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85章

作者:朱之月

“看它燎原,恣意盘旋-—”

“在王座崩落的一刻,我看见天空的颜色——”

“传说中阳光,沐浴万物生长——”

“风与飞鸟,自由飞翔!”

那歌声传的很远很远,传到了蒙德人的耳中。

天上刮起了飓风。

那风将山吹飞,将雪吹走,在狂风之后,白皑的大地露出它干涩的泥土,露出小草的枝叶。

而这难以见着阳光的蒙德,也沐浴在了金光之下巾。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一百零八章前往箱庭,神佛的乐园!

归离原,摩拉克斯漫步走在这已经破落的旧璃月之都,他突然心生感应,仰起头来往天空望去。

“吾友,看来你已经离开了提瓦特,接下来,就是不知道我要为此付出什么代价了。”

摩拉克斯沉吟片刻,决定以后的日子尽量少前往璃月,少去给予璃月人关于未来发展的建议。

这璃月的发展,还是尽可能的由人,由璃月七星去做决定吧。

摩拉克斯不知道自己与恶神之母签订的契约需要付出的代价,在他想来,那个代价或许是他无法承受的。

但不管代价几何,最多也就是送上自己的性命。

所以他需要锻炼璃月人自己去做出关于未来的决定。

若是哪一天他这位岩神不再了,璃月也能够继续发展下去。

“现在夜叉们的业障到是不“四二零”需要担心,然而磨损……”

想到陪伴了自己三千多年的若陀龙王如今面临的磨损问题,摩拉克斯的心情亦是沉重起来。

但面对磨损,就算是他也没有任何办法,甚至就连摩拉克斯自己,也有着磨损的困境。

“罢了,便走一步看一步吧。”

他低语一声,抬起头来看向这片归离原的大地,神色亦是温和下来,“……。归终,若是你见到如今的璃月,也会开心的吧。”

璃月紫微垣中,甘雨如往常一样忙碌着自己的工作。

相比于数十年前,如今的甘雨对七星秘书的工作已经非常的干练,甚至可以说没有任何的难度。

“甘雨姐姐,一位仙众夜叉说要见你。”

就在甘雨在自己的秘书处忙碌着各种文档时,屋外传来了一位男性的嗓音。

“是天权星大人吗?进来吧。”

甘雨话音落下,屋门被推开,走进来了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

男子见到甘雨后,就是不好意思的道:“…。…。甘雨姐姐可不要这么称呼我,天权星大人什么的,我可当之不起。”

如今百年光阴已过,以人类的寿命,七星的位置一直在更迭交替。

就像是这一代的天权星,他小的时候就见过甘雨,可以说是在甘雨的眼皮子底下长大的。

即使如今年已经近四十,这甘雨姐姐’的称呼却是改不了了。

不过叫'甘雨姐姐’的人本就不少,从上到耄耋老人,下到稚龄幼童,认识甘雨的许多人都是这么称呼她的。

甘雨摇了摇头道:“……如今你为天权,我是七星的秘书,礼节不可废。”“……。在你为七星的这段日子里,我理应以敬称称呼。”见甘雨这么说,这一代的天权星也是有些无奈。

不过倒也无所谓了,反正每一任七星都是这么过来的。

自己只要对甘雨敬重就可,称呼什么的倒也不必纠结。

在这个神治的世界,璃月三眼五显的仙人们有着莫大威望,甘雨亦是仙人之一,虽然甘雨自己认为是半仙,但人们依然对她敬重。将桌面上的文档收拾了一番,甘雨往屋外走去,疑惑道:”…。…。是哪位仙众夜叉要找我?”带着疑惑甘雨来到了紫微垣的待客大厅中,终于是见到了来人。

如今正在紫微垣办公的几位七星还有一些工作人员,都对来人恭敬以待。而见到那熟悉的身影后,甘雨迟疑了一下,小声喊道:“……伐难姐姐?”

