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0章

作者:朱之月

第二十九章 足以灭亡世界的死之气息!

“那月,你偏要阻止妾身吗?”

仙都木阿夜这时候那张如同大和抚子般温柔又透着嬌媚的容颜变的阴沉起来,她直勾勾的凝视着南宫那月,一字一字的说道。

“抱歉,阿夜……我不得不阻止你,这也是我身为弦神岛攻魔师的立场。”

南宫那月站起身来,她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将那被泥土沾染的哥特式长裙拍打干净。

南宫那月神情稍显复杂,然后很快的她那湛蓝如天空的美丽眸子就是变的坚韧起来。

“我也有我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啊,阿夜……”

南宫那月小声说着,没有让仙都木阿夜听到。

她并没有说出自己之所以要保护弦神岛的理由,所谓的看重六十万人的生命,所谓的作为攻魔师的责任,那仅仅只是理由之一。

相比于这个理由,南宫那月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职责。

那是稍有不慎,就会让这方世界都为之毁灭的大恐怖,而这件事南宫那月不想告诉任何人,那只会徒增烦恼。

西乡饶有兴趣的看着南宫那月还有仙都木阿夜。

这两位纯血的魔女,曾经的挚友其实都没有说实话。

仙都木阿夜的理由是假的,她根本就不是为了寻求真实的世界,那只不过是她的借口,却绝不是她的愿望。

南宫那月也是如此,她亦不是什么为了完成攻魔师的责任,她阻止仙都木阿夜的理由与此根本无关。

这两个纯血的魔女都是心高气傲之人,也正是因为心高气傲,让她们在面对彼此时反而不能说出真心话。

‘还真是别扭的友情。’

西乡心中腹诽着。

“拜托你了,查拉图斯特拉,帮我阻止阿夜!这里也只有你能阻止她了。”

南宫那月静立在西乡的身边低声说道。

“你说什么?小那月?你的声音太小了,根本没有精神,既然是请求别人,那么就立正站好,大声的说出自己的请求!”

西乡眉头一挑,玩味的说道。

“你不是我的守护者吗?仙都木阿夜的守护者要将我杀死,保护我不是你的责任?”

南宫那月神色镇定,试图和西乡讲道理。

“虽然我是你的守护者,但守护者也有失职的时候,若是敌人太强,我也无法保护你啊,小那月!”

“……不过也无所谓,就算是守护的职责失败了,也只不过是你的死亡让契约失效。”

“那样的话,我反而没有了束缚,会更加高兴呢。”

西乡语气中全是逗弄南宫那月的笑意,那副样子仿佛迫不及待想看到南宫那月人头落地一样。

‘这只屑恶魔!’

南宫那月心下暗骂,她有理由怀疑这只恶魔根本就是在捉弄自己。

但是南宫那月不敢去赌,她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去赌。

万一这恶魔要是真的不管她,任由她被杀死,自己死了事小,这整个世界都要陪葬那就是大事了。

南宫那月还没邪恶到能够任由整个世界被恶魔吞噬,她在这个世界中也有着自己的羁绊。

抓到了她的把柄,然后就一直利用这个把柄玩弄她,南宫那月有生以来就没遇到过这么恶劣的人,不,是恶魔!

“拜托你了,查拉图斯特拉阁下,这是我的请求,请阻止仙都木阿夜!”

这时候的南宫那月也是破罐子破摔,用着她口齿不清、奶声奶气的声音大声喊道,也不管自己这样子是不是丢人。

反正在场只有仙都木阿夜一人,被看到自己丢人的样子也认了。

“你们在互相说什么呢,如此看不起妾身吗?!”

仙都木阿夜见到西乡和南宫那月一直在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这幅不将她放在眼里的场景令其勃然大怒。

黑暗的骑士再次举起手中锋利的大剑,那凝聚在剑身上的魔力足以劈碎脚下的大地!

