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86章

作者:朱之月

“神子能结婚吗?”

“这个不知道,过去月兔也没有这样的传统啊。”

阿姨们嘻嘻哈哈的说个不停,而作为她们口中主角的黑兔更加不好意思了。

她看向了自己的母亲,小手拽着她的衣衫,轻声问道:“……。母亲大人,这一次的诞生祭上我要做什么啊?”黑兔也是察觉到了,这一次的诞生祭好像和过往有些不同。

黑兔的母亲弯下腰来,轻抚着她一头秀美的长发,温柔道:“…。…就和以前一样,黑兔只要给大家表演你平常练习的供奉420武术就好。”

“然后,我就可以一直玩到明天了?”

黑兔双眼冒光,十岁的她还是爱玩的年纪。

“嗯,然后黑兔就可以玩闹到明天,妈妈也不会强迫你早睡。”“……。我的黑兔也要长大了,明天你就要有自己的名字了。”

对黑兔的母亲而言,黑兔并不是什么神子,而是从她的身上诞下的血肉,是她最爱的孩子。

在听到自己可以不用睡觉一直玩到第二天后,黑兔的双眼亮晶晶的,企盼着明天的到来。

来自整个箱庭的月兔们聚在了月影之都,今日的月影之都,也只有在这一天的月影之都,是不允许外人来访的。

月兔们在城市的街道上欢声笑语,品尝着美食,载歌载舞,庆祝着神子的生日。

就在这份快乐来到了顶点,就在黑兔准备走到神庙的篝火处奉上自己的表演时,谁也没有想到,风云突变!

从遥远的异世界再次回到故乡的西乡这时睁开了双眼。

刹那间他那来自琐罗亚斯德教六大恶魔之一的恐怖魔力,彻底席卷了箱庭下层。

而他睁开双目,夺回‘恶意’之灵格,苏醒的地点恰好是月兔们的故乡‘月影之都’!。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二章降临箱庭的大恶魔

对于西乡而言,回归箱庭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恶神之母就是来自箱庭,而西乡的这一具肉身,让其获得'第三星辰粒子体’的那项研究,也与箱庭有关。

这是铭刻在其身体DNA与灵魂中的记忆,只要西乡顺着这道记忆,就能够找到回归箱庭的道路。

虽说箱庭都市一般人无法随意进出,但对于恶神之母以及其麾下恶魔的而言,进出箱庭并不是什么困难事。

只不过对西乡而言,他并不是单纯的回归箱庭,而是为了找到并回收‘恶意’的灵格。

这颇费了一番西乡的功夫,他寻着那冥冥中的感知,顺着恶神之母与‘恶意’灵格的联系,最终确定了‘恶意’灵格的所在。

随即西乡就是将自己的意识降临到了那道灵格之中,准备以此灵格’为媒介,召唤自己的肉身降临,然后搭载这个灵格。

不过西乡也并不傻,谁又知道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这个‘恶意’的灵格就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然后将其引诱到箱庭呢。

否则的话为什么在之前他没有感知到‘恶意’灵格的存在,现在却突然感知到了其存在,这其中必然有什么关系。

西乡在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之后,才是让自己的一道意识降临。

如果真的有什么阴谋,他大不了就牺牲掉这道意识,反正并不会伤及本身。

而在那道意识降临后,西乡就是发现事情果然是在预料中,‘恶意’的灵格竟然是被封印的状态。

正常情况而言,被封印的灵格无法行使力量,也就无法突破封印,除非是有外界的力量作祟,从外面将封印打破。

但这一点并不会难倒西乡,这种封印对他而言全然无用。

西乡是以自己一个人的意志操纵几大恶魔的灵格,因此如果只是封印掉其中的一个灵格对他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西乡完全可以召唤其他灵格的恶魔之力,从内部来轻松打破封印。

