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2章

作者:朱之月

这里黑暗死寂,找不到任何活的生物,甚至就连时间与空间的概念也感受不到。

西乡的意识在这里唯一能够感受到的,是一种如同生命诞生之初一样的感动,以及那难以描述的心脏的跳动。

没错,西乡知道现在的自己应该是没有心脏的。

但是他偏偏就是感受到了,仿若他的心脏正与这片充斥着生命诞生之初气息的空间同呼吸。

双方的律动达成了一个完美的平衡,仿佛他就是这片死寂的黑暗空间,这片黑暗又是他自己。

“所以,我这到底是来到了什么地方?我这是不是也叫什么呼吸法?”

西乡自我吐槽着。

他的思考从未停下过,他害怕若是自己不一直思考下去,他的意志会在这片黑暗中完全磨损,或是疯狂、或是死亡。

只有思考,才能让他有一种自己还活着的感受,他觉得自己成为了一个思考生物。

但他所知的信息终归太少,就这样在这片黑暗中思考了不知道多久,依然没有思考出个所以然来。

就在西乡也不知道具体过了多少时间,恐惧即将彻底充斥他的心灵时,这片无有一物的黑暗里,突然出现了一双红玉般美丽悲伤的双眸。

那一双眸子是如此的巨大,如同占据了整个黑暗。

在那一双美丽至极的双眸面前,西乡的意志被彻底冻结,如同一只蝼蚁在面对一位伟岸的真神。

又如同,在面对一位慈祥又可悲的母亲。

在这一刻,无尽的记忆碎片填充进了西乡的意识中。

那是战斗,无止境的战斗,几千年、几万年、几亿年的战斗!

那是天理,是背负在那不断战斗的女人身上的绝对宿命!

因她乃是『为了满足宇宙最小公倍数而诞生的那个女人』,是被推上世界黎明时期背负一切之负的神灵大尊!

光与暗、阴与阳、善与恶、创造与终末、男与女,这既是最小公倍数,也即为二元!

她一边落泪一边战斗,她贯穿勇者的心脏,以满是鲜血的手捂着那仿若凝聚着世间一切美丽的脸,无数次的哭泣。

恍惚间,有声音在向那女人提问。

那像是西乡自己的声音,又仿若他只是在遵循某种宿命的天理而发问。

‘你是因厌恶战斗而悲伤吗?’

女人摇头。

‘你是因杀死敌人而悲伤吗?’

女人哭着摇头。

‘你是因不共戴天而悲伤吗?’

女人还是摇头。

‘那么,你又为何悲伤?’

女人停下了哭泣,她檀口微张,静静的回答道:

“『…………』”

那句话,西乡无法听清,也无法听见。

女人悲伤的闭上了那一双红玉之瞳,而西乡的意识也再一次的沉寂下来。

在意识消失前的那一刹那,西乡终于知道了这个女人是谁,知道了她的名字,其名为——

恶神之母阿莉曼!.

第二章 无上至尊

西元二一三八年,人类世界的技术已经非常先进。

但是在人类技术的更迭之下,依然有一个重要的课题难以攻破,那就是能源。

即使在二一三八年的现在,人类还是无法掌握能够满足人类进行长时间太空旅行的能源技术。

无法进入宇宙间攫取整个宇宙的资源,超过百亿的人类困顿于地球之上,能源危机也如约到来。

能源的短缺造成剧烈的阶层分化,失业率年年增高,整个世界动荡不安。

在这种困境下,野心家们蠢蠢欲动,一场新的世界大战仿佛随时到来。

想要解决如今的困境,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掌握让人类能够走向星际时代的新能源技术。

而若是能创造出传说中的‘第三类永动机’,恐怕整个人类文明都将会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

然而那终归只是幻想中的技术。

无可奈何下,基于网络与纳米技术的虚拟现实技术被广泛应用。

每一位公民都能够凭借公民证,用极少的金钱买到纳米机械营养液。

通过让公民注入纳米机械营养液进入虚拟世界的方式,尽可能的降低人体新陈代谢,从而减少资源的过度浪费。

这就是这个阶段各国为了应对能源危机所选择的方法,但这终归只是治标不治本。

而整个社会的生态,在百多年前就有一个词汇能将其形容——赛博朋克!

……

Yggdrasills,冠以北欧世界树之名的游戏,正是在十二年前新政策被执行之时,众多上线的虚拟现实游戏之一。

同时,它亦是当时最受人瞩目的一款游戏。

然而,那终归也只是十二年前了。

“开什么玩笑,这里可是大家共同努力打造的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为什么你们可以就这么轻易的抛弃!”

