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88章

作者:朱之月

拉普拉斯恶魔很是有礼的鞠躬道。

“那么拉普拉斯先生,关于那降临的恶魔,您有什么情报告知吗?”金丝雀皱眉问道。

拉普拉斯恶魔虽然只能对下层'全知’,但是面对上层神佛它也不是什么信息都探索不到。

对于智慧的金丝雀而言,任何的情报都可能是胜利的一环。

拉普拉斯恶魔想了想后说道:“。…那是'绝对恶’,乃是拜火教六大恶魔之一,执掌‘恶意’的魔龙。”

“……。不,不对,我的灵格告诉我,那降临的魔王好像不是那么简单,恐怕我需要亲自面对祂,才能知晓祂的一些跟脚。”拉普拉斯恶魔低下头去,神色也是严肃起来。“拜火教……”

金丝雀喃喃低语,心中愈发不安。

上层神佛们的行4.0动实在是扑朔迷离,那些神佛们好似是在顾虑着什么。

而这也证明了那降临的魔王又是如何的不简单,就连整个箱庭上层都惊动了。

甚至连白夜叉都要召回,那一定是不想让白夜叉参与其中!

六位数外门月影之都附近的森林中,救下了黑兔的蕾蒂西亚正在轻抚着小兔子的脑袋。

她正准备与身旁与她同来的一只黄金狮子说些什么时,曾经的吸血鬼公主神色猛然大变,抬起头来望向了前方的树林。

从森林深处,漫步走来了一道修长的身影。

他身穿黑色的华美礼服,一只手插着兜,俊朗完美的五官神色平静,犹如一位尘世闲游的贵公子,但他的周身却又缭绕着数不尽的恶意!

“魔王!”

蕾蒂西亚瞳孔一缩,低声喊道。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六章扬起拜火教的旗帜,崩溃的吸血鬼公主

出现在西乡面前的,是一位有着公主般纯洁,又有着骑士般凛然的美丽少女。

她身姿高挑,一头华美如鎏金一样的长发似是天边的云一样飘忽不定,穿着一身皮质的骑士服。

吸血鬼少女有着完美如妖精一样的五官,醉人的瞳孔是红酒般的宝石,肤色白的异于常人,似是一块形态优雅的美玉。

即使箱庭中种族众多,但有着如此美貌的种族也屈指可数,对方正是在如今的箱庭极其少见的纯种吸血鬼。

自从一场灾难之后,箱庭的纯种吸血鬼几乎全部灭绝,如今还残存在箱庭都市的,也仅有为数不多的几个。

“所以从价值上来说,像是你这样的纯种吸血鬼,就是最让人渴望的奴隶。”

“。…唔,我已经看到你是谁了,蕾蒂西亚。德克雷亚,曾经的吸血鬼公主,本应成为吸血鬼女王的人。”

“同时也是灭绝了吸血鬼,让箱庭的纯种吸血鬼从箱庭消失的罪魁祸首之一。”

“……之所以说是之一,是因为你只要放弃仇恨,吸血鬼这个种族就不会灭亡,但你偏偏因为仇恨与愤怒,消灭了自己的族人。”

西乡的双目变得幽深,他的09目光刺破了时间的长河,根据铭刻在箱庭上的阿卡夏记录,看到了箱庭过去曾发生之事。

在得到了’生死时空之力’后,西乡首先研究的就是时间的力量。

如今的西乡能够用双目轻松的看破时间长河的上游,将过去发生的一切之事都铭刻在双眼之中。

这亦是一种'全知’,对过去的‘全知’。

西乡当然也能顺着时间长河往下看到未来,但未来的支流太多,没有人能确定真正的未来会发生在哪一条河流上。

那些预知未来的神佛们,其实也只不过是自己做了一些手脚,将某条未来的可能性变成百分之百,由此完成了对未来的预测。

这种能力自然而然的也就在一些强者面前失效了,大家都是棋盘上的棋手,谁又能保证自己绝对能战胜对方呢。

所以西乡从不利用这'全知’的能力去看未来,他只会寻找过去,以此作为知识的补充。

“魔王……。”

蕾蒂西亚在西乡的话语下心中难以抑制愤怒。

被西乡直接点破自己最不愿回首的过去,那就像是点燃了火药桶般,让蕾蒂西亚渐渐失去理智。

恶意盘旋在蕾蒂西亚的心间,让她的美德丧失,同样属于魔王的气息在其身上逸散而出。

“蕾蒂西亚!”

