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92章

作者:朱之月

只有那只三头龙在毁天灭地的战争前被封印,才是侥幸逃过了那场浩劫,那亦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历史转换期。

而从此以后拜火教也只剩下了‘恶意’这一位魔王,仅剩下了它身上最后且唯一的拜火教圣旗。

但是如今,就在这个六位数的箱庭外层,金丝雀竟然再次见到了拜火教的圣旗,见到了拜火教的两位魔王!

虽然这个虚弱的大恶魔更像是一具没有意识的傀儡。

但是那个灵格金丝雀是绝对不会认错的,祂就是那带来万物腐朽的魔王!

“龙王爷爷……龙王爷爷。…”

一位身材娇小,有着褐色健康皮肤的女孩扑到了重伤坠地的星海龙王身边,大声的哭泣着。

其他Salamandra的大将与当代首领亦是来到星海龙王的身旁,看着祂巨大龙躯上长出的恶瘤,都是神色悲戚。

这时星海龙王的躯体上,有诸多如恶性肿瘤一样的凸起物正在鼓起。

这些肿瘤并不让人觉得恶心,反而散发着异样的香气,有着美丽的颜色。

肿瘤扩散的速度极快,眨眼之间星海龙王就近乎变成了一个肉瘤的产物。

随着一些肉瘤膨胀到极点炸裂,从中飞出的竟然是一只只美丽的蝴蝶。

有’阿卡迪亚大联盟’擅长治疗的人员上前,想要救助星海龙王,但是不管任何的恩惠都无法阻止那腐烂的扩散。

“没有用的,这是’星灵之毒’,是对星灵的腐蚀,是星灵的绝对克星。”

“…。…任何的星灵只要沾染上这个毒素,都会变成腐朽之物。”

每一次的血肉炸裂,都让星海龙王痛哼一声,让祂变的愈发虚弱。

“龙王爷爷,有没有办法救你,一定有办法的吧?”

褐色肌肤的女孩抱着龙王的身体哀声痛哭。

星海龙王虚弱的看了面前的小女孩一眼,露出笑容道:“……不要哭了,莎拉。”

“……如果是在箱庭黎明期,中了这毒素的星灵必死无疑。”

“不过在如今这个年代,在’天动说’消失的年代,太阳主权的力量倒是能勉强对抗这剧毒。”

见到莎拉想要说什么,星海龙王制止她道:“……不用救我这个老头子,在我将灵格降天为人后,就有了寿命的限制。”

“…。…。如今就算不被这毒素侵扰,也到了寿命要终结之时,老头子我是真的老了。”

“太阳主权只在那几个人手中,想要得到是近乎不可能的,那边的吸血鬼小姑娘倒是有一道太阳主权。”

“……不过那道太阳主权是神佛对她的赏赐,她不能放弃。”

“哪怕她能够放弃,老头子我也不愿去拿别人的东西。”

星海龙王的气息愈发虚弱,但是强大旺盛的生命力,让祂短时间也不会就此消亡。

金丝雀不忍的看着星海龙王的惨状,她再次看向那漂浮在天空中的虚弱大恶魔,低语道:“。…。在人类史的发展中,第一个要面临的困境即是环境的恶化。”

“人类或许还没有突破星球的桎梏,就在资源的枯竭中将行星污染,让行星变成不再适合生存的家园,引来行星的愤怒。”“、。……。那即是人类首先要面对的人类最终试炼[盖亚假说].”“如果人类无法跨越这个试炼,就将会与地球的星灵共同迎来终结。”

“…。而这个魔王就是[盖亚假说],人类污染星灵的源头,亦是人类必须要面临的最终试炼之一。”“也因为祂对地球星灵的污染,从而让祂拥有着能够腐蚀一切星灵的能力。”

金丝雀咬着牙,一字一字的道:“……。若是在天动说尚存的年代,天动而地不动,地球的星灵占据着最高的位置。”“…。…。能够让地球星灵腐败的这个魔王,借用神秘学的联系,足以消灭任何的最强种‘星灵’。”

“庆幸的是,在如今这个天动说消失的时代,地球星灵的力量下降,太阳的力量上升,才是勉强能够以太阳的力量与之抗衡。”“……不过这个魔王的灵格破损严重,祂只是不完全的人类最终试炼,而我们又不是星灵,是能够战胜祂的。”“但是……”

金丝雀又看向了西乡。

但是这里不光有未完成的[盖亚假说],还有着完整形态的[绝对之恶]啊!

西乡面带微笑,看着金丝雀以及阿卡迪亚大联盟的众(吗了的)多共同体,平和的道:“。…你们还不承认战败嘛,阿卡迪亚联盟的诸位!”