散发着黑曜石光辉的巨大圆桌四周,共摆放着四十二张豪华的座椅。

一尊给人以无限恐怖,身穿华丽法袍的骷髅人形,这时正发出愤怒至极的呐喊。

飞鼠用他那散发着猩红光芒的可怖眼睛,将那除去自己之外的四十一张座椅缓缓扫过。

打开公会成员列表,见到上面仅仅只剩下五位,而剩下的四位也是没有上线的灰色。

飞鼠那愤怒的情绪立刻就是烟消云散,只剩下了无尽的空虚与寂寥。

三十七人早就彻底离开公会,剩下的四人也长久不在线,整个公会中只剩下了飞鼠一人。

安兹.乌尔.恭,由四十二位‘异形’玩家所建立的游戏公会,在游戏公会排名里,巅峰时期曾是世界第七。

之所以是第七,那也只是因为安兹.乌尔.恭只招收‘异形类’玩家,整个公会成员也仅有四十二人的缘故。

相对于那些动辄数百人的大公会,安兹.乌尔.恭在游戏中真可谓是一个小团体。

但也正是因为人数少,又因‘异形类’玩家总是受到迫害,被斥责以邪恶象征。

整个公会成员们才更加团结一致,抱着巨大的热忱,创造了这不可思议的成绩。

不过现在公会早就过了巅峰期,在世界排名中已经二十名开外。

之所以在公会成员仅剩五人的情况下公会排名还能有二十多名。

除了A掉的成员们留下的丰厚遗产外,也是因为这游戏已经要黄了,整个服务器都没有了多少人。

今天,也正是服务器要关闭的日子。

飞鼠那枯骨一样的手上握着一把华美的权杖。

权杖的外貌是模仿赫尔墨斯法杖,其上缠绕着七条蛇,在痛苦挣扎的蛇口中,各自衔着不同颜色的宝石。

这是每个公会仅有一件的公会武器,也是安兹.乌尔.恭的象征,只要法杖被破坏,整个公会就会解体。

所以这武器虽然强大,但作为名义上会长的飞鼠也从未使用过它,而是一直被装饰在‘无上至尊们’开会的房间里。

现实那赛博朋克式的生活是让人麻木的,只有虚拟世界中才能带来快乐与激@情。

游戏迄今为止运行了十二年,飞鼠也在这游戏中渡过了作为人类最宝贵的青春时光。

也因此飞鼠对纳萨力克大坟墓、对公会的所有成员都抱有强烈的感情。

那些一起奋战的朋友们,都被他当做自己唯一的家人、唯一的亲人来对待。

毕竟在现实里,他是孤身一人。

飞鼠不允许自己做出任何会给公会带来危险的事,即使这根法杖极其强大,他也绝不会让自己去使用。

“今天,就让我稍微任性一次吧,大家……”

飞鼠对着那空荡荡的房间喃喃自语着,即使他只是一副骷髅的外表,也能让人感受到他发自内心的悲伤与落寞。

公会成员的离开,安兹.乌尔.恭的落魄,对飞鼠而言那就像是亲人将他抛弃,让他失去了家一样感到苦痛。

在往昔没有人上线时,他就喜欢一个人在这里自言自语,一个人回忆从前,如同没有了亲人的空巢老人。

“不过查拉图和翠玉录那两个家伙说这权杖是按照‘赫尔墨斯法杖’的外表设计的,但‘赫尔墨斯法杖’又是什么东西?”

飞鼠把玩着手中的法杖,有些疑惑的低语着。

查拉图与翠玉录那两人也算是臭味相投了。

在这个麻木的时代,那两个同样喜欢古典神话的家伙,总有许多的话题可聊。

飞鼠又陷入了老年痴呆般的追忆里。

大家曾一起坐在这里谈笑风生,乌尔贝尔和塔其.米总是在互相争吵,查拉图与翠玉录在聊着大家不知道的神话故事。

而自己则和佩罗罗奇诺小声交谈着GALGAME,不时的发出让人注视来鄙夷视线的笑声。

他们曾一起打造公会武器,每天大家同心协力去冒险。

他们曾共同面对强敌,共同解决困难,甚至在最危机时刻,整个公会都差点被毁灭。

那便是安兹.乌尔.恭最光辉、最鼎盛的时期。

点点滴滴的记忆在飞鼠的脑海中回忆着,他怕自己忘记了这一切,将它们印刻在自己的脑海中。

就这样呆坐了不知道多久,飞鼠站起身来,抖动着那一身华丽的法袍离开了圆桌。

飞鼠决定在这即将关服的最后时刻,他要把整个纳萨力克大坟墓再走一遍,当做自己青春最美好的回忆。

走过圆桌所在的大厅,在其后首先来到的,是一座半球体造型的大殿。

大殿的天花板上有四色水晶在闪耀,墙上有七十二个洞,里面摆放着七十二个雕像。

每一个雕像都模仿着恶魔的外观,这座大殿则是叫做‘所罗门之钥’。

而那些雕像正是对应着七十二柱恶魔,以超稀有的魔法金属所制作的哥雷姆。

这些恶魔雕像是由作为大炼金术师的翠玉录带头,与几位恶魔系的玩家所制作完成。

不过在制作到六十多具时,他们嫌麻烦就放弃了。

还是查拉图看不下去,觉得做事不能半途而废,他主动的完成了剩下几具的恶魔雕像。

“我记得查拉图完成的雕像是巴尔、巴巴托斯、拜蒙、摩拉克斯、阿斯蒙蒂斯、该隐和吉蒙里吧,还有什么来着?”

“……额,这些恶魔的名字可真难记。”

飞鼠吐槽了一句,挠了挠自己的光头。

喜欢这种仪式感还有设定的,也就只有翠玉录那个家伙了。

走过这个大厅,出现在飞鼠面前的是一座石门,门上刻画有天使与恶魔的雕刻。

推开这扇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恢弘的大厅。

大厅广袤,哪怕是容纳下数百人也毫不拥挤,罗马式的石柱交错而落,撑起一片穹顶天空。

墙壁以白色为基调,点缀金色为主的华丽纹饰,难以想象的水晶灯由七彩的宝石打造,散发出如梦似幻的色彩。

墙上挂着绘有不同花纹的巨大旗帜,从天花板到地板共有四十二面旗帜飘扬。

每一面旗帜下皆有一座椅背参天的王座,象征着公会的四十二人。

这里便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最深处,也是最重要的地方——王座之厅!

虽然飞鼠是公会会长,但是他这位会长与其他人也没有什么不同。

飞鼠清楚的知道,公会最强的人不是自己,最氪金的人不是自己,最聪明最博学的人也不是自己。

之所以他能当上公会会长,只是因为他的性格温和,本身也很认真负责,就被大家给推举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