与蕾蒂西亚同来的黄金狮子大声咆哮,将陷入了恶意中的蕾蒂西亚点醒。

蕾蒂西亚瞳孔大张,她身上的庞大魔力泄去,脸上全是后怕,就连洁白的额头都是流出细密的冷汗。

“抱歉,日天的狮子,差一点我就着了这魔王的道。”

蕾蒂西亚心生畏惧,她现在只不过是被金丝雀利用了规则暂时停止了魔王的恩赐游戏罢了。

但是本质上蕾蒂西亚依然是一位魔王。

若是刚才她被西乡引动心中恶意,让魔王的游戏继续,那么蕾蒂西亚会在刹那间化身为那灭绝了吸血鬼的魔王。

到了那时哪怕蕾蒂西亚不愿意,她也会失去理智成为破坏一切的怪物,从而给'阿卡迪亚大联盟'带来灾难。

“哼,吸血鬼你自己注意,我可不想直接面对两位魔王。”

黄金的狮子冷哼一声,能看出来它并不怎么喜欢蕾蒂西亚这个魔王吸血鬼。

随即,这只狮子看向西乡,神色凝重:“…。…这个魔王到底是谁还不清楚,在不知道其跟脚时一定要小心应对。”

“…。…祂的身上有太强烈的恶意,甚至能够引动生灵心中所有的恶,让人变成发疯发狂的怪物。”

“我的记忆告诉我,我好像见过这个魔王!”

在箱庭之中,人们总是喜欢藏匿自己的真身,就是怕有人破解了自己的恩赐游戏。

黄金的狮子并没有全知之类的能力,也没有见到西乡刚解开封印时的龙之虚影,因此它一时间也猜不出西乡的具体身份。

“原来是给护法十二天中,日天太阳神苏利耶拉车的狮子啊。”

看着那黄金狮子,西乡露出了然的神情。

这位给太阳神拉车的狮子是真正的神兽,在这下层中有着莫可匹敌的力量。

不过在西乡这样的真正神佛眼中,其大体也就是一只有点力量的畜生罢了。

西乡又把目光看向了蕾蒂西亚,露出惋惜的神情:“…。…。可惜了,只差一点你就要回归自己的本来身份,与我站在一起。”

“。…。…。呵,作为魔王是你自己的选择,又何必利用箱庭的规则让游戏无限终止,你是后悔了吗?身为魔王后悔了吗?”

“如果你后悔了,那么你的器量也不过如此,吸血鬼的公主,德古拉的魔王蕾蒂西亚。德克雷亚!”

“……。为你承载一切罪恶的妹妹,化身为丑陋怪物的妹妹,如果知道自己的姐姐只是个器量如此狭小之人,不知她又会如何的感伤!"西乡话音刚落,蕾蒂西亚脑海中的弦再次绷断,往常的她不是这么不理智的人。

但是在西乡言语的刺激以及对恶意的激发下,蕾蒂西亚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混蛋,不允许你这么说拉弥娅!”

蕾蒂西亚睚眦欲裂,她的妹妹拉弥娅是蕾蒂西亚心中的白月光,亦是一生最大的苦痛。

而西乡的刀子如此锋利准确,一把刺进了蕾蒂西亚那纤细的心灵中。

最高位的吸血鬼爆发出了令人恐怖的魔力,那是位于箱庭下层最顶点,已经足以击碎星辰的四位数强大力量!

蕾蒂西亚的影子化为了一把锋利的长剑,她手持长剑发动了骑士的冲锋,锋利的剑尖让西乡的胸口刺去。

“叮-一”

金铁交鸣声传来。

这来自四位数的一击,却仅仅只是将西乡的衣服刺穿了一个不大的洞口,剑尖仅仅只能勉强刺破他的肌肤,留下一个看不清楚的小血点。

蕾蒂西亚神色惊骇,自己愤怒下的一击竟然都无法刺破敌人的肌肤,他的皮肤简直就如巨龙一样的坚硬!

西乡面带微笑,他伸出手来,握住了蕾蒂西亚影子所化的骑士剑。

随即他的脑袋前倾,像是温柔的情人般靠近了蕾蒂西亚如玉的耳边。

西乡轻轻的咬住了蕾蒂西亚晶莹剔透的耳珠,但是蕾蒂420西亚没有感到任何的羞涩,只感到浑身散发着恐惧的恶寒。

“蕾蒂西亚。克雷蒂亚,造成你妹妹悲剧的并不是那些吸血鬼的叛逆,也不是你这位曾经的公主。”

“…。…。造成吸血鬼一族悲剧的,是那群四处传播谣言的可恨诗人们。”

“你的敌人是那些诗人,你应该将箱庭中所有的诗人全部杀死,为你的妹妹报仇!”

“……如果连妹妹的仇都不能去报,你这位姐姐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西乡的低语回荡在蕾蒂西亚的脑海中,刺激着她的精神。

诗人,诗人!

