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83章

作者:朱之月

“我从出生起就一直在这雪山之中,还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呢。”

这样说着的巴巴托斯,他拿着琴,步履轻快的往废墟的高塔下走去。

西乡跟在他的后面,点头道:“……可以,若是你想听,我便给你讲一讲璃月和稻妻的故事。”

巴巴托斯停下脚步,这个借用了友人的外貌,面容清秀的风之神喜道:“……璃月和稻妻?好哎,我到想听听异域他国的诗歌。”

“……。曾经烈风的09魔神刮起狂暴的风,不允许蒙德人与外界交流,但偶尔的也会有一些璃月的商人得到许可,来到这座王城。”

“稻妻我也只是听说过这么一个地方,但却从来没有去过。”

巴巴托斯并没有走进人群中,他只是换了一座更能俯瞰这座王城的高塔废墟坐了下来。

他坐在高塔城墙的边缘,晃着一双腿,就这样面带和煦的微笑,满是开心的望着整个城市。

“我虽没见过那位烈风的魔神,但也因为祂的存在,这些人类才能活在这冰冷的绝域中。”

西乡走到巴巴托斯身边坐下,他同样注视着蒙德的人民,缓缓开口说道。

“你说的对,人们能够生活在这里,要感谢迭卡拉庇安的付出。”

“……。祂若是能够理解人们追求自由的心理,在那烈风之中留下一道通往外界的门扉,那就没有如今这么多事了。”

巴巴托斯有些惋惜,如果迭卡拉庇安真如他所说,那么风之神的大位必然会是那位魔神的。

巴巴托斯并不在乎风神的位置,他与自己的朋友所追求的,就是快乐与自由的向往。

“那个死去的少女叫做阿莫斯,她以为自己得到了魔神的宠爱,但直到死前才明白,魔神从来没有爱过她,魔神的爱是博爱。”

“。…。…。在她死去前,在她勇敢的对着迭卡拉庇安射出箭矢前,恐怕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

巴巴托斯用手指着一个赤着脚死去的女孩说道。

然后,他的手指又是指向了一个胡子拉碴,身上满是伤痕如骑士的红发男子。

“那是莱艮芬德,他本是一介无名的骑士,却勇敢的对着残暴的领主举起了手中的剑。”

“……还有我死去的友人,他本是一位无名的少年,以及我,一个无名的弱小诗人。”

“就像是英雄传记中记载的那样,四个无名的弱小者勇敢的站在了敌人的面前。”“……但结果却并不如诗歌里那样波澜壮阔,甚至只能说凄惨与狼狈来形容。”

“嘿,我们根本没有战胜迭卡拉庇安,是祂在最后幡然醒悟,原来自己并没有受到人们的爱戴。”

“……。原来人们之所以为祂躬下腰身,并不是祂得到了崇拜,而是在那狂风之下,人们不得不对暴君低下头颅。”

“迭卡拉庇安最后放弃了自己的生命,甚至放弃了自己的力量,所以在故事的最后,魔王反而更像是一位英雄呢。”巴巴托斯就如同让西乡记住发生在这蒙德的所有故事一样,滔滔不绝的给他讲着自己的一生,自己所经历的一切。

西乡并没有打断他,只是安静的聆听,当一个合格的倾听者。

这时,这座半毁的王城再次传来了喧哗声,有一群满脸风霜的人,步履蹒跚的从满是积雪的深山中,回到了这座城市。巴巴托斯用手一指为首的金发女性,开心的道:“……。那是古恩希尔德,她不满暴君的残酷统治,带着一些人离开了王城,最终迷失在了满是暴雪的深山里。”“他们在山中祈祷,然后被某位仁慈的风之精灵听到。”

“……在他们的祷告下,风之精灵由此获得了力量,在满是暴雪的深山里庇护了她与她的追随者们。”巴巴托斯的神色带着些许俏皮的得意,他故事中的风之精灵正是他自己。

他本是千风中的一缕,微不足道。

其正是在以古恩希尔德为首的一群寻求自由的流浪者的祷告下,获得了‘人之力’,从而拥有了力量。“她在找你。”

西乡注视着古恩希尔德,她姿容端正,面容严肃,有着一头如晨曦般美丽的金色长发。

这时候的古恩希尔德正在城中来回逡巡,像是在找着什么人。

“嗯,她在找我,不过现在可不是被她找到的时候。风精灵可是最喜欢捉迷藏的。”“……。和我来,我带你去个地方。”