“……你们已经束手无策了!”

‘模拟创星图。虚星太岁’拥有封印任何纯血龙种之外的种族之力。

西乡继承的‘恶意灵格’虽然是龙,但其种族却并不是纯血龙种而是恶魔,因此也在这个模拟创星图的封印范围内。

同样的,星海龙王虽然号称龙王,但祂也不是龙,而是星灵。

因此西乡才是召唤了‘虚弱的大恶魔,以星灵绝对无法抵御的毒素将其一击致命。

虽然西乡的虚弱大恶魔的灵格还是破损状态,仅仅只有四位数的力量。但是星海龙王的灵格也只有四位数,被这毒素侵染,祂自然无力回天西乡也是觉得可惜,若现在还是‘天动说’尚在的年代,那么西乡完全可以凭借这份力量战胜所有星灵。

但即使如此,这也是星灵最畏惧的力量。

箱庭上层,一位有着一头白发的萝莉对着面前吊儿郎当的男子大声怒喝仰:“。……。帝释天,你为什么要阻拦咱?”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十三章恶神对白夜王的所有权

古老的天动说,白夜的魔王,如今为了能够干涉下层而自降灵格的白夜叉。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似是和服似是长裙一样的服装,正位于箱庭上层被统称为天界的佛教‘仞利天’中,怒视着前方那个看起来不靠谱的酒色男子。

白夜叉虽然这时候是以萝莉的形象示人,但那精巧的五官娇美动人,明眸皓齿,玉鼻小巧纤挺,肌肤更是如雪般嫩白,她和服短裙下的一双纤细美腿穿着白色的棉绒长袜,踏着一双可爱的小洋鞋,但那一双如星辰般闪耀的金色眸子中却满是愠怒。

不久之前,白夜叉被神佛们召唤回了上层,对此白夜叉也没有任何的疑惑。

往常的时候每过一段时间,她都会被召唤。

曾经的白夜王如今只能沦落为双女神的仆从,受到双女神的掌控,对此白夜叉倒也不在乎。

甚至每一次见到双女神,白夜叉还会兴奋不已,对于同样喜欢女人的她而言,若不是现在实力不够,真恨不得上去对女神动手动脚。

这一次她也如往常一样被双女神召见。

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在回到箱庭上层后,她近乎被软禁了起来,双女神或者说整个上层神佛,不希望她回到下层去。

而接下来发生的420事,也让白夜叉明白了前因后果。

拜火教的魔王降临,人类最终试炼威压下界,整个箱庭下层都面临着灭亡的危机。

阿卡迪亚大联盟调动了所有联盟成员共同体之力与魔王战斗,但即使如此,白夜叉也是心中惴惴,害怕金丝雀他们战败。

白夜叉一直关注着下层的事态发展,在看到阿卡迪亚大联盟虽然损失惨重,但几乎将魔王封印后,白夜叉也是松了口气。

但峰回路转,随着第二位魔王的降临,星海龙王濒死,整个战况瞬间逆转。

见到这一幕的白夜叉又怎能忍得住,先不说她对箱庭的在乎,再说她本身就是东区的阶层支配者。

其他的阶层支配者都在履行义务与魔王拼死战斗,流血牺牲,自己却只能干看着,光是心中的高傲就让白夜叉无法在忍耐。

这也让白夜叉明白了,自己之所以被双女神召回,是箱庭上层的考虑。

那些神佛们显然推算出了拜火教恶魔的回归,才是利用情报差把她哄骗回上层。

白夜叉只怪自己现在灵格太低,做不到那种推演的能力。

当然,就算白夜叉身为白夜王时期,也对这种能力不是很擅长,但强大的灵格能够让其提前心生感应。

坐不住的白夜王准备回到下界,能够用最快的方法回去并加入战斗的地方,就是佛教的仞利天。

仞利天有着直通月影之都的境界门,只要从这里回归,就能立刻加入战场。

但显然神佛们预料到了白夜叉的行动,曾经的白夜王在仞利天被以帝释天为首的护法十二天堵了个正着。

“帝释天,你要阻拦咱吗?”