蕾蒂西亚第一个想到的,竟然就是自己的恩人'金丝雀’,她就是一位诗人!

“不!”

蕾蒂西亚迅速推开西乡,脚步踉跄往后退去,她拼命的摇着头。

这个魔王实在是太恐怖了,不光是那令人恐惧的力量,更可怕的是他那能引动人们心中恶意的语言!

他的语言,拥有杀人的力量!

仅仅只是几句话,就让蕾蒂西亚差点精神崩溃。

“哈哈哈哈!!记住我的名吧,吸血鬼,我乃执掌人类绝对之恶,如暴雨、如雷霆、如海啸,无差别的对着这个世界露出獠牙之人!”

“…。…。我正是与世界为敌者,是不共戴天的魔王‘查拉图斯特拉’!”

“看着我,看着这面旗帜,这既是‘拜火教'最后的荣光!”

西乡的背后出现了一面顶天立地的巨大旗帜,与此同时从天空之上,飘下无数的黑色契约!。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a

第七章魔王游戏《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看着那从天而落的一张张黑色契约,蕾蒂西亚与日天狮子都是面色大变。

这就是神佛们所拥有并可以使用的主办者权限,而当这样的权限被肆意滥用之时,就代表着神佛堕落为了魔王。

而这个东西,也是箱庭一切苦痛与灾难的根源。

蕾蒂西亚下意识的接过那张黑色的契约,随着契约缓缓打开,露出了契约中的游戏内容。游戏名:《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参与者:任何与’恶’为敌者胜者条件:击败‘恶’失败条件:被‘恶’所击败用尽死力,竭尽武勇,试着化为击穿‘恶’的光辉之剑吧!

胜利者获得一切,失败者失去一切,这就是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

没有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这个魔王的恩赐游戏简直就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

如果要解释的话,那么这个恩赐游戏就是双方最纯粹的力量比拼。

见到这过于简洁的游戏胜利与失败条件,蕾蒂西亚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因为这个游戏,从一开始就否定了用智慧的方法来破解,能够凭借的只有最纯粹的武力与暴力。“强者磨砺爪牙,弱者磨炼智慧!”

“。……是不是觉得游戏很简单?但是对最上层的神佛们而言,所谓的'恩赐游戏’就是要简单。”“除非是为了封印某个存在,才会特地设定复杂的游戏规则,让其无法挣脱箱庭中枢的束缚。”西乡站在原地,他一只手插着兜悠然说道。

如今所有神话已然分隔,那些二位数的神明们互相都是知根知底。“在这个箱庭动乱后的稳定期,所有的神佛们居于高天之上,这世上没有什么可以瞒过祂们的双眼。”“……。若是设置一些复杂的可以用智慧破解的游戏规则,岂不是作茧自缚,自寻死路?”“若是在箱庭黎明期的那个混乱年代,那样的规则反而有它的用处。”西乡发处了恶意的嘲笑声。

对于那个级别的存在,这世上本就没有任何的秘密可言,也就不存在能够利用智慧瞒骗祂们的可能。

除非这个秘密是发生在未来,如'人类最终试炼’这样才是让二位数也难以破解。

因此对于三位数以上的神佛,就算进行恩赐游戏也要尽可能的降低失败条件。

否则若游戏规则复杂,那些二位数哪怕不能亲自下场,只要告诉任何一位三位数的神明破解方法,让其降世就足以将西乡的游戏破解。

那就如西乡所言,和自杀也没什么两样了。

所以上层神佛的游戏规则就要如同西乡这样,去除所有的其他条件,仅仅只保留在武力上战胜他的可能。

而且这个胜利条件其实也非常苛刻,所谓的‘击败恶’极其笼统。

西乡的恶魔灵格是‘恶’,他所持有的‘恶神之母’的灵格也是恶。

在箱庭的规则中,胜利的条件是必须要游戏者本身知晓这个秘密,或者拥有这个东西。

决不能用虚假的东西来作为条件。

就比如一个人假如自己不知道永动机制造方法,那么他就不能以'制造永动机’来作为游戏胜利条件,这个恩赐游戏从一开始就无法成立。

西乡持有着恶神之母与其他恶魔的灵格,因此恶神之母是他,六大恶魔也是他,所以这个笼统的游戏条件就成立了。

箱庭中枢没有自我意识,它太过于死板,因而欺骗中枢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至于其他神佛也想要用主办者权限,利用游戏规则来封印西乡更不可能。

先不说‘恶意’灵格持有的’千之魔术’就足以破解绝大部分的恩赐游戏。

西乡现如今拥有的对过去的’全知’也足以让他破解一切和过去有关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