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9章

作者:朱之月

“妾身所要做的,正是还这个世界以真实,让世人见到这个世界的真面目!”

“……只要没有魔力的存在,如你我这样的纯血魔女也就不会诞生,更不会出卖自己的灵魂给恶魔。”

“那月啊,我们是盟友,妾身会拯救你,将你从恶魔的手中救出,将你的灵魂从恶魔的手中夺回来!”

“……加入妾身吧,那月!与妾身一起去面见这个世界的真实!”

仙都木阿夜用着恳求的语气注视着南宫那月,希冀着对方的回答。

南宫那月这时候亦是极其冷静,她缓缓的摇头道:“……抱歉,阿夜!只有这一点我不可能答应你。”

“……如果答应你,弦神岛上的数十万人也会陪葬。”

“我知道LCO被许多国家认定为恐怖组织,我也知道阿夜你在其他地方犯下过罪。”

“……但正如你所说,我们是盟友,只要你不在弦神岛上犯罪,我亦会当做看不到。”

“毕竟我只是弦神岛的攻魔官,而不是什么世界和平的守护者……所以阿夜,拜托你清醒一点,千万不要做傻事。”

南宫那月性格强势至极,以她的性格本是不会说出这样请求般的话语的。

但仙都木阿夜是例外。

她是南宫那月为数不多,甚至可以说是唯二的好友。

就算性格在怎样的唯我独尊,面对自己的好友时,南宫那月也难以狠下心来。

“妾身很高兴那月你这样说,但是啊,妾身的意志不会动摇。”

“……妾身也了解你,那月你能说出这番话,已经是对妾身的示弱了,但妾身也知道,你的意志同样坚定。”

“既然谁也说服不了谁,那就让我们用战斗来解决事情吧!”

仙都木阿夜的声音渐渐变的冰冷下来,“……但请你记住,那月!妾身虽有想要证明自身理论的目的,但更多的,是为了拯救你!”

南宫那月轻叹口气,她的目光也是随之坚定,“……那看来我们无话可说了,阿夜!”

“……我会将你逮捕,将你关进‘监狱结界’中让你反思!”

仙都木阿夜闻言,她玉手掩着唇,咯咯咯的笑道:“……如果你做的到的话,今天,正是群星归位之时!”

“……那月啊,为了这一天妾身早就准备多日,从一开始你就没有胜算!”

随着仙都木阿夜话音落下,这整座教室的墙壁处,都是浮现出诸多诡秘的花纹。

这些花纹全部都是术式的刻印。

随着这些花纹出现,天空中几颗固定的星辰闪耀起了刺目的光,而这些花纹亦是快速扩张,很快的就是从教室的范围笼罩了这座学校。

术式的范围还在扩大着,以学校为中心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而在这术式的范围内,一切的魔力波动都是消失。

想必当术式笼罩了整座弦神岛时,这座岛屿就会陆沉!

在术式启动时,南宫那月面色一变,她直接动用自己的空间制御术式,但是往昔顺畅的术式,这一刻变的迟滞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关键时刻南宫那月一个翻滚,躲开了一道从背后劈向她的黑色长剑。

一位身穿黑色盔甲的骑士,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南宫那月的身后。

若不是南宫那月本身就是优秀的攻魔师,经历过艰苦的训练,刚才那一下她就已经是死无全尸了。

“没有用的,那月!在这里所有的魔力都已经消失,就算是吸血鬼真祖,在‘暗誓书’的范围内也不可能是妾身的对手。”

“……在这片范围内,只有妾身的魔力还在。”

“你该不会忘记了吧,妾身名为书记的魔女,能够记录其他魔术师的魔术。”

“……你所擅长的空间制御术式,也已经被妾身所记录在内,在这片空间里,妾身能够熟练操纵你的术式!”

“你已经失败了,乖乖的听从妾身的指令吧!”

