在Salamandra那庞大的足以容纳众多火龙的宫殿里,正有两人站在王座下。

其中一个外表年龄看上去接近二十岁的男子正用着恐惧又仇恨的眼神望着西乡。

在他的身旁,还有着一个小小的女孩。

女孩年龄太多过幼小,大体也就是刚刚拥有自我的灵智,这时候小女孩正用好奇又畏惧的眼神望着西乡。

在大殿的两旁,众多火龙跪在地上,不敢直视魔王,但西乡也能感知到它们的情绪,不过也就是恐惧或者是恨意罢了。

见到那一个接近成年的男子和一个年龄尚幼的小女孩,西乡通过全知的能力立刻就是知道了他们的身份。

他们与之前参与了讨伐他这位魔王的那(吗好赵)只雌火龙莎拉一样,皆是Salamandra的第二十四代继承人之一。

成年男性名为曼德拉。特尔多雷克,小女孩则是珊朵拉。特尔多雷克。

在这一代的共同体中,莎拉。特尔多雷克是第一继承人,面前的小女孩珊朵拉是第二继承人。

至于那个成年男子因为天赋不够,只能屈居第三。

对于任何共同体而言,其继承者都是以才华与天赋作为继承权的选择,而不是所谓的年龄。

明了了这一切后,西乡看向了尚且年幼,甚至可能还不通善恶的珊朵拉。他一指珊朵拉,开口出声道:“、。…。…。现在,我就是你的父亲了众!”“。…。我依然钦定你为Salamandra的第二十四代继承人!”

曼德拉一听西乡的话大惊失色,他连忙看向自己的妹妹,生怕什么都不懂的妹妹‘认贼作父’。

那可是他们Salamandra的最大仇人啊!。

打赏举报评论分享我二十八章我可不想和白夜王过没羞没躁的生活尚且年幼的珊朵拉用着纯真无暇的眼神看着西乡。

现在的她灵智刚开,善恶不分,哪怕是父亲和母亲都还难以完全分辩出来。

因此在见到西乡后,珊朵拉不知所措,茫然的看向四周。

曼德拉作为珊朵拉的哥哥想要说些什么。

但是在西乡的一个眼神下,他立刻就是感到内心一寒,额头直冒冷汗,口中的话憋了下去再也说不出来。

其他在大殿中的火龙们都是匍匐在地,这些火龙作为Salamandra的核心成员,也想要让自己的小主人分清善恶。

然而在魔王的威势下,火龙们也是瑟瑟发抖,不敢言语。

珊朵拉用着怯怯的表情缩着脖子,作为一个刚刚开了灵智的小火龙,如果没有外人告诉她做什么,她哪里有自己的主见。

西乡的笑容愈发温和,他漫步走在珊朵拉面前,看着小女孩还有着婴儿肥的粉扑扑小脸蛋,轻柔的摸了摸她的头。

“你的父母去了很远的地方不会回来了,星海龙王因此将你托付给我,由我来抚养你长大。”

西乡缓缓说道,语气温柔。

Salamandra派去的大军大部分都是死在了西乡手上。

既然Salamandra来讨伐他这位魔王,那么也就要做好被魔王杀死的准备。

对西乡来说,整个北区也只不过都是他的人质,以防东区支配者白夜王鱼死网破,非要取回灵格和他同归于437尽。

拥有全知的西乡,自然能够在箱庭的阿卡夏记录里,找到白夜王过往的行为记录,从而分析出她的心理。

那个白夜的星灵,古老的天动说对箱庭下层很是在乎,在乎到了甚至不畏牺牲的地步。

这一次白夜王之所以被关在上层不让她回来,西乡知道是上层神佛们怕‘恶神之母’或者'善神之母'回归。

毕竟那两位原初的四人拥有着对白夜王一半的所有权,如果白夜王出现在她们面前,很可能沦落为仆从工具。

同时上层神佛也是怕白夜王闹的太大引动颓废之风提前降临,才是将她暂时幽禁在了上层中。

但如今既然神佛们知道了恶神之母与善神之母不在,西乡只不过是拜火教的大恶魔后。

有一部分对西乡有恶意的神佛,想必一定会怂恿白夜王取回灵格,然后去和西乡同归于尽。

白夜王因为在意下层箱庭人民的生死,也在意箱庭的存在。

她绝对不会大规模的用破坏手段与西乡死斗,唯一能做的必然是用'悖论游戏’把自己和西乡一起封印。

虽说和一位大美女封印在一起,没准还能与白夜王过上几万年没羞没躁的日子,想想也是幸福。

但西乡可不想(ajea)因为这一点幸福,就让自己失去自由。

所以西乡才要将整个箱庭北区拿来当做人质,让白夜王投鼠忌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