巴巴托斯站起身,他欢快的招呼着西乡,示意他跟上。

这个过去的风之精灵,如今的风之神相当的洒脱,他仿佛对什么都不在意,只是追寻着自由的风。

为了这份自由的诗歌,哪怕是自己的生命,所谓的风神大位也可以放弃。

西乡站起身来,跟上了巴巴托斯的步伐。

没多久,西乡就是倾听着风的声音,与巴巴托斯来到了一座已经近乎残破的神殿里。“这里就是千风的神殿,过去的先民们在这里祭祀着千风之神。”

“……。只不过他们却是祭祀错了,千风之神是千风之神,风之神是风之神。”“风带来故事,时间使之萌芽’,先民们错把时间与风之神一同祭祀。”420巴巴托斯也不在乎这神殿的脏乱,他一屁股坐在了满是灰尘的大殿石板上,继续拨弄着他的琴弦。

“就在这里等着吧,很快你就能见到你想要见的人。”

“…。…。我要在这里做一篇诗歌,将那些无名的人写在故事里,让他们随着风儿刮到世界各地。”

“哪怕是在千百年后,依然能有人记得他们那愚蠢又快乐的冒险。”

巴巴托斯用着咏叹调一般的声音说道。

随即,他又是看向西乡,眨了眨眼道:“……我完成了你的要求,到时候你一定要给我讲讲其他地区的故事。”

“…。…如果,我是说如果,要是在讲故事时能有一杯酒,那就更好了。”

西乡注视着千风神殿中的那座雕像,在这里他已经能够感受到时间的流动。

听到巴巴托斯的话,西乡看向了这位风神,莞尔道:“………。人们都是用酒来换取故事。”

“……你倒好,却是要讲故事的人给你带酒。”

巴巴托斯'哎嘿'一声,他脸皮很厚,完全不在意西乡的话。

就在西乡与巴巴托斯说话间,这座神殿之中的时间流动突然絮乱了起来。

在那絮乱的时间乱流里,西乡看到了一位美丽优雅的身影从中浮现。

西乡知道,那就是时间执政——伊斯塔露!。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一把零五章第三王座,查拉图斯特拉!

在西乡的面前,在这座千风的神殿里出现了一道时光的乱流。

而在那乱流之中,依稀可见一位美丽的女神正在其中沉浮。

那位女神看不清容貌,她的整个身躯都被时空的乱流搅动,让人猜测她本体并不在此方时空里。

但仅从那混乱的流动里,也能窥见她大致的容貌。

她有着一头秀美的白发,五官模糊看不清楚,但大体能看出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美人。

其身姿窈窕,即使整个人徘徊于时空的乱流中,也能看到其双腿纤长,肤如凝脂。

这位时间执政穿着与提瓦特大陆全然不同风格的服装,颇有一些科技感,那长长如斗篷一样的衣衫随风而荡。

而在其双手间,还有着象征时间的细沙在轻轻流动。

“伊斯塔露,渊下之民的常世大神,我想这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了吧。”

见到伊斯塔露的本体,西乡缓缓开口说道。

伊斯塔露没有出声,她那灿金色的眸子闪耀着微光,看了巴巴托斯一眼。

正在弹琴的风神注意到了其目光,他站起身来,轻快笑道:“……嘿,我去神殿外面等你。”

“……查拉图斯特拉,你可不要跑了,说好的要给我讲个故事啊!”

说着,这位风神伴随着微风而逝,离开了这间神殿。

而整座神殿中也没有了空气的流动。

因为风神能从风中听到远方的声音,伊斯塔露停止了风的流动,就是为了不让巴巴托斯听到她与西乡接下来的话语。

两人接下来说的话,若是让巴巴托斯听去,对他并不是好事。

“来自这颗星球之外,来自这个世界之外的存在,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

“……在时间的混乱中,我察觉到了你的存在,因你的出现,整个世界的时间都是出现了变化。”

“就连那‘理’,都是有了未知的改变。”

伊斯塔露的声音从时空的乱流里传来,她的声音就如隔着一层面纱,带着沙沙的马赛克感。

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渊下,西乡就曾注意到这位时间执政的幻影出现。

“看来你已经读过了《日月前事》,知道了这个世界过往的历史~.”