仙都木阿夜话音刚落,那漆黑的骑士再次出现在南宫那月背后,差之毫厘的被南宫那月躲开了那锋利的剑锋。

南宫那月神色一沉,她就觉得仙都木阿夜使用的术式熟悉,如今发现那果然是自己擅长的术式。

“在这里,你的守护者也无法出现,因为没有魔力的存在,恶魔也无法展现身形!”

“……妾身会将你从恶魔的手中夺回来,代价仅仅只是这座人工岛,杀死了六十万人的罪孽,就由妾身来为你承担!”

仙都木阿夜神色冷漠,就准备让自己的守护者将南宫那月拿下。

“虽说我本人对这六十万的生灵死亡并没有什么感触,但谁叫我是小那月的守护者。”

“……在她与我的契约完成前,我也不能让她轻易的死去啊!”

这突兀出现的声音让仙都木阿夜神情大变,她看向南宫那月背后凝聚而成的漆黑火焰,惊呼道:

“……怎么可能?作为恶魔眷属的你,为什么能在这没有魔力的世界里现形?!”.

第二十八章 仙都木阿夜:优势在我!

“怎么可能?!”

仙都木阿夜瞪大自己那瑰丽的火眼,看着面前出现的那道由漆黑色火焰所形成的恶魔之形,发出了不可思议的惊呼。

“作为恶魔眷属的你,为什么会在这个没有魔力的世界出现!”

书记的魔女全然不敢相信。

同样作为魔女的她知道,所谓的恶魔究竟是何物,那也只不过是一种契约的概念。

魔女的守护者,也就是恶魔的眷属,就如同真祖的眷兽那样,亦是魔力的聚合体。

这也是为什么仙都木阿夜会如此大胆,敢于以一己之力与整个弦神岛为敌的缘故。

在她看来,在这‘暗誓书’的领域内,哪怕是真祖齐聚都不一定是自己的对手。

在这无魔的领域,相比于吸血鬼,反而是兽人这种更依靠肉體力量的魔族可能更具威胁。

至于魔女那就更不用说了,没有魔力的魔女就与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无法使用魔术,无法动用守护者的力量,在仙都木阿夜的计划中,南宫那月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才对。

优势在我!

这是仙都木阿夜经过缜密计算得出的结论。

但面前这突兀出现的恶魔,打乱了她的节奏。

“怎么会……在‘暗誓书’的范围内,就算是吸血鬼真祖都无法使用任何的魔力。”

“……就算是吸血鬼真祖,他们的魔力也是有极限的,除非……”

仙都木阿夜脸色阴沉了下来。

这借助群星之力,一年只有一天才可以使用的术式,光是这么多的使用要求就可知它的强大。

吸血鬼真祖魔力虽强,但终归也只是个体,不可能与星辰所赋予的魔力匹敌。

但是面前这只恶魔竟然能够无惧于这片环境,依然持有魔力,也就是说这只恶魔的魔力总量不但超越了吸血鬼真祖,甚至跨越了星辰?!

前者还算可以理解,但后者就有些不可理喻了。

仙都木阿夜一双玉手轻颤,对这个结果根本不信。

“阿夜,束手就擒吧!如果你现在束手就擒,或许我还能当做看不到,任由你离开弦神岛。”

这是南宫那月最后的通牒,也是她对自己这位友人最后的期待。

与此同时南宫那月也是轻舒口气。

说实话南宫那月虽然知道西乡的存在特殊,与这个世界的恶魔根本不是同一个概念。

但她也没有任何把握,西乡能够无视‘暗誓书’的能力。

‘看来我最近有些骄傲自满了。’

南宫那月心中告诫着自己,她虽然性情骄傲,但绝对不是那种一点批评与自我批评都接受不了的人。

自从西乡成为她的守护者与监视者,获得了近乎无尽魔力的南宫那月,也自然而然的生出了傲慢。

这也是为什么她敢于不做任何准备,就直接进入这座学校直面仙都木阿夜的原因。

如果是过去的南宫那月,她一定会先行进行调查,在确认了足够的情报后才会进入学校里,而不会这样大胆。

实际上在知道了学校里被仙都木阿夜设下的结界竟然是‘暗誓书’时,南宫那月也是吓了一大跳。

面对这没有魔力的环境,身为魔女的她真的毫无抵抗力。

但还好的是,西乡的存在保证了她最后的安全,也让南宫那月告诫自己,下一次绝对不能在这样大意。

“束手就擒?那月,妾身还没输!”