白夜叉手持折扇挡住自己娇小的樱唇,怒视着前方。

穿着一身现代西服,领口大开,头发绑成单马尾,看着像是艺术家的颓废男子露出苦笑道:“……白夜王,你应该明白为什么神佛们不允许你回到下界。”

“那是最古老的神群,曾经消失在箱庭的拜火教的众魔王们。”

“……而在魔王的身上,神佛们已经察觉到了魔王所侍奉的那位‘恶神之母’的气息。”

“白夜王,作为从黎明期活到现如今的古老者之一,你应该了解神佛们这时候的动荡。”

“……。尤其是十字教、佛教、印度教等神群现在最是谨慎,东方神群和希腊神群倒是相对平静。”

帝释天神色颓败,他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一根烟点燃,看起来不像是什么神明,更像是个郁郁不得志的可怜大叔。

白夜叉眯着金色的双眸,冷笑道:“……那和咱又有什么关系?这是你们这群老家伙们做的孽。”

“。…。所谓的因果报应不外如是,这是双女神的领域,而双女神也只是按祖尔宛(Zurvan)的规范而行(ajea),神佛们也只能遵循这个法则。”

“哈,祂们是怕我取回灵格,以此会引发不必要的动乱吧。”

白夜叉作为见证了箱庭整个历史发展的人,即使她性格大大咧咧,但不代表着她什么都不懂。

相反白夜叉将一切都看在眼中,只是她不在意而以。

对如今执掌箱庭的这些古老存在们而言,在过去祂们需要在意的是'颓废之风'可能的降临。

现在祂们又要担心'拜火教’的回归。

因此对这些古老存在们来说,稳定才是最重要的。

帝释天抽了一口烟,他叹了口气道:“……如白夜王你所说,这正是祂们要担心的事。”

“……。那么白夜王,你是否会取回自己的灵格呢?”

白夜叉哈哈一笑道:“……。咱可不在乎这些东西,若是需要的话,咱当然会取回灵格,就算那会要了咱的命也一样!”

白夜叉很明白,作为古老的魔王她并不受神佛们信任,如今自降灵格就是获得神佛信任的手段。

但如果她取回灵格,回归曾经的魔王身份,那必然要成为神佛之敌。

箱庭的黎明期时,二位数的存在不多,因此对她这位君临天下的魔王无可奈何。

但是如今的箱庭已经有了这么多的二位数,就算白夜王取回全盛时期的力量,也绝不可能是如此多二位数的对手。

取回灵格,那就是白夜叉自寻死路,但是白夜叉性格就是如此,她有的时候甚至都不在乎自己的生死,这也是她与其他神佛最大的不同。

“帝释天,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相比于其他神群,拜火教若是回归,你才是最危险的那一个!”

“……哼,这也是你阻拦咱的理由吗?”

白夜叉对帝释天发出恶意的嘲笑。

帝释天将烟头扔到地上踩了一脚,叹了口气道:“……和那个无关,这是我必然要面对的事情。”

“还有神佛们之所以禁止你前往下界,不允许你取回灵格,也是因为你的所有权双女神只有一半啊。”

白夜叉听到帝释天的话沉默了下来。

确实,她在战败后,自身的所有权被一分为四。

双女神、善神与恶神之母各占其一,最凶恶的魔王就是被这‘最初的四位’打败的。

直到善神与恶神之母消失,双女神就拥有了对白夜王的最大所有权,因此她才会加入双女神的共同体,为双女神办事。

若拜火教回归,那么白夜王的所有权也会出现变化,如果双女神选择对抗那自然无虞,那样谁也无法掌控白夜王。

只是以双女神的性格,神佛们最怕的就是女神将所有权转让,那将会是巨大的灾难!

如果不是白夜王难以杀死,估计神佛们根本不会留下这个祸害,早就将其彻底解决了。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十四章天军降临

“白夜王,我言尽于此,至于你要如何选择,那就是你的决定了。”

帝释天深吸口气说道。

恐怕如今这箱庭中最是苦涩的一人就是他帝释天了,因为帝释天的传承与拜火教的联系最深。

那份联系深刻到他即使皈依了佛门,也依然无法逃~过因果。

甚至如今已经在许多方面混淆的印度神群与佛教,之所以面对拜火教的出现会紧张,也与帝释天-有关。

帝释天即是一切的因,印度神群与佛教反而-才是结出的果。

“善与恶之母以及埃尔法与欧米茄的真理谁也无法逃脱,在祖尔宛(Zurvan)的约束下,那份‘天理’谁都要为之遵守。”

帝释天沉声说道。

拜火教、天动说、双女神、颓废之风以及诸多其他的人类最终试炼,这些都是神佛们难以跨越的鸿沟……

这箱庭现如今即使有这么多的全权领域者,但依然面临着许多无法解决的难题。

若仅仅只有颓废之风,那么二位数的存在们只要努力维持稳定,等待着原典的诞生就有希望。

如果仅仅只有拜火教,那以如今拜火教的残败,任何一位二位数亲自出手,都足以将事情解决。

但恰恰这两大难题同时出现,让全权领域者们也要面临一个困难的选择题。

若是选择解决如今尚且残破的拜火教,那么颓废之风就可能提前降临,迎来二位数们的黄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