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98章

作者:朱之月

他是一个认得清形势,不会打肿脸充胖子的人。

自己如今的实力就是奈何不了帝释天,就算是一直这样战斗下去,自己凭借着「阿维斯塔]不会战败,但也无法击败帝释天。

既然如此那么该承认的就要承认,如果非要说一些没有牌面的狠话,那只会显得自己过于小家子气。

既然现在打不过,那就努力提升实力437,下次再来就是。

如今在自己的一番算计下,只要自己不是愚蠢的冲到上层,去玩一出’大闹天宫',在这箱庭下层他就有着绝对的安全。

实力可以提升,但是生命只有一次,西乡对这一点上是不会范愚蠢错误的。

该苟的时候就要苟,该出手时就要出手,人要看得清形势,这是最重要的。“看来我们护法十二天是奈何你不得,查拉图斯特拉。”

帝释天再次变成了那个看着很是颓废的大叔,失去了之前与西乡战斗时那作为武神的狂放。

他的身体都是垮了下来,神色比之平静的西乡要愁绪很多。

不会有人觉得西乡与帝释天打了个平手就会小看他。

人们只会恐惧于就算是护法十二天的真身降临亲自出手,竟然都奈何不了这位可怕的魔王。

除了二位数外,在所有三位数中,仅有万圣节女王一位破格的存在敢自称自己比帝释天更强。

其他的所有三位数没有人敢说自己比的了这位印度神群最初的天帝。

尤其是护法十二天每一位都是三位数的存在,是各自神群中武德充沛的神明。

就算是万圣节女王直面护法十二天全员,估计也要退避三舍。

但是西乡不但与护法十二天真刀真枪的战了一场,甚至除了帝释天外其他的护法十二天还个个挂彩受伤。

如此战绩已经足以传遍箱庭,可谓是功勋卓著了。

西乡不是不想战胜帝释天,根据恩赐游戏的规则将'变节’灵格夺回来。

不过现在的西乡确实在输出方面力有未逮。

他各种保命手段很多,能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但却没有决定性的足以打败帝释天这位古老天帝的攻击手段。

西乡心中盘算了一番,立刻就是有了接下来的决定。

他从星海龙王那里夺走了北区阶层支配者的权限,接下来自己就前往北区占山为王,学一学‘闭锁世界’。

然后自己就暂时安静下来,努力提升实力。

提升实力的方向也已经确定,一个是将四大恶魔的灵格全部恢复全盛时期的实力。

到时候四位全能领域者的力量,就有了与帝释天这位古老天帝进行持久战的能力,磨也要给他磨死。

其次就是继续开发《阿维斯塔》的力量,只要能开发到‘第三个三千年’的力量,这个神群世界观就足以将帝释天击败。

除了提升实力之外,如今月影之都的月兔还在西乡手上。

以帝释天背叛拜火教,由恶转善化身为因陀罗后的行为来看,帝释天是一个对自己的眷属很在意,也对箱庭下层很在意的善神。

现在自己和他都处在各自的游戏中,暂时以平局收场,相当于是恩赐游戏无限期的终止。

因为西乡没有破解帝释天的游戏,现在还在恩赐游戏中,在箱庭中枢的制约下,他在下层也不能太过于为所欲为。

但只要帝释天回归箱庭上层,那么游戏就会自动结束,自己就可以在下层掀起魔王之威。

以帝释天的性格,他很大的可能不会回归上层,而是留在下层制衡自己。

但留在下层就会让格出现磨损。

西乡完全可以等,等到帝释天的灵格被磨损到实力不足时再出手,获得恩赐游戏的胜利。

虽然这个方法很是阴险,完全就是利用人质逼迫帝释天。

但身为恶神,这本就是他(ajea)的行动准则。

而且西乡也等得起,即使磨损帝释天的灵格需要漫长的时光,西乡如今身为神佛,也不在乎时光的流逝。

想到这里,西乡转过身来,背对着护法十二天,用着他冰冷平静,没有多少情绪起伏的声音道:“……我们的恩赐游戏无限期的终止,接下来就让我看看你的觉悟吧,叛徒!”

说罢,空间制御的恩赐启动,西乡的身影消失在这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样子的六位数外层。

在西乡收回[阿维斯塔,当他的身影与护法十二天们离开混沌的宇宙回到箱庭时,阿卡迪亚大联盟的众人就是希冀的看向他们。

只不过当见到西乡毫发无损,反而是护法十二天各个带伤之后,阿卡迪亚大联盟的心都是沉了下来。

他们知道哪怕是天军的最强武装集团,由十二位太古武神组成的护法十二天,都无法战胜这位魔王,无法将其封印。

这箱庭之中,除了那几位亘古的古老存在外,又还有谁会是这魔王的对手?