尤其是西乡的‘衰老’灵格已经回归到了三位数,以三位数的力量没有什么封印是无法打破的。

毕竟这道封印只针对‘恶意'而不针对‘衰老’。

而就算三位数的力量也无法突破封印,西乡也可以短暂的召唤恶神之母的力量降临,在全权领域者面前,区区封印自然是不攻自破。

不过西乡在将意识潜伏在‘恶意’灵格之后,他也没有直接打破封印,以此降临箱庭。

他躲在灵格之中观测四周环境,确定一下自己到底是被封印在哪里。

万一自己被封印的地点是什么佛祖所在的灵山,那自己岂不是刚刚突破封印,就被佛祖反手给拍在五指山下,那才是真的欲哭无泪。

西乡是很有耐心的一个人,在他穿越到'世界树游戏’所在的世界时,最开始他是没有力量并且身处下层的。

但是西乡依然凭借着毅力与耐心,慢慢的爬到了高位。

如今他虽然获得了强大的力量,但是西乡也并不着急,也没有任何的自大,甚至比之过去还要谨慎小心。

箱庭这种地方,任何的谨慎都是没有错的,这里的神佛太多,哪怕西乡完整的获得了恶神之母的力量都不敢称无敌。

更遑论是现在仅仅只能发挥三位数的实力了。

西乡就这样藏匿于灵格之中,经过数十年的观测,他终于确定了自己被封印的地点。

那里并不是什么佛祖所在的灵山,也不是奥林匹斯山,甚至这里都不是箱庭上层的天界,而是位于箱庭下层六位数外门所在。

在确定了自己是在箱庭下层,并且四周也没有什么人看管封印后,西乡终于是放下了心。

如果封印地点是在箱庭上层,那将会相当麻烦,因为各种大佬都能随时出手。

但是箱庭下层就要好的多。

天界的那些主神级别的三位数存在,并不能随便前往下层,否则会在箱庭的规则下灵格磨损。

况且三位数西乡也并不惧怕,大家实力半斤八两,而自己还有着拜火教一半的恩赐权柄在身,他一个人就能顶半个神系。

而最麻烦的,西乡难以应付的是那些二位数,但只要他是出现在箱庭下层,这些人的出手就会有非常大的顾虑。

得到恶神之母绝大部分知识与记忆的西乡,是知道箱庭存在的问题的。

当年的那些全权领域者被一些同样位于全权领域的魔王们弄的不堪其扰,最终发明了‘主办者权限’这种不按规则出牌的东西。

凭借着‘主办者权限’,古老的神群战胜了最古老的强大魔王们,渡过了最残酷的箱庭黎明期。

但是箱庭本身就是所有神佛共同出力所建造的系统,其中一些神佛违背了共同遵守的规则,也终于是被这个系统所反噬。

在箱庭之中诞生了‘颓废之风’这个以‘人类最终试炼'之名而存在的'终末的暴君’。

颓废之风虽然没有自我意识,但是祂却在时间的尽头往时间的初始方向刮起'终末之风’。

光是这‘风’的余波,就在不同的时间段破坏着箱庭,同时颓废之风也会在不同时间段,以不同形态的灵格降临,化身为不死的魔王。

这些魔王的实力不强,任何一位三位数及以上的神佛都能轻松解决。

但是那些居于二位数的存在们,祂们畏惧的是当一切走向终末后,完全体的颓废之风会彻底降临。

到了那时,在这‘终末的暴君下’,所有的全权领域者都将迎来诸神的黄昏,在那恐怖之风下消散。

这就是箱庭中唯一的一位接近一位数的存在!

因此这些全权领域者即使降天为人,也不敢做出什么太大的动作,生怕如当年的‘主办者权限’那样,在无异间造成过大的浩劫。

若是因此让颓废之风提前降临,那所有的神佛都将烟消云散。

在没有彻底的能解决颓废之风的办法前,这些全权领域者反而比之谁都要束手束脚,不敢有任何太大的动作。

也正是这样的环境,让西乡在确定自己处在箱庭下层后,他才敢于降临。

更让西乡惊喜的是,‘恶意’灵格虽然处在被封印状态,但是它没有任何磨损,依然处在全盛时期。

西乡完全不需要如其他灵格那样,还需要去攫取世界的本源来滋养灵格,他只(吗了的)要以此灵格降临,一下子就能得到三位数的实力!

一只庞大似是行星一样恐怖的三首之龙虚影,仰天发出了震撼天地的咆哮声。

同时,数不尽的漆黑火焰降临箱庭六位数外门,凝聚成一道骷髅的人形。

衰老的力量迅速扩散,消磨着封印。

随着封印渐渐被磨损,三首之龙的力量也开始快速恢复,‘恶意’与‘衰老’两大恶魔的力量交缠在一起,让封印破碎的更加迅速。

封印的力量愈弱,恶魔的力愈强,最终封印如多米诺骨牌一样轰然坍塌,‘衰老’与‘恶意’的力量找到了宣泄口,彻底爆发!