正在喝着茶水的伐难见到甘雨到来,她招了招手,声音轻快的道:“……小甘雨!”甘雨有些紧张,又有些奇怪的道:“……伐难姐姐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伐难脸上欢快的笑容渐渐消失,她组织了一下语言,对着甘雨轻声道:“。…是帝君让我来给你带句话。”“帝君?”

听到这个称呼,甘雨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自从帝君娶了鸣神后,他就一直住在稻妻,只有在璃月过节时才会回到这里。

而自己又工作繁忙,也只在偶尔休假时,才能去稻妻见到帝君。

如今听到帝君有消息带给自己,甘雨又怎能不高兴。

只是见到伐难的表情,甘雨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心情也是沉重下来。

她总觉得这个消息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果然,只听伐难道:“……帝君说他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

“……。在帝君离开前,我正好见到帝君,他让我给你带来这句话,告诉你一声,以后你便不必去稻妻了0……”

甘雨有些呆呆的站在原地,难过的情绪占满了心头。

帝君,去了很远的地方,甚至都不知道要多久才会回来吗?

念及此处,甘雨就是心中难受,但想到帝君在离开前还特意记得自己,甘雨又是感到高兴。

她的神情一会儿高兴一会儿难过,种种情绪浮现在甘雨那俏丽娇美的容颜上。

虚空神殿,回归恶神之母的西乡坐在他的王座上。

他离开提瓦特大陆看到的最后一幕,正是巴巴托斯施展自己的魔神威能,将蒙德雪山的积雪吹飞,改变了整个蒙德的地理环境。

但是为了完成这一项伟业,巴巴托斯也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估计都要陷入沉睡之中了。

在西乡的周围飘荡着一堆砂砾,一片羽毛,一个杯子以及一朵鲜花。

这四个象征物正是生死时空四大执政脱胎于恶神之母的力量具现。

“很有趣的东西,为我在善恶之外开辟了新的可能性。”

“……。就连那四位弱小的执政都能诞生这样的可能性,代表着我也可以完成善恶二元,并在无尽的可能性中超越这善恶的力量。”

“以这生死时空为根基,也可以研发一些新的术式。”

“……恶神之母的胚胎位于虚空之中,时间的速率与外界任何宇宙都有着巨大差异。”

“我可以在这里将一切都研究透彻,做好4.0万全准备,就可以前往‘箱庭’了。”

“……。神佛所在的世界,我这具身体的父母所在的世界,恶神之母与善神之母所在的世界。”

“呵,那里才是一切故事的汇聚点,是一切的起因啊。”

西乡缓缓闭上双目,他要利用这生死时空的些微力量,开发出新的可能性,开发出在善恶二元之外新的对立统一。

这一次倒是不必再着急召唤那些签订了契约之人。

箱庭所在并不需要坐标,那是铭刻在灵魂中的方向。

或许对一般人而言进出箱庭很是困难,但对于三位数以及之上的存在,那里就是乐园。

箱庭,一一二二二二外门’月影之都',帝释天最宠爱的眷属'月兔’的故乡所在。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一章睁开双目的大恶魔!