如今见魔王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护法十二天连拦都不敢拦,每一个人都是心生恐惧,接下来的整个箱庭下层,估计都要人心惶惶了。

在看到这一幕后,金丝雀没有自怨自艾,也没有怪护法十二天实力不济。

她是一个很现实的人,已经开始思索起接下来阿卡迪亚大联盟的未来了。

南区支配者'Avalon'被西乡彻底剿灭,整个组织虽然还没有失去旗帜,但也从曾经的支配者变成了一个平庸的共同体。

而且以亚瑟王为首的骑士灵格还被西乡夺走,‘Avalon'想重建,也得先战胜魔王才行。

金丝雀第一时间想的是能不能利用这个结果,去想办法让万圣节女王出手。

不过这个念头刚刚浮起,立刻就是被金丝雀忘记。

她知道就算自己身为’人类之智',也最好不要去算计那位任性可怕的女王,否则自己必然会深受其害被反噬。

以金丝雀对那位女王性格了解,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即使金丝雀也不觉得万圣节女王真能奈何的了这位拜火教的魔王。

但如果万圣节女王出手,想来也能多一层保险制衡魔王,让魔王不会在箱庭下层胡来。

除了'avalon'外,北区支配者‘Salamandra'的支配者权限已经被夺走,‘Salamandra'如果不想共同体失去旗帜,就只能服从魔王。

同为北区的支配者'拉普拉斯恶魔’首领被打成重伤陷入沉睡。

还好的是'拉普拉斯恶魔很聪明,在自己沉睡前已经对共同体总部的人员下令,让他们全体撤离北区四位数外门。

离开了北区,‘拉普拉斯恶魔’共同体就不必去直面魔王。

如今正好西区没有阶层支配者,这个共同体可以先去西区成为支配者。

龙角鹫狮子虽然整个联盟尚在,但也损失惨重,接下来也只能休养生息。

阿卡迪亚大联盟最重要的成员,几大支配者级的共同体几乎全都变成了残废。

整个大联盟可以说已经是名存实亡,陷入了有史以来战力最弱的时候。

要知道与魔王的战斗让大联盟失去了近七成的战斗人员,接下来能不能保住自己的阶层支配者位置都难说了。

唯一的好消息是东区的阶层支配者是白夜叉,只要白夜叉不出事,那么倒是不渝箱庭下层乱起来。

金丝雀头疼不已,自己一生的功绩,几乎在这里被魔王彻底击碎!。

第二十四章箱庭最大的秘密之一

在西乡离开之后,护法十二天除了帝释天外,其他的十一人都是迅速通过境界门回到了箱庭上层。

箱庭并不是不允许神佛降临下界,作为三位数的神佛有着属于祂们的自由,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限制祂们。

但在过去,所有的神佛就算是下界也是用'降天为人’的方式,以化身降临。

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随着主办者权限这个神佛的最大杀器出现,衍生出了‘颓废~之风’。

‘颓废之风’在时间的末尾顺着时间长河不停的吹拂着终末-之风。

这风刮在整个时间长河上,让任何的神佛只要真身降临下界,都会受到‘颓废之风’对祂-们灵格的磨损。

因此过去神佛只会降天为人’,这样虽然无法发挥真身的实力,但好处就是死了也无所谓,最多是真身受创,用时间恢复就可以。

但这一次为了对抗西乡这个魔王,护法十二天是全员真身降临,这已经是冒着巨大的风险。

一不留神若是被西乡杀死,就代表着祂们过往功绩的烟消云散,真的在箱庭中死亡了。

冒着被杀的风险以及灵格磨损的风险,护法十二天为了保护箱庭下层与西乡战斗,已经无愧于他们的武神风范。

就算是护法十二天无法战胜魔王,箱庭下层也无法责备,反而要带着感激。

如今西乡主动暂停了恩赐游戏,其他的十一人自然要回归上层。

只有帝释天不能走,他现在还和西乡处在各自的恩赐游戏里,只要恩赐游戏不停,他就能对西乡掣肘。

帝释天不忍箱庭下层生灵涂炭,便也只能忍着'颓废之风’的吹拂,强行留在这里。

望着西乡离去前往北区四位数外门的方向,帝释天心中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放弃了。

