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84章

作者:朱之月

第一百零六章生之花、死之羽、时之沙、空之杯

千风之神伊斯塔露显然没料到西乡想要见她竟然是为了这件事。

这位第一王座的四道影子之一,执掌时间的执政怔然了片刻,才是忍不住开口道:“……。第三王座,为何你所需的乃是我等生死时空的力量,这份力量对你而言,并不是多么的强大吧。”

伊斯塔露心中愕然不已。

曾经西乡在与雷电影战斗时,他曾召唤来了‘衰老大恶魔’的一道影子。

即使那只是一道影子,其所散发的无上威光也足以横扫提瓦特大陆。

足以将不管是这提瓦特大陆还是暗之外海,亦或者是那天上的岛屿全部扫落。

如果西乡愿意的话,以其已经完全恢复灵格之威的衰老恶魔之力,他完全可以横扫星系宇宙,他所象征的本就是宇宙与生灵发展中的‘衰老’。

只不过过去的西乡从未表现过那份力量,毕竟碾死一只虫子只要伸出手指按死就好。

最多在虫子多的时候,会用上一些杀虫药。

但完全没必要为了杀死一只小虫子,就把一座城市,一个国家毁掉。

神佛的脑子们都很正常,西乡的脑子也正常,所以他从未将那份不可匹敌的力量420,作用在这个物质界中。

但就算没有展现自己的表现力,光是那份无可抵抗的威光,就足以让伊斯塔露知晓其恐怖与可怕。

自然她也明白这位‘第三王座'的真正力量有多么强大。

拥有这份力量的西乡如果对'天理'感兴趣,甚至是对提瓦特大陆感兴趣想要统治这个世界都说的过去。

但伊斯塔露却怎么也想不到西乡会对四执政的力量有兴趣。

她们四执政虽然号称生死时空,但力量也没想象中那么强大,否则第一王座也不会战败了。

就像她这位时间执政,其虽然可以做到一定程度的穿梭时间之流,但却无法真的改变时间流动,那样的能力不是她能够掌握的。

只要实力足够,就比如西乡,他完全可以将自己的力量从时间逆流而上,将时间执政的本体消灭。

这也是伊斯塔露会选择来见西乡的原因,如果西乡没有这样的力量,她就可以躲在时间的流动中不露面。

西乡只是注视着时间执政那在波动之光中难以看清的身影,他手持长灯悠然说道:(ajea)“…。…。我之所求并不需要告诉你。”

“……。就算我说了你恐怕也不会懂,你只要知道我所需要的东西,只是你们这四位执政无意中诞生的可能性就足够了。”

“之前的承诺依然有效,当我回到这里时,会帮助你们让第二王座失去自己的权柄,让原初的法涅斯回到自己本来的位置。”

伊斯塔露深深的看了西乡一眼,她轻叹了口气道:“……。看来我恐怕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既然你想要的是我们四执政的本源,那将将它们交给你吧。”“就算我不愿意给你,你也会来强取吧。”

伊斯塔露自嘲一笑,随即时光再次波动了一下,从面前伊斯塔露的身影上,有四道光往西乡飞来。

那是四个凝聚成具体形态的’力量聚合体’,分别为花、羽、沙以及杯。

这四个聚合体,象征的正是'生死时空’的力量。

西乡将那四道物体接过融入自己的身体,这四道力量虽然看似不是很强大,但那也要分为谁去使用。

只要好好研究一番这些恶神之母残片的可能性,将其彻底的化为自己的力量,那么西乡就能完全掌握生死时空的力量。

而由西乡所施展的生死时空之力,必然会远超四执政的强大。“你还真是可怜,只敢躲在时间的乱流中,不敢出现。”西乡看着面前那道虚影,平静说道。

他话语中没有任何的嘲讽,只是在叙述事实。

千风之神,掌握时间的执政,在渊下更是被称作‘常世大神',拥有这么多名号的伊斯塔露,其实根本就是一个可怜的通缉犯。

而通缉她的正是如今的天空岛。

伊斯塔露默然片刻,说道:“……正是因为我躲藏在时间的乱流里,才能逃避'天理维系者’的视线。”

“。…而若是我出现在提瓦特大陆,天理维系者必然会降临,为了消灭我,她不会在意毁灭掉这片大地。”“若因我之缘故而让无数生灵死亡,那就是身为执政的我的失职了。”