“……妾身承认你的守护者很强大,妾身没有把握胜过他,但只要抓住你,用‘暗誓书’的能力解除你与恶魔的契约,胜利者依然是妾身!”

仙都木阿夜银牙暗咬,她心中一动,那黑色的骑士再次发动了空间制御的魔术,瞬间出现在那月的身后。

骑士举起手中之剑,往南宫那月的脖颈斩去。

死亡的恐怖来临,但南宫那月神色不变,因为她知道这个骑士不可能伤害到自己。

果然,就在那黑色的骑士使用空间制御的术式时,西乡也是使用了同样的术式,差之毫厘的用那漆黑之焰构成的恶魔之手,抓住了骑士的利刃。

“查拉图斯特拉,如果你在慢一点,我的脑袋就要掉了。”

南宫那月眸光微微倾斜,看着那黑色骑士的利刃切断了她几根发丝。

也不知道西乡是不是故意的,就在这骑士将要斩下她的头颅时,才是将那锋利的剑刃拦住。

但即使面临这样的危险,南宫那月还是巍然不动,仿若对西乡有着绝对的信任。

“你的脑袋掉了也没关系,当你死去时,就代表着我们之间的契约失效,如果你愿意看到契约失效的后果的话,我也乐意奉陪。”

“……所以我建议你还是自己注意一下安全,躲避一下敌人的攻击,毕竟我可不是你的替身啊!”

西乡用着恶劣的笑声回答着南宫那月的话。

“你这混蛋!”

南宫那月勃然色变,她迅速的一个懒驴打滚,躲过了那黑色骑士又一次斩来的剑锋。

作为仙都木阿夜的守护者,这黑色的骑士可不光看着样子唬人。

它那黑色的剑刃中凝聚着庞大的魔力,随着它一道斩击,这座教室刹那间被撕成了两半。

而斩击的余威不止,甚至将整座教学楼都是劈开!

钢筋混凝土铸就的建筑轰然破碎,脚下的大地变成了一片废墟。

这里本就是五楼,失去了魔力的南宫那月脚下踉跄,跌倒在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从五楼高的高度坠下。

上方是破碎的混凝土,下方是一道道钢筋立起。

如果南宫那月真的从这里坠下,那不但要被钢筋贯穿身体,还要被数十吨重的建筑残骸彻底掩埋,那绝对是没救了。

在半空中的南宫那月终于是慌乱起来,在那张牙舞爪。

可惜没有了魔力的她也无法发动术式,只能勉强控制自己的身形,找一个相对安全的落点。

下一瞬,她突然感到一阵温暖将自己包围,随即南宫那月的眼前一闪,那是她发动空间制御魔术时常有的景象。

当南宫那月心神微定时,见到自己已经离开了那座坍塌的大楼,出现在了学校的操场。

只不过这时候的南宫那月却是被西乡以公主抱的形式抱在怀里。

恶魔的手臂穿过南宫那月纤細玉腿的双膝,隔着黑色的棉绒袜,还能感受到少女肌膚的热量。

南宫那月怔了一下,挣扎起来,“……放我下来!”

她觉得自己现在的姿势真是太丢人。

西乡很听话的松开了手,一声惊呼下南宫那月嬌小的身体坠地。

她‘哎呦’一声,从地上爬起,用手捂着自己的屁@股,怒视着西乡。

而西乡却是一副我只是听你指挥的无辜表情。

南宫那月觉得自己能从这黑色的火焰中读懂这样的情绪也是不容易。

这只屑恶魔,都这种时候了还在玩弄自己!

仙都木阿夜见到南宫那月和西乡完全没有危机感,竟然还在‘打情骂俏’,就是气不打一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