箱庭,――二二二二外门‘月影之都’。

这里是月兔的故乡,犹如美好的幻想。

月兔作为箱庭贵族,乃是军神帝释天的眷属。

因为这个种族崇尚牺牲,拥有着一切的美好品格,他们也因此深受上层善之阵营神佛们的喜爱。

像是这样过于善良的种族,在自然优胜劣汰的法则中,实则是难以生存。

但正是因为拥有着强大的后台,才是让这个种族能够在箱庭中和平稳定的发展,并被许多种族所尊敬。

月影之都,这个月兔们的家乡就是这样充满了美好的大地。

月兔们都非常的热情,只要你不在月影之都捣乱犯罪,他们欢迎着所有其他种族的人来到自己的家乡做客。

而作为帝释天的眷属,许多的月兔战力也是不俗,因此除了一些恐怖的魔王外,也没有什么人会在这里给自己找不自在。

这两日的月影之都,比之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热闹欢快。

因为他们的09'月之神子’,会在明日的诞生祭上获得属于自己的名字。

月兔受到诸多神佛的喜爱,因此在任何一位月兔诞生时,都天生能得到一些主神赐予的恩赐。

而其中最强大的恩赐,就是最强级别的神格装备。

在月兔悠久的历史中,即使是深受神佛宠爱的月兔一族,每一个世代中也最多只有三个人能够获得这样的最强神格武装。

但是这个记录,却在十年前被打破了。

十年前刚刚出生的黑兔,她从诞生起就得到了帝释天赐予的三件神格武装,甚至还获得了'月之主权之一’。

如此殊荣与恩赐,是在月兔的历史中也绝无仅有的。

要知道哪怕是月兔一族最荣耀之时,也只不过是整个种族得到三件神佛赏赐的武装,而且还是分别由三人持有。

但是黑兔一个人就得到了三件,外加一个‘月之主权’。

也正是黑兔的这份被神佛们所喜爱的恩赏,让整个月兔一族都是欢呼雀跃,将其奉为‘神子’。

‘月之神子’一名,在整个箱庭下层都是如雷贯耳,甚至在许多地方,是如传说一般的存在。

黑兔出生的那一天,也成为了月兔们的一个节日,名为‘神子诞生祭’。

每年的这一天,月兔们都会举行着盛大的宴会,为神子的生日献上祝福。

而在这第十年的神子诞生祭,也是史无前例的热闹。

所有在月影之都外的月兔全部回到了故乡,来庆祝神子的生日。

根据月兔一族的传统,在十岁前的月兔是没有名字的,只有在过了十岁后,月兔才会获得自己的姓名。

十岁这一年,对月兔而言就如同人类成年一样,是最重要的一年。

“这件衣服可真漂亮,小黑兔穿上后一定会得到所有人的注视的。”

“为了这一件衣服,我可是准备了整整一年呢。”

“希望帝释天大人也能看到他所宠爱的黑兔最可爱的一面。”

一群成熟的月兔们如老妈子一般聚在一起,将黑兔围在中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不时的将衣服在黑兔的身上比划。

年仅十岁的黑兔很是羞涩,扭捏的道:“……母亲大人,还有阿姨们,我真的要穿这件衣服吗?”

看着那件复杂瑰丽的神子服饰,黑兔觉得这衣服穿起来会不会太张扬了。

勤俭’也是月兔的优秀美德之一,月兔们虽受神佛宠爱,但生活绝对不奢侈。

月兔们的穿着大体都是以朴素为主,哪怕身为神子,除了逢年过节外,黑兔也没穿过什么太华丽的衣裳。

而面前的这件衣服,相对于月兔这个种族而言,就太过于华美,以至于让黑兔都惴惴不安了。

“这件衣服确实有些奢华了,不过十岁的诞生祭一生只有这一次,黑兔还是我们最重要的神子。”

“……。这一天就算穿上这样的衣服,大家也会接受的。”

神色温柔的母性抱住了黑兔娇小的身躯,柔和的说道。

“母亲大人……”

黑兔嗫嚅的喊了一声,接过了母亲递来的衣服。

月兔一族除了对信奉的神明外,自己族群中的上下级关系并不是很明确。

因此就算黑兔是神子,除了在重要的祭祀日子里,往常大家也只是把她当做一个普通族人看待。

在一群阿姨们的注视下,黑兔磨磨蹭蹭的换上了那一身华美的礼服。

“黑兔真是可爱,怪不得帝释天大人也会宠爱她。”

“要不要在耳朵上也加点装饰?”

“我觉得还是不要了吧,那样黑兔也会不喜欢的吧。”

“就是不知道黑兔长大后,哪家小子能够幸运的娶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