而很不幸的,离这封印最近的地点就是月兔们所在的‘月影之都’。

就算是帝释天亲临,也不敢保证自己能战胜这琐罗亚斯德教的六大恶魔之一,更遑论是区区帝释天眷属的月兔。

那恐怖到极点的恶魔权能波动,只是一瞬间就将月兔的故乡淹没!仰。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三章我乃天生恶魔,不共戴天的魔王!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声响在六位数的外门回荡着,一片片连绵不绝的山脉崩塌。

在那碎石之中,一只庞大到无法想象的三首之龙正从地面伸展开自己的龙颈。

三首之龙的龙头如同三道亘古不变的穹峰,矗立在这片大地之上,随着龙首的六目缓缓的张开,刹那间天摇地动一一天空之上,浓厚的乌云遮蔽了天际,隆隆的雷声不停的回响。

那天空都在剧烈的摇晃,仿佛随时要倾塌而下,就连空间都是变的扭曲,若是被撕裂开来。

脚下的大地传来十数级的大地震,撕开一道又一道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裂口。

恐怖的灾难犹如末日降临,在这难以置信的威压下,就连空气都粘稠起来,被排挤出去。

而这恐怖的一幕,在这一刻间出现在整个箱庭下层,不管是东南西北哪一个地区,都感受到了那恶魔苏生,天地哀嚎的悲痛。

四位数与三位数之间的差别,就是凡人与神明的差距,那是人类在悖论之下永远无法企及的奇迹。

就算是神明赐予,凡人也难以跨越这道鸿沟,抵达神的领域。

过往的西乡从未展现过自己的威能,只因他的对手并不需要西乡全力以赴,仅仅只是泄露些微的气息,就足以将敌人震慑。

而从封印挣脱的这一瞬,西乡没有控制自己420的强大气势,或者说这时的西乡也无法控制,终于是展现了其无可抵御的恐怖。

那是仅凭借着气息,就足以横扫箱庭下层,让所有凡人仰望的窒息。

那是挥舞之间,就足以让星辰碎裂,让星系崩塌的大恐怖。

对于自己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西乡也并不在意,当他降临在箱庭之时,西乡就知道自己根本瞒不过一些人的眼。

作为人类最终试炼的他,在降临箱庭后必然要行使自己的职责。

不要说那些上层的神佛们,哪怕是下层中的箱庭也有许多奇人异士,想要知道西乡的跟脚并不难。

因此与其遮遮掩掩,那还不如大大方方的展现自己魔王的姿态,带给世人以恐惧。

他是琐罗亚斯德教的六大恶魔之一,是天生的魔王。

在降临箱庭的刹那,自然而然的就会获得如‘主办者权限’这类神佛的权柄。

那足以占据人类目光,庞大的三首之龙慢慢的缩小,直到化为了西乡的人形。

有的时候身躯过于庞大只会成为敌人的活靶子,除非西乡能达到世界龙那种级别,足以背负整个世界。

否则的话还是这种人类的体态最适合战斗,要不为什么神佛们都是以人形出现呢。

西乡身穿黑色镶有金边的华美长服,一只手插着兜站在碎裂的大地上,在其背后还有着一只三头龙的虚影张牙舞爪。

阿兹。达卡哈,可以说是拜火教中最是著名的恶魔,但这只三头龙其实只是拜火教恶魔的六柱之一,如果算上恶神之母的话,那就是七柱。

而阿兹。达卡哈所持有的灵格,正是'恶意的大恶魔’!

“就连这只龙都已经战死,被封印在这箱庭下层了嘛………看来琐罗亚斯德教神群是真的分崩离析了。”

“……不对,这只龙不像是战死的,祂的灵格保存的过于完好,如果经历了一场大战,祂不可能有这样完好的灵格。”

西乡眉头紧皱,从他自身的情况就能看出来其他恶魔的结局。

他所持有的所有灵格都已经磨损严重,从三位数跌到了四位数。

要知道这可是极其惨烈的伤亡了,甚至就连恶神之母的灵格都是碎裂了一部分。

如果阿兹。达卡哈是战死的,那么他的灵格绝对不可能保存的如此完好。

就在西乡疑惑时,从这‘恶意’的灵格中突然涌现出大量的信息。

信息的内容过于庞杂,让西乡的大脑一时间也难以处理。

他立刻就是有了决定,准备先找个安静的地方把这里信息理清,知道关于阿兹。达卡哈的来龙去脉。

西乡看了一眼远方正在燃烧的都市,他耸了耸肩表示这真不关自己的事。

那座城市是哪里西(ajea)乡也不清楚,大概是某个共同体的基地之类的吧。

西乡并没有想要毁掉它,仅仅只是他挣脱封印时造成的余威,就将这座庞大壮观的城市彻底摧毁。

要怪就怪它离自己被封印的地点太近吧。

只不过这个不知名的共同体灭亡的责任,看来要由自己来背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