“既然小那月你已经恳求我了,我也就不好在继续这样看戏,也得稍微动一点真格的。”

西乡轻轻一笑,他闲庭信步的举起手来,随即就见到其周身那漆黑的烈焰暴涨。

恐怖的黑焰带着衰老的气息,瞬息间就是缠绕上了黑色骑士的大剑。

那黑色火焰如跗骨之蛆,刹那间竟然连那长剑上的魔力都是吞噬。

随即,这衰老的黑焰就像是拥有着传染的特性,沿着那大剑顺势而上,席卷了那黑色骑士的全身。

与此同时,西乡的身体也如同吸血鬼一样化为了雾气,任何物质触碰到那雾气,都是瞬间衰老虚弱。

足以承载亿万年时光的岩石变的干枯,旺盛生命力的草坪变的枯萎。

空气变成了致命的毒气,就连皎皎月光都是变的暗淡,仿若连月光这样的光线,都能够被衰老所影响。

‘衰老’的力量终于是展现了它恐怖的威能,任何沾染到这气息的存在,都开始变的腐朽。

仙都木阿夜的守护者就像是生锈的铜钟,那漆黑的铠甲被腐蚀,就连想要做出一个抬手的动作都是如此艰难。

“咔嚓……咔嚓……”

齿轮最终在衰老的气息下彻底失去了润滑的能力,魔女的守护者也仿若感受到了衰老的恐惧与痛苦,在那里发出无声的哀嚎。

“轰——————”

最终,那黑色的骑士变成了一节节的骨架散落在地,缠绕在其身上的衰老气息再次传染,将周遭的一切都是侵蚀。

“哇……”

作为与魔女有着契约的守护者,当其被消灭时,与之相连的魔女亦是会受到重创。

虽说守护者是魔力的化身,随着时间推移魔力凝聚,其会再次诞生。

但那契约的联系,也让孱弱的魔女之躯受到了伤害。

“这种诡异的力量……”

仙都木阿夜惊惧的看着‘暗誓书’带来的结界,竟然都在西乡那衰老的气息下变的暗淡。

能够让魔力都‘死亡’的能力,还是仙都木阿夜第一次听说与见到。

就连南宫那月那湛蓝的眸子,这一刻都是闪过一抹恐惧,她无法想象这衰老的气息若是扩散到全世界,那将会是怎样的惨剧。

正因为是与西乡签订契约的魔女,南宫那月才知道这力量的可怖。

这气息是能够借着物质传染的,简直比病毒还要可怕。

可以说只要西乡愿意,他在这里将衰老的气息扩散出去而不理会,在一定时间后,因为物质的传播,整个世界绝大部分生灵都要灭绝。

能活下来的只有那些强者,或者是用结界将自己保护在一定范围内才可以勉强解决衰老,但世界将会彻底陷入死亡。

“看看你这张美丽的脸,如此美艳动人,为什么这时候怎么会露出这样绝望的神情呢?”

西乡那漆黑火焰所形成的恶魔之手一把抓住仙都木阿夜纤細白皙的脖颈,将她整个人都是提了起来。

窒息感让仙都木阿夜在空中扭动挣扎,和服下的两条美腿来回踢踹。

她用力的抓住西乡的手,想要让自己获得空气。

但是她的手在触碰到西乡的身体时,衰老的气息亦是浸染她的身体,让她的肌膚都是染上了黑纹,那迅速虚弱的痛苦,让她呜咽出声,痛苦哀嚎。

西乡这时突然凑到了仙都木阿夜那晶莹的耳珠边说了一句话,仙都木阿夜听到他的话瞪大自己的火眼,甚至都忘记了痛苦与挣扎.

第三十章 可悲的魔女们

(最近家里装修进入收尾阶段,需要各种跑现场,实在是太累。)

“不要杀死她!”