作为最古老的魔神之一,在七龙王死亡,人类刚刚诞生的年代,她就接受着人们的供奉并且守护着人类。

这位时间执政将所有的人类都当做自己的子民。

时间执政伊斯塔露并没有影响过去、未来的力量,她可以穿梭到过去与未来,但却并不能施加影响。

因此若是她现身就只能于'现在’降临。

“但是你依然多此一举,给予了巴巴托斯力量。”西乡这样说着,他望了神殿外一眼。

巴巴托斯只不过是一介风之精灵,风之精灵实在是太多了,但只有他是特殊的。

原因就在于这位如今的风之神被时间的执政所注视,因此他才被称作千风中的一缕。

千风正是时间的概念,而那其中一缕,正是巴巴托斯这道风。

“蒙德之人错把我与风之神混淆,从古老的年代就开始祭拜我,因此我能够关注蒙德这片地域。”“……烈风的魔神,高塔的孤王迭卡拉庇安的统治是错误的,祂的统治只会给人类带来痛苦。”“所以我才以巴巴托斯为媒介,稍稍影响了一番蒙德的历史。”

伊斯塔露并不介意告诉西乡她的想法。

“呵,魔神爱人,我已经理解了你的意思,就算是作为时间执政,你也依然是一位魔神。”

“……你看不惯迭卡拉庇安的残暴统治,才会多此一举插手其中。”

“但是掌握着部分时间之力的你应该了解,这样插手现实,会让你沾染上'因果’。”

“……作为你行为的代价,就只能由你自己去承担了。”

“伊斯塔露啊,好好藏起来吧,在我再次回归这里将你解放前,希望你不要因此而死去了。”

西乡转过身去,他摆了摆手,不在理会伊斯塔露的影子,径直离开了这座破落的神殿。

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如今也可以离开提瓦特大陆了。

伊斯塔露注视着西乡背影,她低语一声:“。…。第三王座,真是一个可怕又奇怪的人。”

慢慢的,这位千风之神的幻影消失在了这座神殿,再次藏匿在了时间的乱流里。

当她再次出现时,就不知要到什么时候了。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一百零七章曲终人散

西乡从破旧的千风神殿中走出,然后就是见到巴巴托斯这时正坐在一颗树下,拨弄着手中琴弦。

见到西乡从神殿出来后,他就是‘哟'的一声打了个招呼,语气欢快的笑道:“…这么久没有出来,我还以为你已经跑了呢。”

西乡见到这个活泼又自来熟的风之精灵,也是莞尔一笑。

这只风之精灵好似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很容易就让人心中感到欢快。

或许正是如此,这只风之精灵才会被时间的执政注视吧。

“本来是打算直接走的,不过我这人说话算话,想起了与你的约定,便在离开前来完成与你的诺言。”

西乡笑着说道,漫步走到巴巴托斯的面前。

巴巴托斯弹奏着手中的琴弦,哼唱着不知名的歌曲,他嘿嘿一笑道:“……那么说好了,我带你找到千风之神,你给我讲蒙德外的故事。”

西乡微微点头:“……可以,我的时间还算~充裕。”

“……既然你想要听,那我便给你讲讲这百年来璃月和稻妻的故事吧-.”

既然答应了这个风神,西乡自会完成自己的承诺,反正这用不了多少的功夫。

巴巴托斯雀跃的鼓掌道:“……好哎,既然要讲故事,那是不是有酒喝?”

他眨巴着自己一双带着童趣纯真的眸子,眼巴巴的盯着西乡。

“按照璃月的说法,应该是我有故事,你要有酒才对。”

西乡笑着说道。

巴巴托斯摸了摸自己的头,装傻道:“…我听古恩希尔德说过,好像蒙德之外的人都用摩拉。”

“…但是我身上可是一个摩拉都没有,可请不起你喝酒。”

巴巴托斯用手翻了一遍自己衣服的兜,那真是比他的脸还干净。

“蒙德的环境恶劣,不适合种植,而酒都是用粮食酿造的,这在蒙德可是奢侈品。”

“……我的朋友说过,诗人就要与酒为伴,这样才是一个合格的诗人。”

巴巴托斯语气欢快。

蒙德环境之恶劣,物资比之稻妻和璃月贫瘠不知多少倍,想在这雪山中找到能开垦的田地那都是太难了。

在来到蒙德地域后,西乡就是对这里的地理环境进行了一番了解。

但也正是这种艰苦的环境,才是养育了蒙德人性情坚毅的那一面,即使有再大的苦难,蒙德人也能直面它们。

“既然酒在这里是奢侈品,那你过去喝过酒?”