“……那么我在此问你,你便是‘第三王座’吗?”

时间执政的话语中带上了一丝紧张,还有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激动。

西乡从伊斯塔露的情绪里,大体猜到了她的想法,也验证了自己的猜测。

看来那场大战中,第二王座终归是战胜了第一王座。

而伊斯塔露怀疑自己是来自异域的'第三王座’,假如西乡真的是第三王座,并且他也对提瓦特大陆感兴趣。

那么西乡为了得到这个世界的统治权,必然要上天空岛,将第二王座掀翻。

虽说对第一王座而言,不管是第二王座还是第三王座都是入侵者。

但曾陷入与第二王座大战的这位伊斯塔露,更愿意见到第二王座的陨落吧。

“第三王座?你若是想要这么称呼我也没有问题。”

“……不过我更多的,是与你们曾得到的那份‘理'有关。”

西乡说完之后,他就是紧紧的盯着伊斯塔露。

即使是那时空的乱流,也无法完全遮住西乡的视线。

“你……”

果然就如西乡所想,伊斯塔露在听到‘理’后,她的瞳孔都是收缩了一下,这个答案是她始料未及的。

“果然,你们生死时空四大执政就是因为那份‘理’而分裂出来的。”

“……如今看来‘理’依然在天空岛,被第二王座所掌握了。”

西乡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情。

这个世界正如自己所想,也有着恶神之母的碎片,那拥有着全权领域的力量,正是第一王座创造提瓦特大陆的根本。

而那此方世界之人无法理解的力量,就被他们称作‘天理’。

见到面前的时间执政,西乡心生喜悦之情。

作为琐罗亚斯德教的二元之一,恶神之母居于恶之极,与善神对立。

而这个二元却完全限制在了’善恶’这个观念上,让恶神之母与善神虽有全权之力,却也失去了进一步的可能。

但是在恶神之母死去后,在她的灵格与力量分崩离析后,后世得到她些许碎片的人,反而利用这份微不足道的力量,衍生出了更多的无尽可能!

并不是说恶神之母没有操纵生死时空的能力,作为全权领域者,恶神之母当然有如此威能。

只不过恶神之母做到这一切是她以‘恶’为根基,将'恶’的力量衍生而出。

恶神之母能做到现象,但无法掌控本质。

这是因为恶神之母被限制在了‘恶’这个范畴内,这便是琐罗亚斯德教的二元,是琐罗亚斯德教的世界观。

恶神之母无法超脱这个世界观的限制。

恶神之母在完整状态时无法进行改变,但是如今她的力量破碎,绝大部分的力量又被西乡得到。

在西乡重整这份力量时,他反而能在这个二元中加入其他的东西。

一时间西乡脑海中智慧的火花碰撞,有无数的想法冒出。

他甚至怀疑该不会正是因为自己无法更进一步,恶神之母才是选择这样自毁的方式,来将灵格打碎重新整合吧?

当然这也只是西乡的想法。

心思念转之间,西乡更是确信了自己最初的念想是正确的,来见这位时间执政也是正确的。他缓缓开口道:“………。那在天空岛上的'理'对我不在重要。”“……。你们四位执政所拥有的力量,我更加的感兴趣。”

“伊斯塔露,将你所掌握的时间力量的部分本源交给我,如果其他三位执政的力量也在你这里,就也将它们交给我。”“……作为回报,我可以夺走’理之冠’,甚至帮助那个原初之人,重新高举王座!(吗了的)”在西乡通过前往不同世界推测出每个世界都有着恶神之母的力量碎片时。

他就得出提瓦特大陆正是'第一王座’以恶神之母的那部分碎片的力量所化。

而在《日月前事》记载中,第一王座分化出了四道影子,也就是生死时空四位执政。

这就让西乡感到奇怪了,因为恶神之母的力量,不应分出这样有着明确二元的境界才对。

如果第一王座分出两大执政,比如是出现了‘死’以及时与空的其中任何一位都是正常的。

但生死时空这种对立又统一的力量全都出现,那就不正常了。

如今亲眼见到了时间执政伊斯塔露,西乡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恶神之母的力量拥有了新的可能性,而西乡需要的正是这份可能性。

果然不管在怎样弱小的人,其存在都可能带来让人无法揣测的改变仰。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