见到西乡好像要对仙都木阿夜痛下杀手,南宫那月神色一变连忙喊道。

西乡转过头来看了南宫那月一眼,好似是露出了一抹怪异的笑容,让南宫那月心下一跳。

南宫那月神情变幻,以为西乡根本就不打算听她的话语,就在她思考要怎么阻止西乡时。

就见西乡突然手上一松,任由仙都木阿夜那欣长美丽的嬌躯滑落在地。

“咳咳……咳咳……”

终于获得氧气的仙都木阿夜大口的呼吸着,她咳嗽了两声,只觉得肺部疼痛不已,从喉咙间吐出了两口鲜血。

她那柔媚的嬌躯微颤,趴在地上失去了几乎所有的力气,西乡那衰老的能力作用在其身上,让她只感到虚弱不已。

这还算是西乡留手,否则的话现在的仙都木阿夜会急速衰老变成一位年老体衰的老太太,最终化为一片枯骨。

但即使西乡没有这么做,衰老的力量也夺走了仙都木阿夜所有的体力。

她趴在地上,身下是一滩血迹,十二单和服下露出一双穿着袜袋的纤足,以及一截白皙笔直的小腿。

书记的魔女那精致又妖媚的五官上满是疲惫与哀伤,我见犹怜。

“为什么不让我杀死她,小那月。”

西乡蹲下身来,一根手指把玩着仙都木阿夜那一头乌黑秀丽的发丝,他带着淡淡的笑意看向南宫那月道。

“仙都木阿夜还罪不至死。”

南宫那月用着她口齿不清的声音说道,那冷漠的神情仿佛对仙都木阿夜如今的惨状视若无睹。

“这还罪不至死吗?要知道这个女人可是准备用魔术毁掉这座岛屿,让上面的六十万居民死亡。”

“……如果这种程度的恐怖袭击都罪不至死的话,那到底要犯下怎样的罪才能判下死刑呢?”

就仿佛要和南宫那月作对一样,西乡挑衅的问道。

“你这只恶魔什么时候有这份善心了?”

南宫那月冷笑一声,只是在西乡听来那声音实在是奶声奶气。

“恶魔偶尔也会有一些良知的,像是这种草菅人命的魔女,就应该彻底杀掉以绝后患!”

这样说着的西乡,将自己燃烧着漆黑火焰的手指落在了仙都木阿夜那白皙脖颈的脊椎骨处。

只要他的手指往下一按,断掉脊椎骨的魔女必然会死亡。

“弦神岛的法律中没有死刑!”

这时候的南宫那月也只能强词夺理了。

不等西乡在说话,她就是语速加快的道:“……我会将她关押起来,以她的自由来赎回自己曾犯下的罪孽!”

这样说着的南宫那月迈开她那一双穿着黑色丝质绒袜的細腿,慢慢的走到一旁蹲下身,捡起了掉在地上的‘暗誓书’。

她颇有些好奇的打开这本魔导书看了起来,作为魔女,作为一位魔术师,要说南宫那月对‘暗誓书’的术式不感兴趣也是不可能的。

“想要将它当做自己的战利品吗?”

这时西乡坐了下来问道。

仙都木阿夜则是闷哼一声,传来痛苦的低吟,却是西乡直接坐在了她柔軟的腰肢上,把她当做了椅子。

南宫那月见此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闭嘴不言,生怕被西乡看出了自己的所思所想。

不过南宫那月并不知道,西乡早就看穿了她的想法,她只是不想仙都木阿夜死而以。

仙都木阿夜终归是南宫那月曾经的挚友。

南宫那月性格高傲,做事强势,但她本质上是一个内心善良,对感情很看重的人。

否则仙都木阿夜的那些行为,以南宫那月内心深处真正的愿望,早就愤怒的将对方大卸八块了。

“这本魔导书太危险,我在之后会将它毁掉!”

当‘暗誓书’落在自己手里后,南宫那月轻松的就是利用这本魔导书解除了术式。

随着扩散的结界消失,没有魔力的世界再次充斥着魔力,南宫那月失去的一切能力也是回归。

“呼……”

南宫那月轻呼口气,那失去魔力的感觉让她觉得真是不舒服。

她看了一眼正坐在仙都木阿夜身上的西乡,语气放缓的开口道:“……将她交给我吧,我会让她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