西乡也跟着巴巴托斯一样坐在了积雪的地上。

“我当然喝过,否则怎么会说出酒是好东西这种话,上一次喝酒还是偷偷的喝了莱艮芬德的酒。”

“……他应该注意到了吧?不过莱艮芬德不会在意就是了,嘿嘿~”

巴巴托斯舔了舔嘴,一副酒蒙子的样子。

西乡哑然失笑道:“……我什么都没有带,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认为我这里有酒。”

这样说着的西乡却是伸手往虚空一抓,从中拿出了来自稻妻与璃月的好酒。

这本就是空间制御术式的简单应用。

见到这一幕的巴巴托斯两眼放光,那表情简直就像是在说'教练,我想学这个’!

“嘿,我就说像你这样厉害的家伙应该有什么特别的能力,你看,这不就有酒了。”

巴巴托斯搓了搓手道。

西乡怔了一下,失笑道:“……原来你是在炸我。”

巴巴托斯一把夺过西乡的酒,像是护犊子的老母鸡般将它们抱住,“……你既然说要请我喝酒,那可不要骗人。”

西乡回忆了一下后道:“。…我好像没说请你喝酒。”

巴巴托斯连忙摆手:“……先说好,我可没有摩拉,买不起你的酒,要不我给你唱歌吧,就当是买酒钱。”

“那你岂不就是一个卖唱的?”

“嘿,卖唱的就卖唱的吧。”

巴巴托斯全然不在意,他将西乡拿出的酒的瓶塞全部打开,鼻子在瓶口用力一闻,露出了陶醉的神情:“……。这一看就是好酒,莱艮芬德的那酒一比,简直就是和马尿一样难喝。”

西乡若有所思道:“。…原来你喝过马尿。”

巴巴托斯表情一窒,尴尬了一下,他连忙从怀中掏了掏,拿出了几个苹果道:“。…喏,这是苹果,在蒙德可不多见。”

“…。…。为了你的美酒,我请你吃苹果!”

以蒙德的环境,水果蔬菜本就昂贵,而过去巴巴托斯一直住在雪山里,他能从雪山中找到苹果树,想来也是不容易。

巴巴托斯啃了一口苹果,然后就是喝了一口酒,脸上泛起醉酒的晕红,一副活着真是享受的表情。

0……求鲜花……0西乡拿过他的苹果咬了一口,苹果稍微有些酸涩,但是味道却与稻妻和璃月的不同,更加的清脆。

“那么,我就从璃月的魔神战争讲起吧。”

西乡将自己在提瓦特大陆所经历的一切娓娓道来。

除了《日月前事》这些不能被巴巴托斯知道的事情外,他将所遇到的一切都是给这位风之神讲述着听。

在提瓦特大陆,可以说是西乡彻底从人类的时间观念,转变成恶魔的时间观念的重要阶段。

在提瓦特大陆他待了有百年时间,已经超过了过去西乡年龄的总和。

将自己的故事讲给巴巴托斯听,也算是对这次旅行的见证。

……0西乡虽然对提瓦特大陆各国的历史都有所了解,但他并没有讲那么多,只是讲着属于自己的故事,讲着自己见证的一切。

巴巴托斯喝着美酒,吃着苹果侧耳倾听。

不时的他拿起琴来即兴的弹奏,慢慢的曲调从随意变的有节奏起来。

在短短时间内,巴巴托斯把’熵之魔神’查拉图斯特拉的故事,编纂成了一曲足以流传后世的诗歌。

风之神动听的歌声回荡在这片雪域中,当歌声停下时,巴巴托斯的面前已经没有了西乡的身影。

“敬你一杯,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吧。”

巴巴托斯对着雪山中吹拂而过的风遥遥一敬,然后他嘿笑了一声道:”…。…既然你走了,那这酒就都是我的了。”

仰起头来将最后的美酒喝下,巴巴托斯这时候已经是晕晕乎乎,他弹奏着琴弦,放声高歌:“顷刻间意志燃起熊熊烈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