作为曾经吠陀神群的天帝,帝释天也是掌握着一个‘神群世界观’的,也就是[梨俱吠陀].如果展开这个'神群世界观’取回因陀罗的灵格,那么帝释天有着绝对的把握战胜如今还没有得到拜火教完整力量的西乡。

只不过如果他真的取回因陀罗的灵格,恐怕整个箱庭上层都会大乱,会对箱庭造成剧烈的动荡。

不管是佛教的佛祖还是’维世之神’毗湿奴的十大化身中,如今身居二位数的世界龙俱利摩,恐怕都要对他展开讨伐了。

这种级别的神群战争,很容易就会引来‘颓废之风’的提前降临。

实际上许多人对印度神话并不了解,其实真正的印度神话早就没有了。

如今的印度神话应该是'雅利安神话'才对。

在古老的年代,信奉拜火教的雅利安人入侵了印度,将古印度文明彻底灭绝。

然后雅利安人将拜火教的经典复刻过来,变节的魔王因此上位成为了因陀罗,开创了吠陀神群。

从此罪大恶极的种姓制度出现,这一切都是因陀罗带来的。

也是在吠陀神话时期,在吠陀文明的内部诞生了佛教与婆罗门教。

最终佛教自立门户,而婆罗门教的三相神则构建了『往世书』这个神群世界观,将吠陀神群分化,也将天帝因陀罗的灵格彻底撕裂。

因陀罗因此从二位数跌到了三位数。

这位古老的天帝并不是被外来神群击败才是失去了灵格,而是被三相神从内部分化了神群,把他的灵格夺走了。

因陀罗在跌下天帝宝座后皈依了佛教,才是有了如今‘帝释天’的灵格。

如果非要类比的话,他倒是和东方神群的太一很像,都曾是掌管一切的天帝。

也因此印度神群与佛教都和拜火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要知道‘吠陀’与‘阿维斯塔’是同根词,它们都有着‘知识’与‘福音’的意思。

吠陀神话其实就是借用拜火教的新创神群,也同时诉说了这位变节大恶魔的上位史。

不过到得如今,拜火教已经成为了历史,他这位天帝也成为了佛教的护法,一切过往荣耀都是烟消云散。

“帝释天大人。”

帝释天来到了阿卡迪亚大联盟这边,金丝雀连忙对他问好。

在金丝雀的一生中,她曾见过这位统领护法十二天之人,亦是知道帝释天是少有的对下层箱庭有着强烈善意的神明。

自然金丝雀也对帝释天很是尊敬。

拥有着‘人类之智’的金丝雀,她知道帝释天没有回归上层,就是为了留在这里制衡魔王。

但留在这里就会磨损灵格,相当于帝释天是在牺牲自己来帮助箱庭下层的人民。

一位天生神佛能做到这一点,真的是殊为不易了。

0……求鲜花…0“帝释天大人。”

黑兔这时眼眶红红的,但她还是过来问候着自己信奉的神明。

见到黑兔之后,帝释天的神色有些愧疚,他摸了摸黑兔的小脑袋,带着那么一丝不好意思的道:“……抱歉小黑兔,我没有把你的父母,你的族人,我的眷属救回来,这是我作为神明的失职。”

黑兔摇了摇头,她乖巧的说道:“……帝释天大人已经付出了努力,黑兔对您非常感恩。”

虽然黑兔年龄尚小,不知道帝释天留在这里就是一种牺牲,但她也敏感的察觉到了其中的一些东西。

哪怕帝释天不是她信奉的神,面对付出了如此努力的帝释天,有着诸多美德的月兔也绝对不会产生怨恨的心理。

见到黑兔那乖巧听话的样子,帝释天愧疚之心更盛。

有一点箱庭中人没有猜错,那就是月兔确实是帝释天最是宠爱的眷属。

古老的故事里,名为‘帝’的月兔牺牲了自己,要为化身为老人的帝释天提供食物。

帝释天怜悯她的牺牲精神,赐予了月兔一族’月影之都’与月亮的主权。

金丝雀这时犹豫了片刻,小声问道:“。…帝释天大人,那魔王说愿意以月兔一族的性命与您交换‘变节’灵格。”“……这是他在骗人还是真的这么打算?”

“以及关于拜火教的善神与恶神之母又是怎么回事?”

金丝雀在箱庭中得到过许多知识,但关于那个在箱庭黎明期时最强大神群的知识却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